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你似蜜桃般甜蒋柏川徐烟小说第13章节完整阅读

发布时间:2019-03-04 22:41

这本连载中小说你似蜜桃般甜讲述了主人公蒋柏川徐烟之间的事情,这是著名作家梁丘的倾心巨作,你似蜜桃般甜精选篇章:徐烟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在医院,惨白的颜色充斥整个房间,猛烈跳动的心脏在摸到隆起的肚子后才镇静下来。

你似蜜桃般甜

推荐指数:8分

《你似蜜桃般甜》在线阅读全文

你似蜜桃般甜第13章

徐烟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在医院,惨白的颜色充斥整个房间,猛烈跳动的心脏在摸到隆起的肚子后才镇静下来。

幸好宝宝没出事。徐烟心有余悸地松了口气。

在家的时候,她就不应该当着他们的面说报警的,这无疑是在火上浇油。只是当时看到她们摔了那么多东西,一时冲动了。

这时,有人推门进来。

“你醒啦?!”

蒋柏川?他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徐烟虽然疑惑,却也动作迅速地拉上被子盖住自己肚子。

“你怎么在这?”

蒋柏川没回答,担忧地反而问她:“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没,就是后脑勺有些疼。”徐烟撞到的就是脑后的地方。

“那就好,医生说你气急攻心,又撞脑袋就晕过去了。”蒋柏川在病床边沿坐下。

见他靠得近,徐烟下意识往另一边挪了挪,与他隔出距离。又问他:“你怎么在这?”

蒋柏川叹了口气,意味不明地目光看了她一眼。

“是我送你来医院的。你朋友打电话给我,我赶到的时候,救护车还没到,只有两个保安陪着你。”

“只有两个保安?”砸她家以及推她的那三个大妈呢?竟然跑路了?徐烟心里不高兴。

“对了,水晶!我要给水晶回个电话。”她晕倒的时候还在和水晶通话中,她这么久没消息估计要吓坏了。“手机,我手机呢?”

蒋柏川轻轻压住她到处翻找的手,“不要急,我送你到医院后已经和她说了。你的手机有可能落在家里了,可以先用我的。”说着把自己的手机递给徐烟。

徐烟想都没想就接过来,拿过来一看上面就是水晶的通信录页面,没来得及细想他俩什么时候交换过号码,旋即拨打过去。

五分钟后,因为徐水晶有事走开,徐烟便挂了电话,把手机还给蒋柏川。

“谢谢你。”徐烟衷心道谢,“不仅是手机,还有谢谢你送我来医院。”在那两个小区保安不阻止闯入家中的三个大妈的时候,徐烟已经对他们不抱希望,要是蒋柏川没赶到,她真不敢想象自己摔地上晕倒的后果。

“我现在没事了,蒋先生工作应该很忙,我就不耽误你了。”言下之意就是你可以走了。徐烟还想等他离开后问医生关于肚子里宝宝的事。

徐烟说完还面露笑容地等待恭送蒋柏川,却发现对方听完自己的话后目光锐利,似乎很不爽地凝视自己。

徐烟一头雾水,不知哪句话得罪了他。

“我已经知道孩子的事了。”蒋柏川脸上变得严肃,眼神直直望进徐烟的眼里,像是想要从眼里寻找点东西,又像是在等候她的反应。

听到蒋柏川的话,徐烟怔住了。他知道她怀孕的事了?

“为什么不告诉我?”蒋柏川问。

当时徐水晶来电话让他赶去小区,蒋柏川并不知道徐烟怀孕的事情,所以当看到徐烟挺着肚子晕躺在地板上时,他抱起她的手都在不受控制地颤抖。随后送到医院,听到医生说没大碍才敢松懈下来,也无比庆幸自己开车赶去得及时。

他以为徐烟醒来后会正面告诉自己孩子的事,然而等着他的却是她在见到自己进病房后掩耳盗铃般地用被子挡住,完全没有告知他的意思。

现在竟还想赶走自己,蒋柏川不可能还开心得起来。

徐烟撇开脸,心里警惕起来,撒谎道:“不是你的,为什么要给你知道?”

“小骗子。”蒋柏川嘴里的话落下,抬起手钻进被窝。

蒋柏川温热的手掌覆盖在自己肚皮上,徐烟僵了僵,有些不习惯他的触碰,下意识想推开,奈何对方的气力占了上风。

第一次抚摸怀着孩子的肚子,滚圆滚圆突起的肌肉似乎因为胎儿比往常还绷紧些,蒋柏川不敢太用力。

“医生说孩子很好,现在接近五个月大了。”听到医生说这个话时,蒋柏川便知道这个孩子是他的。差不多五个月前,他和徐烟在酒店渡过了美好的一天。那天之后又过了大约两个月,徐烟便无端端要求和自己当回陌生人。

听到孩子很好,徐烟放宽了心。但又看蒋柏川这样,徐烟有些急:“孩子真不是你的。既然我能和你发生关系,当然也能和别人发生关系。”

蒋柏川却表现得非常耐心,柔和地回答:“你不会,你的第一次给了我。”

徐烟还想嘴硬,可再把脏水往自己身上泼,这个谎言也没了继续编下去的必要。

良久,徐烟才闷闷地说话:“我留下孩子并不是图你什么。”

蒋柏川讶异于她突然的解释,事实上在他知道她怀了孩子的事后从未往那个方向去想过,因为他知道所有所谓的安全措施都会有失败率。“我知道。”

“徐烟,我会负责。”蒋柏川一脸郑重,眼眸透着清澈亮光。

闻言,徐烟脸色变了又变,躲开他的目光,变得冷漠:“我也不是为了让你负责。”说着,使力推开了他仍旧放在自己肚皮上的手。

蒋柏川错愕,“你不是想生下来吗?”既然要生下来,他为这个孩子负责不是最好的结果吗?

徐烟咬唇,没有回答。她根本就不想蒋柏川知道孩子的事,又何来让他负责?

见她默不作声,蒋柏川的眸子渐渐变冷。

在今日的事情发生之后,他就不可能还是若无其事地当这个未出生的孩子不存在,徐烟不能单方面把他排除在外。“这也是我的孩子,我是孩子的爸爸。我已经33了,我们可以结婚。”

“原来你33岁这么大年纪了?”徐烟关注点完全不在同一水平线上,听到他的年龄显得有些震惊。她一直以为蒋柏川30岁不到的,实际却是在奔4的路上。

蒋柏川哑然,心塞塞的。第一次有人当着他的面嫌弃自己年纪大。

“别人都说男人四十一枝花。”蒋柏川幽幽地回答,何况他离四十还有一段距离。

“我才24。”徐烟回他,紧接着又说了一句:“我不想。”不想被负责,不想因为孩子而结婚,她留下宝宝只是为了自己,所以别再和她说负责、结婚这些话。

徐烟一脸认真,心底却知年龄的理由有多么离谱。但她现在知道的是,蒋柏川知道宝宝的存在,果然想来和她抢宝宝,这样的场景正是徐烟最不想看到的。

蒋柏川面色冷峻,握住床栏杆的手背青筋显露。他算是领悟她的良苦用心,说的每一句话都是为了撇开自己。

powered by 句容市茅山镇永兴万家苗圃场 © 2017 WwW.zjju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