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结)主角是祁赫纪清泉的小说by月星夜《快穿之反派总要我生孩子》小说在线阅读

发布时间:2019-03-04 23:03

今天给各位看官老爷带来这本快穿之反派总要我生孩子小说,该小说主要是描述祁赫纪清泉的故事,是本女频小说,各位看官老爷赶紧来看吧,要看书,上花生啊:一直以来一位荣希就是个温文尔雅的贵公子,但是他也从来不知道这个人的力气居然如此之大。他听到荣希用愤怒的声音说出自己的全名之后,甚至有点恍惚:他......他好像从来没有这么生气的喊自己的全名。荣希可管不了那么多了。

快穿之反派总要我生孩子

推荐指数:8分

《快穿之反派总要我生孩子》在线阅读全文

快穿之反派总要我生孩子第18章 初露端倪

华斌的死亡被定性为是“心脏骤停”。

之前的死亡事件离自己很远,大家也都是当饭后谈资说说也就过去了,最多唏嘘一样生命易逝。可是当自己身边的人失去了生命时,大家才真正意识到那些死者的身边人到底经历了怎么样的感受。

华斌的爸爸妈妈都来了。他们哭得撕心裂肺。华斌的舍友也很失魂落魄,找到教务处说什么也要换宿舍。

最近班里的气氛一直都处于低气压状态。

今天的课荣希也准备好了假条,以为朝甘九今天也不会来。可当他进入教室看到熟悉的身影坐在第一排时,他突然就觉得怒火中烧。3

他一下子窜到朝甘九的身边,一把把朝甘九从座位上拉起来便朝教室门口走去。班里也陆陆续续有同学进来,见状都有些奇怪,但也都是善意的避开他们。

荣希把朝甘九带到了一个人烟稀少的地方,一把吧朝甘九摔到墙边,压抑着声音掩盖不住的怒气:

——“朝甘九!”

朝甘九一愣。

一直以来一位荣希就是个温文尔雅的贵公子,但是他也从来不知道这个人的力气居然如此之大。1

他听到荣希用愤怒的声音说出自己的全名之后,甚至有点恍惚:他......他好像从来没有这么生气的喊自己的全名。2

荣希可管不了那么多了。

他看着面前沉默的甚至是有点走神的舍友,眼睛里滑过一丝伤痛。他咽了咽吐沫,试图整理好自己的语言让接下来的话不那么的惊人:

——“你消失了那么久......华斌的事,难道是你?......”1

“什么,”朝甘九听罢,狠狠的皱起眉头,“他是心脏骤停啊,又和我有什么关系。”

“我信你个鬼!”荣希一下子控制不住把声音拔高。3

偶尔路过的同学忍不住看向他们。荣希自知失言,连忙又向那个路过的同学打了打招呼,目送那个同学离开后又接着开始他的严刑逼问。

“华斌那样的......死状,你跟我说是心脏骤停?”

听到这句话,朝甘九的眉头猛然紧蹙。他突然认真的看向荣希,眼睛一瞬不瞬的盯着他:“你看见了?”1

荣希皱着眉头看着他,想到了昨天看到的样子,突然就放开了朝甘九靠在墙上控制不住的干呕。1

他其实也疑惑很久了。

华斌那样的......死态,为什么大家都毫无反应?

朝甘九见状,眉头蹙的更紧了。

面前的人反应这么强烈,毫无疑问,他看到了“真相”。1

这时,纪清泉突然出现在他们面前.4

”你们两个不要闹了,“少年精致的面孔难得的严肃,“辅导员让我们去办公室。”

-——

来到办公室,纪清泉一行人就看见辅导员正襟危坐一脸严肃的坐在椅子上,而她身边,更是围着一圈黑衣警官。

见到纪清泉他们来了,辅导员的脸色更难看了。

她站起来,示意纪清泉几人来到她身边,朝黑衣警官们示意一下,转过脸便严肃的说道:“这几位警官想要和你们谈一谈。”

待会儿辅导员还有会议要开,就算想要在一旁看着也是分身乏术,只好朝纪清泉他们点点头,走过去一一拍了拍他们的肩膀以示安慰后就快步离开了办公室。

......

“所以说,在死者离开之前,你都没有察觉出有什么不对吗?”警官问纪清泉。

纪清泉点了点头。

警官也点了点头,在自己的小本子上写写画画。

三个人很快就被审完了。警官们又重新聚在了一起小声探讨着什么。

其中,一个警官没有控制好音量,明显是对调查结果有些惊讶:“奇怪,太奇怪了。尸检发现死者没了心脏,可是死者的身上又没有任何的伤痕......”

听到了这番话,纪清泉三人又是一阵沉默。他们互相看着对方,不同的眼睛里都掩藏着不同的表情。

最后,还是朝甘九首先打破了平静。他看向纪清泉,眼里满是沉重:“你最终还是没相信我说的话,对吗?”

“什么?”荣希和纪清泉同时反问道。1

朝甘九自知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最终还是选择了沉默,三人就这么心思各异的站在辅导员办公室里等着警官们让他离开。

纪清泉感到了深深的无力。

就算只是短短的相处,纪清泉也感受到了华斌其实是一个胆大心细还有那么一点儿别扭的孩子。

最近的舍友如此的平静,让他有点儿懈怠了。

对啊,这可是个恶鬼。

纪清泉感觉到自己的心情已经跌落到谷底。

这是自己的惩罚任务世界。

没有光环,没有外挂,甚至连任务对象的好感值插件都没有。

攻略了那么多个世界,只有这个世界他是最狼狈最无力的。

明明知道身边的人就是罪魁祸首,却没有办法阻止他,甚至是双方坦明身份都做不到。

这次的他,真的能顺利攻略完毕通关吗?

那点儿刚刚生根发芽的情感,又该置于何地?

-———

警官们到最后又缠着他们问了许久,得到许可后又带他们去了警局进行笔录。等到纪清泉再搭上回宿舍的电梯时,都已经到晚上了。1

走廊的灯光明明暗暗,时不时发出不堪重负的“兹拉”的声音。尽头处,安全出口的灯牌发出幽幽的绿光。昏暗的氛围中,那绿色的荧光仿佛染上了一种蛊惑的力量,指引着人走向那一头的黑暗。纪清泉站在那儿望向走廊尽头,突然感觉到有些毛骨悚然,就加快步伐窜到宿舍门口迅速打开了宿舍门。2

关上门后纪清泉松了口气。正当纪清泉回过身要打开灯的时候,一只手突然捏住了他的手腕束缚了他的动作。

?!

还没等纪清泉反应过来,他就突然落入了一个冰冷的怀抱中。背后的人紧紧的抱着他,接着一道冰冷的鼻息打在了脆弱的颈项处。

接着,一个柔软的湿滑的条状舔了一下他的耳垂。

“唔?!”

powered by 句容市茅山镇永兴万家苗圃场 © 2017 WwW.zjju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