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章节)月隐楼台萧则琰凝月小说在线阅读

发布时间:2019-03-07 16:37

萧则琰凝月小说哪里看,请到本小说观看这本月隐楼台小说吧,这是作者佛系的老阿姨的倾心巨作,这本是一本古言小说,男频小说精彩章节预览:萧则琰极力压着怒火,一路扛着凝月进得他的营帐,当啷一声重重地把那柄剑搁在小桌上。又几步跨到床边,扯下她的绣鞋,一下子将她扔在矮床上,也不管她,依然裸着上身,回身到矮桌前坐下,随手抓起桌上的茶,仰头便喝。

月隐楼台

推荐指数:8分

《月隐楼台》在线阅读全文

月隐楼台第21章哥哥(一)

帐子里还燃着火盆,热得让人心底发躁。

萧则琰极力压着怒火,一路扛着凝月进得他的营帐,当啷一声重重地把那柄剑搁在小桌上。又几步跨到床边,扯下她的绣鞋,一下子将她扔在矮床上,也不管她,依然裸着上身,回身到矮桌前坐下,随手抓起桌上的茶,仰头便喝。

不妨那茶是新沏的,烫得他立时吐了出来,茶碗猛地往地上一掼,啪地摔个粉碎,碎片落了满地。他转头冲着帐外厉声暴喝:“谁沏的茶?!存心烫死本王是吗?!”富顺吓得一溜烟进来,跪倒在地,不停地磕头求饶。

萧则琰冷冷地看着他,从鼻腔里冷哼了一声,过了好一会,才大发慈悲地扔出来一个字:“滚。”

富顺如蒙大赦,慌不迭地退出去了。

凝月已经坐起身来,也不看他,心知他此刻心情是万分糟糕,已经做好他要打要殺的准备,倔强执拗地背着他坐在床的里侧。

突然间,一件衣服兜头扔下,熟悉的沉香和青草香气罩了她满头满脸。

萧则琰语气森冷道:“把你衣服换了!什么野男人的味道,本王闻着恶心。”

声音里还有着显而易见未消散的怒意,却是他看着凝月的衣服颈肩处裂了个大口子,便把自己的衣服扔了过来。

凝月扯下他的衣服,不动也不言,抱着他的衣服在怀里,过了会,眼泪却是无声地流了下来,又不肯出声,只纤细的肩膀轻轻地一聳一聳的。

因着她夜间畏寒,这床上还铺着厚厚的虎皮褥子,赤脚踩在长毛里,暖洋洋又软绵绵的,直勾起她内心深处的委屈酸涩来,眼泪便越流越凶。

萧则琰烦躁地站起身,转了几圈,沉声喝道:“别哭了!”

凝月却是不理,只哭得越发厉害。

萧则琰无奈,又不能像对待部属一般打骂,咬牙站在原地好长时候,到底是走过去坐在床边,伸手把她抱在了怀里。

凝月不肯他碰,在他怀里左右挣扎,可触手皆是他光裸炽热的皮肤,她只能放弃,口中呜咽着,只断断续续地说道:“你既那般,做什么又、又来招我……”

这几日的难过惊惧齐齐涌了上来,直让她如小孩儿一般嚎啕大哭,哭得萧则琰一时默然无语。

半晌,他突然没头没脑地说道:“这是各部落的王公亲贵们一致议定后呈上来的。”

萧则琰本想是冷她两天,好叫她知晓些分寸。

可没曾想今夜居然发生了这种事,思及方才看到她被海日古压在身下的情形,他的脑子便瞬间理智全无,差点直接动手一剑殺了他。

又想若是他遅来一步,后果简直不堪设想,回想起来他心底便直觉得一阵后怕。

眼下她在怀中哭得他胸膛都湿了,他平生头一遭竟莫名生出些愧疚歉意来,破天荒地说了这么一句。

凝月心思澄透,听了这话,心知他的意思,终是止了泪意。只是一时抽噎还停不下来,便转过脸去,不想看他。

萧则琰却是不肯,扳过她的脸来,额头抵着她的额头,气息暧昧地舔了下她脸颊上的泪,大手从她的衣服中探入,落在她的小肚子上,揉了揉,低柔问道:“娇娇,还难受吗?”

凝月冷不防他这样,待要阻止他的手已是来不及,带着薄茧的灼热掌心用不轻不重的力道覆在她肚腹处,源源不断的热量从他的掌心中传来,连恶心反胃的痛苦都减轻不少。凝月舒服地眯起眼睛半伏在他怀中,听得他问,下意识地摇了摇头。

萧则琰便又揉了揉,凝月突然意识到这种姿势的暧昧,脸上一热,衬着未干的眼泪和眼角的薄红,直如带雨的白梨花,凝露的红海棠一般艷媚无二,少女的天真中又带着不自知的风情诱惑,看得萧则琰心旌神摇。

忍不住就托着她的下巴,低头吻了上去,在她没有防备时,勾住那条柔软滑嫩的小舌头,狠狠地亲吻吮吸了一番。

几日不见,他想她想得紧,此刻闻着她身上的清冷幽香,直让他腹中烧起了熊熊烈火,当下便把她压在了床上,几下便剥了她的衣服,少女莹白曼妙的身体在明亮的烛火下无从遁形,全都落入他的眼底。

即使裸裎相对了很多次,凝月还是无法如此坦然,羞赧地抬手捂住了他的眼睛。

萧则琰低哑地笑,拉下她的手,她手腕上的碧色玉镯泛着温润的柔光,更衬得她的手腕玲珑剔透,白生生,粉嫩嫩,萧则琰便顺势握在手里,摸了一把。

仅仅两三日,本就纤细的腰更细了,让萧则琰生出错觉,怕自己会一不小心用力过猛,便会把她折断了。胸前的肋骨也突了出来,他不禁在那团白嫩的乳儿上面轻咬了下,灼热的气息喷在敏感的胸前肌肤上。

凝月又麻又痒,仰起尖尖的下巴难耐地惊笑了声,带动着胸前隆起的红色乳尖也跟着颤抖,如同三月新绽的枝头春蕊,待人采撷。

萧则琰便随着心意啜吻了下,凝月若泣若笑地轻呼了一声:“好痒……嗯……”嗓音娇柔软嫩,听在男人耳中,火上浇油一般。

萧则琰一边把着她不盈一握的腰,突出的喉结上下滚动了下,手掌大力揉着少女两团滑腻的奶儿,比起他以前的女人来说并不丰盈,可他爱极了掌中这种触感,一直揉捏出了红红的指印。

凝月蹙着眉头娇娇地喊了声痛,他便停了手,将她笼在怀里,啮咬着她的颈边锁骨,含混说道:“这几日蒙恩传书来,陈从昭在岭南作乱,事多繁雑,我无法诸事皆看顾于你。你有事便知会拉克申,他会随时回禀于我。”

凝月被他绵密的亲吻烧得脑子都乱了,瑟瑟地缩在男人身下,张着红润的嘴唇,细细地喘着气,竭力抵抗着他带来的一阵又一阵的欢愉。

只隐约听到了陈从昭的名字,便脱口而出:“四皇兄?”又是反应过来,忙改口道:“你说的是我四哥哥陈从昭吗?”

萧则琰却是全部注意力都在她刚才那声娇滴滴的“四哥哥”上,莺歌燕语一般,当下便略生出恼意。

心知陈从昭是她的兄长,她这样称呼是理所应当,自己此刻的怒意便很有些莫名,可这句“哥哥”却又不禁让他心猿意马起来。

他散着的长发与她的交缠,垂下来的发丝拂过凝月的脖颈,她抖了下,胳膊推拒着他,偏过头半闭着眼睛娇声道:“痒死了!”

萧则琰长指抚着她脸上娇嫩的肌肤,低声笑道:“娇娇,也叫我声儿哥哥来听听?”

凝月不防听他讲出这种话来,一下子睁开眼睛,他左耳上的狼牙耳饰随着动作轻晃,眼中还有着明显的笑意。当下不由得啐了他一口,在他身下吃吃娇笑:“你这人真好生厚脸皮!你是我哪门子的哥哥?我那父亲可没福气生出你这么个好儿子来!”

萧则琰长眉一挑,唇边泛起一个十分无赖的笑:“你们汉人不是有情哥哥这一说吗?本王在家中行二,你便叫本王二哥哥罢。”

凝月真是要被他这恬不知耻的话绝倒,当下也起了与他玩笑的心思,便收敛了笑容,正经地叫了声:“二哥哥。”

声音淅淅沥沥,婉转柔媚,却是真如平常人家的女孩儿在唤自家兄长一般,听得萧则琰心头一软。

他面上却不显出来,只得意洋洋地哈哈笑了起来:“爱哥哥?很好!很好!本王甚是愉悦,娇娇再多叫几声来听听?”胸膛随着笑声震动着,震得凝月也是一阵子地酥麻。

凝月万想不到这人竟会说出这种惊人之语,一时语塞,一张美丽的脸儿涨红,手下死命狠掐着他的胳膊,急道:“什么爱哥哥!是二哥哥!”

萧则琰任她掐着,却只忍着笑意说:“本王汉话学得不好,娇娇海涵些个。”

“你!”凝月自知比厚脸皮,她肯定是甘拜下风的,这人连成语都用得无比娴熟准确,说自己汉文不好,简直是说给鬼听都不信。

他却是慢慢俯下身体,再度吻在了她光裸白嫩的胸前,情欲浓重地低哑说道:“娇娇再叫我声儿。”

powered by 句容市茅山镇永兴万家苗圃场 © 2017 WwW.zjju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