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本)尘染流光万事休夜寰琅尘小说第45章节完整阅读

发布时间:2018-12-29 11:32

这本连载中小说尘染流光万事休讲述了主人公夜寰琅尘之间的事情,这是著名作家觞令的倾心巨作,尘染流光万事休精选篇章:“这人界,还真是美啊……”他微微勾唇,收回目光,转身走回夜寰身前,“当年她就是在这儿死的,你还记得么……”夜寰无心他的话,刚落到首阳山之时他就觉得心突然揪紧,随着时间的流逝这种感觉越来越强,他不得不动用神力来压制,可那感觉非但没有被压制,反而越发强烈,到最后变成了剜心的痛,让他乱了气息。夜寰闷哼一声,捂着胸口吐出一口鲜血,他看着那血,眼睛被那如火的颜色灼得生疼。不知为什么,他总觉得这个地方很熟悉,脑中似是有什么要喷薄而出,让他头痛欲裂。他从没有像此刻一般慌乱,汗珠不断从额角渗出,面唇皆无血色。

尘染流光万事休

推荐指数:8分

《尘染流光万事休》在线阅读全文

尘染流光万事休第45章

“她说的时候很平静,但我却哭了,这样一个干净的姑娘,被亲姐姐和未婚夫用如此残忍的方式杀害,她却依旧不恨不怨,只是想穿一次嫁衣。我答应她了,我承诺她一定会给她织一件世间最美的嫁衣。

后来我把她留在织坊,白天她不能出门,于是就在屋里帮我打扫房间、洗衣做饭,我在前堂照顾生意,晚上我就帮她织嫁衣,她在旁边看,要是遇到无风无云的天,我们就坐在院子里看星星看月亮。

再后来,我对她的同情慢慢变成了爱恋,我爱上了她,爱上了这个比明月还要皎洁的姑娘。我向她倾诉衷肠,跟她说等嫁衣做好那日我一定亲手给她披上,让她做我最美丽的新娘,让她成为我的妻子,她很犹豫也很害怕,我知道她在担心什么,但我不在乎。

不过有些事不是我不在乎就能避免的,她比竟是鬼,身上带着属于魔界的戾气,那戾气侵到我体内开始扰乱我的意志,我极力压制,但最后还是爆发了,有一天我发了疯提着刀闯进富商的家中屠了他满门。

“此事惊动了天界,御神历劫时杀了人,而且还杀死了十几口无辜之人,天君派人将我带回天界,而寒露也因偷闯凡间和扰乱御神历劫的罪责被鬼卒押回了魔界。天君说若想升至神君位,我必须亲手杀了寒露以渡我未完的劫。

可我下不了手,虽然记忆恢复了,我知道她只不过是我生命里一个微不足道的过客,但我对她的情,是真的。后来我去了魔界,我想着如果我也成了魔界的人,那是不是就能永远跟她在一起了?……可我没有理由堕入魔道,我成不了魔,我没有办法和她长相厮守,既然如此,我想,那跟她死在一起也是好的……最后我闯了地狱,在见到她的那一刻我突然后悔了,既然三界都容不下我们,那我们便去找一个无仙无神无魔无人的地方,只有我们两个人的地方。

我劫了狱,刚把她从牢房里救出来天君就来了,他给我两个选择,要么杀了她即刻晋位神君,要么自毁真身永囚天牢,寒露便得自由。对于一个仙神来说,真身毁了便永远也无法修复,更别提升阶了,可我不在乎,她若是能活着,哪怕是自毁元神我也愿意。

但我没想到,没等我开口,她就挣开我的手义无反顾地投了狱火,火焰把她吞噬的前一刻,她回过头来看着我,跟我说别忘了我们的约定,等我织完嫁衣的那一天,她就会回来……”

“所以啊,”白溪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眼里噙满了泪,身上的五彩云霞也灰暗下去,“这五千年来我日夜不停地织纱,想着等织完了,我就能见到她了……可是我知道,我永远也织不完了……

“她永远也不会回来了……”

似血的云纱飘在脚下,飘在半空,飘上了云柱,飘到了窗外,袅袅娜娜,不知终处。

琅尘半撑着头,靠在椅背上捻起落到指尖的一缕纱浅浅地看着,这颜色真美啊,难怪寒露死后依旧忘不了,这颜色真美啊,她本也可穿上它,欢欢喜喜地嫁给那个她落入天河时回眸望到的人,她的神君,她的夜寰……

如血似火的颜色灼痛了琅尘的眼睛,她已经流完了这一生的泪,可是现在,黯淡的眸还是流下了细细一道冰冷。

“白溪,你说,爱一个人,为什么就这么痛呢……”

白溪仰起头,逼回了满目晶莹,叹息道:“痛,那是因为还爱着……”

“呵,”琅尘苦笑,“等我死了,若是有幸归于天河,那必是一颗千疮百孔的心……”

白溪沉默,良久之后他看向琅尘,缓缓开口,“琅尘,你知道我为什么会相信你吗?”

琅尘眼睑一动。

“因为你看他的眼神,和寒露看我是一样的。纯粹热烈、坚定无畏……”

那个苍白到近乎透明的姑娘,那个风一吹就能折断的姑娘,却也是爱他爱到奋不顾身的姑娘。

琅尘松开了手指,云纱飞出窗外,她的目光也跟着落到窗外,“没用的,他再也不会回来了……”

“他不回来,那你就去找他!”琅尘的麻木刺痛了白溪,他霍地站起来,握到琅尘的肩上,柳眉压低,眸光随之似剑如刀,“他被鬼君带去了魔界,你去找他,跟他解释所有的一切!他没死,他还活着,活着就有希望,你为什么要放弃?!”

音调到最后变成了低吼,白溪狠狠将她一推,自己颓然后退了几步,苦笑着摇头,“琅尘,你比我幸运,你不该放弃的……”

琅尘磕到了扶手上,却感受不到疼,“他不会见我,我也没有资格去见他。”

“可是你没有错!”

“是我的错!”琅尘忽地吼出声,“是我轻信小人,害他落得如此下场!耀神是罪魁祸首,我是他的帮凶!”

琅尘从椅子上滑下来,脚下软绵的云雾将她包围,像极了夜寰温柔的怀抱。

“我永远,都不会原谅我自己……”

眼泪又一次滑了出来,可那个人,却再也不会轻柔地为她拭去了。

夜寰下界后无处可去,他虽保留着神身却已非神,他在泠江城的城门前站了七天七夜。就是在这个地方,琅尘答应与他成亲,他一直记得那日的她,手里握着一根竹签子,娇羞又兴奋地躲进他的怀里,烟火很美,她也很美。

只是如今想起这些,他只觉讽刺。

七天后鬼君找到了他,把他带去了魔界,他知道鬼君的目的,虽然鬼君迟迟没有跟他提起过,但在他心里已经有了答案,他不介意堕魔,反正心已经没了,是神是魔又有什么区别?

他在鬼王宫住了几个月之后,有一天淳霂突然来找他,热烈直白地向他再次表明心迹,他看都没看她一眼,一个字也没有回应,依旧无动于衷。但淳霂没有放弃,反而跟他说她愿意成为侍女照顾他的生活,他也拒绝了,一个人很好,这次,不需要被迫,是他自己把自己给封闭了。

可就算这样,淳霂还是没有走,跟鬼君打了声招呼直接搬到鬼王宫住下了,天天跑到夜寰殿里烦他。

“神君,你吃饭了没有?我给你做了芙蓉糕,快尝尝吧!”

夜寰已被削去了神籍,可淳霂还是习惯这样叫他。她把托盘往桌子上一放,拿起一个递向他。

夜寰低着头看书,并不理她。淳霂有些脑了,连着一个月她每天都来给他送吃的,跟他说话逗他开心,可这人就像个冰块一样一点反应都没有,她觉得自己是在跟一堆空气相处,她真搞不明白为什么在琅尘面前他就能有说有笑有表情,到了她这就跟个死人一样呢!

想到琅尘,淳霂顿时怒发冲冠,她早就憋了一肚子的火,在夜寰这又受了这么大的委屈,两种极端的情绪撞在一起,瞬间爆发。

她把芙蓉糕往地上一摔,冲夜寰吼:“你是不是还是忘不了那个女人!?她到底有什么好!她背叛了你,跟另一个男人合起伙来陷害你!你给我醒醒吧——!”

她嘶吼着伸出手去抓夜寰的肩膀,可瞬间就被他的神力给弹回来了。淳霂愣愣地看着那个隐隐发光的浅金色罩子,再看看和夜寰之间的距离,半丈,还是半丈,她永远都无法再近分毫。

“呵,”淳霂突然笑了,笑着笑着眼泪就流出来了,“琅尘啊琅尘,就算你背叛了他,他还是为你把距离算得这么清楚……”

在听到琅尘的名字时,夜寰夹着书页的指肚猛然白了一下。

“你怎么又来了?”鬼君的声音突然闯了进来,带着不悦和恼怒,之后冲门口的鬼卒呵斥道,“本君说了多少次不准让外人来打扰神君,你们到底是怎么当差的?你们……!”

“咳。”一声轻咳打断鬼君,这才发现鬼君身边还站着一个披着一身黑色斗篷的人。

“以后注意!”鬼君草草又丢了一句,之后向身边的人俯了俯身,之后对淳霂说道,“本君有事要与神君商议,公主请回吧。”

若不是看在淳霂是海神千金的份上,鬼君断然不会对她如此客气。

淳霂死咬着嘴唇,恨恨地瞪了夜寰一眼,眼泪一抹二话不说跟着鬼卒走了。

鬼君向前伸了伸手,冲身边的人恭敬道:“请。”

那人不语,径直走了进去。鬼君则是将殿门关上,之后下了个隔音术,站在门口亲自为二人警戒。

那人在门口站了会,之后踱到夜寰面前,轻而易举地就破了他的结界,夜寰不慌不忙地抬起头,那人戴着兜帽,帽下漆黑一片看不清他的面容。

夜寰眯起眼睛,淡声道:“你是谁?”

那人轻笑一声,之后从斗篷里伸出手,移到帽沿缓缓往后一褪。

白发金瞳,温润如玉。

夜寰的眼眯得更深了。

良久,夜寰开口,声冷如霜,“你来做什么?”

宴屿挂起平和的笑,捡了个位子坐下,一副轻松的样子,“我来告诉你,你是谁啊。”

夜寰不语,只看着他。

宴屿拂了拂黑底绣金的袖子,抬肘置于桌上,“夜寰?”嗤声一笑,看向夜寰,眼底一片寒冰,“三万年前,你可不叫这个名字啊……”

夜寰瞳孔骤缩。

人界,首阳山。

宴屿夜寰站在首阳山山顶,云雾如烟,雨滴淅淅沥沥落在二人身上,宴屿负手瞭望着远处的风景,眼神朦胧。

“这人界,还真是美啊……”他微微勾唇,收回目光,转身走回夜寰身前,“当年她就是在这儿死的,你还记得么……”

夜寰无心他的话,刚落到首阳山之时他就觉得心突然揪紧,随着时间的流逝这种感觉越来越强,他不得不动用神力来压制,可那感觉非但没有被压制,反而越发强烈,到最后变成了剜心的痛,让他乱了气息。

夜寰闷哼一声,捂着胸口吐出一口鲜血,他看着那血,眼睛被那如火的颜色灼得生疼。不知为什么,他总觉得这个地方很熟悉,脑中似是有什么要喷薄而出,让他头痛欲裂。他从没有像此刻一般慌乱,汗珠不断从额角渗出,面唇皆无血色。

他睁大双眼,大口大口地喘气,他觉得自己快要窒息了。

宴屿淡淡地看着他的反应,金色的瞳仁慢慢浸入了一丝血红,他启唇,声音遥远盘旋回声,仿佛要把人带回到千千万万年以前。

“忘了她三万年,元景初,你该想起来了……”

powered by 句容市茅山镇永兴万家苗圃场 © 2017 WwW.zjju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