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本)强势总裁要复婚肃祁扬雨润诗小说第21章节完整阅读

发布时间:2019-03-07 19:38

这本连载中小说强势总裁要复婚讲述了主人公肃祁扬雨润诗之间的事情,这是著名作家糖小妞的倾心巨作,强势总裁要复婚精选篇章:雨润诗以为他是在向她过来,谁知,他径自掠过她,朝着床铺走去。看着他躺在她的床上,舒适的调整了下后背,拿着手机看都不看她一眼。这男人,还真是把这里当成自己家了!末了,肃祁扬抬头:“不去洗澡?”雨润诗看看浴室,又看看他,穿着睡裙跟他同睡一张床?

强势总裁要复婚

推荐指数:8分

《强势总裁要复婚》在线阅读全文

强势总裁要复婚第21章 小宝的父亲是谁

“你要在这睡?!”雨润诗声音略高,怔愣的看向肃祁扬。

“不行?”肃祁扬挑眉,一脸认真的看向她。

“当然……”雨润诗看到肃祁扬危险打量过来的眸仁,喉咙一哽,将‘不行’两个字咽了下去,“肃总想要住在这当然行了,只不过我这里只有三个卧室,小宝一间,林妈一间,还有我一间,没有多余的了。”

肃祁扬漫不经心道:“我们两个住一间。”

雨润诗顿时一个头两个大。

她笑眯眯的凑了上去,笑得只见牙齿不见眼:“肃总,我们的关系好像不适合住在一起……”

她在婉转的提醒着他,他们属于合作关系!

“我发你邮箱的条约看清楚了?听从上级安排,我不嫌弃你这地方小已经不错了。”肃祁扬递给了她一个眼神,牵着小宝的手,“小宝,走,带叔叔参观参观。”

雨润诗恶狠狠的伸着脖子咬了一口,状似可以咬到他似的,冲着他的背影一阵拳打脚踢。肃祁扬猛地转头,她立即收了动作,再度露出刚刚的笑脸。

“啊!该死的臭男人!”对着空气谩骂完之后,她也走出去。

她怎么觉得这个男人越来越得寸进尺了。

雨润诗出门,在客厅没有看见肃祁扬,也没有小宝的身影。她转而去了小宝的卧室,刚走几步顿住。

透过敞开的房门,看到肃祁扬正低敛着头,认真的拿着螺丝刀,在撬开手里的赛车,小宝端坐在他面前,伸着脑袋聚精会神的去看。

这副模样登时有些温馨,像是一对父子。

想到这时,雨润诗顿然回神,眼眸落寞了下去。

小宝得不到父爱,让她一直深深的愧疚着。

“哇,叔叔你好厉害,又可以重新跑了!”小宝露着惊奇的大眼睛,看着肃祁扬随意的摆弄了两下,赛车又重新动了,他激动不已。

“看看还有没有什么玩具需要修,叔叔今天都帮你修好。”肃祁扬看着小家伙明媚的笑容时,他也跟着开心。

“真的吗?”小宝眼睛一亮,迅速从地上爬起走去玩具箱面前,开始翻箱倒柜把要修的玩具找出来。

雨润诗眼神变得柔软,她很久没有看到小宝像今天这样欢快了。

她转身,朝着厨房走去。

“林妈,今晚我们留下吃晚餐,多做一点。”雨润诗看着林妈正在忙碌着,她会心一笑,“我来帮你。”

几个人一起吃完晚餐,这顿晚餐吃的少有的温馨,肃祁扬跟小宝玩得越来越熟,他们像是一家三口般,在吃着饭。

终于……

晚餐还是结束,雨润诗送着小宝回了卧室,直至小宝睡着,又在他的房间磨蹭了很久才回她的卧室。

雨润诗扫视一眼,没看见肃祁扬,听见浴室传来‘哗啦啦’的水声。

不消片刻,肃祁扬打开浴室房门,她怔住,男人下半身围着松垮的浴巾,腰间没有一丝赘肉,性感的肌理线条,精壮的胸膛。

她的小脸一阵滚烫,虽然那天她被下药,也看到过,但到底是没有多加注意的。

“看够了没?”肃祁扬迈着矫健的步子过来。

雨润诗以为他是在向她过来,谁知,他径自掠过她,朝着床铺走去。

看着他躺在她的床上,舒适的调整了下后背,拿着手机看都不看她一眼。

这男人,还真是把这里当成自己家了!

末了,肃祁扬抬头:“不去洗澡?”

雨润诗看看浴室,又看看他,穿着睡裙跟他同睡一张床?

万一这个阴晴不定的男人再对她做什么。

“那个什么,我例假来了,身体不舒服,今天不洗了。”雨润诗找着借口。

肃祁扬观察了几眼,又重新低下去脑袋:“那快过来睡。”

雨润诗慢慢走过去,在床尾脱了鞋,上床。

她找了个离他最远的位置躺下,留给了他一个后背。

“雨润诗,你别告诉我你要带着衣服睡。”肃祁扬语气阴沉下去。

雨润诗后背一僵,脑袋在急速运转着,慢慢转身:“我来例假,万一不小心弄到床上……”

说完这个理由后,她恨不得咬断自己的舌头。

她这说的都是什么啊!

内心狂仰天长啸一番,脸上仍旧保持着笑容。

肃祁扬那张英俊的面庞越来越黑沉:“你全身上下我哪里没看过?”

雨润诗小脸乍红起来,这个男人还真是……

又把那件事情提起了。

她被下药他们在一起同房……

房间内弥散着寂静的氛围,雨润诗想到梁家一夜破产的事情,看着他,纠结几番后,还是问出口:“梁家的事情是不是你做的”

望着肃祁扬低头看着手机,连头都没抬一下,目光注视在手里的手机上,只听见他‘嗯’了一声。

雨润诗几乎都要怀疑是她的耳朵出了问题,刚才他的‘嗯’是不是错觉!

脑海中再次响起了宁小瑜的声音:

‘据我所知,肃祁扬的公司跟梁家是有着合作关系的,如果不是因为梁家明对你做了那么过分的事情,肃祁扬吃饱了撑的,损失自己的利益让梁家破产啊!’

难不成他真的是为了她这么做的。

“那个,你是因为我才让梁家破产的?”她圆溜溜的眸子看着他,连雨润诗自己都不知道她现在的表情有多么的紧张,有多么在乎他说出的答案。

肃祁扬侧头:“你觉得?”

雨润诗怔愣住,这是什么回答?

她下颚一紧,一张放大千倍的俊脸呈现在眼前:“现在去洗澡。”

“嗯?”

“我的床上不准睡邋遢的女人!”肃祁扬捏紧她的下颚。

雨润诗眨巴着大眼睛,看着他。

他的床?什么时候她的床成为他的了!

“你是自己去洗,还是我帮你,嗯?”

肃祁扬最后一个字轻扬,带着些许的暧昧气息,雨润诗盯着他的模样,丝毫没有看出开玩笑的意思,大有着她只要说不去,他定会抱着她去浴室。

雨润诗笑着,将自己的下巴慢慢的脱离了男人的手指,笑嘿嘿一溜烟的快速的逃窜进浴室。

她特意挑选了一件长款的睡裙,看到肃祁扬已经收了手里的手机,盯着她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雨润诗上床,离肃祁扬远远的,在他那双探视的目光下,她走到哪儿,他的眼睛跟到哪儿。

“小宝的父亲是谁?”

一句话,让雨润诗僵持了一秒,随即她掀开被子,在最里面躺下,跟他保持着一段距离。

powered by 句容市茅山镇永兴万家苗圃场 © 2017 WwW.zjju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