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妻罪当诛梁少手下留情梁子齐苏明明小说第20章节完整阅读

发布时间:2018-12-28 17:41

这本连载中小说妻罪当诛:梁少,手下留情讲述了主人公梁子齐苏明明之间的事情,这是著名作家知心的倾心巨作,妻罪当诛:梁少,手下留情精选篇章:“廖君君!你教训我的时候,到挺能说的,怎么到你本职工作的时候,就完成的这么差!夏千语想怎么做你就让她怎么做?她是不是哪天拆了我的办公室,你都不跟我汇报一声?”

妻罪当诛:梁少,手下留情

推荐指数:8分

《妻罪当诛:梁少,手下留情》在线阅读全文

妻罪当诛:梁少,手下留情第二十章 我拆了你办公室

小秘书慌忙低头解释,“梁总,夏小姐说,您那张桌子,沾了血,不吉利,还有那地毯……所以让保洁全给换了……”

“廖君君!你教训我的时候,到挺能说的,怎么到你本职工作的时候,就完成的这么差!夏千语想怎么做你就让她怎么做?她是不是哪天拆了我的办公室,你都不跟我汇报一声?”

小秘书急得要哭了,她赶紧解释,“梁总,夏小姐说要给你一个惊喜,我……”

梁子齐看着自己的格局,原本的欧式装修风格,愣是被夏千语弄的不伦不类的,墙上张贴着大大的夏千语的个人海报,白色的办公桌上,还摆着夏千语的照片。

“我桌子呢?”

“夏小姐让物业给……给抬出去扔了……”

“什么?”

梁子齐从来没有对员工发过火,但那张老旧的办公桌,是他父亲拼搏一生的地方,对他来说有着非同寻常的意义,怎么能就这么给扔了。

“去找!去找!无论如何,也要把桌子给我找回来!找不回来,你就别回来了!去!”

“好的梁总!”

小秘书哭着出去了。

梁子齐看着自己的办公室哭笑不得。

“回来!”

小秘书又哭着回来,梁子齐看见那个哭哭啼啼的样子,心里烦闷的不得了。

“行了别哭了!今天之内把我办公室恢复原样,否则你这个月的工资,别想要了。”

小秘书哭着从总裁办公室里出去,整个办公区的人都听见一个女生的哭嚎声。

“怎么了君君?”

秦丹拉着小秘书的手问。

“秦丹姐,我被夏千语害惨了啦!她把总裁办公室弄成那个样子,说是要给梁总一个惊喜,结果梁总不喜欢那个惊喜,叫我想办法恢复原样,不然就要扣我工资,还要我找不回桌子就别回来了,呜呜呜……丹丹姐,我可怎么办啊……”

“夏千语那个扫把星,每次来都没好事。都和你说了机灵一点,防着点夏千语,你偏不听,也难怪梁总要凶你。好了别哭了,大家也别看戏了,梁总今天心情不好,你们别惹他发火,赶紧干活吧。”

秦丹说着,拉着廖君君出去了。

梁子齐坐在粉色的沙发上,一肚子的火气。

手机忽然响起。

梁子齐没好气的接起电话,“喂。”

“来接我出院……”

梁子齐看了一眼手机号,看到那串熟悉的数字之后,语气没有原由的变得温柔起来,“不行,医生说了,你还有待观察。”

“观察什么啊,我自己的身体我自己清楚,我现在生龙活虎,医院的床位这么紧张,你赶紧来接我出院,我要出院!”

梁子齐叹了口气,“出院?出院干什么?你忘了我给你找了老师,你前脚出院,后脚就给我来办公室里学习,你当真要出院?”

医院里的苏明明一骨碌从床上爬起来,捧着手机一字一顿着说,“我不要上学!”

“要么在医院待着,要么来我办公室上课,你选一个吧。”

“我拆了你办公室!”

苏明明捧着手机气的鼻孔外翻。

梁子齐哭笑不得的看了看四周,“拆,你来拆,你拆了还省得我拆了。”

“哼!”

苏明明挂断了电话,气鼓鼓的窝在床上。

她一点也不喜欢这里。

这里有死亡的味道。

梁子齐看着忽然被挂断的手机,心里有些不安。他环顾了一下四周的装饰,直摇头叹气。在这种环境下办公,人会疯的。他抓汽车钥匙,开车去了医院。

刚靠近病房,里边就传来了苏明明的哭喊声,梁子齐疑惑的推门进去,看见苏明明像个小疯子似的裹着棉被,缩在墙角。

“你们这是……”

“家属来了,您来得正好,帮我们劝劝这位患者,她一点都不配合治疗。我们还有其他患者要医治呢。”

梁子齐看了看**手上的针管,又看了看苏明明,苏明明警觉的裹紧了被子,“梁子齐!你敢动手我就跟你拼了!”

梁子齐挠挠头,看着苏明明委屈巴巴的样子,像极了自己刚刚捡到她的那天,那一副惨兮兮的小野猫的样子。

梁子齐憋着笑靠近苏明明,“就你这样还想出院呢?你不配合治疗怎么能好啊?扎一针,就蚂蚁咬一下,不疼的。”

苏明明拼命的挥手摇头,“走开!都走开!死我都不打针!都走开!”

梁子齐一把将苏明明手攥紧,用力一拉,苏明明整个人就趴在了她的大腿上,旋即,梁子齐啪的一声,清脆的一巴掌打在了苏明明的**上,苏明明一愣,委屈的回头看他,“你干嘛……”

梁子齐一脸腹黑的看着苏明明,“教训你。”

“你干嘛……”

苏明明暗自吞咽了几口口水,挣扎着要起身,被梁子齐死死的牵制住,**趁机瞅准了苏明明的白**,一击必中,稳准狠……

“啊!!!,梁子齐,你大爷的!”

尖叫声萦绕在病房里久久不散。

“哎呦……哎呦……”

梁子齐看着趴在床上哭天喊地的苏明明,淘气的一巴掌拍在她**上,“有那么疼吗?”

“啊!!梁子齐!你想死吗!梁子齐!你大爷的!”

梁子齐眨眨眼睛,腹黑的看着她,“你刚刚说什么?”

苏明明抱着**痛苦的看着梁子齐,“我之前只是觉得你有点腹黑,我现在才发现我错了,你何止是有点,你是相当腹黑!”

说话间,梁子齐已经一把将苏明明抱在了大腿上,宽厚的手掌在苏明明的**上徘徊,“你再说一次?”

“别……别……我错了……梁子齐,梁总……我错了……”

“哪错了?”

梁子齐笑眯眯的问。

“您英俊潇洒,风流倜傥,万人景仰,您说我哪错了我就哪错了,哎呀好子齐,你就放过我吧。”

苏明明讨好般的看着梁子齐,冲他挤出一个大大的微笑,她忽然之间发现梁子齐的笑容里透着深深的狡黠。

“放过你?”

梁子齐的话语里透着满满的心机,“现在才让我放过你,恐怕已经来不及了吧?”

说着,梁子齐一把将苏明明揽起来,沉重的呼吸逐渐贴近那张精致的小脸,“我的小野猫,老实交代,你究竟为什么缠着我。”

powered by 句容市茅山镇永兴万家苗圃场 © 2017 WwW.zjjushu.com