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结局)作者今窈的小说-亲你时风好甜易纵(易十一)程窈窕小说在线阅读

发布时间:2019-03-10 09:39

今窈作者的亲你时风好甜小说最近非常有名,该小说的男女主角是易纵(易十一)程窈窕,这是一本非常刺激的女频小说,看完还想看:易十一话音刚落,抬手将她一把抱起,程窈窕腾空感还没消失,便被他放在椅子上。他蹲下身,看向她膝盖下方三厘米的淤青。长指碰了碰,他抬眼问她,额前碎发散落,“疼不疼?”他的双唇唇锋清晰,粉润饱满,他一说话,程窈窕不受控地盯着它张合。

亲你时风好甜

推荐指数:8分

《亲你时风好甜》在线阅读全文

亲你时风好甜第12章 争风吃醋

下了第一节晚自习,程窈窕摸到高二楼。

姚辰光是高二年级主持人,这个点,他应是在彩排,这样她不用碰上他。

“去干嘛?”

程窈窕去路被易十一挡住。

“……”

她哭了,高二的怎么都这么闲?

她扬扬本子,“还东西。”

易十一斜眼看她手里的东西,“谁的?”

关他什么事。

程窈窕不准备答,“等下要上课了,回头再说。”

易十一伸手欲拉她,被她侧身躲开,窜得一下,如鱼般从他身旁滑过。

他的手落空。

向南拍拍他的肩膀,唉声叹气,“哎兄弟,咱们这回都踢上铁板了。”

程窈窕在高二A班门口,拦下一个圆脸的学姐,笑了笑,眼底碎星流转,“学姐,姚学长的笔记掉了,被我捡到了,麻烦你带一下给她可以吗?”

圆脸学姐被突如其来的美貌冲击得头晕乎乎,接过东西愣愣点头。

她的身影消失在视线里,圆脸学姐方回神,我去,二中到底藏了多少人,一个个什么神仙颜值。

回到自己班级,程窈窕吁出一口长气。

她在笔记本里夹了张纸条,姚辰光不傻,肯定能明白她的意思。

这般自作多情玩多了,真会夭寿。

圆脸被拦住,黎蔓盯住她手里的东西,她笑意温柔,“谁的东西啊?”

“好像是姚辰光的,别人捡到的。”

“给我吧,我帮你给他。”黎蔓接过。

圆脸不觉有问题,黎蔓和姚辰光是同桌,关系不错,她替他拿,似乎没什么不对。

上课铃响,姚辰光仍在艺术厅排练。

黎蔓翻开软皮本,拇指滑过侧面纸页,在最后,夹有一张练习本的纸。

「学长以后还是叫我学妹吧。」

字迹清秀,力透纸背。

纸条被她捏在手中,黎蔓眸光转暗。

“程窈窕你怎么这么不要脸?”尖锐的女声响彻在楼梯间。

程窈窕皱起眉,王子宁来势汹汹,她又哪里招她惹她了?

“我做什么了?”

王子宁看见她冷淡不惊的模样更来气。

她还以为她真的多么高洁,没想她表面一套背面一套,当着她面拒绝姚辰光的邀约,私下却偷偷摸摸地勾搭他,约他排练完见面,一起回家。

要不是黎蔓好心告诉她,现在她还要被蒙在鼓里。

王子宁将那张纸条甩在她脸上,“你自己勾三搭四做得好事你自己不清楚吗?”

听到她的用词,程窈窕脾气涌上来。

拍开她扔过来的不明物体,她拧眉,抬了下颌,眉间尽是冷淡厌恶,“不会好好说话就回去多读书,学学怎么说话再来上学。”

王子宁脾气也炸了,冲上去扬起手就想打她,被她身后的同学拉住。

瞪她一眼,女生瑟缩着松开手。

其他人听见声响,慢慢从教室出来,围在一旁凑热闹。

程窈窕不想被人当猴子观赏,收了嘴,准备离开这是非之地。

王子宁不依不饶跟上她,下了一楼阶梯,见程窈窕越走越快,直冲上前扯她校服后领。

程窈窕被惹毛,不耐地甩开她,一步踏上她所在的阶梯,想吓吓她。

王子宁脚下小高跟没站稳,右腿趔趄,整个人像下跌,程窈窕被她拽的一起滚下楼梯时,心里只剩一万句不和谐字眼。

易十一听人说程窈窕和王子宁因为姚辰光在楼梯间打架时,刚从篮球场回来。

他满身汗,收住准备去厕所换衣服的脚,立马冲向高一楼。

身后向南啧舌,他许久没看见易十一跑得这么快过了。

姚辰光也从排练厅急匆匆往案发现场赶。

楼梯中段,程窈窕和王子宁滾作一团,王子宁磕到头,晕了过去,程窈窕没好到哪去,掌心掌背布满小伤口,牛仔长裤膝盖上破了一个大洞。

她松开王子宁,勉力坐起来,眼前各色人物晃动,纷繁嘈杂,凝成虚影。

“让开。”

失去意识前,她双脚腾空,被人拦腰抱起。

那个怀抱的温度,她意外熟悉。

“醒了?”

程窈窕睁开眼,程母眼底的疲惫伴着她不虞的神色直直闯入。

定神看过周围环境,程窈窕确定自己是在医院,她顿了顿,思索如何组织语言同她解释。

程母在她张口之际截住她的话,“我知道发生了什么,那个女孩子伤的比你重,脑袋摔破了,缝了针在另一个病房,我刚把她家长请出去。”

程母透露的信息量太大,程窈窕愣了半晌,呐呐道,“对不起妈妈。”

她又想到什么似的,问,“爸爸呢?”

“出差了。”程母唇抿得极紧,“等下你继续躺着,没事别出声。”

程窈窕呆呆躺下。

不一会儿,程母从病房出去,隔着门,她隐约听到几个“赔钱…医疗费…将来”的字眼。

第二天,程窈窕被接回家。

在医院门口上车时,她隐约瞥见一个身影,那人左耳垂下有一颗细闪的耳钉。

程窈窕被关在家里两天。

不论她怎么从程母哪里探口风,她都不说,甚至直接把她手机缴了,切断她和外界的联系。

她手上的伤疤开始结痂,厚厚黑黑一层,发痒,让人想挠。

为了转移注意力,她盯向腿上的淤青。

青紫色的斑痕夹上黄色,难看、丑陋,她给出这两个词的评价。

她凝神嫌弃自己的腿时,似乎听见了敲门声。

细听之下,又不似敲门声。

咚咚。

清脆的敲击声再度响起。

谁在敲她窗户玻璃???

她吓得从床上爬起来,手忙脚乱找了一阵,只摸到一把剪刀。

天色转暗,她下午睡觉睡得迷糊,房间没开大灯,她只开了小台灯,外面路灯早早亮起,一团黑影打在她的窗户上,格外渗人。

程窈窕握紧剪刀,走近窗口,沉下心警惕道,“谁?”

易十一听出她清冷嗓音下微弱的颤抖,忍不住嗤笑出声。

“是我。”

程窈窕一听那笑声就知道是谁,悬在嗓子眼的心瞬时落地。

她推开窗,易十一蹲在窗外阳台放空调箱的旁边,黑沉的眼望着她,她捕捉到他眸里一闪而过的笑意。

“蹲我家阳台上,你也不怕别人把你当贼抓了。”

程窈窕边嘴里嫌弃他,边让开身子,给他藤空间,让他翻进来。

“刚看什么看这么入神?”易十一翻窗的动作干净利落。

程窈窕盯了会,摸摸下巴,“你是不是经常干这种偷鸡摸狗的事?”

“扯。”

易十一话音刚落,抬手将她一把抱起,程窈窕腾空感还没消失,便被他放在椅子上。

他蹲下身,看向她膝盖下方三厘米的淤青。

长指碰了碰,他抬眼问她,额前碎发散落,“疼不疼?”

他的双唇唇锋清晰,粉润饱满,他一说话,程窈窕不受控地盯着它张合。

她想指控他怎么动不动这样,却只摇头,问他,“那天送我去医院的是你吗?”

“不然呢?别人都忙着看好戏,谁有空关心你的死活。”易十一忽然想起什么,他咧开唇,那瓣唇划成一道薄线,“你出息了啊,为姚辰光争风吃醋,还打架打成这样。”

powered by 句容市茅山镇永兴万家苗圃场 © 2017 WwW.zjju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