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结局)重生之男妃该宫斗了司徒炼沈渡离小说在线阅读

发布时间:2019-03-04 22:41

司徒炼沈渡离小说哪里看,请到本小说观看这本重生之男妃该宫斗了小说吧,这是作者木鱼腐朽的倾心巨作,这本是一本耽美小说,女频小说精彩章节预览:若只是一两株也就罢了,在秦钱的面前,放眼过去,都是星星点点的花。秦钱情不自禁,兀自往其中一株山茶花走去,他怔怔地望着一朵洁白的花朵儿,仿佛一切尘世间的纷纷扰扰都暂时忘却了。他不由自主地采撷一朵,放在自己的鼻前,嗅了嗅,一股淡淡的清香扑鼻而来。

重生之男妃该宫斗了

推荐指数:8分

《重生之男妃该宫斗了》在线阅读全文

重生之男妃该宫斗了第十七章 入主清风宫

小路子翘起了兰花指,柔声道:“主子,您可千万别这么想,实话告诉您,依奴才拙见,皇上会攻打风雪国,很有可能是为了您呐!”

“嗯?为了吾?此话怎讲?”秦钱不由得勾起了好奇心,想听听小路子有何高见。

小路子捂嘴而笑,勾唇道:“嘻嘻,昨夜您不就侍寝了嘛!而且,早上皇帝陛下居然当面向太后请求将您册封为妃!要知道,咱皇上一直都是孤家寡人一个,太后也一直为此事而烦忧。”

说到这里,小路子顿了顿,他露出了一抹欣慰的姨夫笑,又继续说道:“可如今,皇上自己主动说要纳您为妃,甚至还同意太后娘娘的附加条件……这足以说明,他对您是一片真心!”1

闻言,秦钱又提出疑问:“那太后提出来的附加条件又是什么?”

小路子抬头,看见不远处站着几个守卫,小路子只好放低声音,耳语道:“太后的条件是纳姜家的七姐妹为妃,还有立丞相苏明阳之嫡长女苏雪眉为后!”

“你怎么知道这么多呢?”秦钱又觉得不可思议,这小路子怎么都对一切好像了如指掌似的。

“其实我那时候就在旁边。说真的,我可是皇上身边,除了安公公外,皇上最亲信的太监……之一!”小路子大言不惭道。

秦钱隐约觉得,这个拥有一张娃娃脸的小太监身上,竟然有着跟他一样的特质,那就是都对自己很有信心,有种蜜汁自信。

“啊哈哈哈,既然你是皇上身边最为亲信的太监之一,那你应该知道很多关于司徒炼的小秘密吧?”秦钱便急忙往小路子的身体凑近了些,想从他嘴里挖掘出关于司徒炼更多不为人知的事情。

小路子沉吟片刻,如今,他已经是变成伺候沈渡离衣食住行、吃喝拉撒睡的太监,那自然是得对沈渡离效忠。

于是,小路子便真的对秦钱吐露真言:“呃,其实,我了解的也不算多,我只知道……皇上喜欢的是叶不归叶大人。”

秦钱额头飘过三条黑线,撇嘴道:“切,这也太狗血了些叭!他喜欢他,他又喜欢他,而他又偏偏喜欢他!”3

八卦心在作祟,小路子也歪着头,纳闷道:“沈主子,您所说的他他他,分别指的又是谁呢?”

秦钱和小路子那一双清澈得宛如池水的眸子,对视了一眼,摆手说:“算了,你还太单纯了,我可不能带坏小朋友。”

两个人一路上说叽叽喳喳地说个没完,而秦钱也从小路子口中打听到不少的消息,司徒炼刚刚册封的妃子,除了他以外,还有七位妃子,分别叫姜赤赤、姜橙橙、姜黄黄、姜绿绿、姜青青、姜蓝蓝、姜紫紫,外加一位刚册立的皇后苏雪眉。5

“这七个妃子的名字,你他妈的是在逗我的吗?赤橙黄绿青蓝紫,难道她们是七彩斑斓的彩虹?还是七仙女下凡呢?”秦钱忍俊不禁。

“额,她们不是彩虹也不是七仙女,她们是姜太后的侄女。”小路子给秦钱解释道。

秦钱一下子恍然大悟,敢情这姜太后是肥水不流外人田,把自家的亲侄女都嫁进皇宫当妃子。

“嘿嘿,主子,您的清风宫,已经到了!”小路子笑嘻嘻地提醒道。2

秦钱一抬头,瞧见宫门上方挂着一块龙凤纹的金色牌匾,上面赫然地写着“清风宫”三个大字,在太阳底下,闪着金灿灿的光芒。

“这就是清风宫啊!”秦钱一边说着,一边往里面走去。

宫门两侧站着的两个宫女和两名太监忙给秦钱施礼请安,齐声道:“恭迎沈选侍入主清风宫。”

“免礼。”秦钱只说了这两个字,便迫不及待地往庭院走去。只见这清风宫里面,种的是白色山茶花。小小的花朵儿,洁白而美丽,宛如挂在枝头上一小撮的雪花似的。

若只是一两株也就罢了,在秦钱的面前,放眼过去,都是星星点点的花。

秦钱情不自禁,兀自往其中一株山茶花走去,他怔怔地望着一朵洁白的花朵儿,仿佛一切尘世间的纷纷扰扰都暂时忘却了。

他不由自主地采撷一朵,放在自己的鼻前,嗅了嗅,一股淡淡的清香扑鼻而来。

“主子,这山茶花可都是皇上亲手种的呢,每年种十株,一共种了八十株。”小路子微笑着跟秦钱解释道。2

“嗯???这花是司徒炼亲手种的?没搞错吧?就他那个冷傲得自负得不可一世的人,怎么可能还会种花?”秦钱惊得下巴差点掉下来。

小路子也惆怅道:“据说,好像是为了叶大人而种的。可是,皇上到现在都还没跟叶大人吐露心声……”

“哦……看不出来嘛,他还是个痴情种。”秦钱笑着,而他也忽然意识到,说不定这清风宫就是司徒炼为叶不归所准备的。

既然叶不归没这个福气享用,那么就由他这个来自二十一世纪的科学家勉为其难地代为享受了!

秦钱嘴角微微上扬,迈着轻快的步伐朝寝宫里走了进去。

他来到了自己要居住的寝宫里,这里的东西都透出一种古典的韵味,挂在墙上的山水画,还有角落里摆放的名贵花瓶,就连屏风也是那么的典雅别致,绘了一幅百鸟朝凤图。

可惜,秦钱一点都欣赏不来,他晃了一圈,发现了一个严重的问题,那就是这里竟然没有牙刷和牙膏!

“呃,恕吾冒昧的问一句,小包子,你平时都是怎么刷牙的呢?”秦钱抱着不耻下问的虚心求学的态度,一脸恳切的问道。

小路子眉头一皱,道:“主子,我不叫小包子,我叫小路子。刷牙?什么是刷牙?”

这个问题,秦钱问得有些吃力,他这才意识到,他穿过来的这个朝代,很有可能根本不用刷牙,他只好又换了个问题:“那你们每日清晨起床时,难道不会觉得口中有异味吗?还有在用早膳前,难道不会难受吗?”

“哦,原来是这个问题啊!”小路子这才恍然大悟,他从身上拿出了一个白色的瓷瓶,上面还有梅花的图纹。

“这是什么?”秦钱好奇地盯着那白色瓷瓶。

小路子眉眼弯弯,笑吟吟道:“这是薄荷水,只要在吃饭前用这个漱口,就没有异味了,还有提神醒脑的功效,是居家旅行必备良药。”

“噢……”秦钱瞬间明白过来了。他迫不及待地从小路子手中接过来,仰头灌了一口,然后快速的漱口,冰冰凉凉的感觉从口腔上涌到了他的脑门。

这酸爽的感觉,仿佛吃了炫迈口香糖似的,爽翻了。小路子忙拿了痰壶,好让秦钱往里面吐。

“好了,多谢。”秦钱对小路子露出了一抹宛如桃花般绚烂的笑容。

此时,秦钱的目光落在了那张古色古香的床榻上,他最注重的便是衣食住行,而在‘住’这一项里,一张舒适安稳的床,对他来说是极为重要的。

“嗯?这木床是为吾准备的吗?”秦钱仔细地端详着木床。

入眼的是镂空雕花,麒麟、花卉、祥云……一草一木,一花一鸟都是那么的栩栩如生。这木床上的精致雕花透着工匠精湛的技艺和严谨的雕刻态度,然而,秦钱又发现一个很严重的问题!这木床,硬的跟铁似的,要他躺在这样一块木板上,他的小蛮腰如何能受的了?

“回禀主子,这是三檐六柱镂空立体雕花木床,的确是为您所准备的。”小路子脸上又挂着他的招牌式微笑,笑不露齿,让人如沐春风。

听到这句肯定的话,秦钱眸中闪过一丝的寒光,勾唇道:“既然是为吾准备的,那接下来,这张床的使用权也就是吾了!”

小路子还没明白过来他说的这句话是什么意思,秦钱就已经走到了书桌前,自己研墨,提笔写下了一张“清单”,上面罗列着自己所需要的东西。他将这张清单递给了小路子。

“沈主子,您这是……”小路子纳闷地接过来那张宣纸。只见上面密密麻麻的写了许多东西,许多都是寻常能看得到的东西。

“你只要照着我上面所写的去帮吾找来即可!”秦钱浅笑盈盈道,为了能够实现他改造木床的想法,他所写的东西,也都是寻常能见到的。

小路子盯着这清单,这上面的兔毛、鹅毛什么都还浅显易懂,可唯独‘铁丝’二字,他不明白是啥东西,他只好面露难色,对秦钱说道:“主子,这铁丝是何物呢?”

“不科学啊,你们流火国明明有铁剑,怎么会连铁丝都没有呢?”秦钱惊惑道,他在铁牢的时候,看到那些官兵也有拿铁剑的。

“哦,铁剑倒是有的。”小路子一拍脑门,回答道。

“那就好,你也可以拿些铁块或者铁剑过来!”秦钱笑眯眯道。

小路子正准备离开,秦钱又喊住了他,大声道:“等等,你先去端些食物过来,吾肚子饿了!”

小路子便命人去御膳房带些饭菜过来,秦钱这才开始吃饭。

powered by 句容市茅山镇永兴万家苗圃场 © 2017 WwW.zjju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