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章节)作者灼华的小说-许爱至荒年慕俞泽夏易欣小说在线阅读

发布时间:2019-03-08 16:37

灼华作者的许爱至荒年小说最近非常有名,该小说的男女主角是慕俞泽夏易欣,这是一本非常刺激的女频小说,看完还想看:“好,下面有请我们夏氏集团的总监夏易欣小姐上台讲话。”台上的主持人醇厚的播音腔说着,台下一片热烈的掌声响起,似乎都很满意这场年会。

许爱至荒年

推荐指数:8分

《许爱至荒年》在线阅读全文

许爱至荒年第19章 夏易欣意外落水

奇怪,才一个晚上没见,不懂自己为什么会那么想念这个只见过几次面的男人,不过,自己最宝贵的竟然也是给了他。

“好,下面有请我们夏氏集团的总监夏易欣小姐上台讲话。”台上的主持人醇厚的播音腔说着,台下一片热烈的掌声响起,似乎都很满意这场年会。

夏易欣望了望远处,依旧没有他的身影,头有些失望,但还是调整了一下自己的心情,走上台去。

夏以然挑眉,像打了鸡血一样冲动,终于到这一刻了。

她瞒着苏颜沫,悄悄的走到后台,自以为神不知鬼不觉的准备干一场大事。

这次的年会没有向以往建在公司的宴会厅,而是以一种新的方式,举办在了海边,台子的后面就是一片汪洋的大海,显得更有情调,同时也给夏以然增加了机会。

“大家好,我是夏氏集团总监夏易欣,今天,很高兴......”她在台上不紧不慢的讲着这些话,也显露了她的气场。

后台,夏以然的嘴角扬起一抹微笑,她轻轻的拉动手里的绳子。

台上的夏易欣感到一阵晃动,有些害怕之际,台子就直直的坍塌下去,她柔软的身体直直的落入到后面的海里。引的下面是一片的哗然。

夏易欣渐渐的沉入海底,从小她就不会游泳,刚掉下去那一刻,她害怕极了。

整个人不停的扑腾着,显得狼狈的很,慢慢的。她感到自己的身子渐渐的沉了下去,死亡的气息慢慢的笼罩着她。

她没有力气了,脑海里过往着的都是昔日与父亲,与苏颜沫,甚至是与慕俞泽欢愉的时光,是的,她想,今天她可能就要丧命于此了。

远处,夏以然睁着两只无害的大眼,紧紧的盯着这一切,既然慕俞泽她得不到,那么夏易欣也就别想得到。

“欣欣......”苏颜沫就转身的瞬间,她就已经快沉了下去。

他感觉到自己的心脏快要停止跳动了一样,大喊了一声,眉眼里都是着急的神色。

疯狂的往海边的方向跑去,夏以然犀利的目光狠狠的盯着苏颜沫,欲伸手拉住苏颜沫的时候。

一个男人的身影就直直跳入了水中,那个人不是别人,而是刚刚好忙完事情赶来的慕俞泽。

他进门的时候就看到大家好像在看热闹一般都聚集在那个地方,指指点点不知道说些什么,似乎很热闹一样。

他顺着方向看过去,心里顿时是一阵慌乱,水中那个已经扑腾不动快要沉下去的女人不就是他这几日来都心心念念的女人吗?

疯狂的跑过去,在众人的目光中,跳下水,仓皇的把她抱在怀里,报到岸上。

慕俞泽的神色是慌乱的,但是慌乱之下,隐藏着的是令人害怕的怒不可遏,他生气的,是这些世俗的人就只管看戏,丝毫没有人有救她的心理嘛。

“都给我滚......”他沉声,不悦的说下这句话,像要把人给吞噬了一般。

一时间不知从哪里突然蹿出来好多的黑衣人,把这里团团围住。

没有人再敢说一句话,即使是夏氏辈分最老的元老都不敢开口主持局面,因为他清楚他现在面对的人是这个城市没有人敢得罪的人。

“易欣,易欣......”慕俞泽慌张的拍打着她那张精致的小脸,这个时候,即便他久经沙场,他的心还是慌乱了。

若是她真的从此就在他的生命里消失的话,这个场面他不敢想象的。

“咳,咳......”夏易欣噗的一口水吐在了慕俞泽的身上,她用力的把呛着的水咳出来。

慕俞泽看着她这个样子,心里的大石头终于是落地了。

“易欣,怎么样?”他的神色还是有些紧张,迫切的想知道她现在到底怎么样了。

夏易欣没有说话,只是失落的呆呆的看着眼前这狼藉的一片,再看看狼狈的自己,刚刚才从阎王爷那走了一遭回来。

是,她让所有人都失望了,好好的一场年会竟让她搞的如此的狼狈不堪。

“哪难受啊?”黑衣人围着一圈,将他们两个人实实的围在中间,慕俞泽间她不说话,栗色的瞳孔显得有些紧张,摇了摇她继续追问到。

她的一滴泪顺着脸颊滑落,轻轻的靠在慕俞泽的身上,环抱着自己的身体,一言不发。

慕俞泽叹了一口气,大手紧紧的搂着她,他清楚她现在的心情,只是这件事一定另有蹊跷,他一定会查明的。

起身,抱着她往车上走去,她身上的衣服全都湿透了,凹凸有致的身材显现出来,慕俞泽脱了自己的西装给她盖上。

夏易欣什么都没有说,就呆呆的,任由他抱着走去。

小弟早已在一旁等候着,车门已经被打开,慕俞泽小心翼翼的将她放在车的后座上,自己绕到另一边,坐了进去。

车子缓缓的行驶在路上,慕俞泽修长的大手轻轻的按下车门处的一个按钮,车子中间的挡板就伸了起来,刚好隔开了司机和他们,挡的严严实实。

慕俞泽不知道从哪里拿来的干净的衣服,大手就直直的伸向她的衣服,准备替她脱下湿透了的衣服。

夏易欣下意识的拉紧,警惕的看着她,但仍然是一言不发,只是两只小手紧紧的揪着领口的位置。

“乖,听话,把干衣服换上,不然你会感冒生病的,这里没有别人,再说,你这身上我什么地方没有见过。”

慕俞泽耐心的说道,还半开着玩笑,似乎想要打破现在沉闷的气氛。

夏易欣就好像突然间被他蛊惑了一般,竟鬼使神差的听了他的话把手放下来,任由他解开自己身上的湿衣服。

这一解不要紧,她这白皙的身子可是让慕俞泽念念不忘,现在真真切切在他眼前,又怎能不想。

大手有意识的在她的身上滑落,顺着她的衣服一道扣一道扣的解开,外面的衬衣已经脱落,剩下的就是一个内衬和里面的内衣了。

powered by 句容市茅山镇永兴万家苗圃场 © 2017 WwW.zjju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