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章节)主角是唐以衡书柔的小说by挖坑必甜《可不可以只温柔》小说在线阅读

发布时间:2019-03-10 16:01

今天给各位看官老爷带来这本可不可以只温柔小说,该小说主要是描述唐以衡书柔的故事,是本女频小说,各位看官老爷赶紧来看吧,要看书,上花生啊:书柔听邹梦瑶绘声绘色地模仿化学老师上课,忍俊不禁。到了要分别的路口,三人道别。书柔带着邹梦瑶往陈哥停车的地方走。

可不可以只温柔

推荐指数:8分

《可不可以只温柔》在线阅读全文

可不可以只温柔第十四章 眼角

周三设计课,林教授把部分设计不理想的同学留下来单独交流。

这个设计作业是开学初就布置了的。要求先出草图和草模。

书柔设计了一间位于城中心的茶室,林教授挺欣赏,给了她一句大隐隐于市的评价。

得分在班里排前三,没有被叫走谈话的压力。

但徐欢就有点惨了。

林教授的博士生过来,面无表情地宣读“单独交流名单”,她的名字响当当在列。

她皱着眉,朝书柔做了个“天要亡我”的表情。

她们大一的时候没有上过林教授的课,但对他的严格细致早有耳闻。今天终于算是亲身体验到了。

下课以后,书柔陪她往林教授的办公室走。

“我设计的是一个蒸汽朋克风的咖啡馆,林教授说我只得其表不得其里,就给了八十分。”徐欢一脸愁容,“早知道我就中规中矩一点了。”

书柔安慰她:“没关系的,这个在成绩里占比应该很小。还有两个设计作业呢。”

“但愿如此。”徐欢忧郁地望着林教授办公室的方向:“那我进去了啊。”又一脸虔诚地祈祷:“老天保佑,希望林教授不要太凶。”

根据她的观察,林教授跟每个人交流的时间不超过三分钟。

就像屠宰场的流水线。过去一个,咔嚓一个。

简直是让人瑟瑟发抖的节奏。

下一个就轮到她了。

前面出来的同学们都一脸的生无可恋,徐欢觉得自己的下场也好不到哪里去。

只能硬着头皮进去了。

“嗯,”书柔点点头,“我在外面等你。”

林教授的办公室在五楼靠左第一间,拐个弯就是门厅。

门厅的墙上镶嵌着校庆纪念镜,足足占了半面。

书柔坐在镜子下方的长凳上,侧过身,对着镜子稍微照了下。

她连着几天都有点没睡好。

今天早晨又起得很早,中午还值班。

种种状况加在一起,导致她现在困意满满。眼下浮现出一点淡淡的青黑。

不细看还好,凑近了看,在白皙的皮肤上很显眼。

她把头枕在镜子上,稍微阖了阖眼。柔顺的头发从侧面落下来,痒丝丝地拂过脸颊,她也没去管。

耳畔传来轻轻的脚步声,然而意识已经渐渐不清晰…

唐以衡左手拿着一卷图纸,右手插在裤袋里,没什么表情的,站在离她近在咫尺的地方。

女孩子穿着那天的白裙子,睡在靠墙角落。单薄的裙裾在小腿边安静地垂落。

她的头发极黑极柔,发丝遮过小半张脸。

下午四点钟的阳光从窗户里照进来,恰好在她细细的眉梢处晕染开。

很是温柔。

看了一会儿,唐以衡又往前迈开一步。微微弯下腰,俯低了点身体。

他的手掌撑在她身后的镜子上,眸光一寸寸地落下去。

看见她轻阖着的眼皮,薄薄的。漆黑的睫毛向上翘着。

眼角有一颗很淡很淡的小痣,非要凑近到这样的距离,才能看清。

连眉梢的弧度都好看温柔。

这样安静的睡态,轻而易举地就勾出了他心里的保护欲。

以及,矛盾又合理的,一点点坏心思。

几乎没什么预兆的。

唐以衡伸出拇指,按在她眼角处,轻轻地蹭了下。

力道不重。

但应该很容易将浅眠的她惊醒。

唐以衡唇线绷直,盯着她看了会儿。

撑着镜子的动作没收,两人此刻的姿势,前所未有的暧昧。

她醒来应该会吓一跳。

唐以衡略有些期待地想。

可书柔只是轻皱了下眉头。

很快又安静了。

唐以衡歪了下头,似是有点遗憾地轻叹了一声。过了会儿,收回手,转身离开。

“……”

徐欢站在门厅处,睁大了眼睛,努力理解眼前的状况。

但是,刚刚被林教授摧残过的大脑,已经禁不起再一轮的折磨。

再思考就报废了。

于是,她就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建筑系新晋男神,从容地扫了她一眼,插着兜与她擦肩而过。

丝毫没有被撞见的尴尬。

还是那么帅。

等下,这不是重点!

徐欢猛的扭头朝唐以衡看去,但是对方已经进了林教授的办公室。

于是她只能转回脑袋,把目光放到书柔身上。

如果不是她出现了眼疾之类的毛病的话。

刚才唐同学…是在摸书柔的脸?

“……”

徐欢成功地被“摸”这个字眼给吓到了。

据她了解,唐以衡跟书柔并不认识,连话也没讲过一句半句。

所以,刚才他为什么要摸一个陌生的女孩子的脸?

虽然只是用指尖蹭了一下。

但那种暧昧的气氛已经不言而喻了。

还有,对陌生的女孩子动手动脚,是件很流氓而且不道德的事。

可为什么唐以衡做起来,就让人觉得这么撩呢?

简简单单一个动作,好像透露着男孩子心里不可告人的心思,还有更深的欲/想似的……

等等,不能再想了。

再想下去,她都能在脑袋里写出一本霸道同学爱上我的小说来。

徐欢的思维乱糟糟地转了一圈,才想起应该先把书柔叫醒。

急急忙忙跑过去,摇了下书柔的肩膀。

书柔被晃醒。睁开眼的时候,意识还有点微沉。

她稍微定了定神,才开口:“结束了?”

“嗯,”徐欢不知怎么的,看起来有点吞吞吐吐,“说…说完了。我们走吧。”

“嗯。”书柔点头,顺手揉了一下脖颈。

她困极了的时候,睡姿不对也不妨碍入睡。

但醒来之后,就会觉得有点不舒服。

两人上了电梯。

徐欢心里纠结得不行。

想开口问个明白,又担心书柔跟唐同学真的有点什么关系,介于暧昧与恋爱之间,出于害羞不敢说。自己问了,反而戳破了秘密,破坏气氛不说,还让别人尴尬。

不问吧,她心里又总在犯嘀咕。

更重要的是,如果书柔跟唐同学真的不熟,那事关她被人“吃了豆腐”,怎么说也应该提醒下她。

远离唐同学才是。

想到这里,徐欢咽了咽口水:“书柔啊。”

“嗯?”

“刚才你在那里睡觉的时候,”徐欢顿了下,“唐同学刚好经过了。”

就在这时,电梯到达一楼,发出“叮”的一声提示音。

两人的话题暂时被打断。

出了电梯,书柔单手抓着帆布袋的背带,轻声问:“然后呢?”

她直觉徐欢好像有话要说。

“然后吧…就是…你在睡觉,他走过去看了你一下。”徐欢委婉地说。

实际上,不光是看,还摸了脸。

像漫画里的场景。

看的她少女心都快炸了。

“……”书柔没太听明白,“看我?”

“嗯,就靠得蛮近的。”徐欢用拇指和食指比了一个距离,“然后他……”

徐欢伸出手指,小心翼翼地在书柔的眼角轻蹭了下。

“就这样。”

其实还有很多细节她没说。

比如唐同学当时的眼神,平静之下有点汹涌,让人觉得暧昧又温柔。

还有他们的姿势。

要不是当时太震惊,徐欢其实想拍照保存。

实在是,太有感觉了…

书柔怔然,手指下意识了摸了摸自己的眼角。

感觉在发烫。

-

隔了两天,书柔接到小姨的电话,说晚上家人一块儿吃饭,让她帮忙接一下在桐一中念书的表妹邹梦瑶。

下午,陈哥把车停在桐一中附近,书柔下车去接。

高二放学要比高一晚十分钟,穿着校服的学生三五成群地出来,书柔站在校门口等。

昨天下过一场雨,浸湿了校门外铺着的柏油路。

积水落了几片树叶,边缘翘起,被学生的球鞋踩在脚下,过了会儿又弹回来。

书柔穿了件淡粉色雪纺衬衫,浆果红的半身裙,身材玲珑有致。

露出的小腿和脚踝白皙纤细,脚下踩着一双小白鞋,鞋底一圈淡粉色的边。

黑发披散下来绕在耳后,斜背了一只纯白链条包。

很少女系,又气质的打扮。

邹梦瑶一眼就在人群中看到了她。

她拉了下身边女孩子的袖子:“你看,我姐姐来接我了。”

旁边女生顺着她的目光看过去:“哇!你姐好漂亮呀。亲姐吗?”

“不是亲姐,胜似亲姐,对我可好了。”邹梦瑶眉飞色舞,“她也是我们这儿毕业的,还是去年的优秀毕业生。”

“啊,就是那个姓氏很特别的学姐?”

邹梦瑶点点头:“对。”

好友羡慕了:“哇,才貌双全的学霸啊,见到真人了…”

邹梦瑶推了推她,笑道:“你有什么好羡慕的,你哥不也是啊。”

好友吐吐舌头:“我哥高冷得不行,别指望他会来接我。”

”……“

从前几年起,桐一中开始把优秀毕业生的照片展览在橱窗里,就在高二教学楼边上。

考评标准很严。

不仅要有出色的高考成绩,还涉及日常每一次测试,以及品行、体育、创新等综合项目。

上榜的都是佼佼者中的佼佼者。

桐一中是全市最好的私立学校,男孩女孩们非富即贵,骨子里多少有点小骄傲。刚开始听说这个“光荣榜”,都很不屑去看。

直到有人去看了,回来兴奋地说,那个根本不是无聊的成绩排行,而是帅哥美女榜。

一下就吸引了一大波人围观。

橱窗里,唐以衡跟书柔的照片刚好列在一起。

仅仅两个人,就拉高了光荣榜的平均颜值。

看去赏心悦目得不行。

邹梦瑶走到近处朝书柔挥手,书柔也看到了她。还有另一个扎着马尾,笑得很甜的女孩子。

两个人穿着蓝白相间的校服,青春气息十足。

“姐,介绍一下,这是我好朋友唐落。”邹梦瑶笑嘻嘻地过来挽她的手,“这是我姐姐书柔。”

“嘿嘿听说过听说过。”唐落跟邹梦瑶性格很像,都大大咧咧的,“姐姐你很有名的!比照片上还要好看!”

书柔笑了下:“谢谢。”

三个人一起朝门外走去。一路上,唐落跟邹梦瑶叽叽喳喳地讲着学校的事情,书柔有一搭没一搭地听着。

她们这个年纪的女孩子,青涩又活泼,话题总是很有趣。

书柔听邹梦瑶绘声绘色地模仿化学老师上课,忍俊不禁。

到了要分别的路口,三人道别。

书柔带着邹梦瑶往陈哥停车的地方走。

“刚开学还听小姨说你不太适应分班,这么快就有新朋友了?”亏小姨还在电话里嘱咐她,要她做一做表妹的思想工作。

看来完全没必要。

“嘿嘿,那时候不是舍不得原来的朋友们嘛,我现在发现这个班挺好的。”邹梦瑶挽着她的手臂晃,“而且姐姐你不是跟唐以衡认识吗?好巧,他堂妹在我们班。”

“就是刚才那个女孩子?”

“嗯。”邹梦瑶点头。

还真是有缘。

书柔笑了下:“你适应了就好。”

没多说别的。

不知道为什么,唐以衡这个名字,她现在提起来有点点心虚。

好像心脏最软的地方被击中了一样。

酥酥麻麻的。

powered by 句容市茅山镇永兴万家苗圃场 © 2017 WwW.zjju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