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爹地你的女朋友又跑了苏傲然江呤雨小说阅读-爹地你的女朋友又跑了淡水消颜在线阅读

发布时间:2019-01-03 16:05

爹地你的女朋友又跑了小说是著名作家淡水消颜的原创小说,小说讲述了苏傲然江呤雨的故事,小说爹地你的女朋友又跑了已上线,一起来本小说阅读网阅读吧:青团子却噘起嘴巴表示抗议:“青团子也有交朋友的权利!妈咪,你不能太霸道了!人权人权!我要人权!”

爹地你的女朋友又跑了

推荐指数:8分

《爹地你的女朋友又跑了》在线阅读全文

爹地你的女朋友又跑了第14章:归去来兮

青团子却一脸不解:“为什么不能理帅叔叔?妈咪,你不讲理!”

“我不讲理?”江呤雨无可奈何地摇着头。

青团子却噘起嘴巴表示抗议:“青团子也有交朋友的权利!妈咪,你不能太霸道了!人权人权!我要人权!”

权你个头!

江呤雨咆哮着:“物以类聚,人以群分!我们不能和那种坏人做朋友!”

“瑜老师说了,苏叔叔不是坏人!”

“瑜老师……”

好吧。

解铃还需系铃人,江呤雨决定去找瑜姐,让她帮忙劝劝青团子,叫他远小人亲君子。

第二天上午设计好给唐糖糖的高级定制,交给生产线以后,江呤雨便打电话给唐糖糖。

那丫头乐的快叫起来了,在电话里“木马木马”好一阵儿:“小雨,要不你帮人帮到底,送佛送到西,试着联系一下青眼,我真的很想跟他有一次近距离的接触……”

“我送你到西天!真是多事!”江呤雨愤愤地挂了电话。

虽然有点生气,但她还是打开QQ,犹犹豫豫的给青眼发了一条消息:听说你过几天要参加一个时装秀?我能见见你吗?

过了好久,青眼回了一个三个字:我很忙。

意思就是拒绝了?

早知道会是这样,但江呤雨心里还初紫文学网是有一点失落。

长长的吐了一口气,微笑了一下:没事没事!他一直是这么高冷的!这是人家的习惯。

青眼此人被时尚界传说的神乎其神,但真正见过他的人并不多。

下午,江呤雨早早的离开公司到了青团子所在的舞蹈学校。

一进练功房,发现孩子们正在专心的训练。

青团子看见了她,只是笑了笑,便继续跟着训练。

这孩子很独立,知道自己该干什么。

扫视了一遍练功房,发现玻璃橱窗那里站着一个男人的身影。

有些清瘦的身材,大长腿。一只手放在玻璃橱窗上,感觉好像在抚摸放在里面的塑料模特。

他保持这个动作不动,已经有一会儿了。

这人在干嘛?

难道对塑料模特有特殊爱好?

那模特身上还穿着她的表演服呢!

江呤雨正在胡思乱想,那个人缓缓的回过头,朝这边走了过来。

靠!

江呤雨忍不住想曝粗:又是他!

那个渣男!

最近运气太差了,一天能碰见渣男好几次!

江呤雨刚想转身就走,瑜姐却叫住了她。

“江小姐!既然来了,喝杯茶再走吧。”

也不知道瑜姐是什么时候出现在她身后的。那语气冷冰冰的,而且是叫江小姐,不是叫小雨。

以前,瑜姐总叫她小雨。

那时候,瑜姐的声音很温柔,而且她喜欢把那个“雨”字的尾音拉得很长。

初到意大利,在异国他乡听到她叫一声小雨,江呤雨就会觉得心里暖暖的。

瑜姐只是简单的给她泡了一杯茶,脸上的表情很淡然:“你以前认识苏傲然吗?”

“那个人渣?”江呤雨有些愤慨,但却又想表现得云淡风轻:“我怎么会认识他?”

就在这时候,有人送了一条白色的裙子进来。

江呤雨认得,这是她以前的舞台服装。

苏傲然曾经说过,她穿上这裙子简直就是误入凡尘的仙子。

瑜姐轻声道:“我记得当初你跳归去来兮是穿的这条裙子?我想看你跳那支舞 。”

原来她都记得!

江呤雨莫名的感动,当着瑜姐的面脱下身上的衣服,然后淡定从容的穿上那条白裙子,跳起归去来兮。

这是一支古风舞蹈,音乐有些凄美,配上白裙飘飘,再加上江呤雨不染纤尘的气质,这真的就像是一个仙女在随风而舞……

多年不跳舞,江呤雨以为自己会舞技生疏初紫文学很多,没想到在瑜姐的关注之下,她还是表现的那么轻松自如。

就像当年一般的自信!

这一刻,江呤雨才知道自己在感情上有多依赖瑜姐!有她那充满母性温柔的目光,江呤雨仿佛回到了当年……

“你到底是谁?”

门,突然开了。

苏傲然闯了进来,那双迷人的眼睛因为激动,似乎闪烁着泪光:“江呤雨,我梦见过你!”

原来这个人渣一直在外面偷看!

江呤雨呆立两秒,突然反应过来:瑜姐是故意叫她穿上这衣服的。

“你是不是看见漂亮的女人都会这么说?”江呤雨一脸不屑地看着眼前的苏傲然。

“江呤雨,我真的梦见过你!就是刚才这个样子!你快告诉我,你过去是不是认识我?”苏傲然目光里似乎带着乞求。

江呤雨却想起自己拿着怀孕报告单一脸幸福的去找苏傲然,却发现他和另外一个女人睡在床上,还冷冷地问江呤雨是谁……

咬了咬下唇,江呤雨回答得斩钉截铁:“我不认识你!”

话说完,她还顾作轻松的笑了笑:“几年不跳舞了,瑜姐,你看我还能跳吗?”

瑜姐连看也没看江呤雨,她看着自己手里的茶杯,目光显得有些空洞和忧郁:“你走以后过了三个月时间,他就突然每天跑到我的舞蹈班,一直抱着你的表演服。我骂过他,打过他,赶过他,他说着抱歉却从来不肯放手。后来我心软了说把那个表演服送给他。他却一直摇着头,告诉我说:也许有一天她会回来穿上这件衣服,在舞台上翩翩起舞……”

“瑜姐!”江呤雨果断地打断了瑜姐的话:“你别说这些了,我真的不认识他!”

瑜姐这才看了她一眼:“我记得那些表演服都是你的。是因为他,我才一直把这些表演服都珍藏在那里。”

原来江呤雨自作多情了。

她以为瑜姐将她的舞台服装一直都放在那里,是因为念旧,是因为瑜姐还会想起她,是因为瑜姐还想她回去……

心里有点作痛,江呤雨更加的斩钉截铁:“我真的不认识他!”

苏傲然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走出去了,估计现在情绪很沮丧。

powered by 句容市茅山镇永兴万家苗圃场 © 2017 WwW.zjju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