(大结局)主角是沈叙许唯西的小说by遇时《你亲亲我啊》小说在线阅读

发布时间:2019-03-11 09:39

今天给各位看官老爷带来这本你亲亲我啊小说,该小说主要是描述沈叙许唯西的故事,是本女频小说,各位看官老爷赶紧来看吧,要看书,上花生啊:他的脑袋有些疼痛,一整晚回想的都是许唯西缩进他怀里哽咽颤抖的样子,委屈得不得了。这是第一次,感觉自己的心脏被揪着,想要把世界上最后的东西送到她面前,换来她展颜一笑。他这是魔怔了吗?“好了。”许唯西把苹果递给沈叙,却不想身子一轻,整个人被抱了起来。她惊呼一声,苹果差点不稳。

你亲亲我啊

推荐指数:8分

《你亲亲我啊》在线阅读全文

你亲亲我啊21 抱抱

沈叙的目光沉了沉, 觉得喉咙有些干涩, “摔着腿了?”他抬腿向前, 蹲下身子和许唯西平视,“不是说了让你小心点吗?”

许唯西不敢与他对视,薄薄的毯子下面, 她只穿了一条小裤裤。她下意识地拉紧了毯子的边缘,声音有些哑,“没摔到。”

“我看看。”沈叙伸手去扯许唯西的毯子, 在她着急的目光之中,只是掀开了毯子的一角, 让包扎完好的右脚露出来。

小脚丫在纱布中露出,指甲盖上粉嫩粉嫩的,很是可爱。

许唯西觉得身子有些酸了,忍不住问了一句,“好了吗?”

沈叙回过神来,只觉得耳尖有些滚烫。他居然看一个小姑娘的脚丫出神了。

把毯子给她盖好,沈叙起了身, 修长的身影在灯光之下投出一道剪影, “我在外面等你。”

等到沈叙走后, 许唯西也不敢着急了,生怕再次弄出大动静。慢吞吞地扶着床铺站起来,她坐在床上, 艰难地穿着自己的裤子。

最后在穿上左脚的鞋子, 艰难地一蹦一跳地开了门。

门外, 沈叙倚着栏杆,修长的手指之间夹着一根烟。白色的烟雾从他薄唇中吐出,环绕在他的面容之前,看得不真切。

许唯西不知道沈叙是不是有烟瘾,至少一天一根烟是免不了的。短时间还好,若是长时间下来,必然会对他的身体造成很大的伤害。

“我抱你下去。”沈叙熄灭了烟头,丢在走廊上的垃圾桶里面。

许唯西摇了摇头,扶着门框,“我可以慢慢跳下去。”

沈叙嗤笑,冷了冷眼,显然对于不领情的许唯西表示十分的不悦,“自由落体更快一点。”

许唯西哑口无言。她只是不敢太过麻烦沈叙而已。

作为沈家的二世祖,沈叙向来是嚣张惯了,这会哪管得着许唯西的想法,直接把人横抱起来,并且威胁她,“敢挣扎我就把你丢下去。”

许唯西缩了缩脖子,没敢哼声,只觉得沈叙变脸速度太快。明明昨天还挺温柔的。

沈姨老早就在下面等着了,这会看到许唯西已经包扎好,但是明显肿起来的右脚踝,心疼得不得了,“哪个混小子那么可恶,这小姑娘水灵水灵的,居然还能下得去手!”

许唯西心尖涨涨的,她父母工作太忙,还都是医生。就算她以前磕着碰着了,也是给她包扎好伤口就走了。这还是第一次,被这样珍惜的对待。

她缓缓地勾起嘴角,腼腆地笑着,“沈姨不用担心,修养一段日子就好了。”

沈姨点点头,立马给许唯西盛了一碗乌鸡汤,“这是沈姨刚刚炖好的,可鲜着呢,你尝尝。”

许唯西连忙说好,拿着勺子慢慢地喝着。

沈叙抬手看了看表,“他们什么时候回来?”

“快了吧。”沈姨把煮好的菜全部端上来,便听到门外密码锁响起的声音,赶忙转身去迎接。

“沈姨。”沈邵华和顾欣对着沈姨点了点头,匆匆忙忙地走进餐厅,在看到许唯西安然无恙之后,才重重地舒了一口气。

人家父母把他们儿子照顾得妥妥当当的,结果人家女儿来了家里之后,才几个月就发生这种事情。他们怎么交代?

“叔叔阿姨好。”许唯西乖巧地打了一个招呼,看得顾欣又是一阵心疼,这孩子性子就是太软,难怪总被欺负。

沈邵华的目光扫过许唯西红润的脸色,知道她无大碍之后才缓下心来。不过是几秒,沈邵华立马沉着声音问沈叙,“怎么回事?”

“有人找茬。”沈叙简言意骇。

顾欣在国内,得到的消息比较快,事情的来龙去脉也了解得差不多了。想了想,她问,“你们校规该怎么处理这种事情?”

沈叙挑眉,慢条斯理地坐下,接过沈姨递过来的乌鸡汤,“我怎么知道。”校规那种东西,他从来没看过。

而且,那校规他都不知道违犯了多少条了。

顾欣没好气地瞪了一眼沈叙,“那这件事情交给我来处理。”顿了顿,她看向许唯西,“唯西,你有没有什么想法?”

突然被点到名的许唯西连忙抬起头,紧了紧手指,有些犹豫,“阿姨,我没什么大事,让他们道个歉就好了。”

“不行。”顾欣还没开口,沈邵华果断地拒绝,“欺负我们沈家的人,哪能那么轻易的算了。”

沈邵华早年参军十年,后因家业而从商。骨气里面总是带着一股军人的威严。此刻他话一出口,许唯西哪里敢反驳,只得默默地低下头继续喝着汤。

沈姨看着气氛不对劲,连忙站出来打圆场,“先生和夫人难得回来一趟,正好也做好了饭,多陪陪这两个孩子吧。”

沈邵华看向沈叙,不知道想到了什么,拉开凳子坐下。

这一次倒是久违的一家团聚。

“期中考怎么样了?”沈邵华不懂得怎么和沈叙交流,他对于他的关心貌似只有从成绩入手。

倒是顾欣,没好气地瞪了一眼沈邵华,“吃着饭呢,聊什么成绩。”

沈邵华被娇妻一瞪,倒是没敢问下去了。沈叙觉得无所谓,坦然地报出了自己的分数。

“居然不是零分?”顾欣下意识地说出口,说完又觉得有些不对,讪笑着,“看来我家沈叙真的是长大了啊。”

“这点成绩也值得你开心?”沈邵华冷下声音,目光锐利地对上沈叙,“整天就知道不务正业。”

“啪。”筷子被重重压在桌面上的声音,沈叙起身,“我吃饱了,你们继续。”

再次被不待见的沈邵华气得脸都涨红了,要不是顾欣在一旁给他顺着气,估计立马抄家伙上去了。

一顿饭的气氛又变得尴尬起来,作为外来人的许唯西自然是不敢说话,默默地埋头吃饭。

吃完饭过后,许唯西在顾欣的搀扶之下坐在了客厅。顾欣接了一个电话,神色微变,拉着沈邵华去了书房。一时间,客厅只有许唯西一个人。

直到指针走到了九点,客厅依旧是空荡荡的。许唯西移动了一下身子,盘算着从这里跳到自己的房间会有多累。

二楼走廊,奶黄色的圆形吊灯散发着暖暖的光芒。少年的身影猝不及防地出现,眉若远山。距离隔得太远,许唯西看得不是很清楚。只是道他身影清冷,修长的腿细而直。

“不知道打电话给我?”沈叙脸色十分不好,指着茶几上摆着的苹果,很是大爷地命令许唯西,“给我削一个苹果。”

许唯西乖乖地拿起苹果,水果刀在上面一圈一圈的削。苹果皮连成了很长的一条,没有断过。

那么听话?

沈叙扬了扬眉,大腿一摆,随意地坐在沙发上面。手肘往后搭着,垂眼盯着许唯西。他不得不承认,许唯西生得是极好的,水汪汪的大眼睛,秀挺的鼻子,脸蛋粉嫩透红,朱唇小巧红润。

他的脑袋有些疼痛,一整晚回想的都是许唯西缩进他怀里哽咽颤抖的样子,委屈得不得了。这是第一次,感觉自己的心脏被揪着,想要把世界上最后的东西送到她面前,换来她展颜一笑。

他这是魔怔了吗?

“好了。”许唯西把苹果递给沈叙,却不想身子一轻,整个人被抱了起来。她惊呼一声,苹果差点不稳。

沈叙抱着许唯西上楼,沉稳的步子踏在楼梯上面,“我不下来你打算一直待在客厅?”

许唯西瘪了瘪嘴,有些委屈,声音软软糯糯的,“我没带手机。”

“蠢。”沈叙骂道,一脚踹开许唯西的房门,把人稳稳当当地放置在床上。这才拿过她的苹果。

说着转身就要离开。

“等一下。”许唯西突然扯住沈叙的衣角,清澈的眼睛很认真地看着他,“我觉得你很厉害,也很聪明。”

沈叙在她眼底看到了认真和坦荡,许唯西不会说谎,他一直是知道的。

所以,这是在安慰他?因为他所谓的父亲说了那样的话?

紧抿着的嘴角有了上扬的迹象,最终还是被沈叙狠狠地压下去,“嗯,比你聪明很多。”

许唯西:“……”果然是暴君。

沈叙父母在家呆了两天,周日下午的时候,又匆匆忙忙地离开了。

而周日晚上的沈宅,则是来了两位客人。

许唯西坐在客厅上,熟练地摆着水果盘。

“哇塞!沈叙家里也太有钱了吧!”洛梦梦左看看右摸摸,兴奋得不得了。

蒋年很是嫌弃地看着洛梦梦一副乡巴佬的样子,“拜托,你是来看唯西的,不是来欣赏沈叙家里有多么豪华的。”过了几秒,他又忍不住小声地加了一句,“我家也很好看啊。”

“嗯?”洛梦梦没听清楚,凑上前来,红唇一张一合,“你后面说什么?”

面前是猝不及防放大的清秀面容,蒋年吓了一跳,连忙退后两步,“洛梦梦你要吓死人啊!”

洛梦梦翻了一个白眼,“是你自己太蠢好不好?”

“好吵。”沈叙从二楼下来,不悦地扫过两人。十分自然地坐在许唯西身边,后者则是立马递了一个苹果给他,“刚削好的。”

沈叙刚想拿烟的动作一顿,手指从口袋里面伸出来,接过苹果,咬了一口。

洛梦梦看得目瞪口呆,什么时候沈叙那么好说话了?不对不对,这共处一个屋檐之下,有感情也是正常的吧。想到这里,洛梦梦摸着下巴,笑得一脸不怀好意。

距离她最近的蒋年不由得打了一个寒颤,“大姐,你怎么笑得那么猥琐?”

洛梦梦哼了一声,没搭理他。

“蒋年。”低沉而冷的声音传来,蒋年一个激灵,连忙在沈叙定罪之前为自己最大程度地开脱,“叙哥,我真不是故意说出你俩同居的。是洛梦梦她威胁我!”

洛梦梦:“……”你大爷的,不带你这么卖队友的。

沈叙高深莫测地看了一眼蒋年,挑了挑眉,“你挡着我看电视了。”

蒋年一愣,所以叙哥不是打算找他秋后算账?一张脸都笑开了花,他连忙侧身,“好嘞!”

洛梦梦也正经起来,盘腿坐在许唯西旁边,有些忌惮地看着沈叙,“那个,唯西,话说你腿伤了,会不会不方便?”

“还好。”许唯西道,把水果递给她。

“那你怎么洗澡的?”洛梦梦知道许唯西有轻微的洁癖,一天不洗澡没什么,可是接连几天,肯定是不行的。

说到这个,许唯西有些害羞,凑近洛梦梦,小声地说,“坐在浴缸里面。”她的腿要保证在浴缸外面不被淋湿。虽然有些困难,但是也还好。

“噢噢。”洛梦梦叹息一口气,还以为她知道了什么不该知道的事情。

蒋年觉得有些无聊了,拿过手机,突突突的班群消息让他回过神来,试探地问了一句,“那个,唯西,你这两天没有看班群消息吧?”

许唯西摇了摇头,她不怎么上线,而且也不爱玩手机。

“那就好。”蒋年松了一口气,却接收到了沈叙的冷眼。他后背一阵冷汗,总觉得这事暴风雨来临的前奏。

许唯西不笨,知道蒋年肯定是话中有话,“发生了什么吗?”

“没有!”蒋年完全是此地无银三百两。

许唯西不信他。自从那天晚上过后,许唯西就随身带手机了。这会,她自己拿出了手机,却被洛梦梦阻止,“哎呀,唯西别看了,班上人都是乱说的,不就是一场比赛嘛。”

蒋年:“……”猪队友啊啊啊!

许唯西更加疑惑了,抿着唇,执意要看。洛梦梦拗不过她,只能妥协。

好几天不上线,消息已经爆满了,可是许唯西还是看到了。

匿名柳树:要不是许唯西,我们班肯定赢了,我这么说有什么错吗?

匿名梧桐:就是!我们班的实力会输给一班?根本不可能!

那天的篮球赛,沈叙和蒋年作为主力将,都因为她缺席了。这比赛自然是输得一塌糊涂。

本来班群里面没人聊起这个话题,只不过是突然有人开启了匿名聊天,并且这两人一直在针对许唯西。

不过也就是一会,苏哲蕴作为管理,立马关闭了匿名聊天。没有了马甲的庇护,那两人自然也不敢再说什么了。只是班上人里面有没有这个心结,就不得而为知了。

看着许唯西的脸色变了下去,蒋年就知道,自己肯定完了。果然目光一转,沈叙正阴沉地看着他,视线冰冷得仿佛要杀了他一样。

“那啥,我们要不先走了吧?”蒋年拼命地对洛梦梦使着颜色,洛梦梦不明所以,“别啊,我才刚来一会。”

蒋年头疼,对上一个只会蛮力的女生怎么破?“明天还能见着,这么晚了,也别耽误唯西休息了。”

好说歹说,蒋年才把脑袋一根筋的洛梦梦给拉出去。出了沈家,蒋年一副劫后余生的样子。

“怎么了?”洛梦梦无语,“不知道的还以为有鬼在后面追你。”

蒋年嘴角抽了抽,叙哥比鬼还可怕!

沈家别墅内。

“别看了。”沈叙双指抽过许唯西的手机,丢在一旁。

许唯西沉默着不说话,过了好一会,才抬起头,眼神有些茫然和愧疚,“我是不是害输掉了比赛?”

“很在意?”沈叙修长的双腿交叉着。篮球对于他来说不过是消遣的课后活动而已,比赛也只不过是随手参加的。

许唯西点点头,捏着衣角,目光平静,唯独那轻颤的睫毛出卖了她的情绪,“嗯。”

沈叙眼底闪过一丝精光,他微微沉吟,“那我赢回来?”

powered by 句容市茅山镇永兴万家苗圃场 © 2017 WwW.zjju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