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整版)情似烟丝爱如波粟霆鹤傅锦小说第12章节完整阅读

发布时间:2019-01-04 15:41

这本连载中小说情似烟丝爱如波讲述了主人公粟霆鹤傅锦之间的事情,这是著名作家鹤韵松声的倾心巨作,情似烟丝爱如波精选篇章:找到医生联系了救护车,傅锦回来和大家将傅东山推到了门诊大厅等着杨宝林取钱回来。

情似烟丝爱如波

推荐指数:8分

《情似烟丝爱如波》在线阅读全文

情似烟丝爱如波第12章 善行善报

找到医生联系了救护车,傅锦回来和大家将傅东山推到了门诊大厅等着杨宝林取钱回来。

“傅锦!”这时,本该上课的班主任带着一对青年男女急匆匆走了过来。

“马老师?您怎么到这来了?”傅锦一愣看看老师身边的人并不认识。

“傅锦,你父亲怎么样?”班主任关心地看看担架上躺着的傅东山。

“医生让转去省城。”

“很严重?”这时马老师身边的女人上去看看问道。

“嗯。”淡淡回了一声,不认识,傅锦也没过多说什么。

“哦,对了,傅锦,这两位是找你的。”女人开口一问,马老师才想起介绍。

“……有事?”傅锦看看一男一女,怎么又是找自己的?眸光淡淡的审视着过来的俩人。面前的男女不到三十岁,看样子是有身份的,穿着很讲究。

“傅锦是吧,昨天你救了我女儿忘了?”女人上前拉住了傅锦“就是差点被车撞到的小女孩!”

“嗯,知道了,有事?”傅锦点点头,和对面激动的女人相比冷静的就像是在说别人的事情。

“我叫王雅,是看你穿的校服找到了学校,说了你的样子,校长给我看了学生手册才找到你的!傅锦,你救了我的孩子就是救了我们全家啊!”

“是啊,我们是来看孩子姥姥的,明天回省城,去学校是想当面谢谢你。”男人也过来热情地说着“我看你父亲病的不轻,这样,你们不是转院去省城嘛,救护车找好了吗?我们有车跟着一起走,省院我们有亲戚尽量把你父亲医治好。哦,费用不用担心,我们都包了!”

“对对对,我们都包了!你别难过,也别多想,我们这样做也是想报答你的恩情。”

“……”傅锦静静的听着,没有任何表情的看着俩人。

“……傅锦,傅锦?”马老师在一边拉了拉她提醒她回应人家。

“……好,说实话,我们没有什么钱,去省城也是正在筹钱……这样,当你们借我的,我到时候一定一分不少的还给你们。”傅锦想了半天终于在大家的注视下点点头。

“……行吧,你这孩子一看就是个好样的!依着你,快,我们帮着把人抬上车,你们先走,我们回家带上孩子高速口汇合。”女人一笑,拉拉丈夫,男子也赶忙点头,大家七手八脚的把担架抬了出去……

看着呼呼啦啦走出去的一群人,秦勇在后面一阵郁闷。靠!头儿怎么还没过来?本想让他来做个及时雨的,半道儿唱了这么一出。还真是好人得好报啊!真应验了!

刚想回身看看战士们看完病没有,手机一响,秦勇低头一看不由摇摇头暗自发笑。

“喂,哥们儿,什么指示?”

“……你听清楚是怎么回事了?他们是柳溪屯的?”粟霆鹤想来想去觉得不可能这么巧,抓起电话又打了过来。

“我说,别的事可以糊弄你,这事儿我能瞎说嘛!刚刚我问了他们一起来的小伙子,那个……傅锦,对,傅锦家就是柳溪屯的,他爸就是为了退婚的事被车甩出去掉沟里受的伤。”

“……伤的怎么样?”

“转去省城了!好像很严重,右腿粉碎性骨折,没准儿要落下残疾了!嘿嘿嘿,哥们儿还想你来英雄救美呢!你可倒好,挺沉得住气的。这下机会没了,有人抢了一步好人被别人做了!”

“……什么好人?”

“唉,就是昨天那丫头救得小孩爸爸妈妈赶来了,人家是省城的,医院药费统统全包了!这不,刚上救护车。”

“……哎!我说,我记得你是不是订过娃娃亲,别是那丫头就是你那个没见过面的小媳妇儿吧!人家可说了,血债血偿,喂!到底是不是啊?给哥们儿透个底儿。”

“……嘟嘟嘟……”

“……靠!这鸟人!”见粟霆鹤一言没发挂了电话,秦勇骂了一句转身找那生病的战士去了……

“回来了!”粟家大宅,粟程一进门韩佩一脸微笑的迎上去帮他拿过外衣。

“……我说,霆鹤那门婚事你找谁办的?回信了吗?”坐在沙发上,阿姨送上了茶粟程喝了一口。

“嗯?回信了!我那同学李明宇在文化厅工作办事爽快,昨天就回信了!”韩佩挂好衣服过来坐下端庄的笑脸上一双眼睛透着精明“你别说,傅家还很知趣,不但没难为去的人,连给的钱也退回来了。”

“给钱?你还给钱了!”

“哎呀,我不是怕人家赖着不松口嘛!五千块钱不少吧!当补偿嘛!”

“这一给钱显得就不好了。”粟程放下茶杯心里琢磨着儿子的那通电话。

“反正以后也没什么交集了,好不好有什么?行了,婚事退了,咱们赶紧张罗着给霆鹤订门合适的亲事吧!”韩佩挑挑眉高兴地说着。这男人的心自己抓不住,找个女人抓住迷住他儿子自己也不用担心什么了。

“这事儿老太太那边还不知道,抽空……”

“你又想去看她了吧!”满脸的笑意一僵韩佩带着一丝不满看着粟程。

“说什么呢?妈在那边我能不去看看?”粟程脸一沉起身上了楼。

“……”看着粟程的背影韩佩暗暗攥了攥拳。

多少年了,她都忍着,这男人的心思压根儿没在自己身上。都这么大岁数的人了隔三差五跑去荔园,由头自己还反驳不了,老婆婆住在那里,还能拦着男人不去看望自己老娘?

婉茹!半辈子了,霸着粟程的心,占着我男人的身子,等着瞧,我也会让你不得安宁的……

到了省城两天了,傅东山已经做完了手术清醒过来。王雅夫妻果然兑现承诺,第一时间找人给傅东山安排了手术,而且主刀的是省院的外科专家。

手术也很成功,医生说半个月后就可以出院回家休养,住院费医疗费王雅和丈夫已经都预交了,给傅东山买了不少营养品。这两天天天过来看看。种种这些倒是让救人的傅锦颇受感动,觉得遇到了王雅一家人,真是不幸中的万幸。

守着父亲输了一天液体,吃过晚饭,傅锦说要出去走走,张秀觉得孩子一定是憋闷的慌了,嘱咐了两句送女儿出了病房。

八点左右的省城夜色阑珊,马路上车辆川流不息。傅锦慢慢走着,插在兜里的手紧紧捏着一张名片。

李明宇,省文化厅主任。一个管文化的却人面兽心做出这样道德缺失的事情,留着你给人当楷模吗?

看了看方向,傅锦凝眸望向夜空,冷月东升,一束月光染红了她的眸色。纤细的身子微微抖了抖,转身顺着马路加快了脚步……

powered by 句容市茅山镇永兴万家苗圃场 © 2017 WwW.zjju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