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主角是夏祁年夕的小说by笳婪《夏自盛溪》小说在线阅读

发布时间:2019-03-08 14:39

今天给各位看官老爷带来这本夏自盛溪小说,该小说主要是描述夏祁年夕的故事,是本女频小说,各位看官老爷赶紧来看吧,要看书,上花生啊:习正一边不动声色地拖慢脚步,一边想着该怎么出去。习正一直在狠狠地压抑着自己,就算她就在自己身边,也绝不能动她分毫,这趟浑水,不能让她蹚。再不走,习正也不知道还能不能控制得住自己。所以说习正会晕过去,不止是药的原因啊,还有他自己憋的吧。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

夏自盛溪

推荐指数:8分

《夏自盛溪》在线阅读全文

夏自盛溪第18章

夏祁开着车,从山脚下一路到了县上的医院。期间来了个电话,他瞄了一眼,直接挂断。

年夕坐在副驾驶上,睨了他一眼,没说话。

医院楼梯间,夏祁捏着电话靠在扶手上,脸上寒气森森。话没说完,下意识地转过头,却看见年夕站在门边。

年夕扶着门,只是说:“习正醒了。”

习正今儿可谓“九死一生”。本来谈完事情休息一晚就可以走了,但对方非说要尽个地主之谊。习正还推说最近风头紧,不敢铺张。结果遇上个老滑头,那话说得一句比一句好听,一句比一句诚恳,硬把组里其他人都说得心窝热,纷纷劝习正“政策宽松”一把。习正一看,还是个眼熟的,不就是上次送了习正一休闲庄的那个黄胜吗?

“习主任你别担心,咱们不就是去喝点茶泡点温泉吗,怎么就铺张了呢?当官的又怎么了,当官的就没自己的自由了,吃什么得管着,住哪儿得管着,出去放松一下还得小心翼翼的,免得就被人给抓拍了检举了。习主任,我知道你为官清廉,人又自律,但这活得也太累了不是!你看我们今天又不去多高档的地方,就那山脚下边泡个温泉,寒碜是寒碜了点,舟车劳顿图个舒服嘛。再说了,我和你也算个脸熟的了,就当我请个客呗……”

噼里啪啦,巧舌如簧,这才算把习正说动了。

一个调研组加上黄胜那几个,两队人马浩浩荡荡地过去了。

从饭桌上下来,习正已然觉得不大对劲。估计长时间的赶路又喝了点酒,头开始犯晕。有人喊他去泡温泉,他都摆手拒绝了,转身就往厕所去。

“哟,今儿习主任是喝高了啊,那好好休息啊。”

人都散了后,习正靠在洗手台上,掬捧水洗了把脸。身上越来越热,越来越无力,一股热流以不可阻挡之势汇聚到了下腹。习正今天喝得不多,毕竟明早就得回程,但这,显然已经不是喝了酒该有的反应了。

莫明的,他想给年夕打个电话,刚掏出手机,一个没拿稳,手机掉进了池子里沾了水。习正捡起来看了看,还好只是打湿了外壳,里面没事儿。

他把软胶的手机壳剥了下来,软壳里面粘了个黑黑的东西,一扣,扣不下来。

习正眉一凝,拿起手机壳,对着灯光看了看,心头一阵叹悟。

原来,原来啊……

这么小一个窃听器,粘在这么隐蔽的位置,如果不取下来,还真发现不了。习正的手机与手机壳不是相同型号的,壳偏大,壳身与壳盖连接的地方有一个小小的空隙,窃听器,就塞在那空里。

壳扔了,手机也一块扔了,谁知道手机里还有没有别的什么,还有房卡,一并扔了。

习正知道自己今天是着了道了,不,是早就着了道了,今天恐怕只是个结果。

习正是被药给弄糊涂了,但狐狸再糊涂那还是只狐狸。

趁着还清醒,习正赶紧往外面跑,才出了厕所,看见几个人坐在大厅的沙发上,一边打牌一边看电视,看着挺眼熟,是跟着黄胜一起来的那几个人。他们怎么还在这儿?

习正暗暗思忖,这要硬闯出去,铁定被拦下来,以他现在的状况,扶回房间谁也不会反对,但一回去,什么屎盆子都可以往你头上扣了。

那些人一见习正,问道:“习正任,不出去玩啊?”

习正笑着摇头:“不去了,不太舒服,回去休息一下。”

“没事儿吧,要我们扶你回去吗?”

“没事儿。”说着就往楼上走。

那几个人又坐下继续打牌。

门是出不去了,转个身儿,拐了弯拔腿就往楼上跑,腿都是软的。

房间是万不能回的,谁知道回去了还出不出得来。

习正的房间在二楼,路过二楼时他停都没停一下,不歇气地往三楼冲。

三楼基本上没住人,楼道里冷冷清清的。习正绕去了外廊,外廊风大,吹得他清醒了些,这才摸出手机给年夕打电话。

他只想听听她的声音,这样能让他最大程度地保持清醒。

至于手机是哪里来的?这还得感谢年夕。前儿不是说了吗,为了存年夕的照片,也为了方便联系她,习正买了个超大内存的手机,手机卡是离开a市时才办理的。这个手机他通常都放在家里,不会带在身上,只有年夕见过,号码也只有年夕知道,虽然现在不一定了,但这至少意味着,手机没有离过身,也就没有被人暗中动过手脚。

至于被扔了的那个手机,唯一有机会能让人动手脚的,也就只有那次了……

果然防不胜防啊。

习正让年夕扶着,一步一步从楼梯上下来。习正只希望老天助他一把,这么长时间了,楼下那几个人也该走了。

但是老天爷又调皮了,走了两个,还有一个坐在大厅里百无聊赖地低着头看手机。

习正一边不动声色地拖慢脚步,一边想着该怎么出去。习正一直在狠狠地压抑着自己,就算她就在自己身边,也绝不能动她分毫,这趟浑水,不能让她蹚。再不走,习正也不知道还能不能控制得住自己。

所以说习正会晕过去,不止是药的原因啊,还有他自己憋的吧。

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

突然,那人收了手机站起来,径直往卫生间走去。

习正顿时松了口气,天助我也啊。

危机解除。

另一边,监控室。

“诶,这怎么回事儿,又是要往哪儿走?”黄胜指着监控录像上的一男一女问道。

电脑前坐着的一个人,小心翼翼地说:“可能是怕出岔子,换了个地方吧。和习正一起来的那些人基本上都住在一层楼。”

黄胜点点头,忍不住在心里冷哼。这个习正,中了药,还这么能折腾。本来是不用监控的,听他手机上的窃听器就知道是哪般情况了,结果这家伙大概把手机忘在厕所里了,害得他还得来监控室调监控录像。

以为跑到三楼就没事儿了?不过垂死挣扎罢了,这不再怎么挣扎,被女人摸了几下,受不住了,还不就晕晕乎乎地跟着走了。

“进房间了吗?”黄胜问。

“进了。B204,要通知廖副所了吗?”

“通知吧。”

到底是心太急了。

第一次心急,成了事儿,第二次心急,只能坏事儿了。

过了会儿,两个人急匆匆地跑进了监控室。

为首的黄毛大着胆子开口:“老板,习正……他现在在哪啊?”

“在哪?你们看的人你们问我在哪?”黄胜一下就被问出火来了,“腾”地从椅子上站起来,一双精滑的小眼拧成两个三角,“这事儿交给你们就是白交,三个人都不顶用!”丢了个白眼,没好气地,还是回答了刚才的问题:“习正不是进去了吗?”

进去了?

那两人意外地互相看了眼。还是刚才那个,颤颤巍巍地说:“刚才那女人来了个短信,说没等到人……”这二位也怕啊,越说越没音儿了。

“没等到人?”这回轮到黄胜意外了,一把将黄毛拖到电脑面前,指着刚才年夕扶着习正的监控画面恶狠狠地问:“你们找来的女人是这个吗?”

黄毛看了又看,最终畏缩地摇摇头:“不是。”

黄胜倒吸一口凉气,把黄毛丢开,大步从门口冲了出去。

才跑到楼下,看见一辆警车停在门口。

好吧,这回是彻底完了蛋。

还说他心急呢,有人比他更心急。这电话才打了多久,人都上去了。

唉,也不知道刚才那女人是从哪儿冒出来的……

powered by 句容市茅山镇永兴万家苗圃场 © 2017 WwW.zjju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