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章节)《名琴传》(景墨昀云凤兮)小说阅读by昭歌

发布时间:2019-01-02 11:34

连载中小说名琴传是著名作家昭歌的一本原创小说,小说的主角是景墨昀云凤兮,该小说划分在女频小说,古言小说名琴传精选篇章:扬州大大小小的琴馆无数,其中名人很多,乌合之众更多,既然云凤兮说是不知名的琴馆,夏侯决也就懒得再问了。“既然学琴这么多年,你认为斫琴最重要的步骤是什么?”夏侯决接着问。云凤兮想了想道:“凤兮觉得每一个步骤都很重要,都可能影响到琴的音色,想要斫出一床好琴,任何一个步骤都不能含糊,不过若说最重要,大概是斫琴师的心了。”

名琴传

推荐指数:8分

《名琴传》在线阅读全文

名琴传第七章 严肃考官

“那恐怕只有通过考核,才有可能有机会见到王爷了。”柳堇棠噘着嘴,有点失落。

“你那么想见王爷?”云凤兮逗着问。

柳堇棠瞪着大眼睛对云凤兮道:“听说宁王殿下很英俊,我当然想见了。”

柳堇裳极为无奈地看了柳堇棠一眼:“一个姑娘家,整天都在想什么呢!”

正在三个人闲聊着的时候,有人出来喊了柳堇棠的名字,柳堇棠紧张地看了柳堇裳一眼,柳堇裳轻轻抱了抱妹妹:“别紧张,相信自己。”

“恩!姐姐,云姐姐,等我回来。”柳堇棠使劲点点头,像是在给自己打气。

过了大约有一刻钟的功夫,柳堇棠从屋子里出来了,一脸垂头丧气的模样。

“怎么样了?结果如何?”柳堇裳急急地抓住柳堇棠的手问。

柳堇棠摇摇头,“姐姐,没有通过……”

柳堇裳的脸色立刻就变了,完全不似刚才的温柔,语气十分严厉:“怎么会这样!”

“姐姐,对不起,我……我太紧张了,刚才考官让我挖槽腹,我失手了。”说着,柳堇棠的眼泪掉下来了。

“关键时刻,你怎么能犯这么愚蠢的错误!这不是最基本的功底吗!”柳堇裳完全不顾柳堇棠的情绪,严厉地训斥道。

云凤兮在旁边看着,格外吃惊,刚才那么宠爱妹妹的姐姐,怎么会忽然变成这个模样了,看来成为璇玑琴馆的斫琴师对于他们姐妹二人十分重要,可是,究竟是什么原因让姐姐如此紧张这件事呢?云凤兮一边想着,一边对这姐妹二人的身份产生了好奇。

“棠儿也不是故意的,瞧她这么自责,你就别责备她了。”云凤兮看着柳堇棠的可怜样,实在有些不忍,在一旁劝道。

柳堇裳意识到自己在云凤兮面前失态了,拉着柳堇裳坐在自己身边,依然有点生气:“你快跟我说说都考了什么,说仔细些。”

柳堇棠可怜极了,一边擦着眼泪一边跟柳堇裳讲考核的经过。

云凤兮刚听了几句,就听见自己的名字被点到,她赶紧站起来:“我先进去了,棠儿别难过了,以后还有机会的。”

柳堇棠点点头,“谢谢云姐姐。”

云凤兮进到屋子里,屋中的布置朴素而且简单,一张长桌后面坐着一位年过半百的老者,身着一件深灰色长袍,面上的表情十分严肃。云凤兮见到这名老者心中一惊,她小时候在家里见过这个人,是一位很有名气的斫琴师,复姓夏侯,名决。此人为人严肃,性情古怪,言语犀利,尤其对斫琴之事,要求甚高,极爱吹毛求疵。难怪刚才柳堇棠说过于紧张,在他面前,恐怕谁都会紧张几分吧。

同时,云凤兮又忍不住感叹,都说宁王善于结交朋友,这王府里果然是藏龙卧虎啊,小小的考核竟能请到这样的人物,如果真的能成为璇玑琴馆的斫琴师,就算是没找到给爹平反的证据,也能学到不少斫琴的技艺。

夏侯决旁边,还有两个较为年轻的人,像是他的弟子,正在旁边写什么东西,大概是记录每一个应试者的表现。除此之外,屋中还有几名仆人服侍。

“你是云凤兮?”夏侯决沉着声音问。

云凤兮立刻绷紧神经,不敢有丝毫怠慢:“晚辈是云凤兮。”

夏侯决仔细打量了一番:“今日真是开眼了,在这里竟然遇到了两名女斫琴师,不过刚才那位纯属滥竽充数,就看你有没有真本事了。”

云凤兮听着夏侯决的话,竟禁不住有几分紧张,无论如何,自己都要得到这个进入璇玑琴馆的机会,这是接近王府的唯一办法,云凤兮暗暗为自己打气。

“琴有七弦,琴弦以丝制成,三弦有多少丝?”夏侯决喝了一口茶,随口问道。

这个问题不算难,做过琴弦的人不可能不知道,夏侯决之所以这么问,是在想,如果云凤兮连这个都回答不出,没有必要再浪费后面的时间了。

云凤兮稳稳地回答:“三弦共有六十四丝。居在君臣之下为卑,故曰民。”

“嗯。”夏侯决冷冷地回应一声,不置可否,“你学习斫琴多长时间了?”

“凤兮自小在琴馆中随师父学习斫琴,有十余载了。”

“哦?”夏侯决有点惊讶,“自小学习斫琴,你在何处,跟随和人所学?”

“凤兮生于扬州,师父并没有名气,恐怕说出来前辈也不知道。”

扬州大大小小的琴馆无数,其中名人很多,乌合之众更多,既然云凤兮说是不知名的琴馆,夏侯决也就懒得再问了。

“既然学琴这么多年,你认为斫琴最重要的步骤是什么?”夏侯决接着问。

云凤兮想了想道:“凤兮觉得每一个步骤都很重要,都可能影响到琴的音色,想要斫出一床好琴,任何一个步骤都不能含糊,不过若说最重要,大概是斫琴师的心了。”

“哦?此话怎讲?”夏侯决对云凤兮的说法很感兴趣。

“任何一床琴,由于木材、漆料、工艺、节气等等原因,都不可能做到完美,如果每一步都苛求,最后可能适得其反,所以最重要的是斫琴师心中有分寸,笃定自己想要的样子,在诸多因素中适当取舍。斫琴如此,为人亦是如此。”云凤兮平静地解释。

“任何一床琴都不可能完美?你口气倒是不小,你才多大年纪,见过多少琴!”夏侯决的神情明显有些不悦了。

云凤兮心中暗道:我自幼生在父亲身边,阅天下名琴无数,从上古到本朝,怕是比你见得还多。

当然,这些话云凤兮并不能说出来,她很清楚,现在这个时候锋芒太露不是好事,把夏侯决哄开心了才是最重要的。

云凤兮赶紧赔罪:“前辈息怒,晚辈的确没有前辈见多识广,只是信口胡说,发表愚见,如果有不当之处,还请前辈指点。”

“罢了,你日后要学的还多呢。”夏侯决不再与她计较,又吩咐人拿过来一床琴放在云凤兮面前的桌子上,“这是我前几天刚斫好的一床琴,你瞧瞧这琴如何?”

powered by 句容市茅山镇永兴万家苗圃场 © 2017 WwW.zjju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