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章节)虐爱成痴何义鸣安越小说第X章节完整阅读

发布时间:2019-01-04 14:38

这本连载中小说虐爱成痴讲述了主人公何义鸣安越之间的事情,这是著名作家唯爱的倾心巨作,虐爱成痴精选篇章:安越看着身上的男人,一双幽瞳在黑夜之中,好像闪着光,高翘的鼻梁,性感的薄唇,比所谓的人气偶像还要帅出几百倍,只是眉眼间的戾气深重,整个人的气质显得特别的忧郁。

虐爱成痴

推荐指数:8分

《虐爱成痴》在线阅读全文

虐爱成痴第七章

“我想干什么?我只是关心我的妻子罢了,担心你就这么死了,我作为一个鳏夫,日子一定不会好过的。”

安越知道何义鸣在没有玩腻之前,绝对不会放过自己的,依照何义鸣的身份地位,别说普通女子,就连女明星,豪门家的小姐都是趋之若鹜的。

“是不是觉得很无助?很想摆脱我?”何义鸣捏着她的下巴,疼的她眼泪直掉,可是那双黑白分明的眼眶之中,闪耀着倔强跟不服气。

何义鸣觉得有趣极了,安越长相温婉,性子也像极了一直温柔的绵羊,可是暗中调查之后,他才发现安家斯斯文文的二小姐,竟然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小太妹。

原来早以为她是不洁之身,没有想到她竟然还是一个处子,这个游戏里面充满了反转,他对于这个游戏也越发的感兴趣了。

安越看着身上的男人,一双幽瞳在黑夜之中,好像闪着光,高翘的鼻梁,性感的薄唇,比所谓的人气偶像还要帅出几百倍,只是眉眼间的戾气深重,整个人的气质显得特别的忧郁。

究竟在他身上发生了什么?为什么他会变得,如此的冷酷无情?明明她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就好像全世界所有的光,都撒在他的身上。

一笑可以融化,淤积了整个冬天的寒冰,只可惜那个时候的他,是属于姐姐的,虽然倾心于他,但是也只敢将这份见不得人的爱,埋藏在心底最幽深的地方。

终于有一天,他是属于她的,可是她不想要眼前这个冷冰冰的他,不想要这个残酷无情的他。

安越一把推开身上的男人,用被子将全身给盖住,眼泪止不住的从眼眶里面流下来,为自己,也为了自己曾经深爱过的他。

何义鸣的身份显赫,自然用的也是VIP病房,宽大的床上安越睡在边缘,仿佛一转身就会掉在地上。

清晨的阳光,为冰冷的病房增添了一丝暖色,何义鸣看见自己胸前,如同一只小松鼠一样蜷缩的安越。

凉薄的嘴角难得有了些弧度,以前都是一个人睡觉的他,现在觉得床上多一个人,也不是什么坏事。

“醒一醒,今天你得陪我去参加一个酒会。”男人毫无温度的话,将安越吓得立即睁开眼睛,只是双眸一睁开,何义鸣那张帅气的脸,如同被放大一样的出现在自己面前。

她猛然的后退,毫不意外的,直接摔到在地上,冰冷的触感让她浑身忍不住的颤栗,而眼前的始作俑者,却毫不留情的嘲笑着她。

她明明记得昨晚自己是睡在边上的,怎么就跑到何义鸣的怀里面去了,到时候他又以为自己要投怀送抱了。

“既然你醒了就赶紧去洗漱,医院的味道我闻不惯。”男人翻身下床,将散落在地上的衣服捡起来,阳光在他八块腹肌上渡上了一层光芒。

“喂,你看够了没有?鼻血都流出来!”听了何义鸣的话,安越慌张的去摸鼻子,没有预想到的鼻血,房间里面却响起男人的讥讽。

安越真恨不得狠狠地抽自己两个耳光,自己怎么就这么把持不住呢。

男人的气息将她给笼罩住,安越想要挣扎,却被抵住自己臀上的东西,吓得不敢乱动,她是见识过它的威力的,她可不想今天一天走路的姿势太别扭。

“脑子里面别乱想,赶紧给我收拾,我们立刻回家。”男人低沉的嗓音如同烈性的春药,将她全身都撩的酥酥麻麻的。

安越在心中不停的告诫自己,这个男人是属于姐姐的,而且他还害的安家成为别人的笑柄,千万不能沦陷,收拾好之后,安越刚拉开车门,就看见何义鸣铁青的脸。

“我还以为,你要我上去请你下来呢。”听到何义鸣毫不留情的指责。

安越也懒得理会,将车门打开之后,自己坐了进去,何义鸣的手却不安分的抓过来,看着司机前面的后视镜,安越的一张脸羞的通红。

这个男人完全就是精虫上脑,安越使出全身的力气,将男人推到一边,双手紧紧的抱住胸前给解开的衬衫。

“我发现你的脾气越来越大,竟然连我都敢反抗!”何义鸣不知道从哪里摁了一下,从司机的背后忽然间升起了一块挡板,将车子分割成两个世界。

“这是我特地让人改造的,还没有试过呢。”安越看着何义鸣,嘴角带着邪魅的微笑,整个人都忍不住的害怕起来。

她可不想在人来人往的大街上,做如此亲密的事情。没有丝毫的犹豫,安越屈辱的跪在车上。

“求求你,别这样。”何义鸣本来也就没有打算如此,只是想要逗一下安越而已,没有想到她竟然会跪下来求自己。

“既然你那么喜欢跪着,那就一直跪到家中为止。”何义鸣拿出随身的文件,将所有的紧精神都投注进去。

等到管家说到了之后,安越摇摇晃晃的站起来,半个小时的车程已经让安越的双腿,早就酸麻了,还没有站稳,她就一个重心不稳的,摔在了何义鸣的身上。

她紧张的爬起来,连连说抱歉,但是身子根本不受自己的控制,非但没有爬起来,反而两个人之间的气氛越发的微妙。

何义鸣一把抱着她,大步流星的往别墅走去,砰的一声她就被扔在床上,所有在这个床上,不愉快的经历一下子涌入脑海之中。

安越吓得浑身颤抖,想要推开何义鸣,但是男人的蛮力岂是她能阻碍的,更何况是昨晚已经在鬼门关走了一遭的她。

根据以往的经历,安越知道任何的求饶都是毫无作用的。自己唯一能做的,就是闭上眼睛,默默的忍受这一切。

完事之后,浴室里面响起了流水的声音,安越趴在床尾的枕头上,木然的看着窗外,门前的梧桐树正好达到二层的位置,上面有两只小鸟亲密的依偎着。

何义鸣围着浴巾,将门打开之后,一副让人血脉偾张的画面,就出现在他的眼前。

powered by 句容市茅山镇永兴万家苗圃场 © 2017 WwW.zjju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