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嫡妻为谋叶煊叶凛温柒染小说在线阅读

发布时间:2019-03-08 18:01

叶煊叶凛温柒染小说哪里看,请到本小说观看这本嫡妻为谋小说吧,这是作者夜微澜的倾心巨作,这本是一本古言小说,女频小说精彩章节预览:武昌一双琥珀眸,直直的盯着温柒染,沉吟良久,呢喃道:“你不会是和叶煊那个家伙是一伙的吧?”话语里尽是闲闲的讥诮,目光从上扫下,只觉得这个宫家大小姐,那么高的身份地位,为何要屈尊宁王府内?

嫡妻为谋

推荐指数:8分

《嫡妻为谋》在线阅读全文

嫡妻为谋第19章 云卷云舒

温柒染倒是一脸的不以为然,武昌算也是对叶凛掏心掏肺,可惜性子有些急躁,更是有些虚浮,不过总的来说,是为宁王好就可以了。

武昌一双琥珀眸,直直的盯着温柒染,沉吟良久,呢喃道:“你不会是和叶煊那个家伙是一伙的吧?”话语里尽是闲闲的讥诮,目光从上扫下,只觉得这个宫家大小姐,那么高的身份地位,为何要屈尊宁王府内?

温柒染青葱玉指半掩粉唇,眼睑低垂,似流水浮云一般。浓卷的睫毛微微翘起,给人一种似笑非笑的错觉。凉亭平静的湖泊被微风掀开了一道道柔美的涟漪,泛着波光粼粼的光泽,令人心旷神怡,陶醉不已。温柒染出神似的怔怔,半响,柔婉道:“武公子,说笑了,我与齐王并没有半点关系,他死皮赖脸的要在宁王府待着,我能拿他有什么办法?”温柒染望着那平静的湖泊,自顾自的呢喃道。

武昌手中的折扇突然收回来,转步来到她身前,道:“既然并非你所愿,那你可以离开这里,我会找人帮你安顿下来的。”武昌有情有义,自然也不会亏待了兄弟的夫人。

温柒染嘴角含青,面色冷漠,遥不可及,那笑容仿佛在说着生人勿进,纤长的玉指慢慢撩拨这墨长的乌丝,十分妩媚动人。“这就不需要武公子操心了,其他的我自然有办法。”

温柒染投来一个坚决的眼神,便绕过他那宽大身材,移步离去,武昌望着她那身形苗条的背影,看的有些出神。拿着墨扇有一下,没一下的摇着。

齐王府内

温栀雅久久都未曾见到齐王殿下了,决定先去一趟宁王府,打探清楚情况了,再给那个贱人定一个罪,直接告到皇上那里去。也顺便消消自己心里那口气。论身材长相,自己又哪一点比那个贱人差了,不就是那双眼睛更狐狸精一样,懂得如何勾引男人的魂魄吗?

一路上,温栀雅颠簸在轿子上,眼中的恨意十分明显,墨黑的长发挽起了一个墨云鬓,手上带着金玉镯子,显得气质出众,一张不施粉黛的小脸上,楚楚动人,樱桃小嘴微微抿起,一口银牙却紧紧咬着,满载着对宫凝予的恨意,如果可以,她希望那个贱人上刀山下火海,死一千次,一百次。轿子轻微震动,轿夫们轻轻把肩上的木辑抬了下去。温栀雅头上的翡翠玲珑步摇也随之轻微一颤动,温栀雅手中捏紧了帕子,侍女小环慢慢将王妃扶了下来,每走一步,她都觉得心中的烦闷更加重了。

“你们这些人在门口守着,万一里面出了什么乱子,第一时间进去。”温栀雅那如同野猫一般的声音,慵懒而不失魅惑,望着那些轿夫一眼,轻移莲步,便走了进去。

一身青绸罗裙,胸前那一片金色绸缎挡住了她那风韵的双峰,一双含情脉脉的凤眸直勾勾的盯着宁王府,没想到这里这么潦倒,连个上街迎接的下人都没有,不由得暗暗咋舌。

走了半会,停步,还不知道齐王在那个方向,不过她今天是特意冲着宫凝予那个骚娘们来的,嘴角勾勒一抹有意无意的笑容。

“小环。”温栀雅轻唤了声。

小环一声白色仆装,小巧玲珑,不失俏皮。小环静静立在一旁,任凭王妃的吩咐,两只手交叠端在胸前,一双如同小鹿般晶亮的眼睛闪闪发光,一张白皙的瓜子脸,眉尖若蹙,琼鼻微翘,身子较为巧小,躲在王妃的身后,初若不惊。

“王妃有何吩咐?”小环那如同银铃般的声音响起。

温栀雅扭过头来,懒洋洋地望了她一样。宁王府竟是一幅萧条的场景,下人也没见多少个,挥了挥手中的帕子。摸了摸那细小的鼻尖,捏着嗓子说道:“都给我去看看,这些下人都跑到哪里去了。竟然一个人迎接本王妃都没有,太不把本王妃放在眼里了。”

温栀雅已经习惯拿出了王妃的架子,若是有一日没有人对自己俯首称臣的话,自己的心便会感到不快活,宁王府,家大业大,就连个懂事的丫鬟都没有。不由得厌弃的挑了眉头,指尖微微翘起,捏着手中的绣帕,更加是气不打一出来。

“是,奴婢去看看。”小环低眉顺眼应了一声,小跑着跑到了四周。

“有人吗?”

而在一旁坐在屋子里面修身养性的温柒染正悠闲自在的看着诗经,沁儿匆忙忙的跑了过来。捏了捏自己的衣角,神色很是苍白。

“有什么话,慢慢说。”温柒染并没有抬起眼帘,但是能听出沁儿呼吸的紊乱。

“齐王妃过来了!门口还有一帮人守着。”沁儿这才不慌不忙的整理好了自己的思路,咽了咽那干涩的喉咙,发际上面已经渗出了些许细密的汗珠。只见王妃处惊不变,慢条斯理地放下了书,缓缓的立起身来。

一身墨绿色的轻纱,略略颔首,一双看似无情,却是有情的眸子,直直地望着门口。该来的总会是来的。

“你再过一会儿,去把齐王叫来。”温柒染压低声音吩咐道。沁儿皱了皱眉头,不知道王妃是意欲何为,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赶紧走了出去。

还没有见到人,温柒染就听到了一阵银铃般悦耳的声音传了进来,讥笑带着几分轻蔑。温栀雅迈着慵懒的莲步走了进来,手上执着一副玉面罗扇,有一下没一下的摇着。姿态高雅,扬起了那滑腻如雪的下巴,目不斜视的望着自己。

“我当宁王府的人,是死光了呢!”温栀雅提高了嗓音说道,徐徐的扫视宫凝予一眼,眸光尽是不屑。温柒染慢慢移到书桌旁边,沏了一壶碧茶,茶香寥寥,瞬间蔓延了整个屋子。温栀雅却十分厌弃的皱了皱眉头,望着她那不疾不徐的动作。心中怒火渐渐拔高,望着她那美丽的侧影,恨不得冲上去将她的狐狸面具给扯下来。

powered by 句容市茅山镇永兴万家苗圃场 © 2017 WwW.zjju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