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章节)诱妻记赵哲禹林莞小说第01章节完整阅读

发布时间:2019-03-07 11:40

这本连载中小说诱妻记讲述了主人公赵哲禹林莞之间的事情,这是著名作家半月的倾心巨作,诱妻记精选篇章:林莞猛地从发呆中回过神来,才想起已经进行到真心话大冒险的游戏环节。这游戏她从来没怕过。情史单薄,人生毫无跌宕起伏,所有的逼问到了她这儿都不会有精彩答案。可是今天不一样,那位唯一的前男友就坐在这儿啊!!林莞在心里无声嘶吼。愤怒完了她心里又很挫败。怎么赵哲禹之后,她就真的一个恋爱都没有谈上呢?

诱妻记

推荐指数:8分

《诱妻记》在线阅读全文

诱妻记01 再遇

林莞刚踏进包厢的门看见坐在里面的赵哲禹时,差点掉头关门就走。

无奈是多年老友方慧如的生日趴,再怎么尴尬的面孔出现也要强装没看见,潇潇洒洒入座。

然后——掏出手机疯狂发讯息大骂损友:

“???搞什么??”

“怎么啦”

“他怎么在这???”

“…….”

“有没有搞错啊你!!我很尴尬!!”

然后她就看见慧如抓抓头把手机扣在了桌面上,照旧和身边人谈笑寒暄。

林莞的心头火“蹭”地就烧起来了,一面维持体面的微笑,一面手伸到桌子底下敲出一大堆脏话往对话框里发送。

得,扣在桌子上的手机荧幕闪个不停,可惜早已被无良主人无情镇压,只能可怜兮兮从缝隙泄露出一点光。满腔怒火无处发泄,林莞只能鼓着腮帮子深呼吸,抓起面前的杯子猛灌一气。

昏暗的包厢那侧赵哲禹把林莞的动作尽收眼底,脸上露出一丝笑意。

林莞和赵哲禹的往事,还得要从好几年前说起。

也没什么可说的。那时他们在同一所高中,也就是坏学长恋上乖学妹的俗套情节。林莞那时候单纯得很,情史一片空白,遇上情场老油条赵哲禹,躲躲闪闪被坚持不懈地追了两个月,就懵懵懂懂地答应了恋爱。

看电影,吃饭,散步,被窝里的短信,深夜的电话……其实也就跟最平凡庸俗的情侣没什么两样。

牵手,拥抱,亲亲,接吻……打住。好吧,林莞很丢脸地发现,N年前和赵哲禹的第一个也是最后一个吻,是自己的初吻,竟然也是截至目前的人生唯一的一个吻。

其实动了真情的是坏学长,提出分手的是乖学妹。林莞还记得那时赵哲禹经常设想他们的未来,而她始终在躲闪。其实她真的喜欢赵哲禹吗?还是受到追求,一颗孤独已久的少女心突然获得归属产生的依赖?她相信后者更多。所以在赵哲禹毕业后,两人开始异地,而自己也即将面临人生的重要考试,林莞提出了分手。

赵哲禹接受得很平淡,也许吧。因为犹犹豫豫后,分手也是林莞用短信提出的,她不敢面对他。

之后内心当然空荡荡了很长一段时间,但是升学的压力和之后上大学的新鲜很快就覆盖掉了回忆。

“所以你到底为什么这么久了都没谈恋爱啊?”

林莞猛地从发呆中回过神来,才想起已经进行到真心话大冒险的游戏环节。

这游戏她从来没怕过。情史单薄,人生毫无跌宕起伏,所有的逼问到了她这儿都不会有精彩答案。

可是今天不一样,那位唯一的前男友就坐在这儿啊!!林莞在心里无声嘶吼。

愤怒完了她心里又很挫败。怎么赵哲禹之后,她就真的一个恋爱都没有谈上呢?

“没遇到合适的呗。”她努力摆出无所谓的表情,又抓起面前的杯子喝了一口。

旁边人戳戳她的手肘:“怎么你现在能喝酒了嘛?”

林莞愣了一下,看了眼杯中的液体,才察觉口中残留着自己以前都难以忍受的苦涩味道。

二十几年人生,她几乎从不喝酒,因为感觉所有酒都一样——难喝到不行。要她喝酒,跟要她喝苦药根本没区别。

好吧,尴尬已经战胜了一切。

“呵呵,还好,还好。”

“不错啊林莞?”“长大了长大了!”“来来来,快给我们小莞满上满上!”……

……

汹涌袭来的老同学们的调侃,好像成了她最后残存的记忆。

头痛欲裂——

林莞艰难地睁开沉重的眼皮,勉强借着厚重窗帘透进的微弱日光,看清了灰色的、褶皱凌乱的被单。

想撑起身子坐起,才发现自己的身体根本不听使唤,四肢像背着沙袋跑过十公里那样酸痛无力。

痛——

到底是哪里这么痛?

一道响雷在林莞的脑袋里炸开——

那种撕裂般的疼痛……来自,自己最隐秘,的部位。

林莞吓得血压飙升,手脚冰冷,完全遗忘了身体的疼痛就想立刻从床上弹跳而起。

现实是残酷的。结果她只是勉强从床上坐起,在下地的一瞬间就无法支撑,抓着被单摔在了床边。

被单下的自己未着寸缕……身上还布满猩红的、大大小小的吻痕。林莞几乎要大口大口深呼吸才能确保自己不会晕倒,双眼也不受控制地涌出眼泪。

赵哲禹回到酒店房间时,看到的就是林莞这样一幅惨兮兮的小媳妇模样。

要命的是……那模样还该死的可人。

小手揪着被单只堪堪遮住了重点部位,皮肤还被深色的被单衬得更加白皙。裸露在外的春色,上面还都是他留下的印迹。小脸慌得苍白,眼睛通红得像只迷路的小兔,挂着泪花,楚楚可怜地要人欺负……

真要命。

赵哲禹大步走过去,长臂一伸把摔在地上的小可怜捞进怀里,重新塞回被窝。小可怜又被他吓得浑身一颤,在看清他的脸后哭红的眼睛瞪得更大:“你你你……”

一张嘴才发现,自己的声音也沙哑到不行,喉咙里像被砂纸堵住了一样难受。

“昨晚叫这么欢,现在知道错了?”赵哲禹转身把一杯水递到她面前。

林莞苍白的脸色瞬间爆红,水也不知道去接,“昨昨昨晚???我们??”

赵哲禹嗤笑一声,放下杯子倚在床边打量着她:“不然你以为呢?”

林莞愣住了。或者说——被吓傻了。

她努力想回忆昨晚发生的一切,回应她的却只有头痛。

赵哲禹叹了口气,又递过去两片解酒药:“把药吃了。”

林莞呆滞地接过药片吞了下去,他看着她毫无防备和戒心的动作一阵恼火。这个傻子,怎么就确信他给的不是别的什么东西?一个人在外面就这么不知道警惕?

甚至于——

昨晚要是换了别人,她是不是也会,毫无意识地委身他人?

powered by 句容市茅山镇永兴万家苗圃场 © 2017 WwW.zjju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