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本)《荒唐言》(宋振骐宋俊英)小说阅读by艾玛

发布时间:2019-03-07 20:37

连载中小说荒唐言是著名作家艾玛的一本原创小说,小说的主角是宋振骐宋俊英,该小说划分在女频小说,都市小说荒唐言精选篇章:她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热闹和喧嚣一去不复返,她好像分裂成两个完全不同的个体,一个仍旧是快快活活开开心心,一个却站在乌云下面自问,你当真一点儿都没做错吗?俊英的记忆似乎出了微妙的叉子,许多画面铺面而来。

荒唐言

推荐指数:8分

《荒唐言》在线阅读全文

荒唐言16 失踪

俊英回到家里,红木地板上回荡着皮鞋踏下来的脚步声。

她将行李箱放到楼梯口处,转身去厨房烧了壶热水,待煤炉上响起尖锐呜呜的水啸声,便拎起手柄给自己冲了杯热咖啡。

天气仍旧炎热,屋外的烈日当空,大堂里空荡荡的吹着阴凉的风,连电扇都不用开。

她觉着浑身阴冷,冷得直达哆嗦,双手环着臂膀窝进电话机旁的单人沙发。

这是大哥的专属位置,他最喜欢坐在这里看报纸喝茶,或者讲电话。

想着脑海中的幻影,俊英梗着嗓子流起了眼泪,满面潮湿。

她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热闹和喧嚣一去不复返,她好像分裂成两个完全不同的个体,一个仍旧是快快活活开开心心,一个却站在乌云下面自问,你当真一点儿都没做错吗?

俊英的记忆似乎出了微妙的叉子,许多画面铺面而来,那些鲜活的记忆,愉快的情感,自认为是第二个家的圣约翰,一夕之间一去不复返。

原来热闹,也可以是虚假的。

她急切的需要一个答案,血管里冻成了冰块儿,指尖僵硬颤巍的握住了电话听筒,她想给大哥打电话,又怕他会骂自己。

没有第二个选择,俊英仍旧拨出了号码,是京津军区司令部办公室的电话。

对方例行询问她的身份,又问她有什么要紧的事情,听筒对面一片嘈杂,满是呼喊的人声,俊英吞下酸枣,半天也没说出个所以然。

她挂了电话,也不觉着饿不觉着冷,单单觉得整个世界好像就自己一个是没用的闲人,蜷缩在沙发里等待这积灰发芽。

也不知睡了多久,耳边骤然响起电铃声,俊英条件反射地抓起电话,那头先是发出一阵滋滋不稳的电磁声,俊英屏息急切的等待着,脑门上冒了潮湿的热汗。

“俊英?”

沉沉的男声从那边传来,俊英即刻咬住下嘴唇防止哽咽声破出来。

好半天,她才慢慢地回道:“是我...大哥..”

不等宋振骐继续问话,源源不绝的思念和渴望已经彻底占据了她的神经和心房:“大哥,我好想你。”

宋振骐拎着话筒,手边夹着一根香烟,吸了一口吐出云雾:“既然从学校出来了,就在家好好待着,最快还有一个月我就回来了。”

俊英不敢问他怎么看待学校开除自己的这件事,乖乖的听着他简练的嘱咐,挂掉电话,然而她一刻也等不及的冲上二楼大哥的书房,从抽屉里翻出一叠现金,复又冲下来,连行李都没拿直接去了火车站。

宋俊英像是凭空蒸发一样,忽然失踪了。

她失踪的并不明显,起码在一个月之内,还无人发现。

黄芷璇起先以为她不过是回家,后来老师忽而问起,她才觉有问题,迫不及待地打电话到宋家,对方接起,却不是宋俊英的声音,是他们家奶妈,那奶妈道小姐回来过一次,又出门去了,可能是去哪里玩了,她也不晓得。

俊英的姆妈,自宋大少爷带着军队去了京津,俊英又去了寄宿学校,她便没了发挥余地,鲜少过来。一个星期固定来打扫一次,或者是俊英在家没饭吃了,会让人去叫她回来做饭。俊英去哪里,她当真还关心不到,俊英的去处可不要太多,要么是二爷家,要么是三爷家,还经常跟女同学外出游玩。她没放在心上,堂堂的宋家大小姐,难不成外面还有人敢欺负她不成。

最主要的,姆妈没有子女,把一个混不吝的亲侄子当做亲儿子在养。

俊英手里流出的钱和首饰,都让姆妈补贴给这位侄子。

近两年,她的这位好侄子学会了赌博,手里没了银钱逼着她过来弄点钱回去。

姆妈挂了电话,心有余悸的去了小姐的房中,拉开梳妆柜上面的百宝阁....精细的物件已经去了一大半了,明眼人一看就知道有问题。

担心自己的事情东窗事发,于是她也把这个消息隐了下来。

宋振骐宋司令原本预备着一个月就能先行回苏,国党整个战线已经必不可免的移到中南地区。 月余过后,宋振骐的行李都已经收拾好,第二日的军用飞机也已排上了日程,只是忽然上头下了命令,宋振骐的兵可以先走,人却不能离开,党国要召回会议,要挑选人员扩充中统。

郊区阵阵炮轰,飞沙走石,好不容易长出的青草又被轰成了烂泥。

倒是四国饭店、租界舞厅酒店饭馆等权贵游走之地,仍旧欣欣向荣,一派繁华。

舞台上亮着五光十色的霓虹灯,会后的参会便安排在此处,到处都是体面绅士的衣香鬓影,珠光宝气的妇人及婀娜女人都是有身份有面子的家属。

一身藏蓝色长袍的陈先生过来敬酒,明里暗里的意思是,中统可以分一个不错的职位供上宋司令。

宋振骐笑颜拒绝,道自己连军务都顾不过来..情报机关不适合他。

经历多年战火的熏陶,原本明显带着文人气质的宋振骐,身上越发多了铁血一样凝滞的气息,包裹在军装下颀长高大的肉体,呈现出冷而禁欲的风格,引得不管是男人,还是女人,都有充足的理由扑上来。

不过半旬,宋振骐喝了不少酒,隐隐的太阳穴抽痛起来,身形已经有些不稳,副官连忙扶住他:“司令,我开好了房,这就送您上去吧。”

宋振骐在房间门口一个趔趄倒了下去,副官得了一位淑女的帮助,将司令扶了进去。

这位淑女小姐姓吴,芳龄二十五,正是青春刚好熟也熟的刚好的年纪,她很懂怎么照顾醉酒的男人,不顾副官的劝阻,照顾了宋先生一夜。

宋振骐昏昏睡去,皮肉却似放在刀尖上割来搁去,一时热的受不住,一时冷的直打颤。

身体上的苦楚其实谈不上难以忍受,他的胸口上好似压着一块儿巨石,周身的空气越来越黏糊,眼前一片黑暗,有谁在低迷得呼喊着他。

他伸手掐住的自己的脖子,有东西堵在那里让他发不出声音,他很着急,着急着回应那个声音。

停留在胃部不断发酵的酒精,带着少量的饭食冲口而出,宋振骐哇的一下吐到了床上。

然后他彻底沉进了梦里,他快速地在一片雪白的迷雾中奔波行走,前面不远处,有人喊他。

大哥...大哥,我好痛呀。

我好想你。

——是俊英的声音。

迷雾散去,宋振骐的腿被人抱住,十三岁的粉粉白白的女孩子,婴儿肥的圆脸上眨巴着泪珠,她仰头望着宋振骐,哭得哀弱又可怜。

宋振骐想要把她抱起来,想问她哪里受伤了,喉头却锁紧着发不出声。

腿边的女孩儿眨眼变成穿着蓝白裙装校服的少女,她低着头,双膝跪地,双手扶在自己的膝盖上,凌乱的长发遮住了她的脸。

宋振骐差点儿认不出她,她的声音也变了,儿童稚嫩的嗓掉变得清丽又低迷。

她跪在他的腿边,呢喃道,哥哥,我不是她们说的那样...我不是那样的...我没有威胁怂恿别人,我没有逼迫强迫她,我以为她也是喜欢我的。我不知道哪里做错了。你能不能不要怪我。

宋振骐在心里说,我不会怪你,你起来。学院不适合你,我们在家学也是一样的。

可是对方听不见,身形慢慢的远去。

powered by 句容市茅山镇永兴万家苗圃场 © 2017 WwW.zjju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