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章节)兰泽有柳倾如城桑寄生柳清澄小说第7章节完整阅读

发布时间:2019-01-02 12:09

这本连载中小说兰泽有柳倾如城讲述了主人公桑寄生柳清澄之间的事情,这是著名作家轩小念的倾心巨作,兰泽有柳倾如城精选篇章:桑寄生自然是听到了她的电话,电话那头的人似乎有些着急,而她,却是那般的不紧不慢。“走吗”柳清澄收拾好,准备上车。桑寄生看着清清冷冷的人不由得问道:“你不怕我是坏人吗”“坏人需要已经回到家后,然后在冒雨前来接别人吗”柳清澄自是认出了眼前的这个人就是那只大白狗的主人,那日他是想上前道歉的吗

兰泽有柳倾如城

推荐指数:8分

《兰泽有柳倾如城》在线阅读全文

兰泽有柳倾如城第7章

“喂”柳清澄在原地等了会见没有空车最终决定还是快步走回去,反正最多二十分钟就好。一时到忘记了和秋水说的通电话的事情。

看到来电显示,柳清澄反应了过来。

“清澄,我到家了。你到了没啊”杨秋水下了车,便从包里掏出手机打着电话。

“嗯,到了。”柳清澄抹了把额头上的雨,不紧不慢地回到。

“那就好,那先不和你说了,我得去洗个澡,感觉身上潮呼呼的,难受死了。”杨秋水边说着已经拿出钥匙准备开大门。

“好,早点睡。”柳清澄显然听到了她插门的声音,说完便挂了电话。

“嘿,真是,每次都是说挂就挂,下次我得争取我先挂,哼!”杨秋水气哼哼地嘀咕道。

“师傅,到了。”

“好勒。”黄包车大叔正准备找钱时,便听到。

“师傅,可以在回去一趟吗”桑寄生看着伞外的雨帘,试探着问道。

黄包车大叔看起来有些纠结,眼前这个年轻人一看就是外地的,出手也阔绰。

可是,现在下起了雨,又很晚了。家里也只有老婆子带着孙女,这个小孙女又总爱在夜里哭闹。

桑寄生自然看出来他的犹豫,便说了句:“师傅,不用了,你也快回去吧。”

桑寄生说完便从裤兜找出钥匙,几步上了台阶,然后开门,打开堂屋的灯,转身对着雪灵说到:“呆在家里,我一会儿回来。”

主人说的干脆,哪容雪灵有拒绝的余地,它只听见主人将他的电动小摩托骑了出去,然后“砰”的一声,大门被关上了。

柳清澄一开始还抱有几分希望,想着说不定走着走着也会遇见个空车什么的,可希望是美好的!但现实是她只听见耳边滴滴答答的雨声,眼前雨雾朦朦的,伴随着橙黄的路灯,一切显得有些飘飘渺渺的。

实在太安静了,柳清澄拿出手机想着不然放首歌吧

可掏出手机一看,发现只有半格电了,于是,柳清澄又把它放回包里。

“呜呜呜……”

电动马达的声音,还不待柳清澄仔细反应,只见一束白炽的灯光越来越近,直到近的晃得她情不自禁的抬起左手挡住眼睛。

“上来。”声音平和,没带什么感情,普通话说的标准,一时之间,柳清澄判断不出他是哪里人,忽然她想起合欢的那句“咱镇上来了好些外地来旅游的人……”。

想到这,柳清澄倒是极好奇这人的模样,忙放下挡住眼睛的手。

他留着寸头,许是沾了些水,头顶上的一些发丝显得硬硬的。眉毛不是很粗,但却极黑,眼睛不大,带着点狭长,眸子却是很黑的。此刻眼神平静,看不出什么感情。鼻子很挺,配上不是太薄却也不是很厚的嘴唇,一切显得刚刚好。皮肤是健康的古铜色,穿着没什么图案的白色短袖,搭着一条蓝色牛仔裤,穿了一双常见的网鞋。如此简单装束,不知怎的,却让柳清澄觉得顺眼极了。

“给。”桑寄生从没见过有人能够如此直白的打量着别人,不过,看她的眼神清澈,倒也没觉得有什么不自然。

“不用了,反正也湿了。”柳清澄回过神来,拒绝了他递给自己的雨衣。正想上车时,忽然想起什么,忙看了看他旁边,见它没有跟来,便安心了下来。

“它在家。”桑寄生好奇她怎么就这么怕狗

当柳清澄正要上车时,一阵铃声传来,柳清澄反应过来,拉开包,看了眼来电显示,手指划过接听键。

“清澄,怎么还没回来啊。外面下雨了,还有黄包车吗”柳清澄听到上楼梯的脚步声,想着原来她们也刚回去。

“马上就回来了。”柳清澄话语冷静,没什么声音起伏。

“是坐的黄包车吗这么晚了,你可要小心点啊,别在车上睡着了啊。对了,是你一个人吗”柳妈妈是真的有点着急,抬头看了眼挂钟,都十点半了。

“不是,妈,先挂了啊,一会儿就回来了。”桑寄生看着站在车旁的姑娘利落的挂断电话,然后又把手机装进包里。

桑寄生自然是听到了她的电话,电话那头的人似乎有些着急,而她,却是那般的不紧不慢。

“走吗”柳清澄收拾好,准备上车。

桑寄生看着清清冷冷的人不由得问道:“你不怕我是坏人吗”

“坏人需要已经回到家后,然后在冒雨前来接别人吗”柳清澄自是认出了眼前的这个人就是那只大白狗的主人,那日他是想上前道歉的吗

桑寄生:“……”

“雪灵又吓到你了,不好意思。”桑寄生诚心道着歉。

“你送我回去,扯平了。”

此刻雨丝渐渐地变小变细,橙黄的柔光打在站在他车旁的女孩身上,却也并未减轻一些这女孩儿身上的清冷之气。

“走吧。”桑寄生说到。

柳清澄几不可闻的“嗯”了声,也不知开车的人是否听到。

车速不是很快,他控制的很好,柳清澄倒没想到,这人看着清清瘦瘦的,但也是宽肩窄腰,没有一丝赘肉,显得十分硬朗,她不由想着若是靠在上面应该会很安心吧。

“你是来旅游的”柳清澄问道。

电动车发出的噪声差点淹没了她的问话,正当她打算放弃在重复一遍时,只觉得车速减慢了些,听他说到:“算是吧。”

两人一路在没说话,这般安静,车速又稳,柳清澄险些渐渐入睡。

“到了。”桑寄生在进大道后三百米处停了下来,从后视镜里他自然看到了此刻有些昏沉的姑娘,桑寄生没想到她慵懒的样子倒是褪去了不少清冷之气。

柳清澄揉了揉眼,下车。上了台阶,走到往前三卷闸门前,她停了下来。转身,说到:

“六十步的距离,你若走的快些,大概四十步便可以过来了。”

说完,转身,进门。

卷闸门特有的“嘭嘭……”声传来。

桑寄生:“……”。

他朝左看了眼,又往卷闸门处看了眼,的确,差不多六十步的距离……!不知怎的,想到刚才她转身时那似有若无的微笑,他也不由得笑了起来。

随即,驶动车子,离开。

而他不知道,在他离开后,卷闸门又“嘭!”的一声响了,只是这次许是开门人动作十分小心,将声音控制得极小。

柳清澄看着那白炽光在离她家两百米处停下,马达声停止,那边似乎也隐隐传来卷闸门“嘭”的一声。

柳清澄笑了,随即关门,转身,上楼。

夜里,柳清澄又梦到了那只大白狗,正当那大白狗的血盆大口向她袭来时,她又听到了那声“回来”,简单的两个字却有着惊人的让人安心的魔力。顺着声音,她看到了那个穿着简单图案的白短袖搭着蓝色牛仔裤穿着网鞋的男人,他双眉极黑,漆黑的眸子沉静似水,□□的鼻梁下一张不薄不厚的唇似抿似合。

powered by 句容市茅山镇永兴万家苗圃场 © 2017 WwW.zjju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