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本)《青芒之雇主请矜持》(骨玉邪梵音)小说阅读by梵胖

发布时间:2019-01-04 18:40

连载中小说青芒之雇主请矜持是著名作家梵胖的一本原创小说,小说的主角是骨玉邪梵音,该小说划分在女频小说,现情小说青芒之雇主请矜持精选篇章:二人不敢松懈半分,以她的判断地面上最少还有十几个身手不凡的人,这一炸要把所有的人都吸引过来了。果不其然,梵音刚想到这儿,就听到周围不远的地方传来几道急促的奔跑声音,速度很快要不了多久他们就会遇见了,现在闪躲改道已经不行了,因为她感觉出其他几个方向也有人正在向这里集中。

青芒之雇主请矜持

推荐指数:8分

《青芒之雇主请矜持》在线阅读全文

青芒之雇主请矜持第六章

“准备。”低哑的声音包含着危险和警惕,她丝毫不担心身侧男人听不懂,因为她知道他也感觉到了。

骨玉邪当然知道梵音让他准备什么,面色一正眼神警惕的盯着正前方,无意间扫视到身侧腰背微微拱起的人儿,突然有种看到猫的感觉,心里有种痒痒的感觉,甚至手都被传染了,十分想顺顺她的头发……

梵音没有理会骨玉邪的情绪变化,注意力全开的警惕着四周。

就在那方脚步声越发接近的时候梵音猛然一个加速向着那个方向冲去,整个人如同飞弹,速度快的可怕,对方的人还来不及做出反应,只见一个黑色的人影如同利箭向着他的面门而来。

他只觉的胸口一痛眼前就漆黑一片了,再也没有知觉了。

而跟在她身后的骨玉邪则看了个清楚,对方临近的时候只见她加速突然一个起跳,整个身子如同轻鸿利箭一般飞了起来疾驰而去,双腿曲起直直的袭上了对方的胸口,巨大的冲击力一下子将来人击昏,落地的那刻也没有停息,几乎是立即又向着前方奔去干脆利落没有丝毫的拖泥带水。

骨玉邪对这样绝妙堪称完美的身手简直不能太喜欢了!

向前不过百米,他们果不其然的又遇上了一个六人的小队伍,被迫停下了逃脱的步伐,二人背靠背紧盯着对方,不见紧张,有的只有平静和沸腾的战意。

六人的小队反观到有些许的紧张,不为别的,只因为他们看到了A级的犯人,但对于梵音这个S级的他们反倒没有认出来,谁让那天S级几乎武装到了牙齿,他们根本不知道那人的长相,而此刻地下与地面的联系也中断了,谁也不知道下面怎么样了,更别说传送信息上来了。

“你先,我先。”骨玉邪带着点点的挑衅,殷红的嘴唇上扬起一抹妖异的弧度,看起来就像久未出山的妖精一般有种隐隐的躁动感和兴奋感。

梵音眉头微瘪了一下,她虽然胆大妄为的炸了监狱出口但不代表她嚣张到没有底线,这人明显是动了杀意的。

“不用。我足够了。”梵音清冷的声音不大但足以令所有人听到。

骨玉邪眼中一道流光闪过,随即收起了防备的架势,耸了耸肩做出请的姿势。

而六名来袭的人则面上流露出一丝丝愤怒和嗤笑的表情,他们可是百万中挑一的顶尖人才,此刻这人说的什么?!她一个人足以?如果是A级的这个犯人说的,他们可能还有些担心,可眼前这个弱不禁风的东方人竟然这样口出狂言!

“不信。”梵音语气沉着,看着他们的目光充满了,不服打到你服的压迫感。

对方的六人除了在上司面前,哪里受过这样的贬低,并且还赤果果的不屑一顾。

“猖狂!”六人中的一个高大男人愤怒的喝道,随即六人便向着梵音攻去。

这些地面巡逻小队一般情况下是不会动用武器的,因为这里的犯人来自世界各地,牵连过大,一般情况下是已活捉为主要的目的,除非遇见特别紧急的危机或者得到上级的指令,而现在地上与地面的联系中断了,所以这些地面人员只能自行判断危机级别,在没有人员伤亡的情况下他们是不会动用武器的。

就在六人以包围圈的方式一起向着中心的梵音攻去时,中心的人突然就不见了,是真的一眨眼的功夫,不,应该说是在他们眼前就那么如鬼魅一般突然原地不见了。

六人惊悚的盯着中心空无一人的地方,心中大骇,怕不是他们遇见了鬼吧?!!

一旁早已跳脱围战中心的骨玉邪,眼中一抹惊艳的光亮一闪而过。

这人……好身手,好功法!

就在六人还在惊悚的时候,突然觉得有一种令人窒息的压迫感自头顶袭来,六人条件反射的向着空中攻去,但还未来的及施展出全部的拳头和腿法,便只觉得后心一痛,一个个如同不倒翁一般来回的左右摇摆被人击打,快的他们连痛觉都没有体会完全就不省人事了。

梵音几乎是在六人的空中来回的跳跃,连手都没有用上,只是以精妙的腿法击在他们身体的非致命点,看起来凶狠至极却并非真正的要命。

随着六人的应声倒地梵音也落在了地面上,清冷的目光不带任何的情绪有的只是平静。

“走。”不容置疑的话刚说完,只见她纤长的身影又一次消失在了原地,紧随在身后的是同样身姿绝尘的骨玉邪。

可这毕竟是惊起了所有地上巡防人员的,一路注定不会平静,在解决了几个零星冒出来的人员后,二人终于看到了海岸线,二人均提升了一下速度,希望尽快的入海这样就会大大的减少人为的危机。

突然,就听砰地一声枪响二人心头一紧,纷纷向下扑去手肘和面部激起了一阵沙尘,两道带着制热的气浪从二人的腿部滑过射入地面。

梵音还未来得及从地上抬起头,只觉得身侧响起一道破空的声响紧接着就是射入肉体的沉闷响声,她回头一望,只见一个高大的身影直直的向后倒去,再看身侧骨玉邪眼中闪烁着嗜血的光芒,艳红的舌尖轻轼着同样色彩的唇角,手中还握着几颗未抛出的小石子。

这人已到了信手拈花成武器的境界了……

她起身向着倒地的人走去,只见那人眼睛睁得大大的,眼中还残留着生前正准备下一次射击的严肃神情,只是眉心那正浡浡溢出的鲜红在告知着她这人已经没救了……

梵音微微的叹息,抬手将那人的双目闭合,心中默念往生咒,如果可以她真的不想白白的牺牲一名无辜人士。

骨玉邪眼睛微眯,走到她的身旁居高临下的望着她。

“猎人何时为猎物有过慈悲。”戏谑中带着点点嘲讽的声音自梵音的头顶传来。

梵音眼色微沉,她能感觉到出这人性情中的那种冷漠和无情,甚至是对她此刻多愁善感的一种不认可。

“我从不杀不该杀的人!”梵音起身冰冷的声音中是一种不可抗拒和凌驾一切的原则和傲视。

她的身影随之又向着海边奔去。

“呵,不该杀的人……”骨玉邪口中喃喃自语,望着那远去的背影第一次没有用那种戏谑或者旁观的目光,而是略带审视和深意的看一个人……

未央,什么叫做不该杀的人,你可要好好的让我看看才是……

随即身子一个前倾也极速的跟了上去。

powered by 句容市茅山镇永兴万家苗圃场 © 2017 WwW.zjju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