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整版)《秋冬风霜》(忠叔施莉洪欣)小说阅读by金手指

发布时间:2019-03-06 15:01

已完结小说秋冬风霜是著名作家金手指的一本原创小说,小说的主角是忠叔施莉洪欣,该小说划分在男频小说,都市小说秋冬风霜精选篇章:小歆的喉咙忍不住颤抖起来,害羞地颤声说,“大叔,你的技术真是越来越厉害了,以前都没有这样的感觉呢,是不是换手法了?”我一乐,抿抿干渴的嘴皮子:“还是丫头聪明,这都被你感觉出来了,厉害啊。这手法我也是刚刚才研究会的,你可是头一位享受这待遇的顾客呢。”

秋冬风霜

推荐指数:8分

《秋冬风霜》在线阅读全文

秋冬风霜第29章:这要求有点过份

小歆今天太有味儿了,我一时间忘了自己是谁了。

我又加大了力道。

在我的指压塑形之下,小歆似乎获得了从未有的放松和解脱,她的娇小灵魂在发光发热,全身热血涌动着,极力配合我的行动。

她玉体上的每个位置都挺立得厉害,我手所在的位置更是灼热得很。

我突然增加了几分尺度,她的腰腹也立马热乎笔挺起来,脖子不经意间往锁骨里缩,明显是在紧张和激动。

这掌压塑形技巧还是我刚刚研习会的呢,没想到这么快就派上用场了,还用到了小丫头这里,真是幸运,正好拿她练练手,看效果如何,目前看效果极其不错,这丫头已经是受不了了吧。

我这技术可不是单纯的魔鬼塑形训练按摩,要比那个刺激多了,比其他方法更有效多了。

小歆能感受我手掌的温热,一时间抑制不住自己的愉悦,情不自禁地发出声响,弄得我都有点把持不住了。

最后我把按压塑形手法放到她的大腿和小腿,让她纤白的腿更加细嫩修长。

我能察觉到小歆的脸上洋溢着一股舒服的感觉,从小脚根部迅速蔓延到大腿,再蔓延到脑神经元的快乐。

我又开始按揉她的小脚,从脚底到脚背,再到小腿大腿,最后……

反正始终沿着人体脉络一直顺延下去,所有的经络都没放过,来了个遍。一股送到丫头的脑垂体,刺激她再次发出声响来。

小歆的喉咙忍不住颤抖起来,害羞地颤声说,“大叔,你的技术真是越来越厉害了,以前都没有这样的感觉呢,是不是换手法了?”

我一乐,抿抿干渴的嘴皮子:“还是丫头聪明,这都被你感觉出来了,厉害啊。这手法我也是刚刚才研究会的,你可是头一位享受这待遇的顾客呢。”

“是吗?我这么幸运呢,大叔,你对我真好。那以后多多找我研习这技法啊。”小歆连连央求我多来几次。

我正巴不得她这要求呢,先假装为难:“嗯,这个吗,找我帮她们塑形的人太多了,得看有没有时间啊。”

小歆不乐意了,拉长了脸,嘴一噘:“不行,那我必须是第一个,她们都得排长队。”

随即她摇着我的胳膊狠命撒娇。

这丫头一作人,谁也抵挡不住,也拒绝不了,我无奈,“好啦,就答应你这丫头,啥都你先成吗?”

小歆一听,高兴得很,立马向我的脸颊一个小亲密动作,我的脸颊立马就红了。

我随即用手向小歆的大腿给她个反击,她被我猛地这刺激,她的声调都变了,吐出的词都有点颤颤巍巍了。

“啊,大叔,你个坏蛋!”她娇声娇气地怼了我一拳,可那小拳一点都不疼。

“再来一下吧。”小歆竟然没受过那反击。

“丫头,我看不用再给你了吧,我这男人的拳头力道可比你大多了,我怕你小姑娘实在受不了啊,要不咱们用别的技能给你按摩下得了?”

小歆不依不饶,硬拉我的胳膊:“大叔,我都不怕,你怕啥,人家不管,你快点,我就要你刚刚给我按的那手法,就是你刚学会的那种技巧,我感觉很舒服的。”

“要不咱换个简单点的方法得了,也很舒服的。”我勉强一笑。

我在准备器械的档口,小歆似乎等不及了,一听我要换方法,顿时急了。

“我不要,我不要换什么简单的方法,我就要刚开始的按法,大叔,你要是换了,这个月我不付给你学费了,快点,其他地方先别动了,先按我脚丫子吧。”

这小丫头这是咋了,真拿她没辙,矫情任性得很,都是父母给惯得,不听也得听啊。

半天我还没动静,小歆起身颤声瞪着我看,等了一会儿,我还没动手,就直起身,质问我:“大叔,你发什么呆呢?”

其实我在想洪欣还没尝过我这技术呢,以后有机会定要让她尝尝,我这时候竟然怜香惜玉起来。

我看丫头要坐起来发飙,吓我一跳,只能先从了她了,讪笑:“丫头,我听你的还不成吗,乖,躺下,一会要是手重了,你可别怪大叔下手狠哦。”

“不会生大叔气的,下手吧。”小歆乐呵呵地回答,随即乖乖躺下来。

说罢,我先轻轻加大了手掌的力度,再次抵住了小歆的脚底板。

我这突如其来的力度,刺激的小歆直滚床单,差点没晕厥了。

我能看到她浑身无数个小气孔在释放热量,然后燃烧,火热温度顿时席卷全身,她被我的手指刺激的发出无数次刺激的声响来。

我听了丫头这魅惑的声响,也被刺激的脸颊发烫,浑身跟烧碳一般,脑袋上更是大滴大滴的汗珠淌了下来。

我按住小歆的纤纤的白足,开始再加大一倍力度,适当地按压她的脚底,跟玩个玩具一般。

她的脚很香,我的眼都晕了,心同时也晕了。

不一会儿,小歆的白足被我按成了红足,她在那叫唤,我在这愉悦地按着脚底。

小歆连连给了我好几个翻动的眼神,头发朝后拼命的仰身,喉咙里似乎被什么堵住了,呼着气粗气,那种舒服到极点的感受,让她喘不过气来,我也难以喘气。

“大叔啊,你这力度大了点,再轻点呗。”小歆喜悦地都带着哭腔了,喜悦夹杂着无法忍受。

“丫头啊,一会儿就好了,马上就停手。”我弱弱地回了一句。

我正热血沸腾呢,上下浑身,血孔都在不停地合合张张,紧张地呼吸着,舒服的差点背过气去,现在还没到极点呢,我哪儿能就这样停下来呢。

小歆这么一求饶,我当然被彻底刺激了,更难受了。

“大叔!你干啥呢?”小歆直起腰。

我吓了一跳,从迷糊中睁开眼:“小歆,怎么了?那我去给你拿手巾来,你等一下啊。”

说罢,我逃下了床,去了洗手间。

实在受不了了,我冲进洗手间立马打开水龙头,用冷水喷自己的脑门,试图更清醒些。

唉!虽然都这么大岁数了,感觉还是血气方刚得很,才碰几下脚底就受不了了,真是

没用。

这么冷水一冲,顿时就舒服多了,人也清醒了。

powered by 句容市茅山镇永兴万家苗圃场 © 2017 WwW.zjju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