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结)复仇冷姬浪宫主玄极天余慕晴小说阅读-复仇冷姬浪宫主林阿楚在线阅读

发布时间:2019-01-05 12:10

复仇冷姬浪宫主小说是著名作家林阿楚的原创小说,小说讲述了玄极天余慕晴的故事,小说复仇冷姬浪宫主已上线,一起来本小说阅读网阅读吧:极天,你知道瞎子最怕什么吗?瞎子最怕天黑。或许对于他来说,世界本就是无边无尽的黑暗,没有什么不同。但只有瞎子知道,天亮和天黑是不同的,天亮有阳光的气息,有花鸟鱼虫的欢笑,瞎子习惯了黑暗,更能体味出天亮的可贵。他之于我来说,便是天亮。人生只要有他,我即便是瞎子,也不用担心天黑,他便是那样的存在。”

复仇冷姬浪宫主

推荐指数:8分

《复仇冷姬浪宫主》在线阅读全文

复仇冷姬浪宫主第十一章 冷姬的心事

李大海果然听婉娘的话,大派英雄帖,在沙海帮的新建的总坛,也就是一个月前的葛家村,大摆流水席。听着苏绛雪的描述,玄极天知道机会来了。

“你去告诉他们,就在开席那天动手,以摔碗为信,务求速战速决。传好消息之后,暂时不要再联络。以防不测。”

玄极天部署好一切之后,坐在绛雪的房间里,独自喝着闷酒。玄极天就是想不明白,什么玄天石,极地珠到底有什么稀罕的?几乎所有人都在争夺它,武林至尊,号令天下有那么好吗?成了第一,便时时要做好被人挑战的准备,击退了一个,又来一个,源源不断,永不停歇。倒不如和心中所爱,风花雪月,游历人间,岂不快哉?

玄极天心思自然而然又转到冷姬身上去,若是冷姬愿意放下仇恨,他愿意一辈子和她耳鬓厮磨,不再理会什么武林恩怨。玄天石,极地珠,爱谁抢谁抢,反正他是一点也不在意。

可转念一想,若没有这极地珠一事,冷姬恐怕早已嫁作人妇,过着相夫教子的生活,哪里会和他这样一个声名狼藉的魔宫宫主在一起呢?可笑眼下,自己只能用报仇来羁绊她,好让她留在自己身边,不再去想她那青梅竹马的情郎。

隔壁窗台传来一阵陶陨的声音,凄楚悲切,曲折蜿蜒,不难听出吹陨人的心中一片愁云惨雾。导倒像是...像是..冷姬。

”冷姬,有心事?”玄极天语气肯定,仿佛知道冷姬的心事。

“夜半无聊,吹着玩儿罢了,打扰主人安寝了。”

“并没有,冷姬。这三年里,我看着你一日比一日老成,一日比一日冷静。可你第一次杀人的模样,我始终历历在目。你....有没有后悔?”玄极天平静得说着,仿佛昨日重现。

“后悔?主人说笑了。冷姬早就是个死人了,死人是没有资格后悔的。”冷姬语气有些嘲讽,听在需玄极天耳里,却不是滋味。

“不要用这种口气,冷姬,你知道我的意思,你本可以不必参与其中。”玄极天有些激动的打断她,

“主人...”

“叫我极天,”玄极天声音忽然温柔起来,有些唐突,却蕴含着无限的魅力和邀请,令人不由自主的沉沦。这里面的认真和深情,是冷姬从未听过的。

“呃,奴婢不敢。”

——————窗那边没有回应...

“主人?主人?...”冷姬无奈的摇摇头,这个玄极天有时候固执得像个孩子,

“极天,你知道瞎子最怕什么吗?瞎子最怕天黑。或许对于他来说,世界本就是无边无尽的黑暗,没有什么不同。但只有瞎子知道,天亮和天黑是不同的,天亮有阳光的气息,有花鸟鱼虫的欢笑,瞎子习惯了黑暗,更能体味出天亮的可贵。他之于我来说,便是天亮。人生只要有他,我即便是瞎子,也不用担心天黑,他便是那样的存在。”隔着墙,冷姬好似换了一个人,比平时更有温度。

这边的玄极天,心里咒骂了千万遍。这个该死的青梅竹马,为什么不让他早一步遇到冷姬,偏偏让他打了尖,插了队,否则冷姬爱上的人一定是他。

“但那一夜,让我彻底坠入黑暗。一张张世间最恶毒,最龌龊的嘴脸呈现在我眼前,爱人的背叛,亲人的离世,连我情同姐妹的侍女也不能幸免遇难。那个曾经给我温暖和光亮的人,完全消失了。我也就像瞎子一样,再也没离开过天黑。“说着说着冷姬开始哽咽。

“所以啊,既然已经身处黑暗,那又何妨多些人来陪我呢?反正我是再也做不回,那个满心爱恋,天真懵懂的小姑娘了,杀不杀人有什么打紧的。”

“你...你.怎么?”玄极天纵身飞跃到冷姬的窗台前,一把将冷姬紧紧抱住,力道太大冷姬一时也挣扎不开。

“冷姬,对于我来说,你永远是我初见的那个小姑娘。活泼乖巧,韧劲十足,这一点我从未怀疑,即便是冷姬你本人,也不行。”

“极天...“这句话莫名温暖了冷姬的心,这些年为了报仇,为了查出事情的真相,她早已没有了自己 的情绪,也忘记了自己当初的美好。

她求玄极天教自己武功,不要命的练习,为的就是能早日报仇。她还记得,第一次杀人的时候,是两年前为了得到花无常庄子的地图,那是花无常的管家。平日里喜好狎玩女童,不少总角少女断送在他的手里,是个十恶不赦的人渣。

她还记得那贼人临死前的眼神,十分惧怕又是哀求,鼻涕眼泪流了一脸,最后竟然还便溺失禁了。她以为自己会发抖,结果她手起刀落,动作连贯凌厉的结果了他的狗命。从那时起,那便知道自己变了。说不上来哪儿不同,但就是变了。

或许是接受了,或许是心死了。这个世界根本不需要多余的怜悯,对于人渣败类,便不要指望他们讲道义,讲仁义。曾经的他是如此,所谓名门正派亦是如此。所谓”天真善良“,”乖巧活泼“都是世间男子和闺阁小说,哄骗小女娃的玩意儿,好让她们逆来顺受的借口罢了。

曾经这样无知的她,连自己都嫌恶,玄极天却异常珍视,她冰冷的面具开始碎裂,守卫森严的心防被这男人几句话,冲得溃不成军,心里满是柔情。

“极天,我...”冷姬想要抬起头,跟玄极天说自己没事,

“唔...嗯...”玄极天立刻撷住冷姬的唇,给了她一剂强烈的吻,反复的吮吸着她的唇,在她嘴里尽情纠缠,像沙漠中饥渴已经的旅人,疯狂的寻求甘霖的滋润。

冷姬从未经历过如此强烈的纠缠,脑子里混混沌沌,心绪起起伏伏,只得依附随着玄极天起舞,两人在窗台边吻得难舍难分,玄极天逐渐收紧力道,将怀中的冷姬抱得更紧,滚烫的唇开始在冷姬的颈脖处流连,炙热的气息像烙印,随着玄极天在冷姬的狷狂,在冷姬身上烙下烙印,玄极天不再满足于此,对冷姬愈发渴望,正打算将冷姬抱到塌上,继续他的侵略....

“咳..咳...咳..,师弟,打扰了..”门外男子清亮的嗓音打断了激情中的两人,

男子的声音如冷水,将冷姬浇回现实,立即推开了玄极天,阻止他的“进犯”。

玄极天好不容易逮到机会,将长久以来压抑的情感宣泄而出,偏偏杀出这样一个程咬金,吓跑了佳人。可恶,就差一点,他就得手了。再看眼前的冷姬,驼红的脸颊,微仲的嘴唇,初尝情欲的悸动和那双微湿的双眸....

玄极天没有犹豫的再次截住冷姬的唇,慢慢的啃咬厮磨起来...

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

门外再次想起急促的敲门声,

“玄宫主,我绛雪楼可不是你的温柔乡,要亲热回你们北海岛去,我们这儿可有正经事呢!”苏绛雪促狭的声音响起,冷姬是又羞又气,万年不做错事的,现下被逮个正着。日后不知要听苏绛雪多少“闲言碎语”。

玄极天低咒一声,为冷姬拢好领口,轻轻的吻了吻冷姬的额头,冷姬反应过来,迅速整理好自己的衣衫,极力平复情绪,压下心中的起伏,随玄极天开门去了。

门外,站着一位白衣公子,年纪略比玄极天大上一些,是了他方才称玄极天师弟。那就是他的视师兄咯,冷姬无暇顾及别人,向玄极天恭敬的行了礼,便头也不回的退了出去。

”冷姑娘,你跑什么呀?这儿不是你房间吗?“苏绛雪促狭的嚷着,扇面半着,掩着她的笑意,存心捉弄着冷姬。

“寒澈,管好自己的女人。”被打断好事的玄极天,语气自然也好不到哪里去。

男人没有说话,只是淡淡的看了苏绛雪一眼,苏绛雪便不再多言,没好气的关上了房门。

”师弟,他来了。“男人用压低了声音,缓缓的说明来意。

powered by 句容市茅山镇永兴万家苗圃场 © 2017 WwW.zjju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