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纵是情深丰子扬周敏静小说第三章节完整阅读

发布时间:2018-12-29 14:39

这本连载中小说纵是情深讲述了主人公丰子扬周敏静之间的事情,这是著名作家梅子的倾心巨作,纵是情深精选篇章:周敏静抬头看见拦在他们面前的丰子扬时,虽然心中的气和痛犹在,却也是掩不住的惊和喜:“你什么时候过来的?”

纵是情深

推荐指数:8分

《纵是情深》在线阅读全文

纵是情深第三章 误会三

邵东?

他怎么回来了?

“子扬?!”

周敏静抬头看见拦在他们面前的丰子扬时,虽然心中的气和痛犹在,却也是掩不住的惊和喜:“你什么时候过来的?”

他应该看到她的信息了的,会追到家里来,说明他是在乎她、在乎他们的孩子的!

“过来!”

丰子扬寒着脸,目光恨恨地盯着仍旧替她举着伞的邵东。

同类之间散发出来的敌意,邵东第一时间便捕捉到了,看周敏静红着脸僵站着,很是不忍让她为难。

“好久不见。”邵东笑笑,上前一步,主动示好。

丰子扬冷着脸挑挑眉,一把夺过他手里的伞,揽在周敏静肩上。

他霸道地将她往怀里一箍,毫不留情面地宣誓主权:“请你离我的女人远点儿!”

“子扬!”

周敏静用力一挣,仰脸看着他:“你怎么能这样跟东哥说话……”

“闭嘴!”

听她‘东哥’长‘东哥’短的叫着,丰子扬更生气。

如果邵东真的如她所说,单纯的只是视她如妹的邻家哥哥,他邵东大学毕业后,为什么偏偏要去周敏静上大学的城市找工作,分明就是……

丰子扬寒着脸,一把拽起她手腕:“走!”

“去哪儿?”周敏静用力挣扎,不肯动。

“回家!”

他说的家,是他一个人独住的小户型套房,这一点,俩人心照不宣,但是……

周敏静用力一甩,挣脱开朝后退开一大步:“我家就在这儿。”

丰子扬把伞一扔:“什么意思你?”

看俩人各不相让杠上了,邵东赶紧挺身打圆场:“别斗气,有话好好说。”

“关你屁事!”丰子扬侧头一句呛过来,再回过头去,如刀如剑的目光盯着周敏静,“你走不走?”

“不走!”

看着他负气而去的背影,周敏静紧咬着zui唇,但就是忍着出声。

邵东捡起伞,心情复杂地看着她,轻叹一声:“去吧,把他追回来。”

“不用……”

衣f兜的电话突然响起,周敏静黯然的神色霎时一亮,掏出电话,看也不看就赶紧接起。

该赌的气已经赌过了,他肯马上打电话回来示好,她也不会再矫情端着。

“小贱r,你肚子里的野种还想留到什么时候?你敢用孩子当借口缠着我儿子不放,我就敢让你吃不了兜着走,你信不信?”

儿子刚气走,妈又来上阵!

透过尖酸刻薄的语音,周敏静仿若看到赵芝菊盛气凌人指着自己鼻尖:“丰子扬怎么会你这样的妈?”

“小娼妇你……”

指上几乎用的是掰机关枪的力气,周敏静狠狠地摁断电话,气得胸口鼓鼓的。

邵东看她脸色不对,还没问出口,周敏静已转过身朝前走:“东哥,咱们赶紧把蛋糕提回去吧,别耽误了邵伯伯过生日。”

邵母和周母合作之下,酒菜很快准备齐当,站在二楼的窗户口吆喝一声,陪着周老头吸收阳光的邵父、邵东和周敏静立刻响应。

邵东把轮椅推到楼梯口,他弯腰将周父抱起,每一步都走得很稳当,一如他沉稳的性格,总能无形给人一种踏实的感觉。

三人上完最后一级楼梯,邵父已经将轮椅端进屋,邵东回头看她还站在原地发leng,笑着喊:“小静!”

“啊……哦……来了!”

回神,心事重重的周敏静赶紧提步,却在踏出第一步时突然定下,回头,果然有一双眼睛盯着自己。

他又回来干什么?

是来替他亲妈补刀么?

夕阳西斜,丰子扬背对着光,却可以清晰地看到,他湛黑的眸子里,跃动着两簇明晃晃的火苗子。

邵东已经安顿好周父,又回到楼梯口喊她:“小静,快上来呀!”

“……好。”

早就被他们亲如一家的画面刺得眼痒心烦,这会儿看她嘴里应着,人已经转过身,丰子扬气得额上青筋暴起,猛喝一声:“站住!”

楼上的邵东闻声,立马快步跑下来。

“东哥!”周敏静抬头,将他阻拦在半中央,“你先上去,我跟他说两句就上来。”

邵东放心不下:“都到家门口了,让他上来一起吃饭吧,有什么话吃了再说也不迟嘛。”

丰子扬眉毛一抬,眼中的火苗子‘嗖’一下射过去:“请你少管闲事!滚蛋!”

“丰子扬!”周敏静转身,冷冷地看着他,“再横再能耐,也轮不到你在这儿撒野!”

“……你什么意思?”

丰子扬愣了愣,好像有点不认识她的感觉,一步一步走上前来,居高临下,死死地盯着她。

“字面儿上的意思。”

周敏静纹丝不动,仰脸迎视着他。

在邵东为他们俩人间僵持状态紧提着心时,丰子扬猛地一把攥住周敏静的手腕,强行拽着人就走。

“你想干什么?”

邵东吼着追下来,丰子扬停步,猛地回瞪过去:“你又想干什么?趁机而入么?”

“东哥,”周敏静回以他一个安心地笑,“你放心吧,我去去就回来。”继而,以一种视死如归的姿态,挣开束缚,主动走在前面。

原想上车跟他把话说清楚,便回去吃饭,哪晓得,等周敏静上了车后座后,丰子扬‘砰’一声把门砸上,钻进驾驶座就踩上油门一阵狂奔。

“停车!”

“让你停车听到没?”

“你疯了是不是?”

看他往郊区方向越开越远,而爸妈和邵东的电话一个接着一个打过不停,周敏静简直心急如焚: “丰子扬,你想死我绝不拦你,但我不想陪葬!”

‘嘎’!

他一脚踩停在路中央,半倾着身子的周敏静差点从后座栽到前面来。

丰子扬看也不看她,伸手将车门解锁,沉声命令:“下车!”

“什么?”周敏静懵懵的,不知他是何意。

“耳聋吗你?”丰子扬仍旧没回头看她,吼得又凶又狠,“滚下去!立刻!”

powered by 句容市茅山镇永兴万家苗圃场 © 2017 WwW.zjju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