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本)作者轻狐殿下的小说-二婚新娘套路深秦锦泽苏悠然小说在线阅读

发布时间:2019-03-06 22:00

轻狐殿下作者的二婚新娘套路深小说最近非常有名,该小说的男女主角是秦锦泽苏悠然,这是一本非常刺激的女频小说,看完还想看:苏悠然不笨也不傻,所以自爱听到这些话语的时候,自动就想到了早上所有人对她的冷眼。

二婚新娘套路深

推荐指数:8分

《二婚新娘套路深》在线阅读全文

二婚新娘套路深第二十一章 冷眼相待

苏悠然不笨也不傻,所以自爱听到这些话语的时候,自动就想到了早上所有人对她的冷眼。

她抿了抿唇,并没有说转身就走。

“我就说嘛,像她那样子的人,怎么可能是……”

一进去,茶水间里面的人就将目光投到了她的身上。

苏悠然像是什么也没有听到一样,将自己的杯子放到了饮水机的下面。

听着“咚咚咚”的水声,她才好像刚刚反应了过来一样,转头看向了之前大声说自己的那个女人。

“在被人的背后说人坏话?滋味怎么样?其实我人就在这里,要说我的坏话,直接当着我的面说就好了。没必要这遮遮掩掩的,让人以为你做了什么亏心事呢。”

一番话下来,听得那个女人脸红脖子粗的。她左右看了一眼,刚刚想说说苏悠然的不只是自己,这才发现身边的人早就不知道什么时候将她给空了出来,躲她躲得远远的。

“你!”

“我怎么我?我又没有在人背后嚼舌根子。奉劝你一句,祸从口出,不要说话不经脑袋了。”

杯子里面的水已经差不多了。苏悠然关掉了饮水机,将自己的杯子盖好,心情不见得愉快也不见得低落。

她在经过那个嚼舌根子的女人身边的时候,故意停了一下,对着哪个女人笑了一下。

明明正常的笑容,却让那个女人看得毛骨悚然。

“我,我接好水了!”

直直扔下一句话,就飞快地跑离了茶水间。

扫了一眼留下来的众人,苏悠然低垂眉眼看着自己的杯子。

“在职场上,有些话说的有些话说不得。你们如果事情闲,不如多去学习一点东西,也好对的上你们的工资。与其花时间嚼舌根子,还不如去多做点事得到上司的肯定。”

话说得不像是批评又不像是劝诫。所有人都抓紧了自己的杯子,生怕苏悠然和她们动手的样子看的苏悠然一阵心底发笑。

她明明什么都没做,却都是这么一副样子,也不知道是哪里来的胆子去私底下议论别人。若是让一些脾气暴躁的人听到了,可不得直接动手。

端走自己的杯子回到办公桌边上,入目的,却是自己桌上变得一团乱七八糟。

“悠然,你刚刚……”

晴晴吃了午饭回来,就看到了苏悠然端着杯子站在她自己桌子面前,没有动作的样子。

她的脸色难看至极,一走过去,晴晴本来想说的话就噎在了嘴里。

这桌上,怎么这么乱七八糟的?文件还被画花了?什么人做的啊?

一连串的问题冒了出来,可是晴晴并不敢现在去问苏悠然。她挪到了自己的办公桌面前,拉开了椅子,准备等后面问问。

毕竟,现在这种情况下,很多人都想着不要和苏悠然沾染上关系,更有甚者想要排挤她……这一桌子乱,就是最好的证据。

“这是谁做的?”

淡淡的一句话,却蕴含着一股子莫名的怒气。

苏悠然拿着杯子的手,捏得骨节发白。她扫视了整个办公大厅一圈,发现除了一些低着头忙自己事情的人之外,就只有一触碰到她的视线,立马低头的人。

“你们不说,我自然有办法查到。我苏悠然到来昊天这么多天,虽然让你们觉得好欺负了一点,但是你们若是抱着这种想法,那就大错特错了!”

嘴上说这话,苏悠然的眼神却是掠过了在场的所有人。

像是这种时候,如果她再是一副软弱的样子,那么之后肯定不会好过。

虽然现在这样看起来显得有些太过于过分,但是却可以震慑好一部分的人。

“只要让我找到这个捣乱的人,我一定会让她看看我的手段。这份工作,我不怕被辞退,就看你们怕不怕了。”

说完话,她就直接拿着自己需要下午交过去的文件,重新复印了一份。然后亲自送到了凯莉那里,顺道请了一个假。

凯莉知道这两天发生在她身上的事情,所以也就直接很是干脆地给她批准了半天的假期。

昊天集团,总裁办。

“Boss,你这都还没有吃饭啊……”

宋随推开门,就看到了之前自己离开的时候,放在了秦锦泽的办公桌旁边的便当。

在他去吃饭之前,他专门跑了一家秦锦泽喜欢的酒店打包了一点午饭给秦锦泽带了回来,却是没有想到,他竟然一筷子都没有动。

“你说你……就这么一件盗窃事件就忙得自己不吃饭了,要是让……”

宋随即将脱口而出的一个名字惊醒了他,他立马抬头看了一眼秦锦泽的方向,并没有看到他转头之后,深深地呼出了一口气。

他怎么就嘴贱!说到了老夫人头上去了!

还没等宋随提起的心放下来,突然开口的秦锦泽就吓得他一个激灵。

“宋随,你刚刚想要说什么来着?”

“我,我…Boss,你听错了吧?我刚刚没说什么啊?”

小小地抖了一个激灵,宋随走到便当的面前伸手试了试温度。

“这盒饭……您还要吗?”

盒饭的温度还是温温上午,应该除了饭菜的口感稍微差了一些外,没什么问题。

秦锦泽没有说话,从自己站着的落地窗前离开,回到了办公桌后面。

他现在脑子里面,一直盘旋着一个问题--怎么让那个偷盗了机密文件的真正凶手给揪出来,洗脱苏悠然背上被加上的罪名。

他从自己清理完文件之后就一直站在那里想,但是想到了很多的办法都被自己一票否决。

“你说,怎么才可以让那个真正的偷了那份机密文件卖出去的人,自己主动地站出来自首?”

虽然猜测到可能是秦乙铭手下的人,但是秦锦泽相信,只要是一个人,肯定就会有把柄。找到锁定是谁,就行了。

“真正的凶手吗?对了,今天我去监控室看了一下,当时那天出入了总裁办公室的人,一共有十二个……”

俯下身子在秦锦泽的耳边念了一次人名,除了已经洗脱了罪名的苏悠然,其他的十一个,各个都有可能是真正的窃贼。

“为什么当时警察没有查那个监控?”

秦锦泽忽然问出来的问题,也是当时宋随看了监控以后心里产生的疑惑。

他抓了抓自己的脑袋,一脸的复杂神色。

“大概……是没有想到那个监控竟然是好的吧?”

总裁办周围的监控,基本在那一次警察来之前都莫名其妙地坏掉了。

虽然他也一直猜测过是不是小偷做的,但是想来想去,都觉得不可能。

监控不是认为损坏的,都是自然而然地坏掉了。但是这么一次大规模地坏,还真的是赶上时间了。

“明天,把涉及的那些人,一同叫到会议室。我倒是想看看,谁这么大的胆子,敢偷文件。”

秦锦泽的右手手指弯曲,放在办公桌上慢慢地敲打着就像是敲打在人心上,“咚咚咚”的声音听得宋随这个和这件事无关的人都觉得心惊胆战的。

“好的……Boss,这下想清楚了能不能先把饭吃了?”

秦家宅子。

苏悠然从公司里面请假了出来,就直接打车直奔秦家宅子。

一个上午都没有看到可可了,她有些想得紧。

“少…苏小姐,你来了啊。”

管家张伯正在给大门口的灌木丛修剪形状。有着花匠手艺的他除了照料整个老宅之外,就是偶尔玩玩这些花花草草。

一看到苏悠然从出租车上下车,他就立马放下了自己手里面的东西,走到了大门口给苏悠然开门。

“张伯,可可现在在哪里?和杜阿姨在一起吗?”

一进门,苏悠然就急急问到。但是话一出口,她就觉得自己的态度是有些心急了,立马调整了语气,重新问了一次。

张伯笑眯眯地摇了摇头,刚刚准备说话,一道清脆的男孩子声音就响在了苏悠然的背后。

“麻麻,你今天怎么这么早就下班啦?”

一脸的欣喜,苏可可丢下自己手里面的小铲子,就朝着苏悠然奔去。

他浑身上下,没有一处是干净的。小脸上也沾染了一些泥土,但是他的兴致却是苏悠然从未见过的高。

“你怎么浑身上下弄得这么脏了?你看看,到处都是泥……是不是又调皮了?”

苏可可一把抱住了苏悠然,死死不松手的同时,也不回答她的问题。

“夫人睡了,小少爷闲不住,看到我在这里修剪灌木丛,说什么也要跟我一起,我就给他了一把小铲子,让他自己玩了。”

张伯笑容和蔼地跟苏悠然解释了一通,说完话,他就重新去找到了自己刚刚放下的工具,继续之前的工作。

“张伯,我请假了,现在带可可去游乐园玩一下午。麻烦你在杜阿姨醒了以后,记得告诉她一声。”

揉了揉自己身边苏可可的小脑袋瓜,苏悠然明显地觉得,自己的心情都跟着他的笑容好了起来。

想到自己之前答应过的,带他去游乐园玩耍,就趁着这个机会,正好带他去。

张伯点了点头,表示明白。

“苏小姐,这里没有车,我让司机送你吧。”

powered by 句容市茅山镇永兴万家苗圃场 © 2017 WwW.zjju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