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整版)情似烟丝爱如波粟霆鹤傅锦小说阅读-情似烟丝爱如波鹤韵松声在线阅读

发布时间:2019-01-04 15:41

情似烟丝爱如波小说是著名作家鹤韵松声的原创小说,小说讲述了粟霆鹤傅锦的故事,小说情似烟丝爱如波已上线,一起来本小说阅读网阅读吧:“谈什么?你们来谈了一次,我爸命险一险没了,还有什么好谈的?这次是想要我的命?”傅锦双手抱肩依靠在墙上带着嘲讽的语气说完看着粟霆鹤。这时候她到没有了初见粟霆鹤时的危机感了。

情似烟丝爱如波

推荐指数:8分

《情似烟丝爱如波》在线阅读全文

情似烟丝爱如波第16章 靠 怎么小两口还干起来了

“叔叔,不管傅锦什么态度,婚事不能不算!我请您慎重考虑考虑可以吗?”被推到门口的粟霆鹤带着恳切看着傅东山。

“小锦,别急着撵人走。”傅东山说着抬起身子,他想问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

“有什么好说的,你别管!”傅锦头都没回使劲儿把粟霆鹤推出了病房,随即带上房门。

“傅锦,你别急,咱们心平气和的谈谈好吗?”粟霆鹤觉得他已经把这些年所有的耐心都用上了。可看看这丫头吃人的模样,好像还是不管用。

“谈什么?你们来谈了一次,我爸命险一险没了,还有什么好谈的?这次是想要我的命?”傅锦双手抱肩依靠在墙上带着嘲讽的语气说完看着粟霆鹤。这时候她到没有了初见粟霆鹤时的危机感了。

“傅锦,我不是你想象的那种人,我以一个军人的名义发誓,这纯属意外,我怎么会知道你就是我未婚妻?”

“谁是你未婚妻?婚已经退了,绝无更改!”傅锦一直身子怒火又起。

“……”看着执拗的小丫头,粟霆鹤的心里又急又气,怎么就说不通这丫头!黑眸一闪,身子探过来抓住傅锦的胳膊大步向安全通道走去。

“……干什么?放开!”挣扎着,傅锦怕惊动别人低声呵斥着。

“……”此时的粟霆鹤完全陷入了一股狂躁之中,不管不顾的拽着傅锦拐进楼道,一把将她按在墙上。

“傅锦,你听好了,不管你同不同意你,我娶定了!在你长大之前,给我记着,你是我的女人,敢给我胡来打断你的腿!记住没有?”

“……呵呵,咯咯咯……”被按在墙上动弹不得的傅锦看了粟霆鹤半天,突然出声笑起来。那声音空灵悦耳,让人心神游荡。这人真是个疯子,胡言乱语不说,这态度也忒蛮横了!

看着她笑弯的一双冷眸,那妖娆魅惑的小脸儿,粟霆鹤脑袋嗡嗡直响眼神从冷冽渐渐炙热起来。突然的附身弯腰,有些颤抖的凉唇毫无预警地印在了傅锦的小嘴上……

好香好甜好软好……凉!四唇相接的刹那,粟霆鹤脑子里如五彩烟花轰然炸响一般,那感觉就像身陷在满山烂漫的山花中。鼻息间奇异的幽香阵阵,唇瓣上软糯凉甜。

缓缓阖上双眸,高大的身子紧紧贴在女孩儿的娇躯上,大手使劲按着她的小脑袋压向自己。那股子狠劲儿真想把人融进自己身体一般,带着强势无礼夹着霸道痴迷。

傅锦突然的被人吻上自己,一瞬间竟也呆愣木然,粟霆鹤身上纯粹的阳刚之气那浓浓的男人味道让她头脑一片茫然。痴呆呆感受着自唇瓣上传来的压迫,被桎梏的身子僵硬轻颤,心里从没有过的异样似电流击过。

“嗯……”唇上传来钻心的疼痛,粟霆鹤猛然睁眼时黑眸已经恢复了清明。看着身下瞪着丹凤眼凶巴巴瞅着自己的小丫头不禁又气又乐又失落。大手松了力道,身形向后撤了两步,抬手一抹唇角……靠!真狠,这死丫头竟然把自己的嘴唇咬破了!

“找死!”一声轻斥,傅锦顺应本心的抬手握拳砸向粟霆鹤,拳风带着凛厉之势,说话到了眼前。

粟霆鹤一惊,好快啊!急忙撤步躲闪没想傅锦右腿又高高抬起侧身踢向他。粟霆鹤用胳膊一横挡住她的来势,刚要抓住傅锦的小细腿儿,人家已经撤回紧跟着轻巧的身子一个跃起双掌向自己头顶压下来,掌风依旧气势如虹。

粟霆鹤一矮身形躲过双掌,傅锦落地身子微转一拳击在粟厉左肩。粟霆鹤退后一步感到肩膀微痛,丫头还是小啊,身手矫健只是力道不足。

心里正想着,傅锦紧跟着跨步向前又是一个肘击,被粟霆鹤躲过后一大一小俩个人你打我躲你追我退的纠斗在一起。

“……靠!怎么小两口还干起来了!”突然出现的秦勇一声惊呼,让傅锦急忙扯身站稳,抬头又是一个当兵的出现在眼前。

“身手不错,哪儿学的?”拍打着自己身上的灰尘,粟霆鹤抬头问道,脸上的表情竟然喜滋滋的。

“霆鹤!你,你这什么表情?”打小从没见过粟霆鹤这样的脸色的秦勇指着哥们儿像见了鬼似的。

“边儿待着!”看也没看他粟霆鹤向傅锦走了一步“记住我说的话,乖乖读书,不许胡扯!一切的事情我来安排。”一句话说完,伟岸挺拔的身躯一转带着寒意森森凛然霸气的走出通道。

“那,那个……再见啊!”秦勇看看静立不动冷眼看自己的小女孩,结巴的说完挥挥手也追着粟霆鹤而去。

“……”一个老疯子一个大傻子!心里骂着,傅锦交握了握自己的手腕。那死男人的肉是铁做的?没怎么样人家,自己的手腕到打得生疼。

迈步出了通道口心里乱七八糟的久久不能平静。那男人问自己什么……是人?是鬼?是妖?连自己都搞不明白的怪事他如何知道?是一句戏言还是有意试探?

百思不得其解的傅锦最后总结一下,叫粟霆鹤的臭男人很危险,决不能靠近更不能再让父母答应婚事重续……

“哎!你丫可真行,这来看老丈人怎么还和媳妇儿打起来了?你是想跟人成啊还是想彻底整黄了啊?”跟着粟霆鹤下楼秦勇看他又恢复了常态纳闷儿地问道。

“想成。”冷冷地说了俩字粟霆鹤迈下台阶。

“想成跟人打架?”

“她打我躲。”

“那不一样?”

“……”

“跟她家大人见面说了?”

“嗯。”

“人家同意没有?”

“不知道。”

“我靠!你丫多说俩字能死啊!”

“说的多,怕你死得快。”

“你大爷的!哎,哎!等等我啊!说说怎么回事啊!”……

“小锦,粟家那孩子呢?”张秀见女儿回来,迎过去问道。

“是啊,你这着急忙慌地就给人赶走了,不好这样啊!”傅东山在床上躺着无奈中带着几分着急。

“有什么不好?他们没好人!你受罪不是他惹的?”傅锦皱着眉头坐在小床上。

“唉!那孩子我看着一身正气,不是个坏人,他不是说了嘛,是误会。看得出他是来赔礼道歉的。”

“道歉?道歉就能把你的腿倒好了?道歉就等于啥事儿都没有发生,就这样过去了?我没骂他狗血淋头就给足他粟家面子。”

“……你还没骂?人家一个大小伙子站在这被你数落半天,一句不还你还要怎么地?这丫头,啥时候变得这样霸道了!”张秀叹口气坐在丈夫身边。

“小锦,他刚刚走的时候说这婚约还算数,你看……”

powered by 句容市茅山镇永兴万家苗圃场 © 2017 WwW.zjju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