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主角是玄极天余慕晴的小说by林阿楚《复仇冷姬浪宫主》小说在线阅读

发布时间:2019-01-05 12:10

寒冬腊月闹书荒,要看书,找花生!花生小编近日带来这本古言小说,小说的主人公是玄极天余慕晴,目前此书正处于连载中状态,一起来阅读阅读:晴儿,你怎么会武艺,是谁交你的?这些年你到哪儿去了,为什么不来找我?”柳应元特意接近冷姬身边。冷姬并不回答,只是专心的攻击着柳应元。柳应元不死心继续追问,“晴儿,你怎么不理我?你从前都不会这般反抗我,更不会这样狠心待我,你究竟是怎么了?谁把你教成这样的?”冷姬仍不理睬,只是加紧了攻击。

复仇冷姬浪宫主

推荐指数:8分

《复仇冷姬浪宫主》在线阅读全文

复仇冷姬浪宫主第十八章 是冷姬还是余慕晴?

柳应元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余慕晴明明在他面前摔下了迎海崖,那里地势陡峭,余慕晴不可能还活着。不,她不是余慕晴,不是...,可那模样明明就是....

“不...不.可能,你...明明...死了,怎么...怎么?”看样子苏绛红被吓得不轻,

“绛红?你怎么了?快起来!”苏志权拉扯着自己的女儿,对她的表现很不满意。

“爹....爹...她...她..就是...余啸风....女儿”苏绛红在苏志权的搀扶下勉强起身,理清了思路。

“你是说,她是那个带着极地珠跳崖的小丫头?”苏志权错愕的看着冷姬,随即仰天大笑起来,

哈~哈~哈~ 哈~哈~哈 哈~哈~哈~

“天助我也,天助我也啊!我本以为再无寻获极地珠的机会,想不到如今却又自动送上门了!这就是命,就是命!!!”

玄极天看着冷姬淡漠的脸,心情有些矛盾。一方面他希望冷姬镇定自若,一方面他又希望看到真实的冷姬,是否如表面那样绝情冷静,至少能知道她报仇的欲望是否如当初强烈。面对青梅竹马的情郎,又会不会旧情难忘?这才是玄极天所担心的事情。

“这位公子,怕是认错人了。小女冷姬,乃宫主的奴婢,不是什么余慕晴,也没有极地珠。”冷姬矢口否认。

“不..你是晴儿,你是我的晴儿,”柳应元稍稍恢复了理智,想要上前确认冷姬的身份,被苏绛红挡下了。

玄极天和冷姬对看了一眼,玄极天心里已经十分恼怒,这个伪君子,还有脸说什么“我的晴儿”,忘

了当初是谁逼她跳崖的,现下又来这里故作深情的模样,实在可恶。

“元哥,你昏头了,那小贱人已经死了。就算不死,也是恨着你的,你快醒醒吧!”苏绛红阻止柳应元,两人拉拉扯扯,纠缠着局面。

“我没工夫看你们在这里演戏,我要带绛雪走了。”寒澈不理会眼前的混乱,打横抱起苏绛雪,往出出口走去。

“想走,没这么容易。”苏志权上前拦住去路,一招掏心,直取寒澈的前胸,他知道绛雪是他的弱点,攻击绛雪,寒澈便没有还手的能力。

苏绛红带的随从和齐民,婉娘他们相继交战,冷姬,玄极天也上前打斗,想要杀出一条血路。

“不...晴儿..不会武功。“柳应元被动的加入战斗,看着冷姬灵活的身手,难以置信。众人斗得是馄昏天黑地,苏志权趁寒澈转身的当口,迅速奔向太虚真人的肉身,一探究竟。

”八宝琉璃炉,在谁的手上?再不交出来,别怪老夫大开杀戒。“苏志权凝聚了一股剑气作为武器,不好,是玄天剑。玄天剑根本不是一柄实体的刀剑,而是练习之人,达到剑人合一,以真气为剑锋,以意念御剑。在对敌时,可分散成无数小剑,令对方无暇分身,难以招架;也可合成一柄,一击即中,令对方一蹶不振,是苏志权的成名绝技。

“大家小心,注意躲避老贼的剑锋。”玄极天提醒着众人,这样纠缠下去,他们是毫无胜算,必须要找个办法脱身才是。

“晴儿,你怎么会武艺,是谁交你的?这些年你到哪儿去了,为什么不来找我?”柳应元特意接近冷姬身边。

冷姬并不回答,只是专心的攻击着柳应元。

柳应元不死心继续追问,“晴儿,你怎么不理我?你从前都不会这般反抗我,更不会这样狠心待我,你究竟是怎么了?谁把你教成这样的?”冷姬仍不理睬,只是加紧了攻击。

起初柳应元觉得她不过是学了些防身用的拳脚,没想到几招下来,柳应元差点被冷姬击中。冷姬与他对战,招招狠辣,半点不留情面,一点也不似曾从前的晴儿。

晴儿柔弱,平日里对他是千依百顺,言听计从。除了纳妾一事从未反抗过他,哪怕最后她不肯交出极地珠,不过是因为苏绛红的缘故。若那日不是她在,晴儿又误会了余伯伯的死,假以时日秦晴儿必会将极地珠交给他,事情就不会到这个地步,一切都怪苏绛红。

冷姬心里想过千万种见面的场景,有针锋相对的,有他跪地忏悔的,唯独没有一种想今日如此仓促,他竟然只关心自己在哪里学的武艺,为何不似从前听话,还有脸问?当然是被你们逼的。杀父之仇,灭门之祸通通涌上心头,冷姬手上更不饶人,大有致命的意思。

苏绛红见二人纠缠,不甘心也要插一杠子。

“你这小贱人,死了也不安分,还要来纠缠元哥,我今日便结果了你,让你彻底死透了。”苏绛红长抽出她的独门武器,霹雳九截鞭。这种鞭子经过改造,在每一节上都有倒刺,一旦被打伤,倒刺便会顺势勾住皮肉,稍加用力对手连皮带肉都被勾带下来,是苏绛红特意改造。

玄极天正帮着寒澈抵挡苏志权,生怕苏绛红伤到冷姬。这女人自己心狠手辣,用的武器都比别人的恶毒,若她与柳应元联手,冷姬恐怕抵挡不住。

“你这个女人,嘴巴给我放干净点。要敢伤她一点,我要你全家陪葬。”玄极天的武功远在苏,柳二二人之上,应付他们绰绰有余,打斗间他不着痕迹的将冷姬护在身后,不让苏绛红伤她分毫。

可眼前的形势不容乐观,在这么纠缠下去,他们绝对落不着好。葛齐民对玄极天使了个眼色,失示意他退到梓宫的乾卦,也就是地宫的西北角。寒澈见状,也随玄极天退到乾卦的位置,众人形成一个扇形,在地宫的西北角。

葛齐民见机不可失,按下墙上一块标有乾卦的活动石块,众人脚下移动旋转,众人便转入了一个另外的空间,苏志权他们被搁在了外面,而机关窍门在这边,苏志权他们就是想追也无法穿破石壁,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他们逃走。

“你这小子,有路怎么不早说?“玄极天拍拍葛齐民的头,喘了口气。

“我也是,刚想起来。我爹说,这个布局的机关是姤卦,为女壮,必在乾卦,留一生门,以供工匠逃生之用,这是规矩。刚才生死关头,我才想起来。”葛齐民无辜的分辨起来。

“阿弥陀佛,好在有惊无险,否则我们就要葬身此处了。”婉娘双手合十,忙对着天拜拜。

“这条路,通往哪里?“寒澈并不关心其他,只是绛雪的伤势必须马上医治。

“这里出去是葛家村旁,一个叫王家堡的地方。王家堡堡主和我爹是八拜之交,小时候还抱过我,是个不错的长辈。那里应该可以落脚,也好医治苏姑娘的伤势。“葛齐民拍着胸脯保证,众人不再耽搁,一来追兵在后,二来苏绛雪的伤势确实需要医治。

powered by 句容市茅山镇永兴万家苗圃场 © 2017 WwW.zjju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