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章节)《荣景花开》(楚舒旸罗蓉璟)小说阅读by梦九妖

发布时间:2019-03-05 10:38

已完结小说荣景花开是著名作家梦九妖的一本原创小说,小说的主角是楚舒旸罗蓉璟,该小说划分在男频小说,都市小说荣景花开精选篇章:她呛了一下,连连咳嗽两声,头往后仰,耳朵脱离他火热的唇。提高音量讥讽道,“楚舒旸,你脑子是不是让脑震荡给震坏了。”他毫不在意的继续笑了笑,笑声越来越亮。她烦躁的将双手挣脱出来捂住他的唇,骂道,“这是医院,大晚上,你还睡不睡了。不睡,滚回你床上去。”他舌尖在她掌心舔了舔,烫的她立马缩回手,在他病服上擦了擦,转身背过身去,她懒得理会这老流氓。

荣景花开

推荐指数:8分

《荣景花开》在线阅读全文

荣景花开第十章小骗子

寂静的黑夜中,月光温柔的透着缝隙照了进来,微笑疑惑的看着空了一张的病床。

“别抱的那么紧,热。”罗蓉璟喘了喘气,想推开身旁的男人,却被他锢着手拥进怀里。

男人低沉的嗓音发出性感的笑声,在她白嫩的耳垂上咬了一口,”小骗子,临睡前我专门调低了温度,怎么可能会热。“

她痛呼了一声,其实不是很痛,是又麻又痒。热气有的钻进她的耳朵眼里酥酥麻麻的,有的顺着白蓝色的衣领窜进皮肤里面,痒痒的。她还没来得及反驳,男人又舔弄她的耳廓,开口,“早上故意吃苹果打断袁硕,是不是因为担心我工作费神。”

她呛了一下,连连咳嗽两声,头往后仰,耳朵脱离他火热的唇。提高音量讥讽道,“楚舒旸,你脑子是不是让脑震荡给震坏了。”

他毫不在意的继续笑了笑,笑声越来越亮。她烦躁的将双手挣脱出来捂住他的唇,骂道,“这是医院,大晚上,你还睡不睡了。不睡,滚回你床上去。”

他舌尖在她掌心舔了舔,烫的她立马缩回手,在他病服上擦了擦,转身背过身去,她懒得理会这老流氓。

楚舒旸将她拖进怀里,让她紧贴在他的凶前,唇舌舔上她的后颈。被她用手肘打了一下,他呼了一声痛,怀中的力道果然松了一些。他脸上溢出温和的笑意,他喘了一声,沙哑道,“小璟,我下面疼。”

罗蓉璟以为是她刚才劲用大了,正准备开口,忽然发现后颈的肌肤被高热的呼吸烫的发痛,下方一个硕大的坚挺正直挺挺的顶在她的腰后。她微微一动,它还跟着弹跳了两下。她气的脸一红,开口骂道,“楚舒旸,你给我滚回去。”

楚舒旸舔了舔她颈后的白嫩肌肤,咬着她后颈上一颗黑痣,粗哑求道,“小璟,它想你,你看它都为你胀的这么大了,你帮帮它,让它出来。”他边说,边拿起她的一只手直接伸进裤子里。

颈后的肌肤本来就敏感,加上黑痣更是麻痒难忍。她正准备挣脱,又被他执起手钻进他的病服裤子里。棉绸的布料宽松易开,她的手一下子就摸上了滚烫的巨物,又大又重,还不住的往她手里钻。她吓的差点从床上弹起来,又被他拥着腰抓着手紧紧的按在身下。

他大手包着她的小手,在他巨物上不断的滑动,让小手摸着柱身滑上他的抱批,再到归头。让她的大拇指抚摸并轻触它上面的小孔,粘叶不断的从里面渗出来,弄湿了她的手心。他紧紧的抓住她滑嫩的小手不让她挣脱,然后包住他重量十足的双丸,让她不断的挤压玩弄。他爽的低吼一声,揽过她的脸,湿热的激吻她的唇瓣,在她唇中进行和他身下一样的频率。

最终,他深深的吻住她,舌头几乎要伸进她的喉咙里。下方大手包着小手来回的加速滑动,有好几次她的手都差点滑出去,又都他被强横的拉回来握住巨物上下滚动。

“嗯。”他闷哼一声,射了出来,量又多又浓,将她的整个手掌都打湿了,还溢了不少将他自己的裤子也弄湿了,甚至渗到她身上。

她被烫的又麻又疼,喉咙差点喘不过气来,他吻着她的力道像是要把她一口吞了。手上的湿热浓稠时刻提醒着她刚才发生了什么,身后的味道又腥又浓,熏的她快要晕了。她反手在他裤子上擦了一把发现他裤子也是湿的,又往上在他凶口捶了几下,擦了好几把,觉得似乎干净些了,才翻身团过整个被子睡了。她实在没有精神和这个老流氓再计较,她要睡觉。

她没有发现,身后的男人等她熟睡后,展开她的被子,又将她整个人拥进怀里。她整个人还贴在他的凶口上,男人在她头发上印下一吻,拥着她满足的闭上眼睛。

董氏和陆氏的联姻,在s市的整个上流社会中举足轻重,两大家族势力雄厚。今日的订婚宴席安排在王朝酒店的九十九层举行,可谓是名流云集,热闹非凡。

罗蓉璟穿着蓝色的长裙,十寸的高跟鞋,颈上挂着一串名贵的珍珠项链,长发一半被精致的发夹盘在头顶一半随意的披在耳后,让她整个人显的温婉动人。她挽着楚恒的胳膊步入婚宴。

“蓉璟,很高兴今天你能陪我一起出席。”楚恒坚定的让她靠着,温柔的开口。

罗蓉璟微微浅笑,耳朵上的耳环调皮的摇了摇,“楚恒,你我之间就不要再演戏了,我们演戏那都是给别人看的。”

“蓉璟,我不是。”楚恒惊讶的顿住脚步。

“不,”罗蓉璟把手指放在唇边嘘了一下,“你不要再给我说什么深情,让你我都恶心的话。那个叫田如欢的,听说你们在美国的时候就已经在一起了。如果你想娶她,请尽快将签好字的离婚协议书给我,我会非常愿意成全你们。”

“不是的,蓉璟,那是...”他还没说完的话语被一阵惊喜的声音打断。

“蓉璟,你来了。”清冷明亮的嗓音响起,带着非常明显的惊喜。

一对非常耀眼的男女走了过来,男的一身白色燕尾西装,将修长的身材衬托的更加俊朗。女的一身红色的纯手工刺绣旗袍,将她高挑的身子显的更加妩媚动人。

董源直接将她从楚恒手里拉了过来,轻声说道,“我带你去见我的父母。”说完,直接便把她带走。

杜胜杰无奈的笑了笑,朝楚恒道,“抱歉,她就是这脾气。”

楚恒摇了摇头,“没关系,不过没想到,你竟然和董氏联姻了。”

杜胜杰将他带到窗台,笑了笑,“我也到这个年龄了。”

楚恒望着里面觥筹交错的人群,开口道,“我以为你最不喜欢这个,没想到却是你选择了这个。”

杜胜杰望着他依旧终年如一日的神色,脸上的笑容越来越大,似乎有讥,又有嘲,“你果然一直没变。”他忽然觉得没有意思极了,他以前的做法也太可笑。他母亲说的对,男人就不应该行妇人之举,做事要堂堂正正的。

“什么?”楚恒转头一问。

“没事,”杜胜杰拍了拍他的肩,“你好好玩,我先去招待其他客人。”说完不等他回答,直接走了出去。留下楚恒半天也弄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不过没过多会,他就被进场的杜氏一家围住。

罗蓉璟被带到一对中年男女面前,中年男女一见来人便对周围的众人说了句,“抱歉,失陪。”

气宇轩昂的男子微笑的开口,“你是楚少夫人吧,我是董源的父亲,董文书。这位是董源的母亲李月。非常高兴能认识你,上次多谢你救了小女,我们夫妻二人一直想当面对你说声谢谢。一直没能抽出时间,非常抱歉。”

一旁典雅端庄的女子也拉起她的手,感谢道,“上次真是多谢你,我实在不知道说什么好才能表达我的感谢之情。”

罗蓉璟略微紧张的笑了笑,脸上也浮现微红的羞涩,“叔叔阿姨,您们实在太过客气,其实无论是谁在面对那个情况都会那样做的,我当时也没有想太多。叔叔阿姨不用放在心中。”

董氏夫妇慈爱的看着她,千言万语都无法诉说他们的感激之情。他们家只有董源一个独女,如果董源出什么事情,根本无法想象。

幸好婚宴的开始解救了她,楚恒的舅妈焦如燕将她亲热的拉到了身边,让她陪着她说话。

“蓉璟,看到今天婚宴来的这些人了吗?全是s市赫赫有名的人,甚至其他城市的家族也都派了人过来。”

“嗯。”罗蓉璟点点头,听着焦如燕给她介绍。

焦如燕是一位温婉又韵味十足的女人,声音细细柔柔的,非常好听。她给罗蓉璟示意最前面的那桌,也就是楚舒旸所在的那桌。“看到那位夫人了吗?她就是董源的未来婆婆,陆氏的董事长陆姗。”

罗蓉璟瞅了一眼便收回视线,那位夫人眉眼很冷和董源极像,但比董源更加成熟和华贵。那双眼睛更是深如寒潭,她坐的非常的直,一看就是一位严于律己的人。她有听说过这位夫人的事迹,父亲早逝,陆氏差点被吞并,她危难中临危受命,将陆氏发展成今天的模样。

“她旁边的就是他的丈夫盛鸿,那个入赘进陆氏的人,目前经营的公司叫盛世。公司大部分的业务和楚氏有些重合,传言他是楚恒的大伯,但不知道为什么没有被接进楚家。”

罗蓉璟微微一愣,她望了一眼那个看起来温文尔雅的中年男子。他长相斯文,脸庞偏瘦,带着一副平光眼镜,整个人给人一种文雅柔弱的感觉。和楚舒旸完全的不像,也可能是因为母亲不同的关系,但她从未听人说过。突然一道视线扫向她,她偏了偏头,不偏不倚的对上那道目光。那双精湛的眸子在她全身上下扫了一圈,她似乎还瞅见那个人弯了弯眼,勾了勾唇,才将视线移开。

“老流氓。”她在心中不住的骂道。

她对焦如慧疑问的开口,“舅妈,我怎么从未听人提起过。”

焦如慧叹了口气,“那都是二十多年前的事情了,具体的我也不是很清楚。只听说他母亲好像是楚老爷子的初恋情人,未婚生子又被楚老爷子抛弃。后来楚老爷子想将盛鸿接回楚家,楚老夫人不同意,没过几年,楚老爷子和老夫人相继离世,楚恒的父亲继承了楚氏集团,他入赘进了陆家。“

罗蓉璟点点头,也没表示听明白还是没听明白,只是对台上互相交换订婚戒指的两人拍掌祝贺。

焦如慧似乎极深的望了她一眼,趁着酒宴还没开始,拉着她劝道,“蓉璟,上次你流产的事情楚恒已经知道错了,我让你们舅舅狠狠的教育了他一顿。你也放宽心,就原谅他一次。你跟楚恒毕竟还年轻,你们以后还会有孩子的。”

罗蓉璟微微笑笑,望着看过来的表弟杜越示意他过来汇合一起入席。

powered by 句容市茅山镇永兴万家苗圃场 © 2017 WwW.zjju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