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整版)假面夫妻总裁老公套路深靳北宸韩芷晴小说第7章节完整阅读

发布时间:2019-01-04 15:41

这本连载中小说假面夫妻,总裁老公套路深讲述了主人公靳北宸韩芷晴之间的事情,这是著名作家南嫵的倾心巨作,假面夫妻,总裁老公套路深精选篇章:再往上,当韩芷晴的目光落到他的脸上时,条件反射的捂住自己的嘴巴,差点吓得尖叫出声。只见他的半张脸像是被火烧过一般,坑坑洼洼丑陋无比,甚是骇人。

假面夫妻,总裁老公套路深

推荐指数:8分

《假面夫妻,总裁老公套路深》在线阅读全文

假面夫妻,总裁老公套路深第七章

书房内

叶宏远看着自己的''儿子'',面具下的靳北宸看不清任何的表情,偶尔间的抬手,似乎也是在看时间,很显然,他有些不耐烦了。

“你即使如何再堕落,我也不可能让那种不三不四的女人进我叶家的大门。”

如果不是叶老夫人,恐怕到现在他都被蒙在鼓里。

听了叶宏远的话,靳北宸皱眉,韩芷晴又什么时候成了不三不四的女人了。

“不要告诉我,你不知道她之前是少桀的女朋友,甚至还听说这个女孩并不本分,经常出没夜店。”

如果是正经的女孩又怎么会经常出没那些场合,据他所知,韩芷晴在外声名狼藉,大学没毕业就和好几个富家公子关系暧昧,花边新闻层出不穷,更何况,再不济,叶世析也是叶家子孙,如果像之前叶少桀那般玩玩也就算了,和这种品行不端的女人结婚,是绝对不被允许的。

叶宏远的语气是不容商量的果决,这个女孩刚被叶少桀抛弃,如今居然还不安分的招惹叶世析,这叔侄两个人,没有一个让他省心的。

“明天就把婚离了,我们叶家不会承认这个儿媳妇。”

“说完了?”

叶世析从头至尾表情都淡淡的,叶宏远见他此时的态度,更是觉得气不打一处来。

“说完了我就下去了,晴晴还在等我。”

自从三年前游艇爆炸事件之后,这叶世析就像变了一个人,根本不把他这个父亲看在眼里。

“混账!”

叶宏远啪的一声重重的拍在了桌子上,“你眼里究竟有没有我这个父亲!”

听了他的话,靳北宸的脚步微滞,勾起一抹嘲讽的笑意,“你不也是没把我当儿子?”

“你!”

叶宏远知道他还在因为三年前叶世析挪用公司公款而被揭发,最后叶宏远迫于懂事会的压力不得不罢免他总经理的职务,甚至将他赶出叶家的事情而耿耿于怀。

“世析,三年前我给过你机会,是你不堪大任怪不得别人。”

他,有什么资格!

“三年前的事情,总有一天会真相大白,至于流言蜚语,我不在乎,外界不也是传言叶家老三貌丑无比,脾气古怪,而且有隐疾,施虐成性?”

叶宏远哑然。

叶家三爷凶名在外,如今全城上下,即便再有人贪图叶家的家业,也不敢嫁女,好在叶世析从前够低调,外界只听过叶家三爷的名讳,并不知道他真实的姓名和年纪。

听了他的话,叶宏远终究还是放缓语气,“你妈去的早,从小到大流落在外你没有什么感情经历,爸爸只是怕你被人骗了。”

“我只怕被骗的是父亲。”

叶宏远没想到他居然如此冥顽不明,原本的好脾气终于消失殆尽。

“你居然为了那种德行败坏的女人,三番四次的顶撞我!”

靳北宸眯起眼睛,薄唇抿成一条锋利的线,“晴晴是我妻子!”

不管叶宏远如何生气,靳北宸总是四两拨千斤的说话让叶宏远无可奈何。

深知自己儿子性格的他,决定先暂时忍一忍自己的怒火,心急吃不了热豆腐,反正现在还没有举行婚礼,一切还有挽回的余地。

韩芷晴在客厅陪着叶老夫人笑的脸都抽筋了,目光落到从楼上下来的靳北宸,眼睛一亮立马站了起来。

牵起她的手,靳北宸甚至连招呼都不打一声就准备离开,即使再愚钝,韩芷晴也知道刚刚的谈话一定不怎么愉快。

“奶奶,二嫂……我们先……诶!”

韩芷晴话还没有说完,靳北宸便将她拽了出去。

见状,叶老夫人毫不客气的一拐杖重重地敲在了叶宏远的后背上,“你又和世析说什么了,我说的话,难道你都当做耳边风了?你是不是要气死我!”

叶宏远虽然是叶家的家主,可也是出了名的孝子,被叶老太太这一拐杖下去,硬是一声没吭。

她的宝贝孙儿好不容易回来了,居然又被气走了,不仅如此,还带走了她的宝贝孙媳妇,本还想多聊会天,留他们吃顿晚饭,现在可好,叶老夫人赌气的坐在凳子上,“下个星期我九十大寿,你自己看着办。”

叶宏远哭笑不得的看着自己的老母亲就像是个孩子一般无理取闹,花白的头发微卷,金丝眼镜挂在鼻梁上,正气鼓鼓的对他瞪着眼,“听到了没。”

“知道了。”

此时的叶宏远只觉得一个头两个大。

…………

得到解脱的韩芷晴刚上车便虚软的倒在了汽车后座上,揉了揉自己脸上因为笑容而僵硬的肌肉,目光无意中落到靳北宸的侧脸上的面具,无形之中让他更增加了几分神秘色彩,让人忍不住想要靠近,一探究竟。

察觉到她的打量,靳北宸将目光转向她,韩芷晴犹如受到惊吓一般将头别了过去,将鬓角的长发别到脑后,以掩饰自己的尴尬。

“今天又给你添麻烦了,早知道我父母没去,去你家的时候就应该摊牌。”韩芷晴说的一脸懊恼,“你父亲是不是为难你了。”

毕竟,无论哪个家庭,自己的孩子没有经过父母的同意就和别的女人私定终身,都不会高兴。

“没有,你不要想太多。”

松懈下来的韩芷晴这才察觉到二人还相握的手掌,脸色一红,将自己的小手不着痕迹的从他掌心中抽了出来。

原本尴尬的氛围此时变得更加尴尬,韩芷晴将被他松开的那只手毕恭毕敬的放在膝盖上,坐直了身子,甚至连眼睛都不知道该往哪个方向看,只觉得车内的空气莫名燥热起来,脸也不自觉的红了一圈。

她的羞涩自然被靳北宸看在眼里,随手拿起一旁的杂志翻阅起来,空气一度陷入沉寂,此时二人的相处模式和在叶家大相径庭。

过了许久,车身终于在别墅门前停下,楚羽回过头看到眼前的一幕,生生被自己的口水呛咳出声,只见韩芷晴的半个脑袋都挂在靳北宸的肩头,很显然,她已经睡熟了,而他诧异的是靳北宸居然没有推开她,因为毕竟现在韩小姐已经睡着了,即使是演戏未免也太认真了点。

“咳咳……三爷,别墅到了。”

靳北宸将杂志放下,目光落到自己肩头已经睡熟的韩芷晴,弯腰正准备将她抱起来,手刚碰到她的腰部,韩芷晴睡眼惺忪的睁开眼睛,入眼的是男人深邃的瞳孔近在咫尺,意识到什么立马挣扎坐直了身子,“不好意思,我太困了?”

因为昨天紧张了一夜没睡,如今神经放松下来,再加上车厢内舒适的环境,她居然睡着了。

靳北宸见她既然醒来,收回自己放在她腰间的大手,贴心的替她解开安全带,“你回去好好休息,我下午还要去公司,晚上可能很晚才会回来,今天你不用等我。”

韩芷晴下了车,靳北宸看着后视镜里越来越远的身影,摘掉脸上的面具,精致的五官,冷漠的表情如同撒旦降临人间,深邃的眸子,英挺的鼻梁,性感的薄唇,一切的一切不经让人弥足深陷,他的外貌有足以让所有女人为之疯狂尖叫的资本。

“靳总,是去公司吗?”

也只有这个时候,当靳北宸拿下面具的时候,楚羽才敢这么称呼他。

“去医院。”

楚羽这才想起来今天是二十号,几乎每个月的这一天靳北宸都会去医院看望昏迷不醒的叶世析。

这夜,韩芷晴辗转反侧,怎么也没睡意,似乎事情正在脱离原有的轨道。

刚从厨房拿了杯水,便听到别墅大门被人从外面打开的声音。

韩芷晴一惊,条件反射的跑上了楼,她知道是他回来了。

“哎哟……”

刚出口,韩芷晴便惊的捂住了自己的嘴巴,四仰八叉的摔在了地上,疼的她龇牙咧嘴。

以最快的速度爬了起来,韩芷晴这才心有余悸的将房门关上。

不知道为什么,或者是歉意,又可能是心虚,三爷从头至尾都是一个局外人,却因为自己的家事牵连其中,甚至还对他家人说了谎而造成不愉快,想到这里,韩芷晴又是一阵懊恼!

想着想着,原本卧室的房门被人突然从外面打开,韩芷晴一惊,这才发现刚刚情急之下走错了房间。

以最快的速度躲在了沙发后,窘迫至极,如果被他发现自己居然偷偷溜进他的房间,他会不会认为她是变.态!

韩芷晴听着窸窸窣窣的脱衣声,度日如年,直到听到浴室的水声响起,这才长舒了口气,猫着腰站了起来,刚走至门边,正还没来得及打开门,便一头撞上了男人坚硬的胸膛。

轰!

一瞬间,韩芷晴只觉得脸上的血液瞬间沸腾起来,急忙退开几步。

男人赤.裸的上身紧致结实,健康的麦色肌肤上一颗颗的水珠滚落,顺着那弧度正好的八块腹肌往下,隐入了腰臀上系着的浴巾里。

那浴巾系得松松垮垮的,露出了腹肌两侧性感的人鱼线。

浴巾下的两条腿又直又长,长得很高,估计都有一米九了。

再往上,当韩芷晴的目光落到他的脸上时,条件反射的捂住自己的嘴巴,差点吓得尖叫出声。

只见他的半张脸像是被火烧过一般,坑坑洼洼丑陋无比,甚是骇人。

“吓到你了?”

靳北宸漫不经心的将放在茶几上的面具重新带上,难怪他一直带着诡异的面具,原来是这样!

“你怎么会在我房间?”

“你不要误会,我只是单纯的走错了房间,抱歉,我马上出去。”

韩芷晴此时的脸红的几乎可以滴出血来。

“三年前的一场意外,我毁了容。”在她转身的一瞬间,靳北宸漫不经心的开口。

见他云淡风轻的模样,仿佛在谈论别人的事情。

如果不是亲眼所见,韩芷晴根本不会想到如此风华绝代的男人居然会是这幅面容,又是惋惜又是懊恼自己的失态,一时之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靳北宸见她呆呆的看着他,不言不语,她果然还是害怕的。

“三……三爷,对……对不起,我只是没想到你的脸……我没有别的意思,我的意思是……”韩芷晴语无伦次,越说越错,索性挫败的垂下脑袋,“那个……不打扰你休息了,我……”

“下星期奶奶九十大寿,特意交代让我带你去。”

“啊?”

刚走至门边,被靳北宸的话惊的又转过了头,依旧出尘的气质,重新带上了银制的面具遮住了大半张脸,显得越发神秘和清贵,也同样增添了一份莫名的距离感,让人不敢随意靠近。

她现在说不,还来得及吗?

如今,双方父母都以为他们在一起,如今真的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韩芷晴从他房间出来,拿起原本放在床头柜上的手机,这才发现居然整整二十几个陌生号码打来未接电话,下意识的拨了过去,当听到对方的声音之后,韩芷晴的脸色顿时冷了下来。

“晴晴,你在哪,我们见一面,你听我解………”

这叶少桀还有完没完了,之前将他的号码拉进了黑名单,居然又注册了新号码,还未待他将话说完,韩芷晴便挂断电话,再次加入黑名单。

她不会蠢到会在同一个人身上栽两次。

很快,便到了叶老太太寿宴的日子,不同于以往,这次叶老太太的寿宴办的极为隆重。

叶家本就是名门望族,今天前来巴结的人不计其数。

张灯结彩,热闹非凡。

虽然是家宴,可叶家大院此时门庭若市,近一公里的停车场已经布满了各式各样的豪车,甚至已经延伸到山顶别墅下方。

靳北宸看着呆滞的韩芷晴,绅士的将手递给她,“到了。”

他,究竟是什么人?

如果是普通人家的寿宴,怎么会有这么大规模的现场。

韩芷晴不得不重新认识眼前的男人。

将手交给他下了车,韩芷晴总觉得心里不踏实,上次过来的时候因为太紧张所以没留意,可现实中叶世析的家境显然要比她想象中的好太多。

放眼整个京都,除了那个叶家,还有哪个叶家会有这么大的排场,韩芷晴一遍一遍告诉自己,事情不会那么巧。

如果叶世析真的是叶家的人,她没道理不知道,更何况,和叶少桀交往了这么多年,并没有听说他有其他兄弟。

即便如此,韩芷晴还是没由来的一阵不安,从他们下车开始就有无数道目光射向他们,似探究似打量,那眼神让人极为不舒服。

“不用在意他们,跟着我就好。”

毕竟现在她是以叶世析妻子的身份亮相,即便此时心里再忐忑不安,韩芷晴脸上始终带着浅浅的笑意,表现得落落大方。

二人刚走出没几步,身后的人群突然躁动起来,“是叶少,叶少来了。”

“真的是叶少的车,我们快过去。”

现在的叶少桀可是叶氏集团的总经理,一人之下,万人之上,早已经今非昔比,前来巴结的人不计其数。

相对比于''叶世析''这头的清冷的场景,形成鲜明的对比。

“叶少,别来无恙,不知道您还记不记得我,我是风华公司的经理,这是我的名片。”

“叶少……”

“叶少……”

巴结谄媚声不绝于耳。

韩芷晴下意识的转过头,在京都,除了叶少桀,还有哪个人会被称为叶少。

好奇的转过头,当目光看向刚从车上下来的男人,那熟悉的五官让韩芷晴瞳孔一缩!

韩芷晴怎么也没想到人群口中的叶少居然真的是他,只见叶少桀正绅士而又温柔的将坐在车内的韩芊语牵了下来,男人俊美,女人娇柔,还真是天造地设的一对。

“冤家路窄!”

“什么?”

听到她的声音,靳北宸低垂的眼眸落到她此时阴沉的小脸,“怎么了?”

韩芷晴语气尽是讽刺,带着几分探究的目光看着他,“三爷,你是叶家的人?”

没想到,他藏的这么深!

靳北宸看着她眸中的疏离以及她的动作,韩芷晴将原本挽着他胳膊的手拿开,退开几步,“三爷,你早就知道我是叶少桀的女朋友?”

靳北宸看着她眸子中的冷然,不语!

这个小女人的反应比他想象中的还要灵敏。

好,很好!

拿她当猴耍很开心?

“你去哪?”

握住她的胳膊,靳北宸的语气依旧听不出任何的情绪。

“不要你管!”她最讨厌别人骗她。

敢给他甩脸色的女人,她是第一个!

“我不知道你误会了什么,不过你曾经和少桀交往过的事情,我也是最近才知道。”

现在所有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在叶少桀和韩芊语的身上,根本没人注意到他们这里的争执。

“我没说,那是因为我觉得没必要,毕竟你们已经分手了不是吗,更何况,当初是你主动提出让我帮你的,这才阴差阳错的走到今天这步。”

话虽如此,可世界上哪有这么巧合的事情,韩芷晴看着他,摆明了不相信。

靳北宸叹了口气,温柔的将她搂在怀中,看似温柔,可带着绝对的强势和霸道,让她一时半会居然挣脱不了。

“更何况,我之前就说过,我的家族是做生意的,从头至尾我都没有骗过你!”

“可当初我父母问你的时候,你为什么不说?”

韩芷晴红着眼,怎么看他都是欲盖弥彰!

“我确实只是盛宇集团的一名普通员工,我没必要说谎!”

此时的韩芷晴犹如濒临爆发的气球,被欺骗的愤怒让她胸口剧烈起伏,而靳北宸始终好脾气的耐心解释。

“晴晴,更何况,我为什么要骗你,对我有什么好处?”

怎么看,都像她在无理取闹。

韩芷晴脱口而出,“话不是这样说的……世界上哪有这么巧的事,你………”

一时之间,韩芷晴居然找不到话来反驳,难道真的是她多心了。

“听话,少桀他们过来了。”

揉了揉她的脑袋,靳北宸笑的温柔,“我们回家再说可好?”

谁要和他回家说,韩芷晴双手抵在他的胸口推了推,居然纹丝不动,“你放开啦。”

头顶传来男人一声低沉的笑声,韩芷晴的脸没由来的红了一圈,靳北宸知道韩芷晴并不是不分场合无理取闹的人,原本圈住她身子的手改搂她的腰肢。

“小叔叔。”

二人说话间,叶少桀已经揽着韩芊语走了上来,当看到他怀中脸色绯红的女人时,叶少桀的肌肉明显一僵,“晴晴?”

韩芊语也是一愣,“姐姐,姐夫?”

姐姐,姐夫?

“芊语,你说什么?”

一瞬间,叶少桀以为自己出现了幻听,不可思议的瞪大了眼睛看着靳北宸放在韩芷晴腰间的大手,怎么也没想到她口中的老公居然会是他的小叔叔!

powered by 句容市茅山镇永兴万家苗圃场 © 2017 WwW.zjju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