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作者南嫵的小说-假面夫妻总裁老公套路深靳北宸韩芷晴小说在线阅读

发布时间:2019-01-04 15:01

南嫵作者的假面夫妻,总裁老公套路深小说最近非常有名,该小说的男女主角是靳北宸韩芷晴,这是一本非常刺激的女频小说,看完还想看:昏迷前的那一刻,她跌入了一双深邃而又幽深的瞳孔,四目相对,时间仿佛静止了一般,韩芷晴从未见过有人的眼神居然可以冷到这种程度。

假面夫妻,总裁老公套路深

推荐指数:8分

《假面夫妻,总裁老公套路深》在线阅读全文

假面夫妻,总裁老公套路深第一章

韩芷晴从没想过如此戏剧化的一幕会发生在自己的身上,她交往了四年的男朋叶少桀友居然和自己同父异母的亲妹妹搞在了一起。

而今天,就是她等了四年的男朋友在向她的亲妹妹求婚的日子。

求婚典礼奢华而又浪漫,烟花绚烂的照亮了半边天空,漫天的玫瑰花雨从天而降,男人半跪在地上高高的举着手中的戒指一脸深情的看着站在韩芊语面前。

“芊语,我爱你,嫁给我。”

话音刚落,四周响起了如雷鸣般的掌声,“嫁给他,嫁给他。”

韩芊语激动的看着跪在她面前的叶少桀,感动的捂住自己的嘴巴,泪如雨下。

如果不是男女主人公是他的男朋友和妹妹,恐怕连她都要感动哭了。

可如今韩芷晴只是远远的在角落里看着他们,身体僵在原地,不可置信的瞪大了眼睛。

一步一步靠近,一定是她看错了,少桀不是在美国吗,怎么可能会出现在这里?

“少桀?”

“晴……晴晴?”

见到她,叶少桀下意识的就站了起来,眼底已经有了几分不易察觉的慌乱,可碍于今天的场合他又生生的止住了自己走过去的冲动,“你,你怎么在这?”

他居然问她为什么出现在这里,多搞笑啊!

“少桀,难道没有什么要和我解释的吗。”

他是她的男朋友,为什么会在这里向别的女人求婚。

“姐姐,你怎么在这,你是来祝福我的吗?”

韩芊语永远都是一副无辜的模样,带着单纯的笑意,幸福而又甜蜜的踮起脚尖吻了吻叶少桀的侧脸,眼角还挂着幸福的泪珠,一脸挑衅。

“忘了和你介绍,他是叶氏集团的总经理,我男朋友叶少桀。”

“你男朋友?”

韩芷晴挤出一丝笑容,“少桀,你告诉她,你是谁的男朋友。”

他们整整恋爱了四年,她和他高中就在一起,如今居然说是韩芊语的男朋友,可笑。

叶少桀微皱着眉,神色有些犹豫。

周围的宾客禁不住蹙眉,察觉到有几分不对劲。

“我……”

叶少桀看了看韩芷晴又看了看韩芊语,怎么也没想到她们二人居然是姐妹,和韩芷晴恋爱整整四年,她从没说过她是韩家人,一时之间,忘记了反应。

他现在求婚的是另外一个人,一旦他承认他和韩芷晴的情侣关系,就是打自己的脸。

见他不回答,韩芊语的几乎将嘴唇咬破,在场的明眼人都看出来叶少桀和韩芷晴的关系不一般。

这中间,到底谁才是第三者,不得而知!

“桀,既然你喜欢姐姐,那……那就当我们之间什么都没有发生过吧。”说着说着,韩芊语绝望的阖上眼帘,滚下一大颗委屈的泪水,“我没关系的,我不怪你,这场求婚典礼就当做没发生,真的,你不用在乎我的感受。”

“芊语你说什么傻话,现在我是你的未婚夫,我和芷晴没有关系,我和她早就分了,现在我喜欢的只有你。”

这么善良而又柔弱的女孩,他真的不忍心伤害,韩芷晴比她坚强,他相信,韩芷晴会理解他的。

听了他的话,韩芊语破涕而笑,立马幸福的依偎在他的怀里,带着几分得逞的笑意看了眼此时面色苍白的韩芷晴。

其实,她早就知道叶少桀是韩芷晴的男朋友。

韩芷晴看着面前郎情妾意的两个人,眼前一片模糊,看着叶少桀的目光除了痛心更多的是失望。

“叶少桀,当初你说为了我们更好的将来让我等你,告诉我说你要出国深造,你说不想因为我分心,为了你的前程,我含泪成全,为的就是不想耽误你,可是到头来呢?你不但没有出国还和她搞在一起,你这样欺骗我对得起自己的良心吗?”

呵……多么讽刺。

她怎么也没想到,原来叶少桀所谓的出国深造只是一个摆脱她的借口。

骗子!全部都是骗子!

欺骗了她整整四年的感情,如今却心安理得和她的妹妹在一起。

叶少桀喉结上下滚动几下,拂开她握住自己胳膊的手,复杂的开口,“对不起,我爱的人自始至终都是芊语。”

“混蛋!”

一句对不起就抹杀了这整整四年的感情,纵使韩芷晴再坚强,眼眶也红了一圈,“你说过,等你回来,你就会娶我,难道你忘记了吗?”

“我……”叶少桀的眸中出现几分挣扎。

还未待叶少桀开口,便被韩芊语打断,她一个踉跄上前,激动的握住她的胳膊。

“姐姐,我知道你从小就不待见我,讨厌我,可是……”韩芊语隐忍而又委屈的眼泪在眼眶里打转,“我和桀是真心相爱,他这么做,也是不想伤害你,你要任何东西我都可以让给你,求你不要拆散我们,好不好?”

宾客中的人听到韩芊语柔弱的哭诉,立马议论纷纷,没想到在这种场合韩芷晴会突然上演抢人的戏码,还真是令人大跌眼镜。

“这个韩大小姐还真是不要脸,之前一定是她勾引叶少,连自己妹妹的男朋友都要抢。”

“可不是,之前就听说她品行不端,德行败坏,看来传言不假。”

顾不得他人的闲言碎语,韩芷晴双目通红的看着叶少桀,而他的眼神始终回避着自己,如果他真的爱过她,如果对她还有一丝愧疚,就会站出来帮她说话。

和他交往四年的人是她韩芷晴,而不是韩芊语。

可是……他没有,他什么话都没有替她辩驳,他默认了她是他和韩芊语之间的第三者。

“姐姐,求你不要和我抢桀,今天这种场合我们韩家能丢的起这个人,可叶家不能,有什么事情我们回去再说,好吗?”

韩芊语晓之以理,动之以情,怎么看都是韩芷晴在无理取闹。

到底是谁抢谁的,韩芷晴嗤笑一声,对于韩芊语的这种手段她早已经习以为常,从小到大,只要是她的东西,她都会不择手段的抢走据为已有,只是没想到,这次居然是她的男朋友。

可物是死的,人是活的,韩芷晴无力的牵起唇角,她谁都不恨,只怪自己有眼无珠爱上了叶少桀。

“不用回去再说,今天我就成全你们。”

是你的别人抢不走,不是你的,即便你再如何挽留他也不属于你。

可是在此之前,韩芷晴端起一旁的红酒,毫不客气的泼在了二人的脸上,“我祝你们幸福!”

婊.子配狗,天长地久!

韩芷晴从会所跑出去之后,一辆奥迪从会所的拐角处缓缓开出来。

后车厢内坐着个如神邸般的男人,完美的五官面无表情,眉目深刻,凛冽的气场让人徒然生畏。

靳北宸的眼神落在急匆匆跑出会所的那娇小的身影上,他很早就找人调查过叶少桀和韩芊语的暧昧,而让韩芷晴发现真相,促使她和叶少桀之间的感情彻底破裂,一来是为了打击叶少桀的一部分,二来也是因为这个小女人一直都是他所要找的人,确切来说是叶世析所要找的人。

看着手中厚厚的一叠文件,事无巨细全部都是韩芷晴从小到大的资料,还有一张十年前女孩青涩的照片,靳北宸陷入了沉思。

三年前的那场爆炸,如果不是叶世析,如今躺在医院病床上昏迷不醒的人就是他靳北宸,既然他顶替叶世析的身份活下去,他靳北宸如今能为他做的,就是替他夺回原本就属于他的一切,然后将元凶绳之以法,他不会单纯的认为那只是一次简单的意外,而导致的游艇爆炸。

楚羽看着韩芷晴从会所跑出来,事情都按原本的计划进行,“靳总,还需要跟上去吗?”

收回思绪,靳北宸深邃的目光幽深的看了眼韩芷晴离开的方向,“跟上!”

………

韩芷晴跑出会所,隐忍的眼泪终于倾泻而出,从脸颊滑落下来。

二岁起母亲就去世了,第二年父亲就将另外一个女人娶进了家门,之后便生下了自己同父异母的妹妹韩芊语,从她懂事起,父亲和继母就没给过她好脸色,人们都说有后妈就有后爹,这些年韩芷晴在家里过的并不如意,所以在外面她也从来没提过她是蓝田珠宝的大小姐。

跟叶少桀在一起这四年来,她一直小心翼翼的去经营他们的感情,对他的承诺深信不疑,就等他从国外进修回来就结婚,二人甚至私下连婚期都定下了,却没想到他居然和自己的妹妹搞在了一起。

韩芷晴笑的眼泪都出来了,然后狠狠甩了自己一耳光,错把鱼目当珍珠,韩芷晴,你活该。

脸上火辣辣的疼,却掩盖不了心底深处被爱人背叛的伤,突然一道紧急的刹车声,韩芷晴甚至还没反应过来,紧接着便听到砰的一声,自己的身子犹如被抽干了所有的力气,如那飘零的落叶一般飞了出去,甚至连躲的力气都没有。

昏迷前的那一刻,她跌入了一双深邃而又幽深的瞳孔,四目相对,时间仿佛静止了一般,韩芷晴从未见过有人的眼神居然可以冷到这种程度。

“小姐……”

隐隐约约,韩芷晴似乎听到有人在喊她,费力的睁开眼睛茫然的看着陌生的周围。

见她醒来,一张充满欣喜的小脸立马凑到了她的面前,“小姐,您终于醒了,您已经昏迷了一整天了。”

韩芷晴只觉得全身都痛,尤其是自己的左腿,意识慢慢归拢,她记得她从会所出来便撞上了一辆车,“这里是哪?”

“小姐,您膝盖受了伤,可千万别动。”年轻女佣阻止了她想要起身的动作,“这是三爷的别墅,您尽管在这里休养。”

三爷,哪个三爷?

说话间,门外响起了一道低沉而又好听的男声,“你醒了?”

顺着声音的方向,韩芷晴看到一张带着银色面具的脸,面具遮住了男人大半张脸,只漏出一双深邃如海的眼睛和刚毅的下巴。

这双眼睛似曾相识,可韩芷晴一时半会居然想不起来,那么幽深而又纯澈,既矛盾又格外的融合,像月光下一双闭合的窗户,只要靠近一步,轻轻推开……

她居然对一个第一次见面的男人产生了好奇。

“你是谁?”

韩芷晴看着挺拔的男人缓缓靠近自己所在的床,一脸戒备。

这个男人给她的感觉好危险,潜意识里韩芷晴就想逃离。

“我是车主,这是我的名片,这场事故我会对你负责。”

韩芷晴几乎看都没看就将他递过来的名片挥开,“我没有要让你负责,我现在只想离开。”

人倒霉连喝凉水都能塞牙,前脚被自己的男朋友和妹妹背叛,后脚就被车撞了。

“那好,等你有需要再联系我。”

韩芷晴不顾下人的阻拦一张小脸倔强的厉害,执意离开,双脚刚着地,便觉得膝盖处传来一阵剧痛,整个人毫无预兆的向前扑去。

眼看就要摔倒在地,可预想的疼痛并没有传来,韩芷晴便被男人接了个满怀,他身上的味道很好闻,浓浓的男性荷尔蒙气息萦绕在鼻尖,有点类似薄荷的清冽味道,让她忍不住心跳加快。

靳北宸拦腰将她抱了起来,韩芷晴还没反应过来怎么回事,双脚便已经悬空条件反射的勾住他的脖子。

脸,不受控制的红了一圈。

“你带我去哪?放我下来。”

这个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霸道不讲理的人,即使和叶少桀谈了整整四年的恋爱,可也很少像如今这般亲密过,下意识的韩芷晴就挣扎起来,“放我下来,我可以自己走。”

面对她的挣扎和反抗,靳北宸充耳不闻,眼睛直视前方抱着她的力道丝毫不减,整个人冷的就像一座冰雕。

“你不是要回家吗,我送你回去。”

现在的肇事车主素质都是这么高的吗?

她的力量对他而言根本不堪一击,被他抱进车内,韩芷晴侧眸看了眼坐在主驾驶座的男人,“清水湾。”

回到家

“韩芷晴,你终于舍得回来了,又和哪个野男人鬼混去了?”刚踏进家门,周丽萍尖酸刻薄的声音便传来。

瘸着腿,韩芷晴强忍着反驳的冲动疲惫至极的朝着自己的房间走去。

“姐姐,你终于回来了,我以为你因为前天的事情而生我的气呢。”韩芊语穿着一身粉色的睡裙,将皮肤衬托的更加白皙,没人比韩芷晴更了解韩芊语柔弱的外表下是一颗什么样虚伪的心。

“韩芊语,现在家里没有外人,你不需要惺惺作态,收起你那份伪装。”

呵,韩芊语知道韩芷晴还在因为自己抢了她男朋友的事情而耿耿于怀,从小到大,她终于在她脸上看到了一种类似不甘心的隐忍愤怒,韩芊语只觉得莫名的痛快。

“实话告诉你吧,我和桀一年前就在一起了,我知道这么做不对,可是我和桀是真心相爱,我们这辈子都不想再分开了,你是我的姐姐,抢了自己姐姐的男朋友我心里也不好受。”

此时她完全是一副胜利者的姿态,韩芷晴没有看出她对自己一丝一毫的歉意和内疚。

“为了补偿你,所以爸妈决定让你顶替我嫁给黄叔叔,而且他也同意了,我抢了你的男朋友,我把那个老家伙还给你,我们算是扯平了,以后我们还是一家人。”

听了她的话,韩芷晴气的浑身发抖,一想到那个肥头大耳的中年男人,韩芷晴就觉得一阵反胃。

“韩芊语,你还要不要脸,抢了别人的男朋友居然还能这么不知廉耻,你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想什么,自己惹了一身骚,你不想嫁又不敢拒绝这门婚事,怎么可以这么卑鄙。”

黄叔叔据说上半年才死了夫人,下半年就要娶娇妻,年纪做她爸都够了,让她嫁给他,韩芷晴宁愿去死。

“你爱怎么说就怎么说,反正黄叔叔的聘礼爸妈都收了。”突然想到了什么,韩芊语笑的花枝乱颤,“爸妈知道我喜欢桀,也想促成我和桀,自然不会让你再破坏我们的关系,即使不把你嫁给黄叔叔也会把你嫁给别人,更何况,黄叔叔我们韩家得罪不起,也没有能耐去拒绝,所以只有委屈姐姐你了。”

powered by 句容市茅山镇永兴万家苗圃场 © 2017 WwW.zjju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