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暮色程佑阳薄珊小说在哪看-《暮色》小说在线阅读

发布时间:2019-03-05 18:36

近日之神书《暮色》由小编推荐给大家,这本小说的主人公是程佑阳薄珊,该小说是一本现情小说,让我们一起看看这本男频小说吧:身旁的薄珊婶婶,见她对着门外发呆,跟着看过去,一望,见到一个高大又帅气的男人,以为是薄珊的丈夫,笑着说,“这小夫妻俩真恩爱。”

暮色

推荐指数:8分

《暮色》在线阅读全文

暮色第十八章

姜欲梅到了第二天中午才醒,醒来的第一眼,看见的就是趴在病床边的女儿。

她整个人将头蒙在被单上,握着自己的手,能看见露出的一截白皙的天鹅颈,头发在阳光的照射下,又细又软,

就跟她的人一样,一直都给人感觉温温顺顺的。

她还记得她刚出生那会儿,自己有妊娠高血压,一生下来就被送进了抢救室,护士随口来了句明天早上9点有用就有用,没用就没用了,吓得薄军一夜都没敢睡觉,

从没掉过眼泪的人也偷偷地抹起了衣袖。

后来,逐渐好转,从医院回家后,却是再怎么养,都跟个小猫似的,不见长肉。

夫妻俩心疼,因此对孩子宠爱了点,就造成她软软糯糯的性子,上学那会,被男同学欺负都不敢和家里人说。

但就是这样一个姑娘......

昨天那幅场景依旧历历在目,她只要一回想,脑海里就能出现那样一副清晰的画面。

薄珊感觉自己握着的手动了动,迷糊间抬起头,看见她妈竟然醒了,还看着她,让她立马回了神,坐直了身体,慌张地叫了句,“妈!”

想说什么,姜欲梅却像个没事人似的,从床上坐了起来,“你爸呢,没事我们就回去,医院里呆一分钟都是钱。”

薄军是今天早上赶到的,得知自己老婆进了医院后,立马和从老家来的亲戚赶了过来,看着只哭不说话的女儿,以为是被吓着了,也没多问,就去处理了剩下来的事。

一出事后,薄珊和程佑阳就赶紧带着姜欲梅来了医院,到了门口后,她死命也不同意程佑阳进去,程佑阳无奈,只能随了她的意,

所以现在人具体在哪里,走还是没走,除了他自己,没人知道。

姜欲梅看着自己女儿一副丢了魂的样子,心里大致能猜出些她在想什么,从床上爬了下来,拉着她的手随口问了句,“你爸呢?”

“他嫌这里面味道重,带着晴晴去外面溜圈了。”

“嗯,那回家吧。”

这事就这么轻描淡写地过去了,让所有人都有些摸不知道头脑。

事后,不知情的薄军不止一次问她那天晚上到底出了什么事,竟让她吓得进了医院,只是她都闭口不言,甚至问到闹心的时候,还会生气,吼一句,“你知道那么多干嘛!”

从结婚以来,薄军就是个妻管严,被这么一怼,简直连气都不敢喘了。

又过了几天,许兰芝因为想程语晴在那边催了,但这事情一直没解决,薄珊也不敢走,只能在焦急和不安中度过一天又一天。

到了周五的时候,跟着她父亲来奚城市里有些事的亲戚要走了,因为姜欲梅生病,一家人都没怎么好招待人家,还让她头一天来跟着跑了一天的腿,实在有些不好意思,所以他们就特地坐了一桌子菜,让她来家里吃顿便饭。

母女俩从当天晚上就开始准备,直到第二天才忙好一桌菜。

到了10点的时候,亲戚还没来,薄珊把昨天包好的春卷从冰箱里拿出来,递给她妈,炸好后,在旁边看着眼馋,竟然像个孩子似的偷吃了一个,

因为有些烫手,中途还夸张地在两手之间来回扔了扔。

这一幕,让旁边的姜欲梅笑了起来,不禁想起了小时候她为了偷吃,被自己打的事情,气氛难得有些温馨,可笑容没多久就在她脸上淡了下去。

“小珊,你打个电话把程佑阳叫过来吧。”

她连晴晴二叔都不喊了,直呼姓名。

薄珊还在吃着,一吓,没反应过来,春卷就直直地掉在了地上,撑圆了一双眼睛看着她妈。

到底是比较尴尬的话题,姜欲梅说完,就端着盘子走了出去。

厨房里就只剩下了薄珊一人。

她不知道她妈为何会有这样的举动,原以为她从一睁开眼睛后就选择不提这事,就是为了忘记,所以才会这么多天闭口不谈,但是为什么过去了这么久她却突然又想把程佑阳叫来?

又忐忑,又好奇,还有些难堪,只是这种感觉她无法与谁诉说,母亲的决定又不敢反驳,只能打给了程佑阳。

程佑阳在那边也急,几天了,每次他打电话过去,那边要不就是不接,要不就是掐断,他又不敢冒然去她家,怕她母亲看见他,又被吓出个什么来,

因此他在接到薄珊电话,听到里面内容的时候,不出意料眯着眼睛,沉思了起来。

不知她母亲在打什么主意。

不过以他看来,对方能主动出击,已经是现下,最好的一种可能了。

他站在落地窗边抽了根烟,结束后,才拿起车钥匙走了出去。

大概在11点的时候,到的薄珊家家门口,停好车,从驾驶位里出来,就看见站在不远处的某个人,正毫无章法地往四周乱看。

跨步走过去,薄珊已经看见他了,急匆匆地跑到他面前,也顾不得为之前发生的事情害臊,紧张地说,“待会儿别乱讲话,知道吗?”

毕竟她父亲还不知道,,她不想把事情弄得人尽皆知。

程佑阳看着她笑,点了点头。

两人这才齐步走去了二楼。

薄军早就在外面等着了,上次见面,他跟程佑阳只待了一会儿,却对他的印象还算不错。

因为这小子还挺会做人,虽然知道他有故意讨好的嫌疑,并且也不知道是否真心,但听着就让人舒服,特别是对薄军这种被妻子压了半辈子的男人,

那点脸面,他们更需要。

看见人走了上来,他热络地迎着程佑阳进自己家门,走到一半,想起什么,突然转过头,对着自己女儿说了句,“小珊啊,你下去到超市买瓶酒去,你婶婶喜欢喝酒,爸给你钱。”

“不用爸,我身上有。”

薄珊赶紧推辞,要往楼下走去。

就在这时,程佑阳却叫住了她,“等等,别买了,车钥匙给你,我后备箱有一瓶,拿过来用就行。”

“哦。”

薄珊想都没想,接了过来。

正在家里,从厨房出来的姜欲梅看着,看见这一幕愣了神。

身旁的薄珊婶婶,见她对着门外发呆,跟着看过去,一望,见到一个高大又帅气的男人,以为是薄珊的丈夫,笑着说,“这小夫妻俩真恩爱。”

powered by 句容市茅山镇永兴万家苗圃场 © 2017 WwW.zjju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