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结局)诱妻记赵哲禹林莞小说在哪看-《诱妻记》小说在线阅读

发布时间:2019-03-07 13:38

近日之神书《诱妻记》由小编推荐给大家,这本小说的主人公是赵哲禹林莞,该小说是一本都市小说,让我们一起看看这本女频小说吧:他心焦如焚,当下就直接用被子裹了,将她横抱起来,大步流星迈出房间。方慧如还没搞清状况刚要追上去,却被经理敏捷地上前拦住,脸上堆起商业性的笑容:“不好意思,这位女士,可以麻烦您帮您的朋友把房费先垫付一下吗?”

诱妻记

推荐指数:8分

《诱妻记》在线阅读全文

诱妻记05 鸵鸟

再睁开眼时,枕边的手机不知道已经嗡嗡震动了多久,窗外已经一片漆黑了。

林莞只觉得头有千斤重,全身发软,被窝里热得难受。屏幕上显示着“慧如”二字,费劲地划下接听键——

“林莞!你还知道接电话?跑哪儿去了你!这都第二天半夜了你怎么还没回家?你爸妈打电话找我要人,我又帮你撒了一天慌……喂,你在听吗?”

林莞张嘴,却发不出声音,只有干裂的嘴唇在摩擦。用尽力气,只发出断续几声沙哑模糊的低音。

“……你的声音怎么了?”方慧如终于觉出不对劲来,“林莞,你现在在哪?”

“咳……酒店……”

“九点?现在都凌晨两点了!……你是说酒店?你还在酒店里?”

“1609……”

“好好,等我,我马上到!”

屏幕这头林莞再次昏睡了过去。

方慧如挂掉电话就驱车往酒店赶,车上还不忘戴着蓝牙耳机拨了赵哲禹的号码,刚接通就是劈头盖脸的一顿臭骂:

“赵哲禹你什么意思!是你自己要来,说什么想看一眼林莞的,我可是仁至义尽给你俩制造机会了,你倒好,把人丢在酒店房间就不管不顾走了?林莞要是出了什么事情,看我不把你剁成肉末!”

赵哲禹在那头听得云里雾里。搞什么,被抛弃在酒店房间、还要赔浴室门的是他好不好?

“林莞还在酒店?”

“不然呢?1609,是不是你昨晚开的房间?”

他愣了一秒,“16层是单人间,我昨晚开的是顶层的套房……我马上过去。”说完迅速下床穿衣抓起车钥匙就往家门外冲。

夜深的街道车很少,他的车速飙得吓人,甚至比方慧如还到的更快。

谁知说明情况后,酒店前台却表示因规定不能擅自给出林莞房间的房卡。偏偏两人还都是心急火燎半夜出的门,都没带身份证件,赵哲禹怒得双眼发红,竟直接手伸进前台,揪住接待的衣领硬生生把人提了起来,吓得酒店警卫全都拔了警棍。

幸好有值班经理认出方慧如是昨晚办生日派对的寿星,协商下同意让经理陪同打开1609的房门。

门锁的开门响应声刚响,赵哲禹就一把扒开经理闯了进去。

床上林莞昏睡着,脸上泛着不正常的红晕。他去探,才发现她身上温度高得吓人,鼻间也是灼热的喘息。

他心焦如焚,当下就直接用被子裹了,将她横抱起来,大步流星迈出房间。方慧如还没搞清状况刚要追上去,却被经理敏捷地上前拦住,脸上堆起商业性的笑容:“不好意思,这位女士,可以麻烦您帮您的朋友把房费先垫付一下吗?”

“……”

“还有那位先生带走的被子的费用。”

赵哲禹小心地把林莞放到副驾驶上调低椅背,盖上酒店的被子系好安全带,驱车往医院开。

她在发高烧……怪他。昨晚她一身湿,他还……让她受了一夜凉。今早就头昏嗓子哑,他还只当是宿醉……

气得握紧拳头。她宁愿自己重新开一间单间,都不愿意和他多呆一刻?

林莞睁开眼时已经在医院病房里,手上挂着点滴。冰凉的液体打进身体里,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有人很体贴地将她的被子拉高了一点。林莞一转头,看见的居然又是赵哲禹那张死人冰山脸,吓得林莞几乎爆粗。

啊……本来还祈求这一切是个噩梦,结果噩梦醒来,遇见的还是梦里的大恶魔?

赵哲禹挑眉,“醒了?”

“……”

林莞不敢看他,默默地把被子拉上去盖住了自己的头。

行,这小妞扮鸵鸟的功夫依旧一流。

被子下林莞难堪地咬紧下唇。昨晚的事她还没消化完,一心就只想躲开赵哲禹远远的,反正……时间疗愈一切,大家当无事发生就好了不是吗?他大概也不缺女人,她不会是他一夜情的第一个,更不会是最后一个……至于她自己么,本来她也想不起来昨晚发生的事了……偏偏现在又欠下他一个“救命之恩”的人情,剪不断理还乱……真是造孽。

胡思乱想了一大堆,在被子底下缺氧得难受。期盼赵哲禹领悟到自己是个奇葩已经走掉了,林莞掀开被子,还是对上他直直的视线。

赵哲禹无奈地叹了口气,心想对付这只小鸵鸟估计得曲线救国从长计议,明智地选择了转移话题。

“一天没吃东西了,不饿吗?”

“……还好,饿过劲了……”

“起来,吃点粥。”

林莞坐起来,惊喜地发现床头柜上有一碗她最爱的皮蛋瘦肉粥在冒着热气,苍白的嘴唇终于露出笑意。赵哲禹拿起粥碗舀起一匙,忿忿地领悟到他在她心里还不如皮蛋瘦肉粥这个事实。

林莞看着他舀起粥吹凉的动作,惊恐地意识到他这是要喂她?

“那个,我自己来就可以了……”

赵哲禹轻松地捧着碗躲开了她伸过来的手,“手上输着液,别乱动。”

被他冷冰冰的低音一训,林莞怂了,只好别别扭扭地吃下他递到嘴边的粥。

暖暖的粥入口,她紧绷的神经终于松懈下来。

几口下肚,她就大起胆开始在舀粥的间隙偷瞄赵哲禹。

昨晚在包厢她就不敢看他,之后醉的不省人事……上午也逃命一样的溜了。怎么着也要看一看,把自己吃掉的人什么样子吧。

多年不见,他成熟高大了,轮廓变得刚毅,像个男人的样子。头发也短了。

还有……变得更冰山了。

高中他就是冷冷的样子。只是那时少年,怎么看都是扮酷更多。现在……他面无表情说句话她都要怂得乖乖听话,就差说“遵旨”了。

不过……他小心翼翼吹粥的样子,倒还是有些顺眼……

鼻梁生的直就是好,低头也好看。

赵哲禹再次抬头时,就看见林莞在傻愣愣地盯着他瞧。湿漉漉的眼睛睁的大大的,小圆脸刚在被窝里被热得红扑扑,几乎让他想扑上去咬一口。

他把勺子伸到她嘴边,她就机械地张嘴把粥吃了,眼睛还是一眨不眨地盯着他发呆,也不知道小脑袋瓜又在想什么东西。赵哲禹看着她傻气的表情忍不住勾唇一笑,“想什么呢?”

……

赵哲禹笑了?

林莞被这个认知惊得回神,没发现自己的心跳悄悄漏掉一拍。

冰山笑起来……居然还是挺好看的。

powered by 句容市茅山镇永兴万家苗圃场 © 2017 WwW.zjju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