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心尖上的甜》(沈时墨秦菲菲)小说阅读by风浅析

发布时间:2019-03-10 16:38

连载中小说心尖上的甜是著名作家风浅析的一本原创小说,小说的主角是沈时墨秦菲菲,该小说划分在女频小说,现情小说心尖上的甜精选篇章:沈时墨忍了三天。第一天,他去参加各系的篮球赛。体育馆里满座,一大片人为他加油呐喊,唯独没有那个乖乖的、呆呆的害羞小姑娘。导致的后果,就是但凡他上场的时候,没有让对方球队拿到一分。“时墨,你今天心情不太好啊?”粗神经的王飞宇疑惑,“咱们是友谊赛,知道你猛,多少也放点水,别让人家扛着鸭蛋回去啊。”

心尖上的甜

推荐指数:8分

《心尖上的甜》在线阅读全文

心尖上的甜第二章 心塞

“沈时墨学长回来了!”

走到哪里,秦菲菲都能听到这句话,好奇地抬了抬眉,望着几个女孩的背影,她们手拉着手向左侧跑去,高兴地像只小雀儿。沈时墨?她疑惑地回想,但脑子里没有丝毫印象,在学校里,什么时候出现这么一位学长了?

好像还挺出名的?

“菲菲?”后面有熟悉的声音,秦菲菲回过身去,看到向她跑来的艾青。她抱着一摞书,眉眼弯弯浅笑吟吟,“怎么啦?跑得这么急。”

艾青小心地看了看她,注意着她的脸色,“菲菲,沈学长回国了,刚刚到了学校。”

“是……沈时墨学长?”秦菲菲的语气不大确定。她忽然觉得,今天一觉醒来,整个世界都发生了变化,冒出一个出名的沈学长,好像谁都认识他,偏偏她毫无印象。

艾青点点头,小心翼翼试探道:“菲菲,我们去看学长吗?”

“你去吧,教授布下了任务,我忙着做呢。”秦菲菲毫无兴致,扬了扬手里的书,“你早点回哦,我们说好晚上聚会的。”她与艾青都加入了汉服社,共有三十几人,今天是周五,社长组织了一场汉服活动,成员都穿上漂亮的服饰去广场游玩。

“你不去?”艾青奇怪,眼珠转了转,心想着大概是一个月前的日记事件,让她心里有了疙瘩,怕在公众场合去见沈时墨,让人议论纷纷、指指点点,“那好吧。”

秦菲菲抱着书籍,步调不疾不徐,走在树荫下,偶尔碰上几个熟人,互相点头致意。她隐隐约约觉得,那些人的表情有点怪,但又找不出原因。

她打了饭菜坐在餐椅上,一手看着手机,一手扒拉着饭。校园论坛上,不少人发了帖,一眼看上去,几乎都和沈时墨有关,让她心生好奇。

此时食堂门口传出一些细细的惊呼,沉迷刷论坛的秦菲菲没注意,直到几分钟后眼前一暗,才下意识瞥了眼,就撞入一双深邃的双眼里。

“学长从不在食堂用餐,今天可是第一回啊。”周围,有女孩窃窃私语,“秦菲菲好幸运哦,居然能坐在学长的对面!”

好英俊出众的男孩,简直像是从画里走出的。秦菲菲欣赏了一秒,怯怯地低下了脑袋,把手机收回小包包里,挑出喜欢的菜吃了,很快收拾饭盒扔入垃圾桶,抱着书籍匆匆走了。男孩太引人注目,而她不习惯被人关注着,那会让她紧张不自在。

确定这是秦菲菲?沈时墨的目光有点阴郁,刚刚她看他的眼神没了以往的痴恋,脸上也没了羞涩。她随意瞟了他一眼,那表情就像在看一个陌生人,完全拿他当路人甲。

一个月不见,他乖巧呆萌的小白熊呢,跑哪里去了?亏他在国外比赛期间几次想起她,坐在回程的飞机上,也曾期待了下重逢的时刻。

沈时墨思考了很久,才想到一个可能:欲擒故纵。

以为摆脸色给他看,故意冷落他,装作不认识他,就会引起他的兴趣,让他觉得有落差感,继而就会关注她一举一动,掉入她精心布下的陷阱?

他沈时墨如果这么容易攻略,会到今天还没有一个女孩成功吗?

“时墨,在想什么?”王飞宇大咧咧嚷嚷,端着一盆饭菜,不满抱怨,“你刚回国,我们本来准备出去聚餐的,餐位都订好了,偏偏你要来学校食堂。这东西能吃吗?”

郝天帮腔,“对啊,居然来食堂,亏你想得出。”大学三年多,就在食堂吃了一回,他们就一致决定以后再也不来。

“傻了?”朱正军奇道。

“一个月不见,小白熊也成了小狐狸。”沈时墨语气微扬,向来清冷的调子含了些戏谑,酥酥的、柔柔的,低沉而极富有磁性,像是冰山上的玉树染上了绯色。

王飞宇三人面面相觑。

沈时墨漫不经心吃了口菜,眉头微皱了皱,在咽下去后才用餐巾擦拭,“太难吃了,我们出去吃。”他会进入食堂,也只是因为路过门口时瞥了眼,发现秦菲菲在。

刚才的小插曲,秦菲菲没有放在心上,虽然奇怪了下男孩是谁,但对于与她无关的事,她从来不会在意,规规矩矩上课、毕业、找工作,就是她的目标。

汉服社八点活动,她穿上漂亮的齐腰襦裙,小手提着裙摆,跑在校园的人行道上,恰恰撞见了用餐回来的沈时墨四人。她放慢了步,有些害羞地喊:“王飞宇学长,郝天学长,朱正军学长……”轮到沈时墨的时候,她微歪了歪头,因不认识,就只点头致意。

四人一致回头,望着欢快跑远的小姑娘,飘逸的裙子在微风里荡开,珠钗坠子轻晃,披着一身的如纱月华,是一道靓丽的风景线。

居然不和他打招呼?沈时墨沉了沉眼神,心里越发肯定,她就是在欲、擒、故、纵!否则,她为什么向王飞宇三人问好,独独漏掉了他?

以为他会在乎吗?这么点小把戏,也妄图攻略他?

“诶?”朱正军奇怪,“时墨,她是害羞了吗,都没和你聊几句?”难道是一个月前的日记事件,让她觉得尴尬,不敢面对沈时墨?

“也许吧。”沈时墨淡淡回了句,听了他的解释,心里舒服了些,涌出一丝愉悦,嘴上依旧狂拽酷炫,“无关紧要的人,关注她干什么?”

“为什么无情的男人总有女孩子喜欢。”王飞宇捧着心,夸张地愤愤不平,“我这么痴心温柔,就没一个女孩表白?”

沈时墨忍了三天。第一天,他去参加各系的篮球赛。体育馆里满座,一大片人为他加油呐喊,唯独没有那个乖乖的、呆呆的害羞小姑娘。

导致的后果,就是但凡他上场的时候,没有让对方球队拿到一分。

“时墨,你今天心情不太好啊?”粗神经的王飞宇疑惑,“咱们是友谊赛,知道你猛,多少也放点水,别让人家扛着鸭蛋回去啊。”

沈时墨冷淡地应了声,喝着舍友递来的矿泉水,但总觉得味道不对,但这是他喜欢的牌子啊。

一声尖锐的口哨声,台上裁判双手一挥,示意第二轮比赛开始。

沈时墨放下水瓶,正准备上场的时候,余光瞟见一抹熟悉的影,是秦菲菲!她和一个女孩牵着手,好似在寻找座位,两人凑在一起,在嘀嘀咕咕什么。

“菲菲,今天是我们英语系和法律系的篮球赛,不太好加油啊!”艾青苦着脸,“你没看到英语系的学姐学妹几乎都看不到人影嘛?”

“为什么?”秦菲菲奇怪询问,“咱们系学长打比赛,不该来给他们加油吗?”

艾青懵了,不确定地问:“你说——给咱们系学长加油?”比赛另一队可是法律系,法律系的男神沈时墨啊!

“对啊,不然呢?”秦菲菲理所当然。

powered by 句容市茅山镇永兴万家苗圃场 © 2017 WwW.zjju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