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结局)《彩凤迷尘戏人间》(简洵夜叶千铃)小说阅读by尘烟

发布时间:2019-01-04 16:42

已完结小说彩凤迷尘戏人间是著名作家尘烟的一本原创小说,小说的主角是简洵夜叶千铃,该小说划分在女频小说,古言小说彩凤迷尘戏人间精选篇章:张大娘这几句奉承话一出,刘寡妇飘了,也记不得早上两人还干架呢,笑道,“这么说,咱俩竟然还能做亲家?”“可不嘛!肥水不流外人田啊!我两个儿子,你随便挑!以后我俩儿子都管你喊娘!”“你那俩儿子都是好的,只是我嘛,还是觉得铁柱和秋儿年纪更配一点。”叶千玲惊呆了,没想到这俩村妇的姐妹情也这么塑料。

彩凤迷尘戏人间

推荐指数:8分

《彩凤迷尘戏人间》在线阅读全文

彩凤迷尘戏人间第11章 邻居结亲

阿夜呆住,“娘子,你这是干什么啊?好好的衣服撕烂了咱们穿什么啊?!”

“待会儿到家了你别说话就行了!保证你有新衣服穿,刘寡妇也不会骂你。”

阿夜的榆木脑袋实在是不懂叶千玲的套路,只好乖乖跟在她身后,心里还想着,真有这么神?干娘那可是个母老虎,能不开骂还给自己做新衣裳?那太阳打能打西边出来了!

片刻功夫,两人已经回到了刘寡妇门前,叶千玲拉着阿夜,酝酿了一下情绪,便扯开嗓子一边哭,一边跌跌撞撞的往里走去。

阿夜被叶千玲的样子吓坏了,连忙问道,“娘子,你怎么了?”

叶千玲回头瞪了他一眼,“不许说话!”

阿夜连忙捂住嘴,不敢再开口了。

这一哭,刘寡妇和秋儿立刻就出来了,看到两人狼狈的样子,不由问道,“怎么了?”

叶千玲抹着眼泪,抽抽搭搭道,“我们……我们遇到了野猪!差点命都没了!”

“野猪?怎么会有野猪?!”刘寡妇早已经瞥见他们两手空空,再一看两人的衣服的都破破烂烂,快要气死了!

马上就要过年了,这他么要是不给他们做新衣服,那不是讨村里人的骂吗?

“山里有野猪出没,难道娘不知道?阿夜往常进山打柴打猎,那可都是冒着生命危险在为这个家挣银子啊!”叶千玲又假惺惺的抹了抹眼泪,“娘不会是不相信我们吧?隔壁铜柱哥可是跟咱们一起上山的,他也见着野猪了,不信您问问他啊!”

刘寡妇将信将疑,想去问铜柱,又碍着早上才和铜柱他娘干了一架,实在抹不下脸。

秋儿却比她娘段位高多了,拉住叶千玲道,“娘怎么会不相信嫂子呢?人没受伤就好!铜柱哥也遇着野猪了?怎么回来也没听他说呢?我刚做了些白饼准备送去,早上娘和张大娘的事儿,是我们不对呢,我过去赔礼道歉去,顺便看看铜柱哥有没有受伤。”

叶千玲暗暗冷笑,小丫头,心机真重啊!不过就你会演戏吗?你爱演戏,姐姐陪你演好了。

“哟,秋儿妹妹真的是善解人意,冤家宜解不宜结,远亲不如近邻啊!你快去看看铜柱吧。”

秋儿果然回到屋内端了一盘白面饼,正准备一个人过去呢,叶千玲却道,“咱们一起去吧。毕竟乡里乡亲的。”

刘寡妇被叶千玲一拉,也不好意思说不去,再说她也确实想去查问查问野猪的事是不是真的,便跟着一起过去了。

开门的是老张头,见到刘寡妇一大家子都笑盈盈的,秋儿手上还抱着一盘饼,也不好伸手来打笑脸人,只是冷冰冰的问道,“你们来干嘛?”

秋儿甜甜喊了一声,“张伯,早上的事,是我娘对不住张大娘在先,这不,我们一家子来给大娘赔礼啦!好东西没有,我就烙了几张饼,还请大娘不要再生气了,免得破坏了邻里和气。”

老张头听到秋儿这么说,哪里还好意思再犟,挥挥手道,“咳!都是我家那娘们儿吵事儿,罢了罢了,我也给你们赔礼道歉。”

秋儿把饼塞进老张头的手里,“这是秋儿一点心意,您要是不收,那就是嫌弃了!”

老张头听了这话,也就不好意思了,只好收下道,“还是养闺女贴心,我家那两个愣头小子,哪有这么可人?一天天的尽给我惹事,讨媳妇的年纪了,还跟孩子似的。”

说话间,他上下打量着秋儿,发出一声满意的惊叹,“我都没注意到,秋儿都出落成大姑娘了!我记得你是迎春节生的,开春就该十五岁了吧?及笄的年纪了!”

秋儿有些害羞,便低下了头。

叶千玲却灵光乍现,计上心来,也笑眯眯凑到老张头面前,“张伯,您看我家秋儿怎么样?要是喜欢,讨回去做媳妇啊!以后咱们又是邻居,又是亲家的,互相有个照应,多好啊!”

秋儿一听,脸都绿了。

叶千玲虽然只比她大不到几天,却是嫂子,完全有权利谈论小姑子婚事的,可是她自己却是黄花闺女,听到这种事只有躲开的,没有插嘴的理。

老张头一听,高兴坏了,“我倒是看着这闺女越看越喜欢,只是不知道秋儿和她娘怎么想的啊!”

其实刘寡妇早也有此意,一来她就这么一个女儿,不舍得远嫁,怕秋儿嫁远了自己老来无依,二来,她虽然和张大娘不对付,却很是满意张家的条件,老张头和张大娘都还不老,腿脚灵便又能干,想必这些年也攒了不少梯己准备讨媳妇的,三来他家有两个儿子,将来不管什么事,一家人都底气壮,秋儿要是能嫁到张家,那是最好不过的。

铜柱和铁柱,刘寡妇又比较中意老实憨厚的铁柱。

便忍不住问道,“老张头,你家两个儿子都还没订婚事?我记得铜柱也有二十了,铁柱得十八了吧?”

老张头点头道,“可不是吗?我家那口子,你又不是不知道,眼光高咧,村里的姑娘还都瞧不上眼呢。”

刘寡妇一听这话,当即横了脸,“哟,村里的姑娘都瞧不上?我秋儿可也是村里姑娘,只怕也高攀不上你家这门楣!你那婆娘也真是的,上下三代也没个出了村儿的,她还瞧不上村里姑娘来了!”

张大娘碍着面子,一直没出来,但却躲在门后偷听了很久,她也早就看中秋儿能干漂亮,最重要的是,刘寡妇手上捏着那么大一笔赔偿金,又只有这么一个闺女,这要是把秋儿娶进门,那些赔偿金最后还不得都落自己家来?

这时候连忙跳出来,挽住刘寡妇的胳膊,就跟亲老姐妹似的,哪里像是早上刚吵过架的啊!

“桂英啊,别听老头子胡说!我哪是看不上村里姑娘啊!我是村里除了你家姑娘谁都看不上,你想想,我天天瞅着这么一个漂亮能干的姑娘,还能看得上旁人吗?我呀,早就想到你家提亲了,就是看着秋儿还小,怕你舍不得啊,现在秋儿眼看着十五成人了,我看我还是得先下手为强,省得叫别人把这朵鲜花摘了!”

张大娘这几句奉承话一出,刘寡妇飘了,也记不得早上两人还干架呢,笑道,“这么说,咱俩竟然还能做亲家?”

“可不嘛!肥水不流外人田啊!我两个儿子,你随便挑!以后我俩儿子都管你喊娘!”

“你那俩儿子都是好的,只是我嘛,还是觉得铁柱和秋儿年纪更配一点。”

叶千玲惊呆了,没想到这俩村妇的姐妹情也这么塑料。

这边张大娘和刘寡妇聊得正欢,那边秋儿却是狠狠一跺脚,小脸通红,也不知是羞还是气,“娘!”

刘寡妇笑道,“大人商量事儿呢,你先回去。”

秋儿似有千言万语,却又一句都说不出来,只得咬着嘴唇往回走。

经过叶千玲身边的时候,眼神扫过,说不出的怨毒!

powered by 句容市茅山镇永兴万家苗圃场 © 2017 WwW.zjju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