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章节)主角是厉子琛夏柒柒的小说by苏小爱《爱你是长久之计》小说在线阅读

发布时间:2019-03-05 20:37

今天给各位看官老爷带来这本爱你是长久之计小说,该小说主要是描述厉子琛夏柒柒的故事,是本女频小说,各位看官老爷赶紧来看吧,要看书,上花生啊: 夏柒柒因为疼痛,瞳仁下意识地缩了缩,却依旧没有其他的反应。  白馨雅满意极了,接连的,又往夏柒柒的身上连扎了好几针。  贱人、让你和我抢子琛,就凭你也配?!还不赶紧去死!

爱你是长久之计

推荐指数:8分

《爱你是长久之计》在线阅读全文

爱你是长久之计第20章 她不是妈妈

白馨雅被送进了手术室,所幸伤口没有刺中要害,但后背软组织挫伤,需要静养一周。

白馨雅的病房就在夏柒柒病房的对面,白馨雅更有了一直呆在厉子琛病房的借口。

厉子琛眉色冷凝地看着白馨雅陪着小男孩看书读故事书,当白馨雅回自己病房换药的时候,厉子琛有些不悦地看着小男孩道,“嘟嘟,不要和馨雅那么好,她不是你妈妈。”

小男孩抿了抿唇,小手抓着病床上夏柒柒的手,轻声说,“嗲地,我知道,可阿姨救了你,阿姨不是坏人,妈咪说过,对救过自己的人,要感恩。”

厉子琛头疼地压了压太阳穴,不知该怎么解释所谓的感恩,并不包括给一个人虚幻的假象。

片刻,白馨雅换好药就又进来了,然后拿起故事书说,“嘟嘟,刚刚阿姨讲到哪一页了?”

小男孩将书翻到某一页,白馨雅微笑着,继续讲故事,病房里,一时间就听到白馨雅温和甜美的嗓音。

小男孩听着听着就趴在夏柒柒的床头睡着了,白馨雅又体贴地替小男孩盖上了薄毯。

转身时,对上厉子琛凝蹙的眉眼,白馨雅温婉一笑,“子琛,你不要一直工作,休息一会儿,我去给你洗个苹果。”

说着,白馨雅就拿了两个苹果,朝着洗手间走。

“馨雅。”厉子琛叫住她的脚步。

白馨雅笑笑地扭头,“子琛,怎么了?”

“你不需要这样。”厉子琛眉眼冷淡,“我很谢谢你救了我,但是,我依旧不爱你。”

白馨雅神情僵了僵,“我、我知道你不爱我,我也不需要你因此而爱我,可我只是想爱你照顾你……”

“可我不需要。”厉子琛嗓音冷漠,“馨雅,今天是最后一次,别再来了。”

白馨雅红了眼眶,“子琛,你为什么不能接受我?夏小姐现在这样,你又要忙工作,我可以帮你照顾嘟嘟的,我可以将嘟嘟视如己出的,我只求你让我陪在你的身边……”

厉子琛依旧漠然,“嘟嘟的母亲永远只有夏柒柒一个,嘟嘟不需要后母,永远不会需要,离婚协议,既然你不愿意签,那我明天就向法院提交申请,这样两年后,我们就自动离婚。”

白馨雅面色惨白,“子琛,你怎么能这么绝情……”

“叩叩……”

特助抱着一叠文件敲门而入,然后焦急地说,“总裁,和DK的合作谈成了,下午的签约仪式本来是刘副总出席的,可刘副总今早出门的时候踏空了楼梯,现在在医院,所以等下的签约仪式,恐怕需要您亲自出席。”

厉子琛拧了拧眉,斟酌了一下,说,“你留下替我守着夫人,我签完约就回来。”

“好的,总裁。”

厉子琛离开了,白馨雅眼眸闪烁,终于想到了一个发泄收拾夏柒柒的好机会。

在小男孩午睡的时候,特助接了个工作电话,便出门去接,白馨雅就是趁此,来到夏柒柒的床侧,接着,看着夏柒柒,露出一抹阴测测的笑容。

她的手中,是一根极细的银针,类似针灸的那种,扎进皮肤里会疼,但拔出后,却不会在皮肤上留下痕迹。

她早就想狠狠地扎夏柒柒几针了,这个活死人,真该早死早超生。

眼底嫉恨迸发,白馨雅捏着针,就往夏柒柒的腰间扎去。

夏柒柒因为疼痛,瞳仁下意识地缩了缩,却依旧没有其他的反应。

白馨雅满意极了,接连的,又往夏柒柒的身上连扎了好几针。

贱人、让你和我抢子琛,就凭你也配?!还不赶紧去死!

“阿姨……”

小男孩不知何时醒了,看到白馨雅正狰狞着面庞对着夏柒柒扎针,立即后怕地嗫嚅了一声。

白馨雅抬眸,警告地瞪了小男孩一眼,“你还想被丢进孤儿院?忘了是谁让你像现在一样有吃有穿的?”

小男孩瑟缩了一下,他当然记得自己在孤儿院的时候是怎么吃不饱穿不暖,是这个阿姨还有另一个伯伯把他从孤儿院带了出来,他们要他来病房,叫病床上的女人妈咪,还要他听这个阿姨的话。

他其实很怕阿姨,但他更不想回孤儿院。

咬了咬唇,小男孩低下了头,继续装睡。

白馨雅勾了勾唇,很满意小男孩的识相,但眼见夏柒柒被自己扎针还一动不动,顿觉没什么意思,眼咕噜一转,就掏出手机,点开了那段“嘟嘟”惨死的视频,放在了夏柒柒的眼前。

“贱人,你封闭自己,不就是因为觉得自己儿子死了吗,没错,他确实死了,所以,你怎么不去地狱里陪他呢,你看他多可怜,被几条藏獒咬死,他死得这么残,你怎么还好意思活着?”

白馨雅本意也就是泄泄恨,但没想,夏柒柒的瞳仁在看到视频的时候,竟然开始剧烈的收缩,接着很快,就变成了尖叫。

“啊——啊——”

夏柒柒像是癫狂了一般,不停地叫着,她胡乱地挥舞着手,要去抓白馨雅手里的手机。

白馨雅吓了一跳,生怕被人发现,立即快步绕过床头,跑到了小男孩的小床上,然后抱着小男孩,警告说,“等下,就说我一直在你旁边,这个贱女人自己醒了尖叫,听到没有!”

小男孩后怕地点着头。

这时,闻声的保镖和特助都冲了进来,看到不停尖叫的夏柒柒,急急地问,“怎么回事,夏小姐怎么突然变成这样?”

powered by 句容市茅山镇永兴万家苗圃场 © 2017 WwW.zjju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