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本)红颜笑赵敬文苏米小说第2章节完整阅读

发布时间:2019-03-11 09:01

这本连载中小说红颜笑讲述了主人公赵敬文苏米之间的事情,这是著名作家小米的倾心巨作,红颜笑精选篇章:很快她的T恤就被拉掉,黑色蕾丝内衣包裹下的两只大白兔呼之欲出,仿佛不受控制,似要逃脱一般!

红颜笑

推荐指数:8分

《红颜笑》在线阅读全文

红颜笑第二章:讨厌的儿媳妇

说完这句话后,苏米便把逗逗放进了摇篮里面,闭眼往床上那么一趟,一副任君采撷的模样,看得我好一阵心惊肉跳。

“小米儿,那老师可就要来了。”尽管我心脏在剧烈跳动,但我还是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平静下来,边靠近苏米边说:“米儿,老师的为人你也是知道的,绝不是那种沽名钓誉之徒。我之所以这么做,全都是为了成全你那伟大的母爱。”

我感觉一张老张烫的厉害,心说自己可真够不要脸的。为了搞自己的学生,竟然连母爱这么高尚的情怀也撕下来给自己当遮羞布,真他妈的不要脸。

可这时我的脑子已经全部被苏米那完美成熟的胴*体所占据,再加上某处的一股邪火涨的厉害,所以根本管不了那么多了。

闻着苏米的呵气如兰,还有那白皙的脖颈处有香汗渗出,我并没有急着像恶狗扑食一样把嘴搭在上面一通乱吸,那样太煞风景。

如此良辰美景,美人在侧,我作为一名高级学者,必须要将情趣发挥到最大化。

我先是将一只手放到苏米那平坦的小腹上,两者刚一接触,小米整个身子突然抖了一下:“导师,你……”

“嘘,闭上眼睛,静静感受吧米儿,因为我们现在正在做一件非常神圣的事情。”我推了推鼻梁上的金丝边眼镜,一本正经说道。

“米儿,我知道催奶会很痛,所以我们先做个热身动作,等你完全放松下来后,我们再吸好不好。”我的两只手若即若离地游离在苏米身上,同时在苏米耳根边上不断哈着热气。

虽说我已经五十多岁的人了,可当年泡妞把妹的手段却是手到擒来。果然在我不断刺激下,苏米纤细的十指紧抓着床单,双腿也夹紧变换着姿势,同时嘴里发出令人心乱神迷的声音。

“妈的,平时看着一本正经的,没想到也是个浪蹄子,原来是个假正经,看我今天不把她搞到讲方言才怪!”

因为苏米是我学生的缘故,在这种罪恶感以及和自己学生搞得变态心里夹杂下,我的情绪瞬间就达到了巅峰!

“导师,我有些热。”苏米意醉情迷。

“热啊,那我们把衣服脱掉好不好。”

苏米的手虽然拉着衣服,可在我蛮力的拉扯下,她那点半推半就的拉扯就显得微不足道了。

很快她的T恤就被拉掉,黑色蕾丝内衣包裹下的两只大白兔呼之欲出,仿佛不受控制,似要逃脱一般!

我再也忍不住了,炽热的手掌直接覆盖在上面,勉强覆盖了一半!

正当我刚想把两只大白兔都抓起来好好揉捏一番的时候,我突然听见有人在叫爸!

我和苏米都被这突如其来的惊扰瞎了一跳,我瞬间清醒了很多。连忙从苏米身上爬了起来,然后扶了扶金丝边眼镜,顺便把大背头也整理了一下。好让自己恢复一派学者模样。

“当、当、当!”

高跟鞋踩在地板上的声音清晰可见,我知道来人应该已经到二楼了,我便催促苏米再快点。

可苏米显然没什么经验,慌乱中竟然把T恤领子套进了胳膊里面,我顿时心里那个气啊!

声音已经越来越近,我看苏米都快要哭了,见状我连忙指了指卫生间,好在苏米这下还算机灵,一眨眼便钻进到卫生间里面折腾去了。

我刚把逗逗抱在怀里,儿媳妇就进来了。

“爸,我大老远的就听见逗逗在哭,是不是没吃饱?”

“我听奶妈说逗逗今天早上比任何时候吃的都要多呢。”说这句话的时候,我真想往自己脸上狠狠丢两巴掌,为了和自己的学生瞎搞,竟然连自己的孙子都往死里糊弄!

我在家里的地位特别的尊崇,听到我这样说,儿媳妇立马就信了,然后问我奶妈呢,孩子哭成这样都不管?

“奶妈可能是今早吃坏东西了,说是身子不合适,刚出去你买药去了。怎么,你刚才进来的时候没见到她吗?”

“没有啊。”儿媳妇在收拾,突然又想想起什么,回头说道:

“哦,对了爸,奶妈既然身体不舒服,这两天就先不要让他带逗逗了;奶妈的奶也先别让喝了。另外这两天我要出趟差,逗逗就麻烦你照顾一下。”

我把脸一沉,很不客气地回道:“我知道该怎么照顾自己的孙子,你们各自把自己的前途奔就行了。反正我和逗逗两个都是没人疼没人爱啊,就让我们爷俩互相照顾自己吧。”

“爸,我……”

“好了,我还没老糊涂,知道怎么照顾自己的孙子。”我很粗暴的打断了儿媳妇的话。

儿媳妇红着脸看了看我,说道:“爸,您能不能出去一下,我想……我想上趟洗手间!”

我感觉儿媳妇此话一出,我全身瞬间被冷汗湿透,万一被她发现苏米此刻就藏在卫生间,而且还衣衫不整的话,那后果将不堪设想!

“叮!”

就在此时,卫生间好像又有什么东西掉到了地上,发出很清脆的响声。一瞬间我的心提到了嗓子眼里。

“爸,卫生间里好像有什么声音?”

“可能是风把什么吹倒了吧。我刚才抱逗逗在里面上厕所,小家伙竟然拉在了地上,我还没来得及收拾,你去一楼卫生间吧。”

儿媳妇看了我一眼之后,提着衣服就跑向了一楼,一边跑还一边说:“爸,别忘了刚才我跟您嘱咐的事情。”

我都懒得理她,竟然坏我大事,要不是看在我孙子的面上,我早就冲她发火了,“米儿,你收拾好了没?”

“好,好了。导师,您能不能到下面帮我看一下,等嫂子走了您通知我一声。”

“傻孩子,别紧张。就你这心态还做我赵敬文的学生呢,说出去都不怕人笑话。”刚才的事情太尴尬了,我不得不转换话题。

“好的呢导师,我一定不会给导师丢脸的。”仿佛收了我的感染,苏米情绪也活泼了不少。

我呵呵一笑,“看来咱俩以后得深入交流才行啊米。”

“深…入…交…流……”二楼卫生间传来苏米幽幽的声音,我一听深入这事有戏。

powered by 句容市茅山镇永兴万家苗圃场 © 2017 WwW.zjju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