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结)拱手河山讨你欢燕南铮兰卿晓小说第016章节完整阅读

发布时间:2019-03-05 11:39

这本已完结小说拱手河山讨你欢讲述了主人公燕南铮兰卿晓之间的事情,这是著名作家端木摇的倾心巨作,拱手河山讨你欢精选篇章:“本宫已经禀过陛下,来百花诗会玩玩,也算散散心。”玉肌雪柔声道,“稍后本宫便去容园。不过在此之前,本宫想问问殿下,上次本宫说的,殿下考虑得如何?”长空洒下璀璨的的日光,半空琉璃光转,把园林妆点得恍若世外仙境。

拱手河山讨你欢

推荐指数:8分

《拱手河山讨你欢》在线阅读全文

拱手河山讨你欢第016章:原来他们有一腿

“丽嫔娘娘还有事吗?若没事,可去容园,或是回宫。”燕南铮道。

“本宫已经禀过陛下,来百花诗会玩玩,也算散散心。”玉肌雪柔声道,“稍后本宫便去容园。不过在此之前,本宫想问问殿下,上次本宫说的,殿下考虑得如何?”

长空洒下璀璨的的日光,半空琉璃光转,把园林妆点得恍若世外仙境。

玉肌雪静静地凝视他,他站在长窗前,侧对着她,负手而立,丰神玉朗,如琼如雪。

“本王无心朝堂,丽嫔娘娘只需伺候好陛下便是。”他冷冽道。

“在这世间,唯有本宫最了解殿下。殿下不是无心朝堂,而是迫于形势,韬光养晦。”她语声不大,却字字清脆如珠,“陛下尚未弱冠,还未亲政,刘太后临朝摄政,铁腕十几年,即便如今朝堂稳固,但她也得罪了不少人。只要殿下有心经营,只要有本宫暗中相助,殿下定能成为朝堂的中流砥柱,逼刘太后退居后宫,辅佐陛下,成就一世伟业。”

在水榭外偷听的兰卿晓,猛地发颤,好似听见一个天大的秘密,心里风起云涌。

燕王一脉不是对朝堂、政事没有野心吗?燕南铮暗藏野心、想要权倾朝野?

燕南铮的瞳眸深了几分,“丽嫔娘娘这是要陷本王于死地吗?”

玉肌雪莞尔道:“殿下明明知道本宫对你痴心一片,只盼着殿下一切都好,又怎么会有这等念头?”

“还请娘娘记住自己的身份,燕王府不是娘娘该来的地方,以前是,现在是,以后也是。本王与娘娘,从来没有任何瓜葛。”

“殿下无需说这些绝情的话伤本宫,本宫不会生气,也不会气馁,更不会放弃。”

“燕王府不欢迎娘娘,娘娘请回吧。”

“即便殿下态度坚决,本宫也会在宫里打探消息,密报于殿下。”

兰卿晓听得出来,丽嫔娘娘的语声里有几分苦涩。

原来丽嫔娘娘恋慕燕王,即使燕王这般拒绝、这般冷酷,她也不介意,心甘情愿成为他的棋子,为他在后宫打探消息。

俗语说,女子一旦陷入爱情的泥淖,就是灭顶之灾。

丽嫔娘娘就是活生生的例子,飞蛾扑火,不惜牺牲一切,不惜卑微如尘,太傻了。

兰卿晓不想再偷听下去,端着金漆木案匆匆离去。

水榭里,燕南铮早已知道外面有人偷听,此时听见脚步声,于是道:“本王会派人送丽嫔娘娘回宫。”

望着他快步离去,玉肌雪如痴如醉地凝视他,好似要将阳光里那抹清绝、高贵的背影深深地烙印在脑海、心尖上。

兰卿晓走向花厅,打算把茶水和糕点送到花厅便回灶房,然而,才走了一段路,就被一股奇大无比的力道定住。她使了全力挣扎,下一瞬,她的手腕被一只大手扣住。

她转头一看,惊得心跳漏了一拍,是燕王!

燕南铮不管不顾地拽着她往一旁的五角亭走,她手里端着的金漆木案掉落在地,茶盏、瓷碟摔了,一地狼藉。

恰时,流风走到附近,看见殿下拽着卿卿姑娘走入凉亭,不禁皱起眉头。

殿下怎么了?卿卿姑娘又招惹殿下了吗?

“好痛……”

兰卿晓竭力挣脱,手腕红彤彤的,“殿下有吩咐……好好说……”

燕南铮双掌齐出,雪色气劲电射般袭出,四周垂挂的紫色薄纱本是用纱带绑着,此时纷纷散开,遮掩了亭内风光,成为一个相对封闭的空间。

流风看见紫色薄纱飞散,知道殿下不想让人看见,便守在这儿,不许任何人靠近,打扰到殿下。

兰卿晓无暇顾及手腕的疼痛,暗暗想着,莫非燕王知道方才她在水榭外面偷听?

糟糕!

她知道他和丽嫔娘娘有一腿,还知道他有野心,必定小命不保!

刚刚安生了几日,她又踩到燕王的尾巴了!她怎么就这么倒霉呢?好端端地跟着丽嫔娘娘干吗呢?

作死啊作死!

“你当真不怕死?”燕南铮的深眸似染桃花的香,却森凉入骨。

“当然怕死,奴婢最珍惜的就是这条小命。”兰卿晓小心翼翼道,“殿下放心,奴婢对殿下忠心耿耿,绝不会……”

忽然,她只觉得眼前影子一晃,脖子已经被人扼住,都没看清他是如何动作的。

寒气从脚底升起,迅速蔓延到四肢百骸,她呼吸滞住,觉得脖子快被他扼断了。

她拼命地喘气,嘶哑道:“殿下……奴婢只是路过这儿……什么都不知道……”

燕南铮深眼里氤氲的杀气却令人心神俱骇,“你当本王是三岁孩童吗?”

他的五指猝然用力,几乎扭断她的脖子。

咯吱咯吱的轻响那么清晰,像是死神的声音。

兰卿晓清美的小脸涨红了,眼泪从眼角流出来,“殿下杀奴婢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弱女子,算什么大丈夫……小肚鸡肠……睚眦必报……心胸狭窄……滥杀无辜……不是男人……丢光了武圣的颜面……”

在她就要去见阎王的那一刻,扼住脖子的那只大手终于松开。

他剑眉微拢,“你有资格提起武圣吗?”

死里逃生的感觉太不好了。

兰卿晓剧烈地咳着,“奴婢没资格……殿下就有资格吗……殿下视人命如草芥……你祖宗武圣知道了……必定会气得从棺材里爬出来教训你这个不肖子孙……”

“放肆!”燕南铮冰冷地呵斥,“你还真是不怕死。”

“奴婢说的是实话……”

“若本王听见风言风语,本王就把这笔账算在你头上,会让你尝尝求生不能求死不得的滋味。”燕南铮捏住她尖俏的下巴,眼里的一抹森寒如利刃穿胸而过。

“奴婢什么都不知道……”兰卿晓连忙表明自己的态度与立场,仓皇失措地逃离。

流风走到五角亭前,轻声唤道:“殿下。”

四周的紫色薄纱飘飞如水,燕南铮凝定如玉雕,望着那抹倩影消失在绿意盎然里。

方才怎么就心软了?

那姑娘一再挑战他的底线,又知道他的秘密,根本不能留。

然而,方才从脑海里闪过她绣的那朵鸾尾花,她蓄满泪水的盈盈双眸忽然变成母妃慈爱宠溺的眸子看着他,让他无法狠下心肠。

powered by 句容市茅山镇永兴万家苗圃场 © 2017 WwW.zjju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