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结局)春天第一朵玫瑰程北衍辛晨月小说第01章节完整阅读

发布时间:2019-03-06 19:39

这本已完结小说春天第一朵玫瑰讲述了主人公程北衍辛晨月之间的事情,这是著名作家深海之书的倾心巨作,春天第一朵玫瑰精选篇章:辛晨月朝他伸手,岂良把手机递过来。她很快浏览了一遍,前面是一些预算和准备请的团队,大致都是和他们以前有过合作的。这些没什么问题。她滑到最后一行。音乐制作人那一栏写着:程北衍。辛晨月毫无防备,被呛得咳嗽起来。

春天第一朵玫瑰

推荐指数:8分

《春天第一朵玫瑰》在线阅读全文

春天第一朵玫瑰01

辛晨月从TN大秀会场上下来,等在后台的助理给她披上灰色的羽绒大衣。

将近十二月的天气,会场二十四小时置有暖气设备,但后台还是透着寒意。

岂良将水杯递给她,辛晨月接过,刚喝了一小口,就听他说了句:“姐……”

辛晨月摇摇头,朝他指了指嗓子。

她有个毛病,每次从台上下来都会短暂失声。全球各地的医生看过不少,都说是心理障碍,反正持续的时间不长,久而久之她也懒得再管。

岂良会意,点了点头,引着她去专属的休息室。

辛晨月坐在椅子上,怀里揣着岂良提前给她热好的暖手宝,小口小口喝着花茶。化妆师小心翼翼替她将眼睛周围的亮片卸下来,岂良在一边给她汇报了接下来的行程。接下来两天除了TN海报的拍摄工作,还有明天晚上的TN年会。TN是近两年刚刚跻身一线的奢侈品大牌,辛晨月之前代言的是它对家,合约期刚满就被TN重金挖了过来。

辛晨月一面听着一面点头。手机响了下,她看向岂良,岂良替她接起看了眼,说道:“是佳佳姐,她发来份文件。”

辛晨月向他做了个“怎么了”的口型。

岂良打开,边看边说:“是下张专辑的事。”

辛晨月上张专辑已经是两年前。之后历时一年半的世界巡演,巡演完休息了五个月,一直到今年下半年才重新恢复工作。

新专的事她之前和经纪人文佳提过。明年她二十八岁,正好是出道十周年,她不想再重复过去,新专全然颠覆以前的风格,算是送给自己的一份纪念礼物。

这个机会很难得。尤其是现在这个数字唱片全面代替传统唱片的年代,以后可能都不再会有。

岂良仍在断断续续和她说着文件内容:“佳佳姐说你给她发的电邮看过了,关于新专的阵容也基本确定……”

这么快?

辛晨月朝他伸手,岂良把手机递过来。她很快浏览了一遍,前面是一些预算和准备请的团队,大致都是和他们以前有过合作的。这些没什么问题。

她滑到最后一行。

音乐制作人那一栏写着:程北衍。

辛晨月毫无防备,被呛得咳嗽起来。

岂良赶忙递给她纸巾。

别的大多都标有(待定)这样的字眼。这只是一个初步计划,等实际开始运行肯定或多或少会有不合适的地方需要修改。唯独程北衍那一行没有任何特殊标号,甚至连第二方案都没提出。

辛晨月当即给文佳回拨过去,等接通了她才想起自己不能说话的事,只好把手机塞给岂良。

岂良一头雾水,那边文佳冷淡的声音已经传过来:“有事?”

“佳……佳佳姐。”岂良愁眉苦脸地望着辛晨月,“晨姐让我给你打的。”

辛晨月拿了化妆台上的口红,在纸巾上歪歪扭扭写了几个字。

岂良照着念:“晨姐说……音乐……音乐制作……”

实在是太难写了,辛晨月只好放弃,一把夺过电话挂断了。

脸上妆才卸了一半,她用口型和化妆师说了句谢谢,穿好大衣,拎了车钥匙就往门外走。

岂良慌忙跟上去。还有些需要善后的事,他全权交给了其他助理。

辛晨月从直通停车场那条路出去。

TN秀场向来管理严格,并没有遇到拦截围堵的记者。

她打开车门直接坐在驾驶位,岂良在后面气喘吁吁的,好不容易追上来。

“姐……姐……”他喘着,“高跟鞋。”

辛晨月脱下鞋换了双平底的。她车技一向好,岂良还没系好安全带,她倒车出库,差点磕在前面的支撑板上。

岂良捂着额头,苦兮兮的:“姐,小心超速。”

辛晨月这才慢下来。

程北衍。

这个名字有多少年没有听过了。

一路上辛晨月不说话,岂良也不敢问。

到了公司楼下,她稳稳驶入停车位。旁边的一辆卡宴刚好离开。

岂良下车,正准备替她开门,辛晨月就先自己下来了,向后一抛把钥匙还给他。

岂良接住,细心地锁了车。

文佳的办公室在十一楼。辛晨月到时她正在讲电话,朝她比了个稍安勿躁的手势。

“嗯……嗯……好的,我知道了。”

挂断电话,文佳抬眼看她,淡淡的:“怎么了?”

辛晨月嗓子恢复过来。她蹙着眉:“你故意的。”

岂良这时正好也跟了进来,文佳看他一眼,说道:“良仔,文宣部那边好像在发东西,你替我去看一看好吗?”

岂良大名文岂良,是文佳的远方表弟,平日大部分人都喊他小名良仔,只有辛晨月觉得岂良好听,所以这样叫他。

岂良清楚文佳这是和辛晨月有事要说,乖乖应了声,出去前很体贴地帮她们把门掩上。

“说吧。”与辛晨月相比,文佳从容冷静多了,甚至还慢条斯理替她倒了杯水。

辛晨月从小和她一起长大,哪里不知道她是什么样的人。她强迫自己压下怒气,深呼吸后,冷声道:“为什么是他?”

文佳挑挑眉,风轻云淡的,豪不避及她的目光:“谁?”

辛晨月气结。

“……程北衍。”她不情不愿地说出他的名字。

文佳“哦”了声,垂着眼眸,不紧不慢地摆弄着她新置的紫砂茶壶:“很显然,以他在业界的地位,足够有资格担任你的音乐制作。”

“……我不是说这个。”辛晨月有气无力,“你不要避重就轻。”

文佳终于停下了动作。

她抬头看她,唇边带笑:“六年了。”

“……嗯。”

“你还没有忘记他吗?”

……辛晨月答不出来了。

“相信我。”文佳看着她,“这张专辑,他会是最适合的。”

辛晨月脑子有些乱。

一天之内,仿佛什么犄角旮旯的前尘往事都被翻了出来。

她深呼吸,语气冷漠:“我不会同意你的决定。”

文佳耸耸肩,将身后桌子上的文件取过来,放在她面前:“晚了。他合约都签了。”

辛晨月:“……”

文佳笑着瞥她一眼:“你知道他在业界的成绩,由他经手的专辑没有一张不会获奖。”

辛晨月冷眼看她:“所以这就是你出卖我的理由?”

“是你说想要做一张对你来说有意义的专辑。”文佳说完,顿了顿,“况且,先来接触这次合作的,是他那边的人。”

辛晨月愣住了。

文佳将文件收起来,漫不经意道:“今天工作完了吧?你卸妆,我带你去酒吧玩。”

“不去。”辛晨月兴致不高,显然还在生她的气,“况且我又喝不了酒。我要回家。你明天让岂良提前两个小时来接我。”

文佳并不受她情绪的影响,心平气和答应:“好。”

辛晨月回了自己独居的公寓。这是两年前文佳替她购置的,搬进来也才刚半年的时间。虽然一室一厅,但面积不算小,布局是文佳专门请了她很喜欢的一个瑞典设计师来设计的。公寓所在的小区大部分住的是名人,管理严格,连门口保安都是一天三次换班。

辛晨月对着镜子卸妆,取下假睫毛时疼得她“嘶”了声。

卸了整整半个小时。

卸完后她敷上面膜,靠在沙发上,累得有些睁不开眼。

程北衍啊。

如果不是这次的事,她都快忘记已经过了六年。

第二天岂良按照约定的时间准时来接她。有了前一天的缓冲,辛晨月差不多接受了程北衍即将担任她新□□作这件事,看起来和往常没什么不同。

倒是岂良兢兢战战的:“……姐?准……准备好了吗?”

辛晨月眼刀给过去:“你结巴什么?”

岂良咽了口口水:“没……没有啊……”

“是不是你表姐和你说什么了?”

岂良不敢接话。

辛晨月知道他无辜,也不为难他,没再继续问下去。

岂良暗地里松了口气。

今天换岂良开车,辛晨月一路上都在补觉,

到了地方,辛晨月醒过来,接过他给的口罩,戴好后才下车。

她直接被岂良带去休息室。常用的化妆师小姐姐一早在等着了。今天是给TN拍大片,妆容和风格都由自家的化妆师造型师负责与TN工作人员沟通。

她用吸管喝着水,小姐姐戳了戳她的脸:“老板昨天晚上熬夜了吗?”

辛晨月三年前成立了个人工作室,员工年纪都差不多大,开玩笑叫她老板,结果叫着叫着就成了绰号。

辛晨月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无精打采:“没睡好。”

TN这一季的主打是仙女风,烟灰色长裙,淡色系花环,与她先前的形象有些出入。这也是出于对新专定位的考量。

上妆时有手持摄影机的人进来,岂良解释:“是TN录制花絮的摄影师。”

辛晨月打了声招呼,其间有工作人员问她各种问题,大都是些和她生活日常有关的小问题,氛围很轻松。

问到有关解压的话题。

工作人员:“辛老板有没有什么解压的小建议?”

“这个啊。”造型师正在给她烫着额前小碎发,她只能直视着前方,从镜子里看身后的人,“也没有什么特别的方法吧。”

岂良在旁边笑道:“晨姐喜欢玩乐高,公司里放着好多不同主题的,都是她巡演买回来收藏的。”

“乐高?”

“是呀。”他说,“乐高。”

powered by 句容市茅山镇永兴万家苗圃场 © 2017 WwW.zjju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