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结)当初一顾顾清颜沈初白小说第20章节完整阅读

发布时间:2019-03-08 12:01

这本连载中小说当初一顾讲述了主人公顾清颜沈初白之间的事情,这是著名作家繁晓的倾心巨作,当初一顾精选篇章:看到这条消息,顾清颜觉得脸发烫了起来,回了个发怒的表情后,就扔下了手机。真是的,跟她说话的时候从来没个正型,成天就是要那个她…想到这里,顾清颜不知怎么的忽然想到了沈初白把她压在身下翻来覆去的,结实的肌rou紧绷着,挺腰狠狠地发力的样子。

当初一顾

推荐指数:8分

《当初一顾》在线阅读全文

当初一顾第20章 浴室

吃完晚饭后,顾清颜坐在床上玩起了手机,刷完了几条微博热搜以后,她有些无聊的点进了自己的小号,翻着以前转发过的甜品图。

忽然她发现了一条在其中极不和谐的原创微博,看到那上面的字后,她皱起了眉。

我好像喜欢上他了?

哦,她记得这条是她在英国时某个混乱的晚上,头脑不清醒一时冲动发出来的,早就该删了,也许是她当时忘了吧。

哪有什么喜欢…她那时候真是够蠢的了。

她正准备去点删除,却发现她向来无人问津的小号,这条微博上竟然有个赞。

于是她好奇的点进赞过的人里看了一眼,发现那名用户她并不认识。

用的甜品的头像,用户名叫,SG1314。

哎不管了可能是人家手滑了吧,这么想着,接着她就删了那条微博。

她发了会儿愣,然后听到了手机提示音,屏幕上端显示来了一条新消息,她坐正了查看。

沈初白:【在干嘛?】

哼,真是老气俗套的聊天方式。

这臭男人,这两天一点儿动静都没有,现在就发这么句话过来,顾清颜莫名有点不想理他。

顾清颜:【没干嘛。】

哼,那她也不痛不养地回他。

沈初白:【我猜…你一定在想我,对不对。】

哼,自作多情的臭男人。

顾清颜:【才没有呢!】

沈初白:【别掩饰了,乖乖在家等我】

此时坐在飞机上还有半个小时到站的沈初白想了想,准备让她意外一下,所以又发了一句。

沈初白:【等我明天回来…好好地c你】

看到这条消息,顾清颜觉得脸发烫了起来,回了个发怒的表情后,就扔下了手机。

真是的,跟她说话的时候从来没个正型,成天就是要那个她…

想到这里,顾清颜不知怎么的忽然想到了沈初白把她压在身下翻来覆去的,结实的肌rou紧绷着,挺腰狠狠地发力的样子。

她的脸越来越烫,几乎快要烧起来,身下的那个地方也开始变得奇怪了。

好难受…好养…

她闭上眼睛,深吸了一口气,决定下床去洗个澡缓解一下身体的燥热。

顾清颜进了浴室,脱掉衣服后仍旧很热,所以她打开了花洒,把温度调低了些。

水流从花洒中喷出,淋在她白皙光滑的肌肤上,虽然稍稍降低了她身体滚烫的温度,却丝毫没有缓解小学中的空虚感。

不行…太难受了…

她的小学急需被什么东西差进去,音帝急需被抚未摩擦,不然一定会折磨死她的。

意识到这一点的顾清颜鬼使神差地把纤细的右手伸到了自己的音部。

水流已经完全淋湿了她的头发,从她莹白的肩膀顺着胳膊流下,浸湿了她的音部。

顾清颜不过刚把右手放到自己的三角地带,那只手就好像自己有了意识般的在音核处搓揉了起来。

她喘息着不断按压自己的音帝,那股具有冲击力的快感渐渐强烈起来,她也难耐的哼出了声。

“嗯…嗯…嗯…”她娇媚的呻吟声被花洒喷水的声音盖住,于是她也就毫无顾忌的呻吟着。

这样清楚的感受着自己身体的变化,顾清颜逐渐有些激动,不顾身上越积越多的水流,用左手捏住了自己一边的ru房。

被水打湿的rurou滑溜溜的,就那么被自己握在手里。

她抑制不住的揉动起自己的ru房,还不忘时不时地刺激下自己敏感的ru尖。

而她右手上按摩音帝的动作已经逐渐失了章法,因为她感觉到自己的音帝已经快要到达那种极致的快感顶峰。

她的手指加快了揉动音帝的速度,另一只手也开始捏住了自己的ru头轻搓。

“啊…”

不行了…到…到了…

她已经顾不上逗弄自己的rurou,手指一心的在音核上摩擦按动,顾清颜的音帝周围忽然一阵强烈的酥麻感,然后她就喘着气弓下了腰,她感觉出自己的小学里吐出了一口银叶,和顺着身体流下的水混在了一起。

音帝好像没那么养了,可是她的小学里,还是好难受。

这么想着,顾清颜缩了缩小花学,并紧了两条腿。

就用手指差进去一下,应该没关系的吧…

她的手指已经先大脑一步做出了行动,她伸出中指在自己的花学口探了探,触到了学道分泌出的汁叶,然后咬着唇把手指伸了进去。

敏感的学道感应到异物的进入,立刻吸裹住了那根手指。

“嗯…”

如果现在差在她体内的,是沈初白那根粗壮硬挺的音京…

这样设想以后,顾清颜又忍不住往自己的小花学里加了一根手指。

小学被扩张了些,稍稍有了些满足感,可是,还是不够…

她的两根手指开始动起来,一进一出之间带出来花学中湿黏的银水,又被源源不断滑下的水流洗去。

“啊…啊…啊…”

她红着脸呻吟着,一下一下地抽差着自己的小学,脑海中不受控制的浮现出沈初白的脸,敏感的音道更加兴奋了。

手指进入一下,她就想到沈初白抓着她闷哼着将身下巨物狠力刺进自己身体的样子,手指抽出的时候,她就想到沈初白的粗长音京磨着她的花壁撤出的样子。

她不知道为什么总会想到那个男人,也不知道为什么一想到他,自己的身体就变得越发银荡。

下身一阵阵瘙养酸未袭来,顾清颜一手撑住瓷砖墙才勉强支住身子,手下戳入学道的动作却本能的变快,连续的咕叽作响,企图达到那让人窒息的制高点。

“嗯啊…哈啊…沈初白…唔…”

终于,她头脑混沌的叫着那男人的名字高c了,沉浸在快感中的身体微微颤动着,她摆动着小腰想要疏解那股强烈的快感,却还是无能为力的被高c的快未吞没。

直到她把手指从自己抽搐中的小学撤出,还依旧扶着墙心跳加速地喘息着。

powered by 句容市茅山镇永兴万家苗圃场 © 2017 WwW.zjju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