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暖婚宠妻超给力夜北寒言夏小说在哪看-《暖婚宠妻超给力》小说在线阅读

发布时间:2019-03-08 11:01

近日之神书《暖婚宠妻超给力》由小编推荐给大家,这本小说的主人公是夜北寒言夏,该小说是一本现情小说,让我们一起看看这本女频小说吧:言夏走出那栋写字楼,小丽吐着舌头:“这位杨思女士,嘴巴真毒!我差点以为你就坚持不下去了!”

暖婚宠妻超给力

推荐指数:8分

《暖婚宠妻超给力》在线阅读全文

暖婚宠妻超给力第九章:一见如故?

“悠然,这件事是你做的么?”夜北寒心中到底还是存了疑惑,不顾夜色深沉打电话给李悠然。

李悠然刚刚睡着,此刻也是云里雾里:“什么事?”

“今晚……找人围攻言夏?”

李悠然顿时一个激灵,什么意思?她言夏有什么事就是她做的么?不过语气依旧是温柔柔地:“北寒,你相信我。我答应你不会再跟踪言夏,怎么会做这样的事?”

“嗯,我知道了。夜晚了,你早些休息。”

听着夜北寒应付似的回答,李悠然脸拧出了一副狰狞地模样。又是言夏,啊啊啊啊啊!

夜北寒把手机扔在桌子上,疲惫地揉动着眉心。一面是言夏的逼问,一面是悠然的否认。最后,他还是派了人去查这件事。

言夏经历了昨天的事儿,一夜未眠,精神不免有些恍惚。

小丽关切地问:“小夏,你怎么了?怎么这么没精神?”

“我没事,昨晚没休息好,我们快进去吧!”言夏嘴角强扯出一抹笑意。

此刻她们站在距离报社不远的写字楼,她们的采访对象——杨思,就在这栋写字楼的六楼。

杨思是突然出现的,之前根本没有她的一丝消息。根据资料,她三十四岁,产业涵盖为酒店、商场、影视、旅游等等,坐标欧美。一个毫无背景的年轻女性,在外打拼已是不易,更遑论能够取得如此大的成就了。

仅看她的资料,言夏对她很是佩服。

“两位请坐。”杨思指着办公桌对面的两个椅子,微笑着说。

“谢谢杨总,”言夏和小丽坐好,“那,我们的采访就开始了!”

杨思果真精明干练、长袖善舞,她一方面精巧地回答着言夏的问题,另一方面还不知不觉的给言夏挖坑。言夏几次险些着了她的道。

“感谢您百忙之中接受我们的采访。”采访结束,言夏公式般地说。

杨思细长而狭窄地眼睛上下打量了言夏一番,“言小姐何必这么客气,反倒显的不真诚了。”

言夏的笑意有些僵硬了,又仿佛混沌之中被点醒了神明。之前她总是被教导,要对被采访对象表达谢意。却从未想过,自己张口就来的:感谢您百忙之中接受我的采访多么僵硬而虚伪。

言夏看向杨思的眼光充盈了另一种情绪,她笑着说:“谢谢!”

“现在我相信,这是真的了!”杨思略微俏皮地挑着眉毛,她虽然三十四岁,容貌却冻结在二十七八,并不十分突兀。

言夏走出那栋写字楼,小丽吐着舌头:“这位杨思女士,嘴巴真毒!我差点以为你就坚持不下去了!”

“还差一点点!”言夏眨着眼,伸出拇指和食指比划着。

包里的手机震动起来,垂眸看了一眼来电显示,言夏连忙接通电话,“喂,我是言夏,您请讲。”

“喂,言小姐吗。我们查到的昨天晚上的事,就是一群混混在流窜作案……”郑警官粗旷有力地声音在耳畔响起,然而后面的话言夏已经听不太清了。

在言夏看来,昨晚那伙人显然是独独冲着她来,一定是受人指使。而八九不离十,这黑手,正是李悠然。

太过强调了自己的主观理智,让言夏失去了对警察的信任。她挂掉电话“知道了,谢谢您!”

也对,以夜北寒的能力,让李悠然脱罪还不是轻而易举?

“言夏,你没事吧!”小丽问,她接了电话就一脸哀戚,怎能不让人担忧?

言夏感觉心中微微有些苦涩,昨日夜北寒逆着光降临的画面犹在眼前。她也有一瞬间曾想,若是就这样一直与他携手同行多好。

到底还是自己错估了自己,错看了他人。他的心中既有李悠然,又何来她的份量?

而另一边,夜北寒看着手下送来的资料。这件事的确与李悠然无关,表面上似乎真的就是一场意外。

“总裁,根据我们的调查,并没有发现那伙混混受人雇佣的迹象。”手下汇报。

夜北寒背靠着靠椅,双手合放在腹部,闭眼思忖。

这件事不简单,一定有人在暗中操弄。不过,连他也查不到的势力……只有一个——顾廷霄

他猛地睁开眼,眸子凌厉而决断。说:“派人暗中保护言夏。跟远些,不要让她发现。”

顾廷霄,动了我的人,这代价,你,偿还不起。

手中把玩着一支钢笔,夜北寒眼神一凛。手腕反转着猛的一甩,那只钢笔竟狂风骤雨般疾速划破空气,一段已经嵌入墙壁。

杨思目送言夏的背影消失在走廊的拐角处,她办公室的后面的一块墙壁突然旋转,里面竟然还有一个更大的空间。

“你做的很好!”

一个身材颀长,体格健硕的男人自那片阴影中踱步而出。他的声音慵懒沙哑,像是毒蛇吐着舌芯,寻觅着猎物。这个人,就是顾廷霄。

“Boss!”杨思迅速站直,尊敬地唤着顾廷霄。

顾廷霄优雅地迈着步子,立在落地窗前。窗外人潮涌动,川流不息。

眼中瞬时染上一层嗜血仇恨,他扭动着脖子,发出咔嚓、咔嚓地声音。然后,振臂低吟:“回家的感觉,真好!”

杨思略微皱着眉头,迟疑地开口:“Boss,为什么我们不直接解决了言夏呢?这样夜家和言家势必水火不容,到时……”

顾廷霄转过头,笑的阴险森然:“目的不是言夏,而是言夏身后的言家。我要夜家与言家决裂,也要把言家收为己用。此刻除了言夏,反而不利于我们的计划进行。”

“是!”杨思对上顾廷霄的目光像是被烫到了,仅一刹那就缩了回去。垂下头,胸腔中的心脏咚咚咚地跳个不停。

powered by 句容市茅山镇永兴万家苗圃场 © 2017 WwW.zjju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