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章节)农家酿酒仙林军李翠兰小说第110章节完整阅读

发布时间:2019-03-06 19:39

这本已完结小说农家酿酒仙讲述了主人公林军李翠兰之间的事情,这是著名作家唯我恶人的倾心巨作,农家酿酒仙精选篇章:举枪挟持着贺一鸣,林军绕过豪华沙,看着面对墙壁,双手抱头,排成一排的十几名警察,接着笑道:“冒充警察,非法闯入别人的房间,反倒说我是恐怖分子?这华夏的法律,难道是吃素的?”“你胡说。”贺一鸣挣扎着怒吼道:“我向你出示了警官证,我们是文明执法……”

农家酿酒仙

推荐指数:8分

《农家酿酒仙》在线阅读全文

农家酿酒仙第110章 要你们的命

听到林军的话,顾蓝心和韩湘君相互对视了一眼,仿佛明白了什么,然后同时闪身,一左一右的站到了林军身边。

“快点。”林军怒喝道。

十几名警察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显得异常紧张。

好一会儿,顾蓝心忽然一个箭步冲上去,朝最近的一名警察开始搜身。

“别动。”林军用手指着被顾蓝心搜身的警察,沉声喝道:“如果你不想子弹打穿脑袋的话,最好老实点。”

然后,这名警察一脸无奈的举起手,任由顾蓝心从他身上搜出警官证和肩头的对讲机设备。

随着第一名警察被搜身,顾蓝心和韩湘君利用同样的办法,对在场举起手的十几名警察搜了个遍。

无论是警察们身上的对讲机,还是手机,甚至是车钥匙,都被她们一一搜了出来。

其中,警官证和配枪,是她们重点搜查的目标。

但是,虽然警官证,这里的十几名警察都有,可配枪,却一把都没搜到。

其实也是人之常情,他们是扫黄组,并不是刑警,不配枪也是警察条例的规定。

顾蓝心来到林军身边,沉声说道:“总共十二张警官证,搜齐。”

“六部对讲机也收到了。”韩湘君抱着一大堆对讲机走了过来。

看着两位冰雪聪明的美女,林军满意的点了点头。

他就知道,顾蓝心和韩湘君都是及其聪明的女孩儿,只需要稍加暗示,她们立刻就会心领神会。

接着,林军扣住挟持的贺一鸣,冷声说道:“贺组长,今天我们就好好玩玩?”

“你……你这是违法,是恐怖分子行为,要枪毙的。”贺一鸣被林军的手勒得喘不过气,憋着面目全非的脸颊说道。

“违法?”林军呵呵一笑:“那我们就看谁违反了。”

说完,林军再次举枪对准了双手举起的十二名警察,全部站到一起去,双手抱头,面朝墙壁,蹲下。”

“快点。”韩湘君转身指着警察们娇喝道。

顾蓝心也寒着俏脸转身朝十二名警察投去警惕的目光。

十二名警察再次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最终选择集中到一起,然后双手抱头,排成一排的在对面墙壁前蹲下。

这些姿势,他们应该再熟悉不过了,因为每次执法,他们是这种姿势的号施令者,却没想到有一天也会变成被号施令者。

举枪挟持着贺一鸣,林军绕过豪华沙,看着面对墙壁,双手抱头,排成一排的十几名警察,接着笑道:“冒充警察,非法闯入别人的房间,反倒说我是恐怖分子?这华夏的法律,难道是吃素的?”

“你胡说。”贺一鸣挣扎着怒吼道:“我向你出示了警官证,我们是文明执法……”

砰砰砰~!

连续三声闷响,林军举着枪托朝贺一鸣的脑袋狠狠砸了三下,瞬间将贺一鸣砸得惨叫连连。

“我胡说?”林军低头斜瞄着被勒住脖子的贺一鸣,冷笑道:“你们出示警官证了吗?我怎么没看到,你们的警官证在哪儿呢?”

“你……”贺一鸣昏昏沉沉的满头鲜血,显得异常狰狞。

可他刚说出一个字,随着林军勒住他脖子的手一用力,他立即憋着气噎住了。

林军深吸了一口气,扯着嘴角笑道:“蓝心,湘君,你们知道该怎么做吧?”

“知道。”顾蓝心点头。

韩湘君嘟囔道:“可是我们没打火机。”

林军无奈的叹了口气,伸手从身上摸出一个打火机,头也不回的朝韩湘君扔去。

伸出双手一把接住,韩湘君立即兴奋的咯咯笑道:“现在就齐全了。”

林军沉声说道:“去卫生间做,我要你们保证不留一丝痕迹。”

顾蓝心和韩湘君相视了一眼,然后拿着十几名警察的警官证,从容的朝独立卫生间走去。

“你卑鄙。”被林军勒住脖子的贺一鸣咬牙切齿的说道。

“卑鄙?”林军冷笑着又是一枪托砸在贺一鸣的脑袋上,同时一放手,贺一鸣噗通一声倒在地上。

“谁卑鄙?”林军举枪对准趴在地上的贺一鸣,抿嘴笑道:“谁指使你干的,如果说不出来,你今天恐怕得死在这儿。”

“有种你杀了我。”瘫坐在地上,满脸鲜血的贺一鸣怒瞪着眼睛。

“哟呵,还挺有种。”林军冷笑了笑,举枪对准了贺一鸣的脑袋。

颤抖着身子,贺一鸣紧捏着拳头沉声喝道:“别以为你毁了我们的警官证,就能污蔑我们,就能否定我们是警察的事实,林军,我告诉你,这事儿你玩大了。”

“你吓着我了。”林军嗤嗤笑着,忽然一脚踢在贺一鸣的胸口。

哐哧一声,贺一鸣惨叫着倒在地上。

“我玩大了。”林军拉长了声音,猛的又是一脚踢在贺一鸣的肚子上。

“嗷……”

贺一鸣惨叫着滚出去,砰的一声砸在一名包头面壁的警察身上,让这警察也一瞬间被摔倒。

“继续蹲好。”林军举枪对准准备去搀扶贺一鸣的警察:“识相的话,别动。”

然后,这名警察抬头瞪向林军:“林军,你Tm知道你在做什么吗?”

林军抿嘴一笑:“还没抓走我,就知道我的名字,我也应该清楚你们想做什么了。”

警察深吸了一口气,又深深地看了一眼林军,接着再次扭身双手抱头,面壁蹲下。

林军持枪将一脸痛苦的贺一鸣拖回到刚才的位置,悻悻的问道:“贺组长,你的属下都说了,你还不肯说?”

“你杀了老子啊。”贺一鸣怒吼道。

“杀你,太容易了。”林军扯着贺一鸣的衣领,扭头看了一眼四周,抿嘴笑道:“这房间隔音效果非常好,门一关,别说是手枪的声音,就连大炮的声音恐怕外面都听不见。

贺一鸣咬牙切齿的喝道:“那你有本事动手,老子看你有没有这个胆量。”

“不着急,我们可以慢慢玩。”林军举起手里的手枪,回头朝面壁抱头的警察们望去,忽然喝道:“转过去,要不你们也试试?”

几个偷瞄这边的警察急忙抱头面壁蹲好。

不一会儿,韩湘君和顾蓝心从卫生间里走了出来。

抬起头,林军问道:“好了吗?”

“好了。”顾蓝心点头。

韩湘君兴奋的笑道:“渣滓都没了。”

林军俯视着一头鲜血,倒在地上的贺一鸣,忽然笑道:“我忘记了,还有他的。”

说完,他一边举枪顶住贺一鸣的脑袋,一边从贺一鸣的身上搜出警官证。

悻悻的打开一看,林军嗤嗤笑道:“香城警察局扫黄组组长,啧啧,副局级啊,官儿还真是大。”

“你知道身份,还敢这样?”贺一鸣瞪着血红的眼睛喝道。

“对不起,老子农村人,没读过书,不认识字。”林军说着,将手里的警官证朝韩湘君递去:“拿去卫生间,一起烧了。”

“好。”韩湘君抢过警官证就跑。

戏谑地望着满脸鲜血,狼狈不堪的贺一鸣,林军笑道:“蓝心,去看看门坏了没,没坏的话,把门锁好,我可不想枪声惊动外人。”

顾蓝心楞了一下,点头朝门口走去。

等到她将房门反锁,才回到林军的身边,压低声音问道:“只要不死人,没有了警官证的他们,事情我可以解决。”

“不死人怎么行呢?”林军举枪对准了地上的贺一鸣,冷笑道:“我们的贺组长骨头可硬了,比子弹还硬。”

看着林军一脸不屑,毫无惧意的举动,贺一鸣的心差点蹦出来。

这个乡巴佬真敢杀人?他手里有枪,就说明这个乡巴佬不是普通人,要是他以前的背景是什么杀人如麻的杀手,那这条小命还不报废在这里?

贺一鸣心中越想越害怕,越想身体就抖得越厉害,连举枪对准他脑门的林军都感觉到了。

“哟,贺组长,你抖什么?”林军揶揄着问道。

贺一鸣咬着牙,颤抖着问道:“你……你想知道什么?”

“我什么都不想知道。”林军摇了摇头,冷声说道:“蓝心,把窗户也关好,顺便拉上窗帘。”

“你……你要干什么?”贺一鸣眼看着顾蓝心真走去把窗户关上,带着恐惧的眼神瞪向林军:“我是真警察,我是真警察,你敢杀我,那是大罪。”

“你凭什么说你是警察?”林军冷笑道:“你有证件吗?没有证件,私自撞开别人房间的门,冲进来非礼我的女朋友,这难道不是恐怖分子行为?”

“我……”贺一鸣震惊地望着林军,心里仿佛有一万字草泥马在飘过。

真狠,真腹黑,真卑鄙啊。

先搜了这里所有人的警官证,然后再毁了警官证,然后再把自己这群人定位成恐怖分子,然后一切都顺理成章,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贺一鸣紧盯着林军,好一会儿才忽然狰狞的桀桀笑道:“林军,你真是一号人物,看来我真是小看你了。”

啪~!

一耳光扇在贺一鸣的脸上,林军没好气的喝道:“你Tm以为做出一副大义凌然,指点江山的样子赞美老子两句,老子就会饶了你这恐怖分子头目?”

被一耳光打懵了的贺一鸣,再次愣愣的扭过头,扬起脸望着林军:“我知道你想要什么,既然都是明白人,也就不用来这一套了。”

“哟?”林军忽然咧嘴笑了:“现在开窍了?不硬骨头了?”

“我从来也不是什么硬骨头。”贺一鸣狰狞的冷笑道:“不过是人为财死,鸟为食亡。”

紧盯着贺一鸣满是鲜血的狰狞脸颊,接着林军微微笑着拍了拍贺一鸣的肩膀:“贺组长不愧是官场上的人,居然能一点即透。”

“我可以把什么都告诉你,但你必须保证我的仕途。”说着,他又扭头朝抱头面对墙壁的十几名警察望去:“还有他们的前途。”

“都收钱了吧?”林军笑着撇向蹲成一排的警察们。

“那得看你能不能保证我们的前途了。”贺一鸣紧盯着林军说道:“如果不能,即便你杀了我们所有人,也拿不到想要的东西,毕竟,我们已经被你逼得走投无路了,说了,被你送进监狱,不说,无非被你们栽赃诬陷成恐怖分子,受一顿皮肉之苦,但你该怎么收场呢?”

说到这里,贺一鸣又冲着林军冷笑道:“但我始终不信你敢要我们的命。”

powered by 句容市茅山镇永兴万家苗圃场 © 2017 WwW.zjju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