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本)我和我的阴差老婆苏阳秦娜小说在哪看-《我和我的阴差老婆》小说在线阅读

发布时间:2019-01-02 09:34

最近都在找凤先生作者的小说《我和我的阴差老婆》,小说讲述了苏阳秦娜的故事,小说是来自黑岩的一本灵异小说,让我们一起看看这本男频小说吧:其实我有种直觉,死的会是那个年轻人。像极当年外婆离去前的回光返照。我竖着耳朵在偷听他们的对话。年轻人说:“爸,我到时间要走了,有一个漂亮的女孩子来接我。记得别打太多麻将,经常熬夜对身体不好……”他爸爸打着哈欠,“啊…交女朋友了,在哪呢?”秦娜站在年轻人的旁边。一场惊心动魄的血腥画面随之而来。

我和我的阴差老婆

推荐指数:8分

《我和我的阴差老婆》在线阅读全文

我和我的阴差老婆第5章 死神来了

面前身穿大红官袍、头戴乌纱的秦广王,在这一群阴司鬼差中五官是最模糊的一个,就像自己眼睛蒙了一层雾霾。

我按耐不住激动的心情,和它说:“不要其他,只有唯一一个心愿,就是要当年用石头砸中外婆那个凶……”

这话没说完。

秦娜立即捂住我的嘴巴,不让继续说下去。

还解释说是我喝多了,在胡说八道。

强行拉我进屋。

她面目狰狞的压低声音责备:“什么意思?竟然大胆到和秦广王索取这种要求,你以为是现实社会?在你功德簿划上一笔,死后有得你受罪,呆在房里别出来,否则我掐死你!”

然后留下我一个人在房里,郁闷至极。

原来秦娜知道我想要什么。

一定是柳半仙告诉她的。

后来才知道,阴间自有阴间的法规。

惩罚比阳间的判刑严重得要多得多。

尤其是知法犯法,向秦广王提出这种要求,只要答应找出凶手姓名,也就是犯下以权谋私罪。

那晚在自责和不甘中昏昏欲睡。

一直睡到日上三竿。

途中被噩梦惊醒。

醒来后发现秦娜蜷缩在沙发上呼呼大睡。

院子里的残羹剩饭。

已经被柳半仙收拾得一干二净。

回想那个自己不知做了多少次的噩梦,外婆的死是我心中永远无法消除的阴影,便出去问他究竟什么时候能报这个仇?

柳半仙从我口述中听闻昨晚的事。

称秦娜没有做错。

要找出当年的凶手?

估计只有秦娜才能帮得上忙。

我们虽有夫妻之名,却没有夫妻之实。

哪怕同住一间屋,也是各睡各的。

高兴时说一句话。

没事时,大家形同陌路。

秦娜睡到傍晚才醒来。

醒来第一件事便是拆红包,把所有亲朋好友的礼钱全部拿去还网贷的债务,我和柳半仙没有任何怨言,毕竟我们没有亲戚朋友。

就连酒席钱也是她家付的多。

剩下一堆阴司鬼差送的大红包。

堆积在桌面的角落里没有动的意思。

秦娜看我两眼盯得出神,大方的甩甩手说那些大红包全送给我。

我有点飘飘然。

这是一笔巨款啊。

结果打开一看。

妈的,全是冥币。

看到我那一副站在原地的傻逼样,秦娜在沙发上笑得前仰后翻,笑到一半,忽然脸色一沉,说有事要办了。

刚说完,一头栽到沙发上。

接着一个半透明的魂魄从秦娜身体里飘出来。

和本体长得一模一样。

我觉得很新奇。

她走到哪里,就看到哪里。

秦娜有些不爽,瞪我一眼:“看个毛啊看?”

我转身出门。

帮柳半仙在院子里洗菜做饭。

秦娜很尊重柳半仙。

出门都会知会一声他。

以便有人看守原体。

柳半仙叹息一声,自言自语道:“又走一个。”

对生老病死之事,十分感伤。

这次秦娜灵魂出窍去办事,柳半仙要求让她带我跟着去见见世面,说是顺便练练胆量,他总有千奇百怪的理由。

目的是让我和秦娜无时无刻的在一起。

日久生情这个说法。

存在即是合理。

秦娜想了一会,没有反对。

只不过有个条件。

只能看,不能打扰她工作办事。

我戴上口罩,跟在秦娜的魂魄后面。

一般来说,普通人是看不见魂魄的。

我能看见。

说明不是普通人。

秦娜两只脚不停的转换着。

不像是在走,而像是在飘。

我有时候不得不小跑一段路才赶上她的脚步。

大概半个小时。

秦娜驻足在一栋自建房的不远处。

当时天已经黑了。

门口亮着灯,有两个男人在坐在那聊天抽烟。

看上去像一对父子。

从表面上看,他们都没有一点病痛征兆。

如果不是病死。

那会是哪种死法?

我想问秦娜的,但不敢打扰。

看着她的魂魄,觉得很像外国电影里的死神。

只要哪里出现阴差,哪里就会死人。

很酷,但也很无情。

可能时间还没到吧。

秦娜开始显得有点无聊,一边来回徘徊一边和我说:“柳叔替你求情,我答应了,有机会我一定会拿到凶手的名字。但你知道凶手是谁了,又能拿他怎么样呢?都过去那么多年,没有证据警察不会抓人。”

这个问题,一时把我问住了。

是啊。

知道名字了,那又能怎么样?

“坏事做多,自有天收,他死后下到阴曹地府,会一笔账一笔账的清算,逃得了阳间一时,却避不了十八层地狱刑罚之苦。”

让那个人渣自然死?

别以为他们一个个瞒着自己,就以为我不知道自己这张阴阳脸的秘密,小胖子的死是和我有莫大关系,从高个男人闹婚的那天就知道了。

都怕我生气。

因为一旦谁惹我生气,谁也会死。

我继续装傻。

秦娜东扯西扯的套话,似乎想确定一番。

我漫不经心的故意转移话题。

问她那两父子,是哪个寿命到了?

秦娜来了兴致,反问道:“你猜?”

“猜中和猜不中又怎么样?”

“不怎么样,别想和我打赌,你在我身上得不到任何好处便宜的。”秦娜不以为然,“有时候,人要学会知足。”

意思是,我娶了一个如花似玉的老婆。

是三生有幸。

哪怕对方从头到尾都不把自己当一回事。

我承认秦娜的确很漂亮。

但我有自知之明。

不会像癞皮狗一样跪舔。

在我们闲聊的途中,有一个妇女经过,估计看到大热天的一个男人戴着口罩在自言自语,把我当做罪犯一样戒备着。

秦娜说:“你看,吓到人家了。”

我条件反射的回头看一眼。

那妇女一脸惊恐,情不自禁的啊了一声,“阴…苏阳?”一下子就认出我来。

全拜那场高调的喜宴所赐。

恐怕这方圆几里。

都听过阴阳怪胎娶了一个漂亮老婆的故事。

妇女确定是我之后,不害怕了。

反而变八卦起来。

像自来熟一样不断说一些好话。

说得露骨一点,就是拍马屁。

听了几句之后,终于明白妇女究竟想干什么。

原来她希望能找秦娜给自己看相算命。

那为什么不找柳半仙呢?

她信不过。

因为柳半仙替人看相算命从来都是三分真,七分假,话又说得深奥,久而久之,许多人就只较真那假的部分,忽略真的部分。

秦娜就不同了。

假死事件闹得满城风雨,在地府当阴差的身份也不知是谁泄露出去,弄得人人皆知。

找柳半仙,不如找秦娜。

在他们眼里,阴差是无所不能的。

妇女能说会道,简直是女郭德纲。

拍得秦娜无比享受。

她在一旁笑得花枝招展,说:“苏阳,你替我转告她,让她明天下午三点来家里,我一定给她好好算算,不让让她记得带够钱。”

我如实把这番话告诉对方。

妇女听了,万分惊喜。

然后一蹦一跳的回家了。

我问:“你会算命?”

“不会!”秦娜无所谓的耸耸肩,“骗钱而已。”

第一次见到把骗人说得那么正气凛然。

脸皮不是一般的厚。

秦娜慢悠悠的转过头,说时间到了。

一步一步的朝那两父子走去。

我不敢太靠近。

走到他们家对面的马路,假装蹲下系鞋带。

其实我有种直觉,死的会是那个年轻人。

像极当年外婆离去前的回光返照。

我竖着耳朵在偷听他们的对话。

年轻人说:“爸,我到时间要走了,有一个漂亮的女孩子来接我。记得别打太多麻将,经常熬夜对身体不好……”

他爸爸打着哈欠,“啊…交女朋友了,在哪呢?”

秦娜站在年轻人的旁边。

一场惊心动魄的血腥画面随之而来。

powered by 句容市茅山镇永兴万家苗圃场 © 2017 WwW.zjju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