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章节)婚爱不简单韩景初唐婉凉小说在哪看-《婚爱不简单》小说在线阅读

发布时间:2019-03-06 22:34

近日之神书《婚爱不简单》由小编推荐给大家,这本小说的主人公是韩景初唐婉凉,该小说是一本都市小说,让我们一起看看这本女频小说吧:看到眼前这个小女人安然无事的样子,韩景初悬着的心落在了地上。唐婉凉还没有想好如何跟韩景初开口说唐氏的事情,红唇刚刚想开,又闭了回去,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韩景初看了她一眼,缓缓走进来,不发一言,走到落地窗边,坐下,将腿翘起来,双手张开搭到沙发靠椅两侧,像一个不可一世的王。

婚爱不简单

推荐指数:8分

《婚爱不简单》在线阅读全文

婚爱不简单第80章 去 给我做宵夜

韩景初不会来救她的,唐婉凉心里清楚,事关苏薇安,他怎么可能为了她做这种不平等的交换。

何媛仪也吃定唐婉凉不会跟韩景初说她提出的这个交换,因为何媛仪深知唐婉凉是个替代品,而所替代的人就是苏薇安。

唐婉凉对韩景初的感情,何媛仪是看在眼里,她绝对不可能眼睁睁地看着韩氏声誉受损,并且,还是为了这种事。

当年,唐婉凉把苏薇安推下楼的事情,简直就是韩景初心里的一根刺。

唐婉凉绝望的靠在车座上,面如土色。

“你到底要我怎么做?”唐婉凉牙缝里挤出这几个字。

何媛仪看事情即将成功,脸上露出得逞,“其实很简单,你把韩景初给你的唐氏企业所有权转到你爷爷名下就行。”

诡计多端的何媛仪明白,直接转给唐婉凉的哥哥,也就是她的儿子,这个死丫头肯定不愿意。

但是,要是给了唐爷爷,那么转到孙子的名下岂不是唐老爷子能活多久的时间问题?

“我本来就想还给爷爷,可是爷爷拒绝了。”唐婉凉还抱着一丝希望,希望这个女人能放过自己。

“你说什么?”何媛仪做梦都没有想到,唐老爷子居然会不把财产给孙子,而是给了这个野种?

“要不要是你爷爷的事,但是给不给,就是你的事了,只要你想给,绝对能给出去。”何媛仪双手交叉抱在胸前,妖艳的丹凤眼里又生出一道诡计。“现在,我们一起回家,我要你当面说服唐爷爷,让他收回公司!”

“好,我答应你。”唐婉凉深吸了一口气,做出了最无奈的选择,“但是,你保证不能做任何有损韩氏声誉的事!”

韩氏的声誉,胜过了一切,她爱韩景初,远远胜过爱自己。

“那当然了,现在新唐氏的客户都是韩氏的资源,现在,咱们盒唐氏可是一条绳上的蚂蚱。”何媛仪得到了满意的答案,乐得花枝乱颤。

……

车子抵达唐家老宅。

唐婉凉下了车,脚步沉重的进了老宅。

虽然韩景初让她全权处理唐氏企业,但是这一次来到唐宅,说服爷爷,韩景初是完全不知情的。

何媛仪的意思是让唐婉凉自己出面说服爷爷接受唐氏,再让唐婉凉回去跟韩景初争取将企业转到唐爷爷名下。

看到唐家老宅的大门,唐婉凉自嘲的勾了勾唇。

结婚后,仿佛每一次回来这个家,都是为了这个家的利益奔波,不是为了那个败家哥哥唐一南的债务,就是为了其他的棘手的问题。

“婉凉,你回来看爷爷了?”唐爷爷正坐在花园里乘凉,看到唐婉凉闷闷不乐的走进来,连忙关心的问道:“怎么很不开心的样子?”

何媛仪尖酸的声音立刻响起,“爸,你不是一直盼着婉凉回来吗?我刚才在路上正好遇到她,她说找您有事,我就顺带把她带回来了。”

何媛仪用肩膀顶了顶唐婉凉,“是吧?”示意唐婉凉抓紧时间进入正题。

“是的,爷爷。”唐婉凉抬起头,镇定的看向爷爷。

为了不给韩氏添麻烦,她只能这么做。

“婉凉你不是有话跟爷爷说吗,那我去让芳姐做饭了。”何媛仪看到唐婉凉支支吾吾,难免有些急。

“嗯。”唐婉凉做了一个深呼吸,抬高音调,“爷爷,关于唐氏企业,我希望所有权的名字,最后还是改为您的。”

故意走得慢吞吞的何媛仪实际上就没想要离开,听到唐婉凉的话,连忙装腔作势地走回来。

“什么?唐氏集团能还给你爷爷了?”何媛仪假惺惺挤出眼泪,“这可是天大的喜事呢!”

何媛仪立刻走到唐爷爷身后,双手扶住他的藤椅靠背,“爸,唐是那可是您一辈子的心血!你看,婉凉多懂事,帮您要回来了,您不开心吗!”

说罢,立刻用恶狠狠的眼神示意唐婉凉。

唐婉凉接着说:“是的,爷爷,唐氏毕竟是您一辈子的心血,请您一定要接受。”

唐爷爷虽年事已高,但是毕竟是久经商场的老将,何媛仪的这点把戏,他一眼就看出来了。

唐爷爷蹙了蹙眉,镇定自若的开口,“婉凉,刚才我们不是已经商量好了,唐氏企业由你接手吗?怎么?怕管不过来?”

随后,唐爷爷转身吩咐何媛仪,支开她,“去让芳姨把我的中药端来。”

何媛仪撇了撇嘴,极不情愿地一边走开,一边两只耳朵竖着听爷孙俩的谈话。

唐爷爷故意加大声音,“婉凉,你来看爷爷,爷爷很高兴……”

等到确认何媛仪走远了以后,唐爷爷连忙关切地问:“婉凉,你刚才是不是有什么苦衷?”

唐婉凉刚想张口把委屈全部说与爷爷,但是最后还是咽了回去。

“爷爷,请您务必接受唐氏,具体的原因,我一时说不清楚,但是我会找机会向您说明的。”

看到自己从小疼到大的孙女如此委屈地恳求,唐爷爷只好答应了她:“好,爷爷答应你。”

唐婉凉挤出一个微笑,点点头,便离开了。

她魂不守舍地走在路上,想着该怎么跟韩景初开口,何媛仪威胁她的理由是万万不能说的。

因为苏薇安无时无刻不像一根刺一样扎在韩景初心里,一触,怒火便像炸弹一样往唐婉凉身上砸。

回到韩园,韩景初还没有回来。

唐婉凉暗暗的松了一口气,回到卧室,早早睡下了。

……

黑色宾利驶进韩园。

想到唐婉凉已经买了一份礼物,内心小有期待,男人的嘴角不由得勾起一抹笑。

刚一进门,韩景初便察觉到不同以往的气息。

四下张望,没有任何新购置的礼物。

平常,即使二人并不和睦,但是唐婉凉依然会活力四射地出现在在园子里或者客厅内。

但是今天,玄关处摆放着她的鞋,屋里却静悄悄的,毫无声响。

带着疑惑,韩景初上了楼。

次卧的房门紧闭,韩景初心口一跳。

“砰砰砰——”韩景初用力的砸门,喊着女人的名字,“唐婉凉!”

听到凶猛的敲门声,唐婉凉立刻套上拖鞋,跑过来把门打开。

看到眼前这个小女人安然无事的样子,韩景初悬着的心落在了地上。

唐婉凉还没有想好如何跟韩景初开口说唐氏的事情,红唇刚刚想开,又闭了回去,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韩景初看了她一眼,缓缓走进来,不发一言,走到落地窗边,坐下,将腿翘起来,双手张开搭到沙发靠椅两侧,像一个不可一世的王。

“你有事情要和我说?”韩景初看出了她的欲言又止,不耐烦地将英眉皱起,“我可没有耐心跟你猜谜。”

犹豫了半晌,唐婉凉终于鼓起勇气,“我觉得唐氏企业还是还给唐爷爷吧。”

韩景初仿佛是猜到了,这个女人根本没有去逛街,而是去了唐家。

“好。”韩景初几乎是没有任何犹豫的应了,然后掏出手机打给许铭,“你现在办理一下唐氏企业的所有权更替,明天把文件放我办公桌上。”

说罢,挂了电话。

唐婉凉惊讶,但是又说不出一个字,万万没想到韩景初答应得如此爽快。

精明如韩景初早就料到何媛仪会来这一招,将产权交给唐爷爷,只要唐爷爷去世了,顺其自然的,唐氏就是她儿子的了。

“很奇怪吗?我本来就是把唐氏买来玩玩,韩太太不喜欢,送出去就是。”说罢,男人懒懒地伸了一个懒腰。

“过来。”韩景初朝唐婉凉招手,示意她坐到他身边来。

韩景初猜测是唐家人打了感情牌,心软如她,怎么可能不答应何媛仪的要求。

表面上的镇定自若,实际上,韩景初早已想好对策,敢第二次动他的女人,休怪他不留情面。

但是,他并不知道,虽然唐婉凉本身愿意更替唐氏企业的所有权,但是她之所以突然改变主意是因为被威胁,而不是他所想的那样。

唐婉凉忐忑不安的心瞬间放下,走到韩景初身边坐下,对方的怀里总能让她找到安全感。。

唐婉凉贪婪地呼吸着那份男人特有的气息,留恋这个安全感十足的怀抱。

“韩太太,你是不是忘了什么。”韩景初语中带笑,却透着一股逼人的命令。

“我……”唐婉凉突然想起礼物的事,一个激灵直坐起来。

“说吧,怎么补偿我。”韩景初依然纹丝不动地看着她,像看一场精彩的戏一样。

“我,今天我去看了爷爷,所以没有去逛街。”唐婉凉支支吾吾,只好照实说了。

果然和他想的一样,她回了唐家。韩景初眯起了眼睛,想到这里,心里莫名的又冒出一股无名火,为什么这个女人每次遇到麻烦从来都不让他帮助。

身为一个男人,保护不了自己的女人,韩景初绝不能忍。

“以后,有事情,我再发现你一个人扛着,没有向我汇报,你就死定了。”韩景初目光带刀的威胁道。

“嗯,我知道了。”唐婉凉点点头。

“去,洗好澡,然后给我做宵夜,当做补偿。”韩景初不容置疑的命令道。

对方发了话,唐婉凉只能依从听命。“是,我这就去。”

powered by 句容市茅山镇永兴万家苗圃场 © 2017 WwW.zjju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