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甜宠》(陆之问苏以欢)小说阅读by安亦炎

发布时间:2019-01-03 14:05

连载中小说甜宠是著名作家安亦炎的一本原创小说,小说的主角是陆之问苏以欢,该小说划分在女频小说,现情小说甜宠精选篇章:苏以欢的头靠在陆之问的胸口。这是一个离心脏极近的地方。“陆之问怎么办?我发现我真的好喜欢你,比我想象中的更喜欢。”闻言,陆之问笑了,“那巧了,我刚好也喜欢你,比你的喜欢更喜欢。”

甜宠

推荐指数:8分

《甜宠》在线阅读全文

甜宠第19章 我也去

人性这个东西时而催泪时而操蛋。

善良的人会有一个善良的结局吗?

苏以欢第一次对这个答案产生了迟疑。

她有些茫然的注视着远处苍劲的月色。

这起事故死亡398人,重伤599人,失踪人口233人。

而加罗村全部人口2500人。

这是一个伤感的数字。

十指紧捏成拳,苏以欢目光呆滞的注视着远方。

为自己的无能。

刚才他们最后救援的是一对父女。

房屋倒塌的瞬间,父亲将还在襁褓中的婴儿抱入怀中,并用自己厚实的臂弯为她遮挡住了外面砸落的物体。

当他们发现这对父女时,父亲已经受了极重的伤。

他的肋骨被全部砸断,只能勉强的靠着毅力微躬着身体。

为怀中的婴儿寻求了一个暂时安宁的领地。

尚在襁褓中的婴儿似乎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是眨巴着大眼睛在父亲的怀中咯咯的直笑。

或许在她的心中,此时只是父亲与往日那样逗她笑的一个姿态。

这对父女最后被救上来了。

孩子毫发无伤。

父亲抢救无效。

——死亡。

陆之问不知何时来到了苏以欢的面前,将一个暖温杯递给她。

手心的炙热使得苏以欢的烦躁消减大半。

只是脸色依旧苍白,“陆之问,你说这个世界为什么要有所谓的天灾人祸,我们为什么要面临骨肉分离,分崩离析的状况。”

陆之问来之前已经听袁媛说了。

不止是苏以欢,整个研究所的人的气压都很低。

手臂伸展,陆之问将苏以欢揽入怀中,轻语道,“有时候有些事避无可避,我们无法阻止,只能逆风前行,天灾人祸出苦难,但同样也出英魂。我相信如果黄泉之下有路,他们也会得以安息,只要他们所在乎的人还在,他们的灵魂便有归路。”

苏以欢的头靠在陆之问的胸口。

这是一个离心脏极近的地方。

“陆之问怎么办?我发现我真的好喜欢你,比我想象中的更喜欢。”

闻言,陆之问笑了,“那巧了,我刚好也喜欢你,比你的喜欢更喜欢。”

现场争分夺秒,陆之问并没有过多的停留,塞给苏以欢一包饼干便匆匆离去。

现在进入加罗村的道路还没有打通,所以救援物资紧缺。

调整好自己的心态,苏以欢便朝自己的队伍走去。

作为领头人,她不能崩。

研究所的人将分配到自己手中的帐篷都捐了出去,一个个曲卷在草堆上,愁苦的望着天。

“他们都吃了没?”苏以欢低声询问道。

袁媛摇了摇头。

相较于之前,袁媛倒显得沉熟稳重不少。

至少此时比那些男人们看着稳妥。

“苏姐,你吃吧,我不饿。”袁媛将面前的饼干推开。

脑子里却浮现先前救援时,村民双目圆瞪,鲜血四溢的死状。

实在令她无法下咽。

他们的心情她都能理解,且感同身受。

但既然来了就要选择走下去,这样不吃不喝郁郁寡欢,最后只会成为那群兵的负担。

他们的实践能力自然不如那群兵,但苏以欢想或许他们这群人可以成为那群兵坚强的后盾。

小林是第一个看见苏以欢的。

“我饿了,大家陪我吃点东西吧。”苏以欢轻语道。

一行人立刻站起来,走到苏以欢的面前。

何欢将怀中的一个巧克力塞到苏以欢的手中,“苏姐,你吃。”

虽然何欢比苏以欢大个五六岁左右,但组里的人都习惯叫苏以欢苏姐。

除了苏以欢是他们领导,更是因为苏以欢是他们真正信服的人。

倒塌的房屋,零散的人群随处可见。

此时不仅救援物资紧缺,救援医生也紧缺。

许多轻伤患者都是拿了绷带自己替自己随意的绑几下,算是止血。

“难过、伤感、愤恨......我不求你们将这些情绪全部抹掉,因为这些情绪我也有。但是我希望你们明白你们现在应该做些什么、以及能做些什么。”

苏以欢的声音很轻,但却在这一瞬间敲醒了众人。

有了苏以欢他们的加入,临时组建的救援医疗团的速度提高了许多。

趁他们休息的空挡,一个小女孩拿着一袋饼干来到他们的面前。

“姐姐,是我,你还记得我吗?”

“当然记得。”小女孩就是他们来灾区遇到的第一个人。

“谢谢你们救了刘二叔,我很感谢你们,但现在我手上只有一袋饼干,所以作为报答,我将这袋饼干送给你们。”

众人还想推脱,小女孩却将饼干塞到苏以欢的手中跑了。

“姑娘你们就拿着吧,我看你们应该还没吃饭吧,你们都辛苦一整天了,如今晚上还要为我们这些伤员劳心劳力的,你们都是我们加罗村村民的恩人。”

一位颤颤巍巍的老婆婆从一旁走了过来,手里还端着一个锅。

“如今我们这家都给毁了,也找不出什么值钱的东西,我便和老伴在地里挖了些蔬菜,找左邻右舍东拼西凑了些米,为你们熬了一锅汤饭。你们都幸苦了,一定是又冷又饿的,吃些热乎的汤饭总是好的。”

苏以欢还想要推辞。

一旁军医却大剌剌的开口,“去吧,这是这群老乡的心意。瞧你们这一个个病恹恹的,没吃饭吧,如今这营养针紧俏的很,我可不想用在你们身上。”

“谢谢。”

饭是热的,大伙儿的心也是暖的。

老太太坐在地上望着研究所几个壮小伙狼吞虎咽的样子轻语道,“慢点吃,锅里还有。”

“我的孙儿和你们也差不多的年纪呢。”

将一口饭送入口中,苏以欢轻声应允,“那他现在是在外地吗?”

“死了。”

众人皆是一愣。

老太太却笑了,“他是个乡村教师,在灾难发生之时,他为了救一个小孩丢了自己的命。”

大伙儿不知道说些什么来安慰老太太。

老太太却自顾自的说道,“他虽然死了,但在我心中他却是个英雄,我以他为傲。”

“人呀,生死有命,富贵在天,所以啊,你们也无需自责,你们已经做了你们应该做的,够了,不要将所有的罪责安放在自己的身上,这也算智慧,毕竟你们是人不是神。”

想了想,老太太又加了一句,“你们啊,到底是经历少了,跟陆之问那小子学学。”

这会儿呀,大家算是懂了。

老太太就是陆上校派来的心灵导师,和平小天使。

“哎呀,不和你们扯了,我还得给那群兵送吃的呢。”

老太太走后,众人都沉默不语。

人心都是肉长得,更何况是面对亲人的离逝。

白发人送黑发人,老太太的苦和泪是脸上的笑容也掩盖不了的。

纵使内心苦闷,难受抑郁的想要死掉,可是老太太依旧用她的行动来为灾区尽着绵薄之力。

而他们这群打着志愿者幌子的人却毫无意识,只知道沉醉于自己悲伤的世界中。

殊不知有一个词叫将悲伤转化为力量。

将碗往地上一放,小林起身,“我去看看那边兵哥哥们还有没有什么需要帮忙的。”

“我也去。”

powered by 句容市茅山镇永兴万家苗圃场 © 2017 WwW.zjju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