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结局)冷少柔心许旧人方藤杨希小说在线阅读

发布时间:2019-03-06 17:40

方藤杨希小说哪里看,请到本小说观看这本冷少柔心许旧人小说吧,这是作者舞凌盟主的倾心巨作,这本是一本都市小说,女频小说精彩章节预览:杨希想了很多东西,最后却只能叹道:“真好。”盛亦龙忍不住盯着她,杨希的黑长发很细,在阳光下暖光柔和,眉眼微深,长睫毛下明亮的眼睛,一眼沉沦。人们说她漂亮,那是一种映入眼帘后,能一直记住的深刻魅力。

冷少柔心许旧人

推荐指数:8分

《冷少柔心许旧人》在线阅读全文

冷少柔心许旧人第17章 我跟你走

第二日,杨希从昏睡中醒来,她不知道自己怎么从病房里出来的,被侵犯的身子没有特别难受,只是虚弱得厉害。

她口中弥漫着一股药味,从床上下来后,她着急穿上衣服,今天必须赶在中午前去到学校。

杨希一如既往上学,举止活跃了不少,就是脸色不太好,她说要去上课,除了方藤没人敢拦她。

方藤可以在残酷的商业竞争中脱颖而出,他就能知道杨希在想什么,像她昨晚假装呕吐一样,他已经抑制自己不发怒打她,已经是莫大的仁慈。

而她坚持上学,强颜欢笑,明明脸色很差,却一直抬手抬脚制造自己身体硬朗的假象,一举一动破绽百出。

杨希不知道,自己在外人来看堪称完美的演技,在他眼里不过是儿戏。

杨希赶到学校饭点,食堂吃饭时,杨希用饭卡刷了十几个人的饭菜,给他们八八折,再让他们微信转钱给她,为了节约时间,她要打的过去见亦龙。

几个看着杨希饭卡显示的余额目瞪口呆,还以为他们看错了两个零,看她的眼神都变了。

下午上课,不少同学询问起她的病情,杨希笑容灿烂,没有任何破绽,枫玲还说她好像打了鸡血一样,病一下更健康了。

杨希的想法,起初只是想撇开大小杰的看守,去见见多年不见的青梅竹马。

她知道,盛亦龙对自己有好感,他是一名处处为她着想的好男人,如果他能向自己表明心意,她未尝不可随他逃走。

杨希手指紧握笔,和他在一起很开心,往后和他一起过日子她也愿意,只是……除了安稳的日子,她可以读书吗?她可以当医生吗?

不行,她要好好考虑,不能连累他。

杨希踌躇着,握紧的笔在书面上写下方藤的名字,娟秀的字体映入眼帘……

她疯狂涂掉,一笔又一笔恨笔油不够深沉,不够漆黑!

枫玲蹙着眉看她的动作,几乎把纸张都涂裂的动作,疯狂而又揪心,随即稍微往旁边移了移位置。

第一节课之后,杨希将背包交给了枫玲,恳求帮忙逃课,枫玲是个好学生,推辞了好久。

杨希告诉她,这一切都不关她的事,她只要像平时上课那样就行,老师问起也什么都不知道。枫玲勉强答应后,杨希假意去了厕所,枫玲收了她的纸笔。

大小杰在下了之前会守在校门口,她特意绕了远路,从荒凉的北门溜出去,有了手机非常方便,只是打滴滴来的特别慢,等得她心急如焚。

一上车赶紧道:“师傅快点,我男朋友出轨了,被我闺密看到!”

“岂有此理啊,好,坐稳了。”司机师傅一副大义凛然的模样,一个调转便疾驰而去,让杨希坐得颠三倒四。

下车后,杨希一眼瞧见了盛亦龙,他站在路边,穿着清爽的柔软毛衣,黑裤子,他的鼻高唇薄,有些刚毅的别样帅气,身高183,站在路边一手捧着一束玫瑰花。

正好有和年轻的学生妹上前搭讪,杨希下车后飞奔而去,性子奔放的杨希上前正面抱紧了他。

“希……希希……”他说话急促,紧张到结巴,老实巴交的特别经不起逗。

司机师傅左瞧右瞧,临走时还特意拉下车窗敬告杨希:“大妹子啊,可千万别被花言巧语给迷惑了,要看清事实,看清事实啊。”

“谢谢师傅!”杨希松开亦龙,回头向他喊话。

“怎么了?”盛亦龙不好意思将花摆在胸前,害怕杨希突然又来一个熊抱。

“坐下再聊。”杨希接过花,揽着他手腕走进休闲吧。

坐在靠窗位置,杨希时不时看向外面,确定没有他人跟着,杨希勾起唇角,露出释怀一笑,拍拍胸口松了口气。

盛亦龙坐在她对面,看着她一连几个小动作,良久才道:“好久不见,你变漂亮了。”

杨希眨着眼看他,反道:“你变帅了。”

这么直接的反击让盛亦龙扶额道,“别夸我了,从小你就这样,见人就夸。”

杨希瞪眼反驳:“那是人好我才夸,你不好我夸你干嘛?”

再说这个话题,盛亦龙只能捂着脸说话了。

简单的聊家常,让杨希知道了他的近况,他出国留学几年了,回来才两个月,一直想联系杨希,但是看她的朋友圈无更新,一直没敢搭话,从其他人嘴里知道她情况。

出国啊……杨希咬着吸管,粉唇微嘟,抬头道:“你这次回来还出去吗?”

“是……”盛亦龙低下头,面露难色,“一个星期后,我要回去继续念书,我爸让我在国外长期发展事业。”

杨希纤长的手指按住饮料杯子,杯身渗出的颗颗冷水珠凝成水底滑下,气泡从杯底涌动而起,散在水面。

杨希想了很多东西,最后却只能叹道:“真好。”

盛亦龙忍不住盯着她,杨希的黑长发很细,在阳光下暖光柔和,眉眼微深,长睫毛下明亮的眼睛,一眼沉沦。

人们说她漂亮,那是一种映入眼帘后,能一直记住的深刻魅力。

她的一颦一笑,从小到大都刻在他心里,如果这次不说,往后也许再也没机会了。

“希希,我……”盛亦龙抬头,认真的眼神让杨希微微紧张。

“你什么?”杨希恨不得替他接下去,杨希放在桌台的手机“嗡嗡嗡”急剧响动。

“你的手机……”

“没关系!你继续!”杨希将手机塞进口袋,她怀疑是方藤打的,现在是上课时间,她不接情有可原,前提是他不知道她逃课的话。

“希希,你要是有急事可以先处理。”盛亦龙用食指挠着脸,希望有更多时间缓缓。

“不!已经处理完了!你快说,不说我走了,可能不会再见了。”杨希说着起身。

“好我说,我想带你出国!”

杨希回头,期待的眼神中有落泪之势。

“我知道你母亲……暂时不在家,我放心不下你。”

“我没有护照……”杨希垂头丧气。

“我可以拖关系让他们快点办好,一周时间足够了。”盛亦龙说话间欣喜若狂,“你的意思是可以跟我走?”

“对,我跟你走!”

杨希非常坚定,她信赖盛亦龙,跟他逃出国,是她离开方藤的最好的办法!

powered by 句容市茅山镇永兴万家苗圃场 © 2017 WwW.zjju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