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本)许你逆光而来柏逸郴萧雨小说在线阅读

发布时间:2019-01-02 18:08

柏逸郴萧雨小说哪里看,请到本小说观看这本许你逆光而来小说吧,这是作者南木的倾心巨作,这本是一本都市小说,女频小说精彩章节预览:她走出开门,其他人才反应过来,舒桦看她平时不是这样的,想必有什么原因,但是她护萧雨心切,站起来骂了源柏淞:“源柏淞,你发什么神经啊!”说完便追了过来。

许你逆光而来

推荐指数:8分

《许你逆光而来》在线阅读全文

许你逆光而来第四章 为了你,什么都可以

她也不是好惹的主,却又不想节外生枝,让大家在酒桌上难堪下不了桌面,毕竟以后见面尴尬,她只能索性放下酒,离开!

她走出开门,其他人才反应过来,舒桦看她平时不是这样的,想必有什么原因,但是她护萧雨心切,站起来骂了源柏淞:“源柏淞,你发什么神经啊!”说完便追了过来。

她追出门没有看到萧雨。

薛城也没有见过他生气的样子,他忍不住询问源柏淞,没有问出什么情况,他就是不说话,喝着闷酒。

萧雨纳闷走在街上,听到身后有人喊她的名字:“萧雨!”

不用抬头看是谁,她就知道是柏逸郴,她装作一副可怜巴巴的样子,转身望着他。

“你昨晚去那了?一整天都没有回家,打电话也不接?”

她没有回答他的问题,只是嘟着嘴,张开双手,像柏逸郴撒娇:“脚疼!”

面对永远都是忽冷忽热的萧雨,柏逸郴只能抓住机会,柏逸郴无奈的蹲下来,她整个人如同瘫软一般趴在他的背上,问他:“你去南宿这么久才回来?”

柏逸郴告诉她晚回来了的原因和没有接她电话的原因:

“我在南宿花泽站种了一片花,等它成了花海我带你去看!”

“一言为定,你种的花,一定很好看!”她也挺会拍马屁的。

“水!”即使她只说了一个字,柏逸郴也会意识到什么,把她背到奶茶店,他给萧雨点了一杯她最喜欢喝了饮料,萧雨死活不肯下来,几秒钟后,她拿了饮料,她先是给他喝一口,

走到港口时,前方传来中年男人的势在必得的声音:“萧雨,这次,你跑不了不吧!”

她们抬眸一看,是六七个男人,手放在后背,也不知道手上拿着什么东西。

柏逸郴不解问她:“怎么回事?”

萧雨先是拧眉,知道今天晚上要发生大事,让柏逸郴把她放下来,他照做,那群人朝他们走过来,柏逸郴看到他们身后的棍子后,瞬间脸色突变。

柏逸郴推推她,示意让她离开,她又怎能掉下他不管呢?那群人是冲她来的,她怎么可以让他替自己挨打。

那群人来势汹汹,做出一副今日不是你死,就是你亡的架势。

那群人里,她只认识老张,其他人不认识,“给我往死里打!给她一点教训,下次登门拜访!”老张命令道。

那群人朝他们砍过去,萧雨见情况不妙拉着被定住的柏逸郴逃跑。

直到她们被逼到胡同,那条胡同是她们经常打架斗殴的地盘,不知道是今天那个缺德的把胡同的路给封了。

老张冲在前头,萧雨护着柏逸郴前方,看柏逸郴的表现她就知道他不会打架,只有被打的份。

柏逸郴拉萧雨躲在身后,他凑在她的耳边小声嘀咕道:“两条路,一、趁乱逃跑,二、翻墙!”,没等萧雨回应时,突然老张像看的新鲜事物一样,两眼发亮,笑着调侃:“哟,又来一个送死的,来了正好一起解决了!”

萧雨忍不住好奇往后看了一眼,是他,明明在往左边转就是四合同了,也不知道他是从什么地方冒出来的,这些她都没有考虑,她像看到救命稻草一样看着源柏淞。

柏逸郴查觉到了萧雨眼神不对劲,也回头看了一眼,他的神情难以揣摩。

只见他,带着一副黑色墨镜,嘴里嚼着槟榔,一副玩世不恭的样子朝他们走过来,时不时做一些斯文败类的表情。

“给我上!”对方在人数上占了优势。

开始陷入一片混战、耳边不断传来哀嚎声,刀与木棍的撕扯声。

源柏淞一直紧紧的护住萧雨,不让她受到伤害,这些人对于源柏淞来说都是小菜一碟,只是带着萧雨不太好大展身手,而老张瞄上了落单的柏逸郴,老张手握水果刀,朝柏逸郴砍去,要想以柏逸郴的伤痛来给萧雨长点记性。

萧雨一看情况不妙,便慌张万分喊着他的名字,又本能反应地朝柏逸郴扑过去。

她以为她会死或者会弄个残废之内的,就在准备好接受刀砍下来的痛感,却听到薛城发出了从未有过的尖叫声喊着源柏淞的名字。

她猛然间睁开眼,看到近在咫尺的源柏淞紧紧的抱住她。

她想一定是自己过于紧张才没有发觉源柏淞是什么扑过去抱住自己的。

源柏淞没有喊出声,只能拧着眉头,胸膛紧紧的压住她,虽然整张脸惨白,却不忘朝她微笑,像是在乞求她原谅一般。

一大股血腥味刺鼻,她才发现他的后背鲜血直流,延伸到她的胸膛。

“萧雨、我”源柏淞面色冷清,却要强行微笑,说了几个字。不是故意的,别生气了好不好?却来不及说出口。

她惊愣的望着源柏淞傻傻的对她笑,他像不知道痛疼一样,脸上除了惨白和微笑没有看出任何痛疼的破绽,她心一惊,紧紧的抱住他,大声喊着他的名字,双手沾染鲜血捧着他的脸。

“源柏淞、源柏淞、”她们不抵那帮人,老张他们还在与薛城,柏逸郴拼死拼活,很快她们就处于下风。

薛城脸上挨了好几拳,她眼眸装满泪水,眼前一片迷糊,一向做事毫不含糊的人,而如今没有主见,只能被救,看到老张一拳狠狠的打在他的嘴巴上,薛城的牙被打的飞出来,腿上被划了一刀。

她不知道什么时候柏逸郴手臂被刀砍了两个口子,流着血,他依旧骁勇奋战,最终还是被打倒在地趴在地上,整个人像瘫痪一样。

光头佬拿刀朝萧雨走过去,柏逸郴大喊她名字,费力趴在地上,想要替她挡那刀:“萧雨!”,那种声音像是从地狱传来的。

柏逸郴血淋淋的趴在地上带着哭腔喊着她的名字,她像似什么也没有听到一样,她紧紧的握住他的手臂,喊着他的名字。

“我、没、事”源柏淞轻轻的抚摸她的脸颊,安慰她。

老张破口大骂。

当他们以为要得程,她们以为要命丧胡同时,周围突然响起警笛声。

“大哥,警察来了”

那群人一哄而散,像是没有出现过,胡同里萧雨紧紧的抱住源柏淞,大声呼救,大概在声音过于哽咽有些让人听不清她喊什么,只知道她哭了。

源柏淞流了很多血,她很害怕源柏淞会在她怀里死去,年纪轻轻就离开人间。

她闭眼间看到一辆黑色大型商务车冲过来。

这辆车是源柏淞的救赎车,车里的人,惊慌喊着他,“源哥、源哥”,各各神情复杂。

“源哥!”

“源少、源少!”

几个人跳下来,扶着她们上了车。

“快去医院!”薛城怒吼道。

开车那人不顾危险在马路上横冲直撞,急着送他们去医院。

一路上,萧雨都在忙着喊醒源柏淞,又帮他堵住伤口。

车内一片安静,一股沉重的压迫感袭来。

她能感受到薛城炙热的目光在她的背后燃烧,即使他没有说话,她也能感受到他的怒气,如果不是因为她,源柏淞也不会受伤。

薛城不知道他两在一起对不对,他只知道源柏淞爱萧雨,也没有想到可以为了她不顾自己的命。

源柏淞啊!源柏淞,你是不是傻,你爱的女人,根本不爱你!

为了她,源柏淞可以放弃一切,他从未见过源柏淞居然可以对一个女人怎么上心。

powered by 句容市茅山镇永兴万家苗圃场 © 2017 WwW.zjju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