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章节)戏古狂生沈风唐晴雪小说第18章节完整阅读

发布时间:2019-01-02 18:33

这本已完结小说戏古狂生讲述了主人公沈风唐晴雪之间的事情,这是著名作家沈家玉门的倾心巨作,戏古狂生精选篇章:沈风被她绑在一张椅子上,身体不能动弹,只能干瞪着眼,脸上尽量挤出笑容,干笑道:“姑娘,绑你也绑了,不要再玩了,早点洗洗睡吧。”闻言,妖女冷哼一声道:“你这个人竟敢在背后说我坏话,不惩你点苦头,本姑娘如何也咽不下这口气——”她拿着一盏蜡烛在他眼前晃了晃,“不知,人烧起来是什么反应?”沈风无奈一笑道:“别玩了,人烧起来命就没了。”妖女凑近他眼前,瞧他的神情,笑嘻嘻道:“看你怕成这样,好开心!”

戏古狂生

推荐指数:8分

《戏古狂生》在线阅读全文

戏古狂生第18章 我来非礼你

此人心性坚韧,之前倒是小看他了,小倩轻叹一声,幽幽道:“今日都是怪我要跟着公子出来,若不是我,公子也不会遭人羞辱,还将全部积蓄赔光了。”

“我从不怨别人,你进屋休息吧。”沈风笑了一下,神情变得呆呆的,来了古代几个月,依旧改变不了眼前的窘境,钱财没了,可以再赚,但没有权势,一辈子只能被人踩在脚下,就像今天那个都尉,在他面前,自己连一点抗争的能力也没有,只能被他踩在脚下羞辱。

“公子,你在想什么?”见他神色萧索,知他是因被世态所欺而失落,见他仍旧没有说话,有所感悟道:“是否在为今日之事迷惘?”

沈风挤出一个难看的笑容道:“有什么好迷惘的,弱肉强食永远是这个世界的生存法则。”

见他神情淡淡不为屈辱所怒,聂小倩神情有些诧异,轻道:“公子胸襟实在令我叹服。”

“你太高看我了,我只是没有能力报复,但凡有一种方法可以对付那个都尉,我不介意用上几百次。”沈风紧握着拳头,心中不是没有怒气,只是他认清现实才强忍下来。

聂小倩语调诡异道:“公子想报仇吗?”

沈风理所当然道:“想,不过不是现在,现在我得去休息了。”说着,正要起身,浑身却疼得站也站不起来。

聂小倩眉间微蹙,短暂犹豫一下,轻道:“公子先勿乱动,我扶你起来。”

“多谢!”

将他扶起,她不同于一般女子柔情,但也不是铁石心肠,见他浑身都是伤,神情莫名犹豫起来,魅眸闪了闪道:“公子,让小倩替你处理伤口。”

沈风心里一动,咧着嘴笑道:“听说有个药浴非常出名,要不我们试试?”

“药浴?”聂小倩轻笑道:“公子说的是将药材制成浴水,然后泡入水中?”

老子现在也是有丫鬟伺候的人,不知道丫鬟是不是什么都伺候,沈风骚骚笑道:“大概是这样。”

聂小倩心里一哼,眼波盈转,笑莺莺道:“小倩这就去准备,请公子稍等。”

、、、、、

半个时辰后,浴桶内已经装满药水,沈风舒舒服服地坐在浴桶中,这药浴效果还真好,泡了一会儿,身上的疼痛感便去除大半。

“小倩——”一个洗澡实在无趣,靠在浴桶上,轻叫了一声。

门被缓缓推开,聂小倩走了起来,见他陶醉其中,脸上冷冷笑道:“公子有何吩咐?”

沈风嘿嘿笑道:“小倩,一个人洗澡太无聊了,你留下来陪我说说话。”

这人真有趣,洗澡还要人哄着,她目光在他壮硕的身躯上掠过,脸颊瞬时飞出一朵红云,“公子想说什么?”

汗,老子都一无所有了,还是别去招惹人家,沈风怪怪地望了她一眼,无奈道:“小倩,我现在已经一无所有了,你还是不要跟着我了。”

聂小倩从裙带夹缝中拿出一锭小银子,轻笑道:“谁说公子一无所有了,喏,这是你今日给我的一两银子。”

沈风挤出一个笑容,心里越觉得奇怪,无奈道:“我对你并没有什么大恩大德,只是收留你一个晚上,你实在没必要就委身于我,再说,我也养活不了你,留下来,只会跟着我吃苦,我可以介绍你去大户人家谋生。”

哼,想甩开我,本姑娘还没惩治你,你休想逃混过去,聂小倩嘴角勾着笑意:“公子不必担心,小倩明日便去卖唱赚点银子。”

沈风苦笑道:“今日的教训还不够吗,以你的姿色,出不了大街就会招来一大批色狼色魔。”

‘聂小倩’咯咯地笑了起来,笑声如坠入玉盘中:“看公子说的,我可以用面纱将脸蒙上。”

“你蒙上面——”沈风随意地瞥了一眼,想象她将面纱蒙上面,猛然之间觉得她有点像之前的妖女。

真是妖女!糟了,她一定是来杀我!越看她越是觉得她就是妖女,心中突然翻起一片骇浪,脑中急转几回,嘴角挤出一道抽搐的笑意,干着嗓子道:“你还是真是聪明——小倩,今天你也辛苦了,我差不多洗好了,待会你也去洗个澡,然后早点休息。”

聂小倩怪异地看了一眼,然后走出房间,见她走后,沈风立即从浴桶中跳了出来,急急忙忙穿好衣服准备逃跑,之前没有留心,现在仔细一想,这个‘聂小倩’根本就是那个晚上的妖女,怪不得她的脚那么快就好,原来是假的。

正要逃出屋子,但又忽然停下,这妖女神通广大,逃得了一时也逃不了一世,正在犹豫间,却听到轻微叩门声。

“公子,我可以进来吗?”

“进来。”

这个妖女推门进去,见他已穿好衣服,淡淡笑道:“公子这么快就洗罢,小倩恰好有一事相求,不知可否答应?”

有事相求?心里马上起了十二分戒心,“有什么事,你说说看?”

“小倩昨夜在林间不慎掉落一支珠钗,此钗乃是祖母遗留之物,失之小倩彻夜难眠,请公子与我再去寻找。”

这妖女肯定是想把我骗到林间,然后将我先奸后杀,太阴毒了,沈风心里先将她先奸后杀一遍,心思如履薄冰,道:“小事一桩,不过这晚上去找恐怕不好找,不如明日一早再去。”

“公子有所不知,这珠钗上镶嵌着一颗小小的夜明珠,便是要趁着夜里才易寻回。”她轻唇细语说着,体态温柔,若不是知道她是谁,真被她给骗了。

沈风口语一噎,转而道:“要去也行,不过外面林间栖息着一些臭虫,你先去涂上一些驱虫的药水,才不会被臭虫爬上身体,臭虫你可能不知道,一旦被爬上身体,就会有恶臭,还专门喜欢异味的地方。”其实林间哪里有臭虫,臭虫一般在民居屋子中隐蔽的地方。

聂小倩脸色微变道:“那——那公子可否请稍等,小倩先去沐浴以免臭虫上身。”女子最爱清香,听说有臭虫,比见了饿狼虎豹还可怕。

见她急忙去准备沐浴,沈风心里奸笑一声,现在反而不害怕了,管他什么妖女魔女,只要是女的,顾忌就会比较多。

躲在房门后面通过窗户纸偷偷观察着,见她已进入房间中沐浴,丹田上升起一阵火热,再等了一刻半刻,才打开房门悄悄溜过去。

此时她的房间中散出淡淡的白雾,香气怡人,沈风精神一抖,大摇大摆地推开门进去。

门吱地一声被用力推开,然后便是一阵水花四溅声,坐在浴桶中的妖女身躯紧紧缩了缩,眼中杀机毕露,冷冷道:“公子为何无故闯入小倩房中?!”

人一进来,又将门重新关上,然后搬来一张椅子在她面前坐下,理直气壮道:“看不出来吗,我进来非礼你!”

妖女魅眸中掠过一道寒光,轻笑道:“公子言笑了,公子乃是正人君子,还请公子暂且退出,小倩很快便出来。”

“姑娘真是抬举我了,我要是正人君子,简直是侮辱了正人君子这个词。”沈风有恃无恐地坐着,坐如千年古松,稳如泰山:“我没有开玩笑,我是来非礼你的,你不是说过当我的丫鬟,丫鬟陪个睡不是很正常吗?”

妖女脸色瞬间冷了下来,唇齿间动了些怒气:“公子若再出言侮辱小倩,我便喊人来了。”

沈风冷笑道:“你喊啊,最好多喊点人过来,让大家一起观赏你沐浴。”

“你!!”妖女愤然道:“公子,我再说一句,请你出去。”

沈风眼光在她裸露出来的香肩贪婪地蹂`躏几眼,淫笑道:“我也再说一句,我是来非礼你的。”

妖女被他看得不适,脸色缓和下来,柔声道:“公子,小倩家人新丧,可否再给小倩一些日子。”

沈风冷笑道:“给你一些日子来杀我吗?”

妖女脸色一变,轻笑道:“公子这是何话,公子对我有大恩大德,我怎会杀你。”

“你的脚好了吗,妖女!”沈风气得大发雷霆,目光坚定不移地留在她裸露的肌肤上,恼火道:“我跟你无冤无仇,你至于追到我家门口吗!”

妖女脸上柔色尽褪,眼中杀意肆虐而去,鬼魅地笑道:“你如今这么看着我,还说与我无冤无仇么。”

气质鬼魅,唇齿不语而如怨如诉,可惜了这么一个动人怜物,竟然是个杀人不眨眼的妖女,沈风笑呵呵道:“你似乎忘记了,我提醒你一下,是你自己送上门来的,你就算失个身也不能怨我。”

妖女咯咯笑道:“公子好口才,你当真不怕我杀了你!!”

沈风将她衣服取了过来,然后用手指头勾着,在她面前转着圈圈,嘿嘿笑道:“怕自然是怕,但你现在没有穿衣服,我看你怎么起来。”

望见他这副欠揍的笑容,妖女气得杏眉倒竖,冷哼道:“公子我们各退一步,今日之事就此作罢,从今往后我们不再往来,如何?”

“你当我傻吗!”沈风冷哼道:“我跟你本来就无冤无仇,你却假扮失足少女勾引我,幸亏我还没有到饥不择食的程度,今天要是放了你,我以后还有好日子过吗,让我想想怎么修理你,给你三个选择,一我非礼你,再杀了你;二我非礼再非礼你,然后杀了你;三我非礼非礼非礼你,最后杀了你。”

妖女气得娇躯直颤,手中怒地一拍,浴桶中溅起一簇水花,沈风快意地大笑道:“别动,再动看光了。”

妖女脸颊上飞起一朵红云,恼怒道:“若我找到机会,我定要将你杀了!”

“大胆,还敢恐吓我,我真非礼你了!”沈风恶狠狠地说了一句,手指头摇拽着她的衣服,忽地一件小巧玲珑的东西从衣服中飞出来掉落在地。

两人眼光齐齐被这件小巧玲珑的衣物吸引过去,看清楚衣物后,妖女脸色唰地一下子满脸通红,娇躯猛烈地颤抖,在浴桶中荡出一环环水波。

沈风瞪大眼睛地看了一眼,尴尬地笑道:“原来是手绢,不稀奇,不稀奇。”

他自己在装傻充愣,但妖女可不会善罢甘休,她脸色由红转白,咬牙切齿道:“我要杀了你!”

沈风仍旧有恃无恐道:“我还要非礼你,不就是一件肚兜,何必不好意思,我给你捡起来就是,明日洗了还给你。”

“你敢碰我就杀了你!”

“放肆,不许无礼!”沈风装模作样责备一句,也不知他哪里的底气还能反过来责备别人。

妖女怒色难改,冷眸紧盯着他,蓦然脸上绽放出一抹诡异的笑容,“公子,你是否以为我不能动——”

沈风不屑道:“你要是敢动,我会这么坐在你面前,我早跑了。”

“那可不一定!我可将你的眼珠子挖出来——”妖女脸颊上浮现一抹嫣红,刹那间绝代芳华,然后缓缓从浴桶中站起来,水珠子从她身上滑落下来,只剩下晶莹点滴挂坠着,她娇羞地掩住双峰,将白玉无瑕的身躯完全裸露在他面前。

这么狠!!!!沈风眼睛猛地一睁,心神瞬间凝固住,就在这一刻,手中的衣服已空空如也,再往前一瞧,衣服已被她拿去。

跑!!!沈风浑身冰凉,急忙仓皇逃跑,刚才那惊鸿一瞥,魂魄为之慑去,可再不跑,自己就没命了,至少眼珠子肯定不保。

“想跑,没那么容易!”妖女很快将衣服穿好,可脸颊却烫得离开,怒地冷哼一声追了上去。

、、、、、、

沈风闷着脑袋乱跑,跑了一阵,面前出现了一座破庙,见四下无人,快速溜进破庙中躲起来,此时是黑夜中,摸索了许久,才发现寺庙中有一座残破的大佛像,找不到其他遮掩的事物,便躲在了佛像背后。

心中祈祷着那妖女不要追过来,这次妖女是真动了杀心,自己都想好了,暂时离开升州避一避,但人怕什么就来什么,寺庙中很快走入一个白衣女子,不是那妖女还有谁。

“公子——我知道你躲在这儿,今日你无论如何也逃不了——来,乖乖出来让小倩杀了你。”妖女持着一把泛着银光的利剑,语气冰冷,此时两人彻底结下梁子,她也卸去了所有伪装。

怎么办,躲不过去了,老子怎么那么倒霉,摊上这么一个大煞星,老子拼了,沈风提着胆子,抓住她背身的时机,猛地向她扑了过去。

碰!!!

两人齐齐扑倒在地,沈风紧紧抱住她,顺势将她双手扣住,冷笑道:“要杀我,哪有那么容易!信不信我拉你一块死!”

“放开我!!”妖女挣脱几下没有挣开,倒是一股男儿气息令她有些意乱情迷,谁也没有想到,杀人如麻的妖女,却从未与男子如此亲密过。

“不放!”沈风紧紧箍住她,双腿交缠着制住,要比力气的话,当然是男人占点优势,饶是这个妖女会武功,以这种姿势被箍住也无法使出力气。

两人在地上翻滚着,尘土飞扬,四肢交缠,一会儿男上女下,一会儿女上男下,要是不知情的人看见了,还以为是正在激情野合的情侣,哪里想得到两人是生死大敌。

翻滚了不知多久,才停住大口喘气,妖女眼中冒出怒焰,冷冷地盯着他:“放开我!否则本姑娘一定会杀了你!”

“不放!”沈风死死将她压住,不给她半点出手的机会,只要躲过了今日,以后大不了逃到她找不到的地。

“你!!”妖女咬牙切齿一会,语气真切道:“你放开我,我必不会伤你!”

沈风冷笑道:“你当我白痴吗,你这个妖女说的话没一句可以相信,从头到尾都在骗我,我跟你并无半点仇恨,你为什么要纠缠我?!”

妖女冷地咯咯直笑道:“我纠缠你?笑话,那夜是你自己找上来,本来我还不打算找你,你自己找上来,我便想顺便戏弄戏弄你。”

“所以今天的事情也是你一首安排的?”沈风怔了一下,突然怒目圆睁地冷盯着她,模样凶狠道:“你也太狠毒了,我与你毫不相干,你却让我变得一无所有,现在我连份讨生的火计都找不到。”升州上下都知道他得罪了军官,以后谁还敢找他接活。

此时妖女被他压在身上,将他状若恶煞,不禁流露出惧色,但被他误会心中十分不悦,怒叱道:“你凶什么凶!”

“凶你就凶你,信不信我收拾你!”沈风现在一肚子火,这种被人玩弄的滋味令人很不舒服,原以为她只是一个无辜的姑娘,却没想到她是故意戏耍自己,怎能令自己不发火,特别是眼下这种身无分文的窘境

妖女涨红着脸,怒道:“你碰我一下试试!!!”

两人一下子大眼瞪小眼,静默了许久,沈风忽然将她松开,不耐烦道:“你快点走,我不想再看到你!”

妖女没想到他能放开自己,神情发愣道:“你难道不怕我杀了你!”

沈风大怒道:“够了没有,你害得我一无所有,我根本不认识你,你不要再纠缠不休,从今以后不要再来骚扰我。”

妖女站起咯咯笑道:“傻小子,你竟然放了我,本姑娘今日便送你去见阎王!”

“你还真的要杀我!!”沈风气得破口大骂:“你这个死妖女,谋财害命,太狠毒了你——别过来,还有没有得商量,要不然我从此离开升州,不让你再见到我。”

妖女语调森森然,眼中寒芒毕露:“先前本姑娘还不想杀你,但看了不该看的东西,我绝饶不了你!”

沈风急急退了退,大是郁闷道:“这哪能怪我,是你自己要起来,你好好待在浴桶中,不就可以相安无事了。”

“是我自己起来的,但我也要杀你!”妖女咯咯笑道:“怕不怕——怕不怕——还敢不敢对我凶?”

沈风挤出一个难看的笑容道:“你长得那么漂亮,实在对你怕不了,也凶不起来,如果你不杀我——”,憋了一会儿,想自己身无分文,男色又舍不得牺牲,干脆道:“我给你讲个故事好不好?”

“讲故事——”妖女停下脚步,似乎有些感兴趣:“是什么故事,你倒是说说看,若是老生常谈的故事,我马上杀了你!”便先听听他要说什么故事,若此时便杀了她,难以解我心头之恨,我要好好折磨他,最后再将她杀了。

日你,动不动就杀,早知道刚才奸了你,做好人果然没有什么好处,沈风心中急思,马上道:“一定是你没有听过的,来,我们先坐下来,你且听我慢慢道来。”

“还有点说书人的模样——”妖女唇角微笑,忽地将利剑横在他脖子上,哼道:“快将故事,若是说得不好,我便马上杀了你。”

“行行行,我说我说!”这个妖女果然还听人讲故事,沈风急忙道:“这个故事出自聊斋,说的是一个人鬼相恋的故事——”接下来,沈风将聂小倩与宁采臣的故事讲给她听,讲的是电影版的故事,刚听到这两个名字,这个妖女还以为被耍了,渐渐听下去,才被故事的内容吸引住。

“——从阴曹地府脱险回来后,正好是人间临近日出时分,点点阳光照入屋子中,小倩不能被阳光照到,否则会魂飞魄散不能投胎,情急之下,宁采臣用木板为小倩挡住透射进来的阳光,但却背对着宁采臣,而小倩亦不敢上前一步,否则便会接触到阳光,时间紧迫,小倩必须快点回到金塔里面,否则到时候就耽误了时辰,留给两人说话的时间只剩下一点点,甚至两人连最后一面也见不了,本来人鬼相恋注定是悲剧,如今连见面的机会也被老天剥去,实在是悲惨之极——”

“聂小倩与宁采臣真是可怜,为何相恋的两个人,从一开始注定是阴阳两隔。”故事讲完后,妖女轻轻拭泪,愁叹一声,手中利剑也不知何时松开,一心挂念着故事中的男女主角。

“许多事情一开始注定是悲剧——”

沈风偷偷瞥了一眼,见她心神仍在迷惘中,抓了个心思,从她眼皮底下慢慢溜走,妖女目光一凝,重新将利剑拿在他脖子前,冷哼道:“想走,我准你走了吗!”

沈风苦笑道:“姑奶奶,我不是给你讲完故事了吗,故事催人泪下,感动至极,想必你是满意了,我们本来就没恩怨,我拜托你了,就当不认识我了,咱们各回各家。”

妖女冷哼道:“故事如此感动,为何你连一点动容也没有!”

沈风无奈笑道:“这个故事从我小时候开始,听了不下十遍,早就听腻了,也就你第一次听感到新鲜。”

妖女笑吟吟道:“看来你听过不少故事,还有什么好听的故事,一并与本姑娘道来。”

“我服了你!姑奶奶,改天成吗。”见过劫财劫色的,就没有听说过还有抢劫故事的,心中千万个不愿意再与她纠缠下去。

“也罢,那便回去,本姑娘也累了。”妖女起身拍了拍身上的尘土,语气不悦道:“都怨你,惹得一身尘土,回去之后给我准备一些水来。”

沈风怔道:“你不回去吗?”

妖女轻笑道:“我何时说过要回去,本姑娘还没使唤你够,你好生伺候,要是本姑娘不满意,那我就在你身上割下一块肉,若再不满意,再割下一块!”

操,心里憋着怒火,脸上只能笑呵呵道:“姑娘实在英明大义,在下佩服佩服!”

妖女咯咯笑道:“我发现你这个人还蛮好玩的,以后本姑娘便在你这儿住下,我记得你之前说要将我绑起来鞭打,听上去还挺有意思,走,跟我回去!!”

沈风脸色大骇道:“一点也没有意思!”

妖女冷道:“少废话,不走的话我杀了你!”

妖女实在太狠辣,被她抢带着回去屋子,中途也试过逃跑,都被她生擒回来,沈风实在太倒霉,怎么会遇到这个脾气古怪的妖女,而且尽是喜欢玩一些变态游戏,便如将沈风捆绑起来。

“咯咯——”

沈风被她绑在一张椅子上,身体不能动弹,只能干瞪着眼,脸上尽量挤出笑容,干笑道:“姑娘,绑你也绑了,不要再玩了,早点洗洗睡吧。”

闻言,妖女冷哼一声道:“你这个人竟敢在背后说我坏话,不惩你点苦头,本姑娘如何也咽不下这口气——”她拿着一盏蜡烛在他眼前晃了晃,“不知,人烧起来是什么反应?”

沈风无奈一笑道:“别玩了,人烧起来命就没了。”

妖女凑近他眼前,瞧他的神情,笑嘻嘻道:“看你怕成这样,好开心!”

开心你妹,早知道刚才把你的奸了,沈风笑容牵强道:“能让你开心,是我的福分,但我死了,以后谁来陪你解闷,我这人会的花样可多了,保证你天天开心。”

妖女笑嘻嘻道:“我不会让你死,那岂不是便宜你了,先将你眼珠子挖出来再说!”

“妈的,老子不陪你玩了,要杀就杀!”沈风脸色一变愤怒起来,嘴角忽然狞笑道:“一不做二不休,你不是想杀我吗,我让你永远忘不了我!”说罢,身体猛然站起,狠狠将她的红唇盖住。

powered by 句容市茅山镇永兴万家苗圃场 © 2017 WwW.zjju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