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本)秋冬风霜忠叔施莉洪欣小说在哪看-《秋冬风霜》小说在线阅读

发布时间:2019-03-05 17:03

近日之神书《秋冬风霜》由小编推荐给大家,这本小说的主人公是忠叔施莉洪欣,该小说是一本都市小说,让我们一起看看这本男频小说吧:“你就从来没有弄我的意思?”洪欣说话突然比以前开放多了,着实让我大吃一惊。我睁大了眼,但是没有承认。要是承认了,她会怎么样,谁也说不准,可能立马开除我,也可能……你懂的。

秋冬风霜

推荐指数:8分

《秋冬风霜》在线阅读全文

秋冬风霜第24章:抽筋

说罢,她就开始径直走向床边,然后乖乖平躺下等着我,她这直截了当的节奏快得让我热血沸腾。

她也是对我这按摩步骤轻车熟路了,一躺下,她也再无顾忌。

洪欣都不顾及了,我作为她的塑形师还顾忌个啥,我赶紧蹦上了床,搓热手掌之后就疯狂地给她按摩。

我们的脸距离很近,我发现洪欣脸蛋上的皮肤保养得甚好,一点都看不出来是刚生过孩子的女人,我被她迷住了。

不久,她脸颊上早已爬满了红晕,她急促地大喘着,布满水雾的双眼皮一闪一闪的直勾我的魂。

我竭力平复下内心的波涛翻滚,涩眯眯地瞪着洪欣的眼眸看。

“这酒店房间灯光太暗,我老眼昏花,有点看不清楚穴位了,如果你脱了衣服,穴位会更明显些的,按摩起来感觉和效果会更好的。”我又拿出了我的那一套哄骗女人说词。

虽然洪欣被我盯的全身都很不自在,她还是会意我的意思,立马乖乖脱下了连衣裙。

望着那性感的内内和罩罩,猥琐龌蹉的想法已经占据了我全身,我浑身都激动地直哆嗦,手也在不住地发抖。

“忠叔,你怎么了?不舒服吗?”她看出了异样,急忙问,还以为我这老年症犯了呢。

“你怎么看出我不舒服了?”我强压着紧张,挤出几个字来。

“忠叔,你的紧张都写在脸上了啊,红得跟猴屁股似的,是不是把持不住了?”洪欣讪笑,跟我开起了玩笑。

女人就是聪明的怪物,一猜即中男人的一切想法,能逃出她们的法眼才怪呢。

我哆嗦着:“嗯,孤男寡女的,还在这暗屋子里帮你按摩,能没点反应么,忠叔毕竟也是个男人,不过是个老男人罢了。”

“你就从来没有弄我的意思?”洪欣说话突然比以前开放多了,着实让我大吃一惊。

我睁大了眼,但是没有承认。要是承认了,她会怎么样,谁也说不准,可能立马开除我,也可能……你懂的。

我继续一本正经地胡诌八扯帮她按摩。

她那俩实在太销魂了,被我蹂躏得,那柔软度让我的手都抽筋了。

这回换洪欣放肆了,她喘着粗气:“反正都好几次了,也不怕被你看光,隔着馁馁和照照,学位还不是很清楚的,摸都摸了,那我就都脱了得了,忠叔,你帮我好好按按,别落下任何部位,今天签名着实给我累着了。”

这话一出,我顿时下巴掉了,大裤衩里的东西躁动起来。

洪欣怎么开放成这样了,我都没敢跟她提脱内内的事儿呢,她竟然自己先帮我说了。

我加大底气,壮着胆问,“真的可以吗?要是不愿意我不强求的,还是算了。”

“男人都一样,见女人脱光都会把持不住的,既然全身都按得差不多了,也不差那一点了穴位了!脱了我也无所谓啊。”

洪欣神情自若得很,自己脱了馁馁,她凶脯却起伏的很厉害,一波胜过一波,脸颊上的晕红更深重了。

我看傻了眼,看来今天有场恶战了。

只见洪欣轻咬着她那润唇,脸颊红了一大片,最终耳朵也红了一大片,这是害羞的节奏啊。

她垂下电人的长睫毛,闷不吭声,紧闭着双眼,这是要任凭我下手蹂躏她吧。

我来了底气,加重了力度:“你这么洒脱,那忠叔我就不客气了,我就按摩几下那的穴位,然后一下下地回转试试,你要是感觉有啥不对劲的吱一声,我就知道哪个穴位不对劲了。”

我的心脏马上要从胸腔里涌出来了,生怕躺在我眼前的女人再反悔穿回馁馁,我就没法再下手了。

我立即开始上魔爪了。

洪欣突然微微抬起头来害羞地看我如何操作,咬着嘴唇发出轻微的叫,后来干脆就直接躺下闭着眼任凭我胡乱按胡乱摸。

我语无伦次,哆哆嗦嗦,“你这穴位真是复杂,一时半会儿找不到正位,恐怕得久点,你忍住啊。”

其实我就是想多摸摸。

她不做声,就是一阵娇喘。

MD,我这浑身快不行了,裤裆马上要爆裂,真想蹦上去就弄这娇喘的女人,可是道德底线把我狠狠拉了回来。

她突然翻转了一下身子把脸朝向左边,娇羞得很,应该是我刚才的重手把她弄疼了。

我连忙道歉:“不好意思,这穴位摸不准,弄疼你了,我再慢点找找看。”

洪欣她没作声,只是弱弱说了句:“忠叔,你继续,没事,我能忍住。”

她没埋怨,我更来劲了,我大汗淋漓,这回使出浑身解数,把几年前给我老婆做的各种手法都来了一遍,弄的她叫天天不应。

我也不行了,裤裆里早就爆发好几回了,留下了几道永久纪念。

不一会她竟然睡着了,应该是跑通告太累了。

这回可机会来了,我足足用猥琐眼瞄着她看了一刻钟,NND,太刺激了,鼻血快爆发了。

我还没看过瘾呢,她竟然翻过身来又醒了。

“怎么样了,忠叔,咱们完事了吗?”洪欣眯缝着媚眼抬头问我。

我控制着紧张的语速,颤悠着:“还差一点点穴位,就好,可是这穴位,我坐在你旁边够不到啊。”

“那怎么才能够到呢,忠叔?”洪欣着急训练完好休息,明天还有通告等着她呢。

“恐怕得委屈一下你,我得跨到你身上去凑到那瞧瞧哪个小经络堵塞了没有?”我又开始拿出老生常谈了。

洪欣顿了顿,红着脸,点头答应,我激动的差点蹦起来。

随即我小心翼翼跨上了她的大腿,生怕她一个反踢,把我那俩踹碎。

此时我正穿着花大裤衩子呢,我的长毛大腿触碰到她那滑腻的大白腿。

我全身都跟被电了一般,麻酥酥得从大腿传到大腿根,然后传到脑神经,感觉美妙极了,裤裆里涨得生疼。

她下意识地收了收白腿,不过还是被我给硬生生夹住了,她不好动弹,只能闷声喘。

我俯身过去查看她每天那内内盖着的东西,看饱了又想上面。

就在我探进她胸口那一刻,她的蛮腰开始紧张的起起伏伏颤抖起来。

我伸手去反复按压,压得她直喘着香气,迷得我神魂颠倒。

powered by 句容市茅山镇永兴万家苗圃场 © 2017 WwW.zjju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