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结)作者壴沫曦的小说-房路荆棘陆航渊余渺渺小说在线阅读

发布时间:2019-03-06 16:01

壴沫曦作者的房路荆棘小说最近非常有名,该小说的男女主角是陆航渊余渺渺,这是一本非常刺激的女频小说,看完还想看:“渺渺!这次的事情真是不好意思!”孙阿姨和老伴坐在余渺渺对面,一脸愧疚:“我也不知道你们公司居然还有这样的接待规定!如果知道,我肯定不会找七七下定的!”

房路荆棘

推荐指数:8分

《房路荆棘》在线阅读全文

房路荆棘第20章 我心所向

回到售楼处,余渺渺补妆,开始将客户的认购合同打印出来,然后通知客户过来签约。

客户见是余渺渺服务,也是有些尴尬。

“渺渺!这次的事情真是不好意思!”孙阿姨和老伴坐在余渺渺对面,一脸愧疚:“我也不知道你们公司居然还有这样的接待规定!如果知道,我肯定不会找七七下定的!”

余渺渺笑:“在谁手上成交都是一样!重要的是,您选择星域,认可星域!这是我们每一个置业顾问都乐于见到的!”

一番话说的大方又诚心,听得孙阿姨直点头,然后看向自己的老伴:“先前我和你说什么来着?渺渺是个识大体的好姑娘!”

老伴不与其争,微笑点头。

余渺渺将合同递给对方,然后告知如果对合同有任何问题,可以先询问她再签。

孙阿姨略微翻了翻,很是痛快:“都说近朱者赤,看见你,我就知道你们的公司也差不到哪里去!”

说完,拔开笔帽,俯身就要签字。

老伴连忙阻止她:“要不要再和孩子们再打个电话,说说这合同的内容,让他们参考参考?”

“还参考什么呀!”孙阿姨没好气的看了一眼老伴:“钱都已经交完了!而且,渺渺对咱们服务又周到,处处为我们考虑,你看这买房的事情,渺渺也没和我们计较。即便后面有什么问题,渺渺也是可以为我们解决的!是吧,渺渺!?”

余渺渺笑:“肯定是竭尽我所能!”

孙阿姨痛快的签了字。

余渺渺整理起来:“孙阿姨,到时候这合同拿去房管局备好案是给您邮寄到帝都?还是放在公司到时候你过来取?”

孙阿姨和老伴互视一眼:“放你们公司保管吧!省的邮来邮去给弄丢了,得不偿失!”

“行!我给你备注好!到时候合同下来我给您打电话!”

事情办完,余渺渺以为对方也应该马上离开。

却不想孙阿姨拉着她的手道:“渺渺,你有认识的装修公司吗?”

余渺渺有些不解:“阿姨,这房要明年3月份才交房,时间还早,您怎么就那么着急装修了啊?”

孙阿姨笑:“是这样的!我女儿在国外,差不多是收房的时候生孩子,我们俩要去帮忙,说不准什么时候回来。但是呢,又希望过年的时候到S市来过年。所以,就想拜托你给我们推荐一家可靠的装修公司谈谈。你放心,这次你推荐的我们肯定不再去找别家问!”

急于解释的模样,让余渺渺觉得无奈又可爱。

余渺渺想到了康婷。

“我好朋友是某装修公司的设计师,如果你们有需要,可以和她联系谈谈!”

“好啊!好啊!这样知根知底的,我们也少操心了!”孙阿姨笑。

余渺渺从手机里将康婷的号码调出来。

孙阿姨十分感激,记下号码后,又和余渺渺闲聊了几句,无非是有没有男朋友,有空去帝都找他们玩的话题。

余渺渺笑着一一回答。

送走客户,余渺渺将认购合同交给销售文秘,看了看时间,快要下班了。

今天杜晓磊请假,余渺渺不必再费心躲避。打完卡后,从售楼处大门口堂堂正正离开。

又是一天即将结束。

余渺渺慢慢朝家走,刚过完十字路口,便接到康婷的电话。

“渺渺!是你的客户给我打电话询问装修的事情?”

康婷的语气,听不出一点情绪起伏。

余渺渺以为孙阿姨又出尔反尔,把康婷也坑了,不由得有些心急:“是不是她又找其他公司比价了?”

“…没有!你怎么会这么想!”

“那她怎么了?”

“我只是想说,你这个客户,太给力了!”

“嗯?”余渺渺顿脚,看着眼前的万家灯火:“到底怎么了?”

“我都没见过那么爽快的客户!你知道,她的房子套内面积才50多平米,装修预算居然差不多要到50万了!”

余渺渺对于装修不太了解:“哪又怎么了?”

“哎!渺渺!”康婷叹了口气:“你知道我平时接单客户一般的装修标准是多少吗?有些30多平米的装修在10万左右,有些和这个孙阿姨差不多户型的顶天到15万…”

余渺渺笑,悬在半空的心顿时落了地:“那不挺好!你终于接了一个大单了!”

“是啊!是啊!老娘终于看见了希望的曙光了!”康婷有些激动,又有些无奈:“我那些客户,虽然嘴上说信任信任,可是一看到装修预算,老觉得我们再给她隐形提价,一个劲给我砍预算。他们怎么就不能想想,羊毛出在羊身上的道理呢?现在S市装修工人一天的工资多高啊!那些装修材料商卖的东西多贵啊!又要好的,又要便宜的!真当是以前啊!”

看得出来,康婷这段时间工作也是不太顺利。

余渺渺安慰:“行了!你也别想太多!只要把自己该做的事情做好就行了!”

“我也是这么想的啊!”康婷颇为无奈:“可是现实不允许啊!你知道吗?前几天一个客户还来公司给我甩脸看!她那小两房,装修预算砍砍砍,砍到10万。当时我好心给她解释。我说“

‘姐,您这个预算实在太低,装修出来的效果可能不会特别理想,您要不再考虑考虑?’她倒好,居然怂我,说我是为了拿更多提成才劝她加价。得,好心当作驴肝肺。我什么也不说了!那你就装修吧!现在,房子装修好了,她去一看,说装修材料太劣质了,味道太刺鼻了,吧啦吧啦一大串,要让我们给他返工重做!我TM当时就想给她怒回去,一开始就跟你解释清楚了,现在你闹什么啊!要返工,可以,返工钱拿来啊!结果,硬是又白搭了10万进去。你说这些人,怎么不见棺材不掉泪呢?”

听见康婷连粗口都爆出来了,可见这事挺闹心的。

不过,这社会,不就是这样吗?

真心实意的大实话没人听,油嘴滑舌半真半假的话却觉得是至理名言,说到心坎里去。

没人想做个两面三刀的人,可是每个人都在做两面三刀的人。

“行了!为这点小事气坏了可不值得!你看我,客户被抢,不一样也呵呵!”

“什么情况?”康婷话里充满了关心。

余渺渺便把孙阿姨的情况说了一遍。

“我觉得…你们同事和经理之间有不可言说的秘密!”

余渺渺忍不住翻白眼:“拜托!她们都是女的好吗!”

“渺渺!”康婷声音一下子严肃起来。

余渺渺竖起耳朵,然后就听见对方吐槽:“你的思想怎么那么污呢!我是说她们之间有猫腻!”

“不会吧!”

“那你们经理怎么就卡你不卡她?难道你没想过之间的问题吗?”

余渺渺想了想,觉得段洁之前解释也是说的过去,便说了一遍。

康婷叹气:“余渺渺!你这个傻孩子!”

“好了好了!”余渺渺也是不想继续这沉重的话题。

“不聊这些伤心费神的话题了。要不然,皮肤都变差了!”

话音刚落,电话那头就是一阵稀里哗啦的响,像是口红,眉笔,隔离霜,粉底液等各种瓶子碰撞掉落的声音。

然后,康婷一声嚎叫传了过来:“完了!完了!果然有了!”

余渺渺笑:“还好你年轻,多睡睡觉就补回来了!放心!”

康婷不同意:“话可不是这样说的!我们这个年纪,必须要开始加强保养了!要是等真的发现明显衰老痕迹,就为时已晚了!”

然后,就给余渺渺普及了一大堆美容,抗衰老的知识,听得余渺渺连忙打住。

“知道了知道了!你赶紧晚上去喝个美容汤,做个美容面膜,然后再睡个美容觉啊!”

康婷连忙说好。

余渺渺正打算挂电话,突然又听到康婷说:“渺渺,客户装修也有你的份!放心,等客户把钱付了,我就向公司申请把你的那份给你!”

余渺渺愣,她完全没想到这事。连忙说不要。

“渺渺!”康婷难得语重心长:“现在不是读书的时候,什么都不考虑!出了社会,就得按社会的规矩来办!坚持自我,很容易被当作异类,排挤到交际边缘,所以,该你拿的,必须拿!次数多了,你会习惯的!”

余渺渺挂了电话,想着康婷最后的那句话。

习惯吗?是习惯吗?应该是麻木吧?

余渺渺不知道!

也许习惯和麻木之间的界限并不是那么明显。

余渺渺继续继续朝家走,看着擦肩而过的人,面无表情,神情呆滞,动作机械迟缓。

无论是上班族,还是学生。

每个人仿佛是从一个模子里刻出来似的,没有辨认度。

那么自己呢,是不是正在步入他们的行列,以后会不会也带着许多张面具,适应不同的场景?

那到底有没有这样一个地方,这样一个人,可以接纳她的好,也可以包容她的不好?

余渺渺只觉得无限疲惫,进了小区,到了楼下,等着电梯。

现在,也许只有那不足10平方的空间,才是自己最好的栖息之处。

powered by 句容市茅山镇永兴万家苗圃场 © 2017 WwW.zjju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