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结局)做个梦给你沈星阮池小说第五十章节完整阅读

发布时间:2019-03-05 22:01

这本已完结小说做个梦给你讲述了主人公沈星阮池之间的事情,这是著名作家江小绿的倾心巨作,做个梦给你精选篇章:两人一路打打闹闹往家里走去,速度飞快的和好如初。他回来,阮池的生活仿佛又找到了一个支点,焕发出不一样的生机。黎月诚如她所说,在尽力的弥补,她隔三差五便飞回国内看沈星,暑假更是在水溪小住了一段时间。第二年夏天的时候,她已经有了一个很可爱的宝宝,白白嫩嫩软得不行,每天喜欢把手握成拳头往嘴里塞。

做个梦给你

推荐指数:8分

《做个梦给你》在线阅读全文

做个梦给你第五十章

两人紧紧拥抱了许久, 方才依依不舍的松开,看着沈星含笑的脸, 阮池忍不住低头, 抹了抹眼睛。

“对不起。”

“是我回来晚了。”

他抵着阮池的额头, 轻声说,阮池整理好情绪, 伸手推开了他。

“我还要上班, 你先回去吧。”

说着, 她转身往咖啡厅里走去,沈星又拉住了她。

“那你几点下班, 我等你。”

“五点。”

阮池故意不去管他,一回去, 几个最近同她熟悉起来的女服务生立即团团围了上来。

“刚刚那个男生是谁啊?男朋友啊?”

“废话,那还用问,抱得这么紧肯定是啊!”

“怎么, 你们吵架了吗?”

“没有。”

阮池一把推开了她们, 正色道。

“别八卦,干活了!”

“哎哎哎, 你从哪找到这么帅的男朋友啊, 跟我们说一下呀!”几人恋恋不舍的把目光放在外头沈星身上, 眼里都是憧憬。

“长得真好看…”

阮池下班时,换好衣服出去, 就看到沈星站在那里, 等了快半个小时, 他脸上也没有半点不耐。

阮池想,那就原谅他吧。

“冷不冷呀。”她上前牵起沈星的手问道,终于恢复成往常的模样,沈星偷偷松了口气。

“好冷。”他伸手抱住了她往怀里暖。

其实不然,沈星在咖啡厅旁边的便利店吹了半天空调。

外头天寒地冻,他又不傻。

阮池一摸到他温热的手就知道了,笑着去揉他的脸。

“装,继续装。”

两人一路打打闹闹往家里走去,速度飞快的和好如初。他回来,阮池的生活仿佛又找到了一个支点,焕发出不一样的生机。

黎月诚如她所说,在尽力的弥补,她隔三差五便飞回国内看沈星,暑假更是在水溪小住了一段时间。

第二年夏天的时候,她已经有了一个很可爱的宝宝,白白嫩嫩软得不行,每天喜欢把手握成拳头往嘴里塞。

沈星总是不冷不热的,作为哥哥,抱这个弟弟的次数屈指可数,倒是阮池很喜欢他,每次一见到都往怀里抱。

然而有一次,在水溪外婆家,盛夏天热,黎月在外头院子里乘凉,小宝宝趴在屋子里面睡着了。

阮池刚好去厨房倒水,结果从门口经过时,看到沈星蹲在那里,弯着唇去戳小孩软乎乎的脸。

他那个样子,更像是个遇见稀奇事物,小心翼翼不敢接近却又喜欢的孩子。

阮池总觉得,刚开始那个带着满身风雨来的沈星,正在一点点变得温柔起来。

大三下学期,抵不过沈星的攻势,阮池从宿舍搬了出来,和他一起住在了校外。

房子在两所学校之间的一个小区里,坏境设施都很不错,是黎月听说两人要搬,特意给他们买的。

钱是当初离婚时,沈善平作为过错方,分出来的那一半资产,黎月全部转给了沈星。

房子不大,两室一厅,装修得很日系,就像是水溪老家的小阁楼一样,木质的地板,白色纱窗。

沈星每天骑自行车送她到校门口,然后自己再慢悠悠往学校踩,下了课,两人一起去楼下超市买菜,一同做饭洗碗。

日子过得舒适又安逸,平凡而幸福。

六月,京市已经有些热,猝不及防的一场大雨,淋湿了阮池的衣服。

她抱着书冲进家中,沈星刚好洗完澡,拿着大毛巾迎上来,替她擦着脸上和头发的雨水。

“怎么不叫我去接你?”

“出来的时候还好好的,刚走到一半就下起雨来。”

阮池放下书包,弯腰换鞋,接过沈星手里的毛巾,自己擦着。

“我去先去洗个澡,今天你做饭好吗?”

她睁着眼睛,眸中水亮透彻,闪过狡黠,沈星唇边露出笑意,无奈点头。

“好。”

阮池洗完澡出来,厨房已经弥漫出香味,沈星和她同住以来,厨艺突飞猛进,一般她没空或者犯懒的时候,都是他做饭。

平时忙起来,洗衣拖地也都是他主动做。

阮池每次看到他忙着家务的样子,就有种直抵心尖的幸福感。

“今天吃什么吗?”

她走过去从后面抱住了沈星的腰,他穿着白T恤,很柔软,阮池收紧手臂,就可以把他整个人圈住,感受到底下柔韧的肌肉。

“你最爱的香菇鸡翅。”

肉与锅面相接,一片滋滋声中,沈星抬手翻动着,脸色挂着柔和的笑意,头顶圆锥形的小灯散发着明亮的光。

阮池忍不住踮脚,朝他靠近,还未接触到肌肤,被索吻的人已经自发将脸颊送了过来。

清脆的一道吧唧声响起。

“哎呀,你怎么知道我要亲你。”阮池笑着在他背上蹭了蹭,沈星脸上和她是如出一辙的明媚笑意。

“直觉。”

每当她声音变得婉转又甜腻时,沈星就知道下一秒要亲他了。

多了一个人打下手,速度就快了很多,阮池洗好盆里的芥蓝,开始收拾餐桌,盛好饭凉在一边等他炒最后一个菜。

今天的汤是海带排骨,炖得很烂,搭配着一荤一素的两个菜,吃得十分满足。

饭后阮池主动揽过任务去洗碗,沈星拿着抹布擦干净了桌子,又进来帮她。

不大的厨房,两人并排挤在一块,肩膀靠在一起,一个洗一个清,配合得十分默契。

阮池和他说着今天一天发生的事情,讲到有趣的地方就会抬头看他,仰着脸,白皙干净的脸颊荡开笑意,唇边弧度极漂亮。

沈星忍不住低头去亲她,气息交织在一起,便一发不可收拾,两片唇柔软又湿热,接吻的方式已经演练过无数遍,却依旧让人心荡神驰。

阮池手上都是泡沫,不敢去抱他,指间的盘子却不自觉滑落进水池,沈星微湿的手指扶上了她的腰,身体压着她往台子上按。

阮池被迫往后仰,手撑住了台面边缘。

她洗完澡穿的是一条睡裙,白色边缘带着点点蕾丝,长度及膝盖,沈星亲了一会,呼吸就乱了,手往下移去撩她的裙摆。

“别,去床上…”

阮池出声制止,这个姿势结束之后通常会腰酸背痛,更何况她现在还满手泡沫。

沈星唇从她脖颈间往上移,又咬着她的唇辗转,声音含糊不清的传来。

“等不及了…”

话音刚落,阮池还没听清,腿已经被他抬起放到腰间,裙摆再度被撩开,阮池闷哼一声,身子撞得往后一退。

视线渐渐摇晃,唇边溢出呜咽,阮池手无处可放,只能低头咬上了他肩膀,磨一阵,又害怕咬伤他,松开,含着底下白色棉质布料,放在齿间咬着。

最后还是沈星收拾残局,阮池被他抱回了床上,腿软脚软,腰磕在台面的那一处酸痛不已。

沈星洗完碗擦干手进来时,就看到阮池背着身子在揉腰。

“我看看。”

他坐过来,掀开了阮池的裙子,一看,腰间青了一小块,在大片白皙细腻的皮肤上格外显眼,他眼里闪过一丝懊恼和心疼,嘴里却在小声嘟囔。

“皮肤怎么这么嫩啊…”

“是不是青了——”阮池扭头看着他说,脸色一瞬间垮了下来,随后想起了什么,眉头一挑。

“没有没有,就是有点红,我去拿点药给你抹抹。”沈星在她出声指责前站起来,连忙往客厅走去。

阮池看着他落荒而逃的背影,忍不住笑了。

外面还在下雨,淅淅沥沥,阮池每次做完都像是浑身没了骨头,懒倦得不行,窝在被子里软绵绵的不想动。

她百无聊赖的划着手机页面,沈星在阳台晾完衣服进来,关了大灯,掀开被子躺了进来。

阮池像是循着气味的动物一样,立刻拱过去,钻进了他怀里。

“好困啊。”

她闭着眼睛蹭蹭蹭,微张开唇打了个哈欠。

“最近是不是又每天泡图书馆了?”沈星抬手暗灭床头灯,房间黑了下来,阳台洒进一点模糊光影。

“你怎么知道?”阮池懒洋洋地说。

“这么早就犯困,不是用眼过度是什么。”沈星翻了个身,侧着把她抱在胸前去捞手机,随后解锁。

“我明明是刚才累着了。”阮池嘟嘟囔囔地抱怨,察觉到了他的动作,立刻警觉。

“你是不是玩手机了?!”

“没有。”

沈星飞快暗灭屏幕,藏进了枕头底下。

“那你侧着身子干嘛?”阮池睁开了眼,把他一摁,平躺下来,随后又钻进了他臂弯间,伸手搂住他脖子。

“睡觉。”

沈星抗议。

“这才十一点。”

“早睡早起身体好。”阮池义正言辞。

“快跟我说晚安。”

“晚安…”

沈星认命的收起了心思,在她额头落下一个吻,闭上了眼。

六月结束,意味着大四开始,阮池和沈星都准备考研,因此没有实习计划,对于即将到来的毕业离别季,也没有太多的感觉。

暑假依旧是在水溪过的,阮池原本打算在家和沈星一起看书复习,结果发现好像成效不是很大。

因为每次好好的,就不知怎么闹成一团,最后总是在那张大床上。

真是一丁点火星便可燎原。

如此一想,阮池突然还有些怀念当初那个高三刚毕业的夏天,单纯又简单的感情,却又美好得让人留恋。

最后阮池还是拉着沈星每天去图书馆,水溪人少,连同图书馆都无比清净,十分容易占座和学习。

清晨在朝阳中出发,傍晚在夕阳里回家,明明学习枯燥无味,却硬是让人感受到了几分美好欢喜。

和往常一样很普通的一天,沈星跟阮池分别,推着车走到巷子口时,看到了那个熟悉又陌生的男人。

powered by 句容市茅山镇永兴万家苗圃场 © 2017 WwW.zjju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